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范哈儿传奇》第十三回

2017/08/07 11:16:14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蒋光明 杨平章
却说刘湘本想借红军之手除掉范哈儿,但范哈儿却轻而易举夺取了百丈关,刘湘密报蒋介石,称范哈儿与红军勾结,有意放走红军,蒋介石知道是刘湘借题发挥,伺机报复。

  第十三回(1):刘文辉送巨款欲倒刘湘 范哈儿将计就计走上海


  却说刘湘本想借红军之手除掉范哈儿,但范哈儿却轻而易举夺取了百丈关,刘湘密报蒋介石,称范哈儿与红军勾结,有意放走红军,蒋介石知道是刘湘借题发挥,伺机报复。考虑时局的变化,两方都得利用,于是只给了刘湘一个“查无实据”的答复,就不再过问。


  刘湘见蒋介石对范绍增极力袒护,心头更为恼怒。他本想对范绍增下毒手,以排除埋在自己身边的这颗定时炸弹,但因蒋介石压在头顶,左思右想,终究难于下手。这时,一个惊人的消息从古城西安传来:蒋介石被扣,张学良、杨虎城“兵谏”成功。


  刘湘大喜,致电西安张学良:“兄之初意,无非欲促成抗敌救国之伟业,以求我国家民族之生存”。高度赞扬其爱国主义精神。


  蒋介石成了阶下囚,刘湘便认为拔除范绍增的良机已到。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除掉一个范绍增容易,但若因此而引起范部倒戈,川东、川北一带的袍哥闹事,岂不是作茧自缚?再说,蒋介石现在虽被张、杨所扣,万一重握权柄,向我要人,我刘湘又作何交待?


  怎么办?刘湘想来想去,决定先名义上将范哈儿由四师师长调升为副军长,实借故不让其到职,并且暗中派人监视,将他软禁起来。当个有名无实的副军长。


  范哈儿恼怒万分,但表面上却做出一副花天酒地的样子,他知道刘湘之所以敢如此对待自己,是因为被扣西安的“委员长”如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怎能顾及他这样的无名鼠辈?再说刘湘此时风头正盛,兵强马壮,如果与之硬抗不过是以卵击石,自取灭亡。范哈儿不得不咽下这口气,大丈夫能伸能屈嘛。


  范哈儿每日邀一班赌客来范庄设赌局,局后有好酒好菜相待,更有从天香楼叫来的一班妓女陪伴,令赌客们美不可言。消息传到刘湘耳中,刘湘不禁摇摇头:“这个哈儿,真是改不了本性。”遂放松对范哈儿的监视。


  这天,范庄突然来了个不速之客,自称有刘自乾(文辉)先生书信,亲自面呈范军长。范哈儿从来跟刘文辉没有什么深交,但还是满腹疑问地接待了来客。


  来人从皮包里取出一封信,双手恭敬地呈送到范哈儿面前:“此是刘将军给范军长的亲笔书信,敬请过目。”


  “嗯。”范绍增接过信函,喝退众人,打开信封一看:


  范军长:近闻刘湘排除异己,范将军处境不佳,现送薄礼30万,以示问候。


  刘文辉


  来人一招手,几个挑夫将东西送进来,待揭开上面的红丝缎,那一叠叠崭新的银元闪着一道道白光。


  刘文辉跟范哈儿平素无交往,范哈儿知道刘文辉是刘湘的同宗二叔,且刘文辉一直受到刘湘提携。为何今日送此厚礼给自己,范哈儿大惑不解。其实,刘湘、刘文辉虽是同宗叔侄关系,但一直面和心不和。刘文辉乘刘湘与杨森内讧之机,大肆招兵买马,很快与刘湘形成了对峙的军事集团。两人都欲独霸四川,因而从明争暗斗,互相拆台,发展到大动干戈,兴兵动枪的地步。


  首先刘湘下令万县驻军扣留了刘文辉从上海购回的1000挺机枪、三架飞机等大量的军用物质,刘文辉也不示弱,下令扣留了刘湘运往重庆的米船。一时造成重庆市米荒。百姓怨声载道,搞得刘湘好不尴尬。


  刘文辉惯于“挖墙脚”,他知道与刘湘之争必然战场上见分晓,便选定了刘湘部范绍增、蓝文彬作为策反对象。对范哈儿,刘文辉颇动了一番心思,范哈儿的部队乃袍哥组成,且都是大竹家乡子弟,战斗力颇强,打不垮也打不散,还有范哈儿是四川有名的大袍哥,于是以重金派自己心腹亲自面交范哈儿,只要范哈儿收下,则大功告成。


