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范哈儿传奇》第十回

2017/07/31 13:28:38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蒋光明 杨平章
却说刘湘精心组织的“六路围攻”,被徐向前的红四方面军分头所破的消息传到南京时,蒋介石大为震惊,电斥刘湘:“……事已至此,身为‘剿总’,当负全责。

  第十回:吃败仗险被撤职 范哈儿密谋反刘 1


  却说刘湘精心组织的“六路围攻”,被徐向前的红四方面军分头所破的消息传到南京时,蒋介石大为震惊,电斥刘湘:“……事已至此,身为‘剿总’,当负全责。现应筑碉自固,防其侵扰,如再行后退,牵动全局,当拿你是问!”


  真可谓大鱼吃小鱼。刘湘慑于蒋介石的压力,又电斥唐式遵、范绍增:“……命汝‘剿匪’,反被匪剿,已成大罪。如再行倒退,定按军法严惩!”


  进攻川陕红军,损兵折将,唐式遵、范绍增又气又恼正互相指责,突然接到刘湘的斥责电文,更是气恼万分,一下变相互攻击为矛头统一向上,共斥刘湘“不熟战情,瞎乱指挥,至使‘围剿’失败,伤亡惨重”。


  刘湘自统一四川后,深知蒋介石一直想插手川局,现遭红军打击惨败,既慑于蒋介石的压力,又感到各路军希图保存实力,互相观望,步调不齐,难于统一指挥。各路军粮、饷虽各在其防区内自筹,但战时活动经费及械弹补充,则须由“剿匪”总司令部拨给。蒋介石承认补助的饷粮械弹,又是口惠而实不至。同时,全川人民的抗粮抗捐,则此伏彼起,收刮压榨,已渐穷尽。上下各方,多有责难,乃通电辞去四川“剿匪”总司令及二十一军长职务,以示缓冲。


  但是,刘湘也知道蒋介石此时在江西被红军打得焦头烂额,无力西图四川,而自己的实力仍较四川各军阀为大,在此危急局势之下,无人能继其任。因此,又向蒋介石表示:“愿以在野之身,权支危局。”此时,蒋介石认为四川各军阀无力取代刘湘,故挽刘复职;又再令四川各军必须严格服从刘湘指挥。刘湘的意图已达,便通电复职,并宣布将其部属整编为四个师。


  此次整编,潘文华没当上师长,因而对刘湘不满,便秘密联络范绍增等人商谋倒刘,共推范绍增向时任蒋介石重庆行营主任的顾祝同建议,并报请蒋介石批准,扣押刘湘,改推唐式遵为四川省主席兼“剿匪”总司令。


  说到范绍增与顾祝同的关系,远可追溯到1922年。当时,顾祝同在四川讨逆军第二混成旅刘伯承部下任作战参谋。顾祝同见范绍增因敌不过刘伯承而主动让出防地,认为范绍增深谋远虑,将来必有造化,于是私下送了一支手枪给他。后来顾祝同身带刘伯承签发的四川讨逆军第二混成旅中尉作战参谋的委任状,考入广州黄埔军官学校,紧紧追随蒋介石,成了蒋介石的红人,先是当上委员长的重庆行营主任,以后更是权倾一时,官至参谋总长,但与范哈儿交往密切。


  回头再说范绍增带着潘文华、王缵绪和唐式遵的重托,面见顾祝同。“范哈公,你远道而来,辛苦,辛苦!”顾祝同很是亲热,倒了一杯热茶,送到范绍增的手中。


  “墨公日理万机,日夜操劳,更是辛苦。”范绍增虽不熟文墨,但在官场上也混了多年,礼节性词令还是学到了不少。


  “前线情况不好哇?”


  “哎!一言难尽哟。我就是为这事给墨公汇报啊!”


  “怎么回事?”


  “哎,不说还好,愈说愈气人!”


  “范哈公慢慢说吧,天大的事也用不着急呀!”


  “他妈的刘湘,”范绍增喝了一口茶接着说道:“顾主任是知道的,身为四川‘剿匪’总司令,却不赴前线指挥作战,而一直躲在后方瞎指挥,至使剿匪失利,官兵损失惨重。当然罗,他的心一直没放在‘剿匪’上,而是一心想着如何防止中央干预四川,一心想着把四川搞成个‘独立王国’,拼死拼活保住他‘四川王’的宝座。”


  “哈哈,这个问题么,我知道,蒋委员长知道得更清楚,委座也早有考虑。只是眼下委座忙于江西剿匪,无暇顾及此事,更何况四川眼下无一人能取代他。”“有!”范绍增肯定地回答道。


  “谁呀?”


  “唐式遵!”


  “官居何职?”


