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范哈儿传奇》第十一回

2017/08/02 09:47:39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蒋光明 杨平章
却说刘湘“六路围攻”川陕苏区惨败后,红四方面军奉命主动撤离苏区与中央红军在草地会师,川陕危急暂告结束。

  第十一回:刘伯承引兵退关口 范哈儿鸣枪送红军 1


  却说刘湘“六路围攻”川陕苏区惨败后,红四方面军奉命主动撤离苏区与中央红军在草地会师,川陕危急暂告结束。而蒋介石与地方军阀特别是与刘湘的矛盾却急剧上升,蒋介石一面以国民党“中央”部队控制重庆、万县及东南腹地和川北地区;一面开办峨眉山军官训练团,亲任团长,藉口加强反对共产党的政治需要,在四川各军设置“监军”式的政工机构。


  至此蒋介石仍不满足,又发布命令,将川军一律缩减三分之一,由336个团缩减为270个团,每年军费由5588万元压缩为4000万元,同时发表李家钰、邓锡侯、杨森、刘文辉、孙震、潘文华、许绍宗等为第一至第八绥靖司令,迫使川军各部驻防边缘地区,这样刘湘的主力分别被隔离在川东、川南、川北。与此同时,筹备西康建省委员会,形式上表示讨好刘文辉,实际上则缩下刘文辉防区,暗中内定李抱冰为未来的西康省主席达到分而治之,统治整个川康的目的。


  蒋介石咄咄逼人,又在重庆设立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委员长重庆行营,”直接对四川各军发号施令。同时以戴笠为首的特务组织在行营设立“渝三课”,辖蓉组何龙庆,川康组许绍骏,收集各军情报,找寻口实,以便分化消灭。而康泽的“别动总队”则大抓全川各县保甲组织,掌握壮丁训练。


  刘湘也并非草包。为了自身的生存,采用了一套反分化的对策。首先,他改组加强以团、营中层干部为核心的“武德会”,趁整编机会进行全军有计划的营或团为单位的大对调,抗击蒋介石对范绍增、王缵绪、唐式遵等高级将领的收买。一面利用社会贤达提出“川人治川”的主张,呼吁四川各界抵制蒋介石图川阴谋。


  不仅如此,在川军整编中,刘湘利用省府保安处为尾闾,编余部队,改作保安团队,并暗中联络云南、山东、河北、山西、陕西等地方实力派人物秘谋反蒋,这样更加深了蒋介石对刘湘的敌意。四川各军阀对刘湘“借刀杀人”之计也大为不满。


  此时,红四方面军突然由阿坝回师南下,进逼川西。而蒋介石、刘湘却各有其打算:蒋介石意欲利用川军与红军作战,坐收渔人之利;但刘湘则视情况而定,如红四方面军进攻成都,则与之硬拼,如迫不得已与红军作战则重在保存实力,挟其既有力量,与蒋介石讨价还价。


  对于红四方面军回师南下,刘湘开初认为与自己利益无直接冲突,旨在拒止南下红军于天全、芦山、宝兴西北岳地带,保住川西平原。谁知红军攻势迅猛,很快攻占了天、芦两县,迅速击破刘湘的模范师、教导师继续向东猛进,使刘湘拒红军于天全、芦山以西的计划完全破产,直接威胁着刘湘的政治心脏――成都。刘湘此时才判断出红军势在夺取成都平原。


  危急系之,迫在眉睫。因而被迫亲临邛崃前线设立“行营”,集中优势兵力,与红军决一死战,并号召其他军阀“同舟共济,协力击走红军”,同时组织警备部队、警察和民团抢修城墙,以便凭恃环城碉堡,保卫成都。


  驻灌县的范哈儿师奉刘湘电令,率三个旅星夜赶赴邛崃。除驻茂县的独立旅外,驻灌县的第十旅,驻汶川、威州的第十一旅,驻理番的第十二旅同日梯次向邛崃兼程前进。


  范哈儿、潘文华、唐式遵、王缵绪曾阴谋倒刘,刘湘故然怀恨在心,而范哈儿曾面奏顾祝同,推唐式遵取代刘湘,因而刘湘对范哈儿更是恨之入骨。此次调兵,范哈儿被推上前线与红军正面作战。这是刘湘又在玩“一箭双雕”的伎俩。让范哈儿与红军作战,胜则保全自己,而且还可向蒋介石邀功请赏,败则除掉心头之患,还可面奏蒋介石,说范哈儿借堵截红军知名,行放过红军之实,借蒋介石之手除掉范哈儿。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第十一回:刘伯承引兵退关口 范哈儿鸣枪送红军 2


  刘湘时时都有报复的可能,这点范哈儿一点都不怀疑,但当刘湘的电令来到时,范哈儿还是忍不住大骂起来:“狗日的刘湘,吃人不吐骨头,老子不干了!”