  “这,这是啥子意思?”范哈儿不禁问道。


  “刘将军一贯为人厚道,助人为荣。范将军乃当今英雄,今后免不了要借重范将军。望不要见怪。刘将军给贵部独立旅蓝文彬旅长也送了20万元。”


  “怪!”范绍增心想,过去,我范哈儿与他刘文辉从来没有什么交往。今日他厚礼相送,很明显,是借我与刘湘不和,对我进行收买。是的,眼下刘湘对我恨入骨髓,蒋介石自身难保,难道我范哈儿就让刘湘把我套在他这根树上勒死?如今这世道,就是这样,有奶就是娘。我范哈儿眼下穷途末路,你刘文辉别说拿巨款请我,那怕是带个口信,表示愿意接收,我也会砍断刘湘勒在我项上这根绞绳,投奔过来。


  “哎呀,不好!”范绍增突然又想到:刘湘和刘文辉乃叔侄关系,为了自身的利益,两者时而亲若父子,时而恨如仇敌,关系时好时坏,反复无常,变化莫测。眼下“二刘之争”刚刚开始,双方怒气正盛,我若投奔刘文辉,刘文辉固然高兴,但刘湘对我,无疑是仇上加仇,恨上加恨。


  二刘如果长期敌对,刘湘对我愈是仇恨,刘文辉视我就愈是掌上明珠。再说这会不会是他们刘家背地里使用的套子还很难说,不能轻举妄动……这钱嘛,还是要收下,眼下缺钱用,自己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几担白花花的银子送来又拿走,这样就不是我范大爷的气度了。


  ……


  “范军长,刘文辉将军的意思么,我想你是清楚明白的。好,我们告辞。”


  谁料想,刘文辉送巨款给范哈儿、蓝文彬策反一事被刘湘的情报人员发现,立即报告了刘湘。刘湘大怒,紧急召见几个心腹,商议秘密除掉范哈儿、蓝文彬。幸亏范哈儿结交甚广,早有人密报了范哈儿,范哈儿闻后冷汗直冒,连夜与罗君彤思考再三,决定来个月亮坝里耍弯刀――明砍。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第十三回(2):刘文辉送巨款欲倒刘湘 范哈儿将计就计走上海


  第二天一早,范哈儿一身戎装来到刘湘办公室,举手敬礼后劈头便说:“报告甫公,刘幺爸送我30万,部下不知道该咋办?就送到你这里,看甫公咋处理!”


  刘湘不动声色:“既然刘幺爸送你的,你就收下嘛。”


  范哈儿故意着急地说:“唔唔,甫公,……部下不敢……”


  刘湘一本正经地:“嘿,绍增,这有何妨,刘幺爸送你厚礼,是看重你啦,你就不要客气了。”


  范哈儿急得满脸通红:“甫公,你这是在挖我的祖坟。”


  刘湘笑了笑:“绍增,言重了。”


  范哈儿:“绍增经常给下边弟兄讲,长官就是老子,儿子不能骗老子的。再说刘幺爸用的这套把戏,无非是听有人说我跟甫公有二心。其实,部下自投到甫公门下后,整天都想跟甫公贴起,甫公说打到东,部下不敢打到西……如果绍增有二心,甫公现在就可以杀我的头。”


  刘湘忙拉着范哈儿的手让他坐到自己身旁:“绍增,你的心思我都明白,其它人怎么说,我都不会相信的,这笔钱你就拿到用。听说刘幺爸给蓝旅长也送了钱?”


  范哈儿知道刘湘借此考验自己,立刻痛痛快快地回答:“听说是20万。”刘湘满意地点了点头:“好!”


  范哈儿刚刚离开,刘湘安排通知蓝文彬立即到公馆来见他。这蓝文彬被从牌桌上叫来,心里很不高兴,边埋怨边来到刘公馆,不料刚进刘公馆,就被刘湘的卫士缴了枪,蓝文彬不知是由,马上大发雷霆:“我是甫公请来的,你们长了几个脑袋,敢这样乱来,不想活了。”


  刘湘慢慢从屋里走出来,冷冷地:“我看你才是不想活了。”


  蓝文彬见是刘湘,急忙上前说:“甫公,你这是啥子意思嘛!”