  “一师师长。”


  顾祝同一愣,随即摇着头:“不妥,不妥。此人资历尚浅,难以孚重望。”


  “顾主任,实话对你说,他刘湘的三个师长,唐式遵,王缵绪和我,再加上个潘文华,一齐商定,托我向你请示,先扣押刘湘,接着推举唐式遵为四川省主席兼‘剿匪’总司令。虽说这唐式遵声望不高,但他能听中央的话,同时有我们几个师长给他扎起,谁敢不听他的。”范哈儿满含希望地望着顾祝同,只要这蒋介石的红人点头,刘湘必倒无疑。


  顾祝同沉思不语,如此重大的决策,他怎敢轻易决定,这关系到蒋委员长对川局整个的布属。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第十回:吃败仗险被撤职 范哈儿密谋反刘 2


  顾祝同早年在南京进尚武小学时,他的老师顾南田曾给他传授了一套处世秘诀:“处世不惊,遇事宜忍;随机应变,少说多听;不结深交,近疏远亲;办事小心,谨慎求稳。”此秘诀成为他后来发迹的法宝。


  记得在黄埔军校时,有一次早晨出操迟到,慌忙中还忘了戴军帽,偏遇校长蒋介石检查,见顾祝同光着头,一边往队伍中挤,一边还扣衣扣,不禁火冒三丈,用手一指,喝令:“站出来,跪下,娘西匹!”然后转身就走。


  当时黄埔军校的校规全是蒋介石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搬来的。当他处罚一个人时,谁也不敢违抗。顾祝同想到老师顾南田传授那套“处世不惊,遇事宜忍”的秘诀,坚持跪了一天一夜。当第二天早晨,蒋介石来到操场,发现顾祝同还跪在那里,很是感动,亲自扶起顾祝同到校长室拿来热毛巾为其热敷膝头,与他共进早餐并下令将其提升为中校教官。


  在后来漫长的岁月中,顾祝同始终坚持那条处世秘诀,由营长到团长,从团长……师长,以后官至参谋总长,顾祝同一直将老师所传授的那套“处世不惊”奉为座右铭。


  此时的顾祝同心想,自己刚来重庆不久,对四川情况只是了解个大概,尤其对川军内部情况很不熟悉。本来,“老头子”早对刘湘在四川搞“独立王国”心怀不满,但由于其他麻烦事的压力和刘湘在四川的势力,不仅不敢对刘湘下手,而且还得处处让着点儿。


  不是么?近日身为川军“剿总”的刘湘,围剿川陕红军徐向前部失利,中央本该严厉查处,但刘湘以退为进,以辞去“剿总”职务为借口,要挟中央,“老头子”无法,只好挽留,并通电四川各军“必须严格听从刘湘总司令的指挥。”如果现在听从范绍增等人的要求,扣了刘湘,推出唐式遵,川军必然大乱,若川陕红军徐向前借此机会来个“趁火打劫”,“老头子”岂不怪罪于我?


  顾祝同愈想愈觉得此事后果严重,但若把此事推得一干二净,全然不作理会,又怎样对这几位手握重兵的师长作交待?当然,作为委员长的“行营主任”完全可以不理睬,但要是这几位草莽不听指挥,惹成祸事,委员长会责我领导无力,而给那些主张以武力解决刘湘的人以把柄!


  上也是佛,下也是佛,都不能得罪,他眉头一皱,茅塞顿开,想出一条“金蝉脱壳”之计。


  “范哈公,”顾祝同呷一口茶站起身来,“你的建议很不错,非常有价值,于党于国,于你于我,都十分有利。不过,此事重大,愚弟还作不了这个主,得请示‘委座’之后,方能答复。当然,你的事也是我的事,我的事也是你的事,我将竭尽全力。”


  范绍增哪知是计,他听了顾祝同的这番话之后,仔细一想:是呀,人嘛,总得通情达理。此事的确重大,非经“老头子”赞同不可。“老头子”对刘湘早有解决之意,再经顾祝同做做工作,此事成功不能说无望呀!想到这里,他频频点头。


  “那就费顾主任的心了。”


  事隔不久,顾祝同亲到范庄向范绍增回复说:“范哈公,你们的建议确属高见,委员长十分欣赏……特意向我转告对你们的谢意。”


  “墨公过奖了!”范心头一喜。


  “只是……”顾祝同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范哈儿急忙问。


  范绍增虽没学过语法,不懂词性,但他凭多年厮混的经验得出一个结论:“不过”这词儿十分复杂,往往前面说的是一个意思,经它这么一转,意思就大变。刚才顾祝同说蒋介石夸奖自己的建议是“高见”,但马上用了“不过”这词儿,后面的意思是好是坏,他范哈儿还不清楚?


  “好了,顾主任的意思我已明白。不管怎样,还是感谢顾主任的一番心意。”范哈儿掩饰着失望的心情。


  “范哈公,此事我已尽了最大努力的。只是委座考虑眼下时局动荡不稳,风云变幻无穷,人事应保持相对稳定,故对范哈公之高见暂不采纳。”


  谁知,范、潘、王、唐阴谋倒刘的消息传到了刘湘的耳里,刘湘因而怀恨在心,对范哈儿更是恨入骨髓,下定决心,寻机报复。而范哈儿等人倒刘不成,反泄露机密,从此惹下杀身大祸。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