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范哈儿传奇》第十八回

2017/08/21 10:10:06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蒋光明 杨平章
话说古城开封这一天一大早,突然拉响撕裂人心的空袭警报。霎时,潘、杨二湖、包府旁边趴满了逃难的人。

  第十八回(1):蒋介石诱计杀韩?刘甫澄惊恐万分


  话说古城开封这一天一大早,突然拉响撕裂人心的空袭警报。霎时,潘、杨二湖、包府旁边趴满了逃难的人。高炮部队准备就绪,随时准备对空射击,眼看一场激烈的战斗就要发生。


  不料,对空观查站执勤官用无线电报话器向防空司令长官刘敬仁报告说:


  “报告司令,是我们自己的飞机。”


  “自己的飞机?”刘敬仁感到十分意外,“不,事前我没接到任何报告。”


  “机翼两侧有青天白日标记!”


  刘敬仁心想,日本人诡计多端,前几天就有两架涂着国民党党徽的日本侦查机骗过我们,今日企图又想行骗?想到这里,立即命令高炮部队,开炮射击。


  “通――通――通!”突然一阵炮响,那架飞机东躲西藏,终于降落开封机场,军警人员如临大敌,立即将飞机团团围住,随时准备射击。


  机舱打开了,军警们一拥而上,谁知走下飞机的却是蒋介石……


  刘敬仁惊呆了,双腿发软,两眼直发昏,急忙走到蒋介石面前,一个立正:“报告委员长,部下该死。”


  蒋介石“哼”了一声,顾自坐上卧车,飞快向城里驰去。


  幸好,刘敬仁是蒋介石心腹爱将刘峙的同学。经刘峙在蒋介石面前反复说情,最后以撤销其防空司令职务为代价,刘敬仁才免遭了一场杀身之祸。


  蒋介石这次秘密飞抵开封,是要亲自主持召开一个高级将领军事会议。


  这日早上,第三集团军总司令韩复榘,正在济宁和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商讨战事。突然,副官送来一份密电,李宗仁打开一看,原来是通知各战区司令长官及重要军事头脑到开封召开重要军事会议。韩复榘接过通知,亲目所见出席人员名单中,有自己和副总司令兼十二军军长孙桐萱的姓名。他数了数出席人数,共计45名。


  “李长官,你看怎么办?”韩复榘问李宗仁说。


  “怎么办?你是知道老蒋脾气的,他亲笔签发的通知,会议又是他亲自主持,你敢不去?”


  韩复榘心中有鬼,本想不去,但又想到这么重要的会议,如若不去,定会惹人生疑。不能因小失大呀!他算了算时间,距与刘湘商定占领襄樊的时间还有10多天,开完会也来得及,不如借机到开封刺探一下情况也好,来日对老蒋下手更有把握。虽是老蒋对我怀恨在心,但在这么重大的会议上,量他也不敢对我怎么样!想到这里,便回答李宗仁说:


  “好!我去!”


  当日下午,韩复榘同李宗仁、孙桐萱,在一营手枪队的护卫下,乘钢甲列车到达河南省府开封。


  车到开封站,蒋介石的侍从室主任钱大钧、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程潜到站迎接。钱大钧见韩复榘带了卫队,便笑着说:


  韩主席,委员长命令:请各与会司令不得带卫队入城,以免造成城里驻军拥挤,影响治安管理。请韩主席的卫队就留在钢甲车上吧!饮食等需用一切由会议安排照应。“


  “好好,一切听钱主任安排。”韩复榘笑着回答说。


  会议定在开封南关袁家花园。园内高楼重阁,有楼房数幢,大厅一所,三道门庭,绕宅花园数亩。一池湖水碧波荡漾。湖边有座小山,山下建有一个能容百余人藏身的防空洞。


  当晚韩复榘驱车来到袁家花园。来到门口,只见门侧贴有一张通知,上写:“赴会将领,在此下车。”韩复榘下车一看,这袁家花园四周重兵把守,门内门外还有不少军警人员四处巡逻,气氛有些紧张。韩复榘顿生疑团:莫非老蒋要对我下毒手……”正欲想脱身,白崇禧、刘斐、刘峙三人从身后走来。韩复榘知道这三人乃蒋介石大本营的决策人物,便转身打招呼,笑嘻嘻地问到:


  “要我们把车子停在外面,谁出的馊主意?”


