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范哈儿传奇》第十九回

2017/08/21 10:13:18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蒋光明 杨平章
刘亚修是刘、韩同盟中一位很重要的角色。前两天,被戴笠的军统局以“违背、反抗、蒙蔽中央”的罪名,抓去军事法庭受审。

  第十九回(1):蒋介石真戏假唱?刘甫澄假死真亡


  话说刘湘闻韩复榘被杀,料知与韩复榘合谋倒蒋一事暴露,惊恐万分,旧病复发,一头昏死过去,经多方抢救,终于惊醒过来,见心腹张斯可和刚从重庆赶来的师长张帮本正在自己床前低声议事。正在这时,突然从门外进来一人,刘湘一看,原来是自己派往山东的特使刘亚修。


  刘亚修是刘、韩同盟中一位很重要的角色。前两天,被戴笠的军统局以“违背、反抗、蒙蔽中央”的罪名,抓去军事法庭受审。蒋介石为了让他说服刘湘“解甲从政”,出任中央军事参议院院长,从而达到让中央军进川的目的,因此把他释放回来。


  刘湘张嘴刚想招呼,但是声音干涩,只好从被窝里艰难地伸出一只手来,示意刘亚修靠近他。刘亚修见刘湘面色苍白,两颊下限,不禁泪如泉涌,一下扑到床边:“甫公,亚修回来了!”


  “回来了,就好,你……你先休息一下,……”刘湘有气无力地对刘亚修说道。


  “甫公静养,亚修兄回来诸事更好商量了。”张斯可见刘湘面呈疲倦之色,便和刘亚修等人告退了。


  却说刘亚修、张斯可、张帮本到内室商量对策。他们一致认为,韩复榘被杀,目前形势对刘湘极为不利,蒋介石已安排何应钦来医院趁探病之时流露出要刘湘出任军事参议院院长的想法,这分明是蒋介石的“调虎离山”之计。才立即拿出办法,抢先采取行动,不能坐受宰割。刘亚修向来以点子多、脑筋活着称于刘部。在此非常时期,张斯可、张帮本完全寄希望于他。


  刘亚修眉头皱了皱,开口言道:


  “我刚才武昌过江来时,听外面纷纷讹传甫公被吓死,可否以讹成真呢?”


  刘亚修的想法,引起张斯可、张帮本的兴趣。


  “我也有同样的想法。”张帮本点头赞同。


  “如果这样,”张斯可思忖再三,“我想必须将万国医院汤姆逊医生买通,用他发明的那种长效安眠药――诈死。”


  “对!”刘亚修称赞着,“‘老头子’不是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吗?咱们这样做,然后投丧入殓,用船和伤兵一起运回川去,只要过了宜昌三斗坪就好了……。”


  三人去到刘湘床前,把商量的结果告知。刘湘挥泪叹道:“事到如今,只好这样办了。”


  张斯可找来汤姆逊,打开保险柜,取出一张伦敦银行5万英镑的国际汇票给他,并说明要长效安眠药之意。这汤姆逊本是在中国靠“混事”吃饭,顿时眉开眼笑,大肆吹嘘说:“我研制的国际上轰动的长效安眠药,包你10日后清醒过来。”当即双方密定当日晚用药,以备次日发丧。


  正在这时,王缵绪匆匆赶来,面见刘湘。此来何事?原来蒋介石派心腹张群许诺王缵绪接替刘湘四川省主席职务。这王缵绪本是三姓家奴,背主成性之人。为了升官发财,先叛贵州督军袁祖铭投奔杨森,后叛杨森投靠刘湘。现在,又见刘湘大势已去,决意叛刘投蒋。但此等大事还是小心为妙,故借探病之机打探刘湘虚实。


  他刚进门就见那洋人汤姆逊在此,便疑心其中有诈,立即密报了蒋介石。蒋介石立即派人用重金收买了汤姆逊,让他在给刘湘注射那“长效安眠药”时,混进一种无色、无味、无形又无反应的一种叫住金粉砒醚的慢性毒药。这种药,注入血管数日后中毒,立即会皮肤萎缩、口角流血而亡。汤姆逊收了钱,当晚便按计而行。刘湘服药注射后,仅只昏迷入睡,并无痛苦,一小时后停止呼吸,只胸口微温。刘亚修、张斯可等暗喜,还认为一切正常呢!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第十九回(2):蒋介石真戏假唱?刘甫澄假死真亡


  次日上午,万国医院传出刘湘病故的消息。称“公祭一日,次日发表下轮,灵柩运回成都安葬。”


  闻听此讯,蒋介石默然不语,埋坐在办公桌前一动不动。


  “委员长,此事?”陈布雷小心地问。


  “你说说,”蒋介石转过身来问陈布雷,“现在我们该做些什么?”


  “依我之见,”陈布雷吸了口烟,然后慢慢吐出,“中央除命令各部院参加祭奠之外,委员长应亲临主祭,以示我中央之宽仁厚德。”


  “好的,好的。另外,明令褒恤刘湘,追赠陆军一级上将,予以国葬。”蒋介石站起身来。


  却说蒋介石的中统、军统均奉命拖延起运时间,当蒋介石亲自签署的追封刘湘为一级上将,子刘济殷为陆军中将、中央各部院参加隆重祭奠、国库拨款一亿元、实行国葬的公文下达时,张群、于右任、戴传贤、何应钦、宋子文、孔祥熙、陈立夫、陈果夫、陈诚等一干人的挽联、花圈、祭文、祭幛都送到了万国医院。


  何应钦并以军政部名义,调来一团人入院“护灵”,以示关怀。借口蒋介石要来主祭,追悼会一拖再拖。送柩时,军政部又调来廖昂部护送,并下令沿途设祭,极力拖延回川时间。当灵柩到达重庆朝天门码头时,已是入棺后的第十天。


  未及下船,刘亚修、张斯可等人急忙打开棺木一看,刘湘遗体皮肤萎缩,嘴角血污仍在,心口早已冷却,全身僵硬。刘、张这才想起派人寻找那医生汤姆逊来,谁知那家伙早已脚板擦油,腰缠重金,溜回英国去了。众人束手无策,只好弄假成真,用大汽车将灵柩经成渝公路直运成都。


  这时,王缵绪继任四川省主席一事,已传遍成都、重庆及全川,群情大哗,人人不服,掀起了一股声势浩大的倒王浪潮,王缵绪被弄得声名狼藉,人人唾骂,不得不暂避它处。


  至此,“刘、韩叛乱”已告平息。蒋介石谈及此事,总忘不了三个人:一是陈布雷,二是王缵绪,还有就是“哈儿”――范绍增。


  再说范哈儿向蒋介石告密之后,知道此地不是久留之处,故立即吩咐手下收拾行装返回上海。这天,他正欲离开万国医院,突然门悄然开了,走进一位“不速之客”。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