  “啥子意思?你蓝文彬死到临头了,还装聋作哑。我问你,刘幺爸送你好多钱?”


  “你都晓得了,还问啥子嘛。”蓝文彬见事已暴露,只好低下头。


  “哼,刘幺爸还跟你说了些啥子?”


  “刘幺爸说,要拖部队过去,连升二级。”蓝文彬心虚地回答。


  刘湘气得脸色发青:“好你个蓝文彬,我饶不了你,关起来,听候处理。”


  再说范哈儿虽然暂时躲过了一场大难,但心里仍是七上八下的,特别是听说蓝文彬被扣押,全旅官兵被改编。刘湘又派了自己的亲信当了旅长,只几下功夫,蓝文彬的部队就被整垮。这无疑是刘湘杀鸡给猴看,谁也说不清楚自己哪天也会被弄成“光杆司令”。


  “光杆司令”的滋味真他妈让人难受。想那年,一代枭雄吴大帅被人缴了枪,困在达县河市坝,进退两难连吃饭都成问题,愁得吴大帅连夜派人给范哈儿写信求援,范哈儿叹了一口气,立即派人送去数十石米,吴大帅感叹不已:“范哈儿豪侠义气之人矣。”范哈儿闻后半天才开口说:“想当年的吴大帅是何等威风,今天落到吃饭都成问题,还不是一个字――枪被人家下了。这年头有了枪,一切好办。”


  而眼下刘湘对自己是虎视眈眈,稍有差错,就会落得个蓝文彬的下场。


  范哈儿叫来罗君彤商议对策。这罗君彤自随范哈儿后,一直忠心耿耿,为范哈儿鞍前马后。此人饱读兵书,素有“小诸葛”之称。


  罗君彤沉思片刻:“刘湘与刘文辉虽是叔侄,但纷争不断,这二刘之战只是个时间问题。刘文辉眼下策反军长和蓝文彬也是出于此策。故军长不如……”


  范哈儿:“罗驼背你说话咋个吞吞吐吐的?”


  罗君彤:“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范哈儿不解地:“走,咋走啦?四川这地盘哪里都有刘湘的人。”


  罗君彤微微一笑:“当然,得师出有名。”


  范哈儿:“唉,罗驼背,说清楚明白点。”


  罗君彤挺身起座,在屋子里踱了几步:“上海杜月笙不是派人送来了请帖,请军长参加杜家祠堂落成典礼?”


  范哈儿莫名其妙,只是点头:“有这事!”


  罗君彤这才把话挑明:“何不借此机会向刘甫公告假去上海一些日子。”


  范哈儿一拍脑壳:“哎呀,你个狗日的罗驼背,是个人精子。这个主意好,这个主意好!”突然又有些犹豫:“只是……”


  “军长,还有啥子不放心吗?”罗君彤关心地问。


  范哈儿眨巴着眼镜,望着罗君彤:“只是这队伍……”


  “嘿,这个你就放心,刘湘那几刷子我还不明白,保证你从上海回来队伍里不少一兵一枪。”


  “那好,罗驼背,队伍就交给你了。记倒,队伍是你我的命根子,明天一早我就给刘湘告假去。”


  刘湘与范哈儿虽是在台下时常踢脚,但在台上还是礼貌周全的。刘湘见范哈儿一大早来到公馆,想一定有事,忙将范哈儿让进了内室。


  “绍增,有事?”刘湘待范哈儿坐定后,和气地问。


  范哈儿一个敬礼:“报告甫公,上海杜月笙先生请我参加杜家祠堂落成典礼,这是请帖。”


  刘湘接过看了看,笑着问:“绍增,那你的意思是……”


  范哈儿说:“我想请假一趟,给杜老板凑个闹热。再说,上次受伤后,身体一直没复员,这次也想好好治一治。”


  刘湘正在策划对刘文辉用兵,最不放心的就是范哈儿的队伍,眼下他主动提出要出川去上海,我何不将计就计,顺水推舟。


  刘湘斟酌半饷:“杜老板是上海的名人,以前对我们帮助很大,这次杜家祠堂落成典礼,你一定要去,而且代表我去。这样吧,我再拿点钱,备一份厚礼,不要让人家小看了四川人,不懂交情。”


  范哈儿:“甫公放心,我一定办得巴巴实实的,不给甫公丢脸。”


  范哈儿不敢久留,带着刘文辉给的30万元,刘湘给的30万元,立即启程去了上海。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