  白崇禧、刘斐没说什么,刘峙回答到:“不停在外面,万一日本人来场空袭,乱糟糟的能让得开吗?”


  “这大概也是委员长的命令吧?”


  大家不知韩复榘说这话是何用意,因而一个个只好默不作声。


  “别说空话,”刘斐在他肩上拍了一下,“走,‘韩大棒子’!”说着,把他推进了大门。


  二门左侧一间屋子是“随员接待处,”将领们一个个到这里,都得把侍卫留在这里,韩复榘当然也不例外,他的几个贴身卫士都被留下。


  当韩复榘一走进二门,他带的几个贴身卫士不放心地:“韩主席,我们跟你去吧!”


  “没事!”韩复榘将腰间的两只手枪一拍,“你们就呆在这地方。”


  几个贴身卫士都知道,韩复榘的枪法是不错的。据说韩当营长时,很爱自己的坐骑。这天马偷吃料豆,马夫挥鞭打马,被韩复榘看见,甩手一枪将鞭子打断。那马夫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敢起身。卫士们想到这里,对韩放心了许多。


  来到第三道门,这道门紧挨会议室大门。门右侧是“副官处”,门前写有一张通知:


  “奉委座谕:今晚高级军事会议,为慎重起见,所有到会将领,不得携带武器进入会议厅。应将随身自卫武器暂交副官处保管,给予临时收据,等会议完毕之后凭据取回。”


  韩复榘无可奈何,不得不将两只手枪交给“副官处”,把收据装在衣袋里,随着众人进了会议厅。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第十八回(2):蒋介石诱计杀韩?刘甫澄惊恐万分


  韩复榘刚进大厅,提前到达坐在前排的宋哲元向他招了招手,韩复榘便走上前去挨着坐着。会场内有百余人,席位几乎坐满,大家有说有笑,整个大厅闹哄哄的。


  这时,蒋介石突然出现在“主席台”,大厅里立刻静下来。他环顾四周,脱掉斗篷,再脱下军帽向大家致意。然后,取下手套,开始讲话了:


  “军务紧急,故开会通知仓促。先点名,看到齐没有!宋哲元!”


  “到!”宋哲元忙立正回答。


  此时,韩复榘心想:“娘的,人家坐第一排,在你眼皮下,看不清楚?”


  “韩复榘!”


  没来得及继续往下想什么,蒋介石点到了他韩大棒子的名。


  “到!”韩复榘也赶紧站起来立正回答。


  蒋介石坚持点完了最后一名之后,呷了一口茶,便从衣袋里掏出一本书,拿在手上挥舞着,声色俱厉地问道:


  “有谁将这《步兵操典》带在身上的,请站起来!”


  时过一阵,无一人起立。


  “没带这本书的站起来!”蒋介石恼怒了。


  “唰”地全体起立。


  韩复榘见蒋介石先来个“下马威”,心里不禁紧了一下。


  “娘希匹,在俘虏的敌人身上,常发现带有这《步兵操典》,你们却不带在身上。由此可见,你们根本不注重战时的教育训练。这样下去,非打败仗不可!坐下!都坐下!”说到这里,觉得这样对大家发脾气有些不妥,在这个非常时期,应该鼓鼓士气才是。于是,他的态度立即变得温和起来。


  “各位,目前形势很好,这个……这个……抗战胜利是有把握的。但是,大家一定要服从中央和各战区司令长官的指挥,没有命令,绝对不准擅自后退!大家听清楚没有?”