  “师长你不干了,那些你带出来的弟兄们又咋办?” 罗君彤摇了摇头。


  “那你说咋办?”范哈儿挠了挠光头。


  罗君彤分析道:“依我之见,此手令主要是针对你发的。要是不去邛崃,反倒给他造成报复的借口。”


  “你的意思是要去?”


  “不仅要去,而且这一仗一定要打好,不给他留任何把柄。”


  “人在屋檐下,就认命。不过罗驼背你心里得有个谱儿,谨防刘湘给咱们穿小鞋。”


  罗君彤勉强笑笑:“小不忍则乱大谋,这回刘湘来者不善,咱们得压压火儿,见机行事呢。”


  先头部队很快抵达百丈关,范哈儿用望远镜望着红军阵地,突然发现防守阵地的红军之朝天放了几枪之后,便迅速撤了了阵地。他好生奇怪,正在此时,一士兵飞马回报道:“师长,信件!”


  “信件?什么信件?”范绍增大惑不解。


  “我先头部队刚抵百丈关,见大道中央一块方石上工工整整地搁放着这信件,罗副师长命我立即送到你的手中。”


  范哈儿接过信件,开封取出信纸让副官念道:


  “范师长,自夔府一别,已是数年。兄知范师长眼下处境险恶,故决定让出百丈关。来日方长,望自珍重。刘伯承”


  这是怎么回事?原来当年同在川军共事的刘伯承了解到范绍增与刘湘不和的情况之后,一是为了避免与范部正面冲突,保存自己实力,二是想利用范绍增与刘湘的矛盾,使刘湘首尾不能兼顾,因而作出撤离阵地,让出百丈关的决定。


  范哈儿是个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这是刘伯承在他和刘湘之间施用离间计。他本想不买账,但想到刘伯承走的这招棋,对他有利无害。他也乐得顺水推舟让部属假意冲锋追杀了一阵后,退守百丈关。


  战后,刘湘论功行赏,将在芦山作战失利的师长杨国桢等撤职查办。接着奖励了在黑竹关出力的旅长康泽,在芦山出力的旅长章安平和困守名山的旅长梁国华。


  范哈儿见从开始到最后,从处分到嘉奖,刘湘对自己只字未提,突生一计,故作不满地:“甫公,我师官兵拼死夺下百丈关,够不上个嘉奖,总够得上个处分吧?”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范绍增的突然袭击,使刘湘措手不及。


  刘湘对范部轻易攻占百丈关有所疑惑,本想以“私通共匪”定罪于范绍增,但无可靠证据,因而只有作罢。谁知范绍增此时将他一军,搞得他有些骑虎难下。


  副师长罗君彤不知范哈儿用意,害怕事态扩大,带来无穷后患,急忙劝范绍增道:“算了算了,甫公亲自督师,谁功谁过,甫公了如指掌。自有定夺。”


  “是嘛,”刘湘本来就被范绍增搞得有些难堪,听了罗君彤的话,便顺势说道:“对,该奖的坚决奖,该惩的坚决惩。这是我刘某人带兵的准则。”


  范绍增本想还要说什么,罗君彤用脚踩了他一下,他便随势坐下。


  “绍增啦,”刘湘口气突然缓和下来,“百丈关一仗打得不错。”


  “谢甫公!”


  回到师部,范绍增埋怨罗君彤说:“你个狗日罗驼背,为啥不要我说话?”


  “师长,本来刘湘就在怀疑我们,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罗君彤担心地。


  “哈哈……”范哈儿一阵大笑,让罗君彤一头雾水不知东西。


  “难道不对,师长?”


  范哈儿好不容易忍住笑:“你个罗驼背,也有你弄不醒豁的时候唆?我不给他做个阵仗,咋个堵他刘湘的口?”


  罗君彤明白过来:“哦,原来师长是乌龟有肉在肚子头。”


  这时,黄行伦匆匆前来报告:“师长,大竹老家来人了。”


  范哈儿:“出了啥子事?”


  “大竹专署侯专员杀了谢团长,还抄了清河场老家。”


  范哈儿一下跳了起来:“这侯专员是啥子来头?打听清楚没有?”


  罗君彤:“这侯专员听说跟刘甫公是陆军小学同学。”


  范哈儿暗想,看来刘湘是要动真格的了,咱得好好应酬一番了。他闭目沉思了一番,才说:“行伦,你马上回大竹一趟,从山上招呼几个兄弟,拿点颜色给刘湘看看。”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