  “听清楚了!”大家齐声回答。


  “可是,”蒋介石接着往下说道,“竟有这么一个高级将领,他放弃黄河天险阵地,违抗命令,连续失陷重大城市,使日寇顺利进入山东,影响巨大!”他突然将桌子一拍,“韩复榘!”


  韩复榘像触电一样,立刻从座位上弹起身来:“有!”


  “我问你,”蒋介石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韩复榘,“你不放一枪一炮,从山东黄河北岸,一再向后撤退,继而放弃济南,泰安,使后方动摇,这个责任该由谁负?”


  这一问,把韩复榘吓呆了。他先前想过,擅自撤退一事,定会受到老蒋的训斥。但万万没想到他会当着全国各地将领的面来扫他的脸。见大家都一齐将目光向他投来,他脸色唰地变白,不禁心一横:“啥,怕个球,死就只这一回!”想到这里,一时怒火烧心,血冲脑门,腾地站起来,瞪大那双本来就不大的眼睛,毫不客气地回敬道:


  “我丢了山东,是我的错。可有人丢了首都南京又为何不治罪?”韩复榘此话显然是针对蒋介石的心腹爱将汤恩伯,这素有“草包”之称的汤恩伯接二连三兵败日本人,丢了上海、南京等大城市不仅没治罪,反而更受器重,引起了大部分高级将领的不满。但谁也不敢说什么不是。


  “你,该死……”蒋介石被韩复榘这一反问,恼怒万分,一时说不出话来。


  侍从室主任钱大钧走上来拉韩复榘:“韩主席息怒,大庭广众之下,争得面红耳赤有什么意思,走走,我们到外边摆摆,”说着将韩复榘拉出了大厅。


  走到门外,钱大钧将手一挥,一辆吉普车悄然驶过来,钱大钧指着车说:“韩主席请上车,这是我的车,先送你回住地休息片刻。”说着将韩复榘往车上一推,韩复榘还未反应过来,就被车里两个人一个抓了手腕,一个用枪口抵住老韩的脑门。小吉普“嘟”地一声立即开走了。


  大厅内,蒋介石宣布继续开会。“咳!”他清了清嗓子,提了提神,高声宣布道:


  “各位,韩复榘目无军纪,违抗军令,擅自撤退,破坏抗战,现将他扣押移交军法部查办!”


  蒋介石这一宣布,全场为之愕然。大家明白,蒋介石这一着是仿效汉高祖伪游云梦扣杀韩信的老办法。但谁也不敢为他说情,因为他毕竟违抗中央命令丢了山东。


  却说那辆小吉普车,驶出袁家花园之后,飞快驶到火车站月台上,韩复榘被特务挟持着登上一列待发的专列。在大批宪兵、特务看押下,专列急驶而行,沿途不停,直抵汉口车站,将韩复榘关押在军委办公厅旁边的一座一层楼里。


  这天晚上七时左右,在关押韩复榘的看守室里,突然闪进两个一胖一瘦的看守人员。胖子问道;


  “韩主席,你来这里有10多天了,家里定有事需要办吧?”


  韩复榘只是瞟了那胖子一眼,根本没作回答。


  “韩主席,”瘦子接着说,“如果有家事,可以写信,我们保证送到。”


  “我没有家!”韩复榘没听懂看守话中的含意。


  “嘿嘿!”胖子笑了笑,对他说道,韩主席,委员长请你去谈谈。”


  韩复榘没说什么,起身下楼。他刚下到第七步楼梯,突然一声枪响,一粒子弹从他背后穿过了胸膛。他一手按住胸口,掉过头去,看了一眼两个刽子手,摇晃了几下身子,便像猪一样瘫倒在楼梯上。就这样,这个饱食民脂民膏,脑满肠肥的“山东王”在蒋介石的内部倾轧中送了命。消息传出,朝野议论纷纷。蒋介石立命蒋鼎文接收、整编韩复榘的部队。


  韩复榘被杀的消息传到汉口医院,刘湘大惊,贫血和胃溃疡突发,一头晕死过去。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