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范哈儿传奇》第二十一回

2017/08/25 10:32:37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蒋光明 杨平章
却说范哈儿返回重庆后,利用人民大众抗战之热情和一批失意旧部军官的拥戴,在短短的两月之内,很快就组建了第八十八军。

  第二十一回(1):抵房产购置精良武器 抗倭寇荣立特等战功


  却说范哈儿返回重庆后,利用人民大众抗战之热情和一批失意旧部军官的拥戴,在短短的两月之内,很快就组建了第八十八军。但蒋介石出于对四川军人的陈见,只给该部配以简陋装备,就令开赴江西前线。范哈儿见状,知道是蒋介石从中作梗,故而十分气恼,不禁破口骂道:


  “他娘的,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仅这几支破枪,能打毬的个仗!”


  他骂归骂,末了范哈儿还得向蒋介石乞求道:


  委座:


  我部新建,毫无家底,眼下装备,过于简陋,实在无力抗战,乞望委员长从优解决为盼。


  过了几天,蒋介石官邸送来蒋介石的亲笔回函。


  范军长:


  贵部装备,简陋是实。欲从优解决,国力难负,请自行克服。


  “他娘的!”范哈儿收看了蒋介石的回函,气得捶胸跺脚,“操他奶奶的。自行克服?老子范哈儿能自行克服,还求你蒋介石!”


  “大哥,”副军长 罗君彤劝解道,“自行克服就自行克服,不再向他说好话!”


  “他娘的,老子范哈儿为了抗日,还向谁说好话?”


  “大哥,别指望‘老头子’开恩。再求他也无用,干脆另想办法吧!”


  “有什么办法可想?”


  “自己筹钱购买!”


  “又不是妇道人家买针线,三几文钱能行?”


  “钱倒是有。不过,大哥是否舍得?”


  “讲!”


  “这……这……”罗君彤似乎难于启齿。


  “快讲!”范哈儿一半是怒,一半是令。


  “大哥,前不久顾长官(祝同)邀我俩到前线参观,我们亲自所见,在日本人的屠刀下,多少同胞家破人亡啊!……”


  “这我知道,现在我需要的是钱!”


  “是啊,要是日本人打进四川,打到重庆,你这‘范庄’保得住吗?”


  “‘范庄’?你提这个与钱有什么关系?”


  “大哥,我想,能不能将‘范庄’暂作抵押,将这笔押金用去购买一批精良武器,那么,我们这个军就像个样子了。”


  “呸,亏你想得出来!往后我范哈儿往岩洞去?”


  “大哥,正如你我在前线所闻所见的那样,假若日本人打入四川,占领重庆,你我弟兄也会像前线受难同胞一样,人亡家破。与其如此,不如将‘范庄’换得押金,投资抗日,既深得人心,又好了自己,如此两全其美之事,何乐而不为之?”


  “这个……”范哈儿迟疑不决,“今后我怎么办?”


  “等打了胜仗,缴获了武器,再把购回的武器卖掉,钱不是又回来了吗?”


  “嗯。”范哈儿点着头。


  “还有,谁知‘老头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我们不久就要开赴前线了。此一去,若打了胜仗,老头子无话可说;若打败了,就给他留下了收编我们的口实。凭什么去打胜仗?光凭将士的英勇,没有一批精良的武器,是绝对打不了胜仗的!大哥,这些道理你都比我懂。”


  “娘的,就这样办!把‘范庄’,连同我上清寺那花园都抵押出去吧!至少也得值六七十万,全部拿去买新j武器,这事就托你亲自办去!”


  “是,大哥!”


  “越快越好!”


  罗君彤不仅深谋远虑,治军有方,而且精明强干,办事利索,仅一月功夫,不仅将‘范庄’抵押了出去,而且很快经香港从海外购回了一大批精良武器。


  不久,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电令范绍增部从速出川,到江西上饶附近集结待命。4月上旬,全军到南川整训了两周,旋即开赴前线。


  “嚓、嚓、嚓……,”在雄壮的军乐声中,身着笔挺戎装,腰挂指挥刀的军长范哈儿,在副军长罗君彤、参谋长刘展绪、参谋处长陈章文等的簇拥下,踏着正步,检阅着队伍。


  “弟兄们,”检阅完毕,范哈儿神采奕奕地登上讲台,开始训话,“前不久,我和罗副军长应顾长官之邀,赴前方观战,亲眼看见日本鬼子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对我同胞施行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作为有良心的中国人,能袖手旁观,坐以待毙吗?不能!


  “弟兄们,说实话,过去,我范哈儿只晓得同一些军阀关起门打内战,不仅不抗日,反而还干了一些有碍抗日的事。前不久,到前线观战,才醒了神。现在,每当我想起那些往事,心里就难过……“


  他讲到这里,声音哽咽着,泪花在眼眶中颤动:


  “弟兄们,我们这支队伍,是我从前方观战回来,重新组建的。组建起来干啥子?就是抗日的!即是抗日的,就要有个好样子,要人人当英雄,不准当狗熊。官兵要互相爱护,严守纪律。现在,我宣布约法三章:第一,要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死;第二,不准掉队,不准当逃兵;第三,要爱护老百姓,不准拿人家的东西和毁坏庄稼。以上三条,坚决执行,谁要违犯,军法严惩。出发――!”


  战旗猎猎,军号瞭亮。范哈儿骑着枣红战马,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沿途百姓高举“欢送八十八军上前线”“日寇必败,抗日必胜”的横幅及写有各种宣传抗战口号的彩色纸旗夹道欢送。鼓乐声、口号声、鞭炮声此起彼伏。全军官兵,高唱抗日歌曲,士气为之大振。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第二十一回(2):抵房产购置精良武器 抗倭寇荣立特等战功


  范哈儿率部穿越湖南,徒步行程4000余里,开赴苏南张渚,接防五十二师所担任的太湖沿线防务,并指挥原在本地的江苏保安旅张少华、江西独立旅黄振球两部。


  范哈儿命主力新二十一师六十三团黄君殊部防守鼎山、蜀山一线,六十二团李文密部防守的龙池山、善卷洞、离墨山为主阵地,另一部固守徐舍、归径桥两据点,其间利用水网以联结之,对东酒、西酒两山封锁,主要是加强对宜兴水面的控制。张少华、黄振球两旅担任游击、巡逻及侦察、谍报任务。军指挥所设在张渚附近。


  此时,日军利用“皖南事变”之机,掀起所谓“冬季大扫荡”。敌二十二师师团长土桥指挥所部及古货龙一师团之一个联队,从水上以汽艇数十艘,配合空军轰炸与地面日军协同进犯。战斗一开始即异常激烈。


  经过两天两夜的苦战,范部伤亡甚大。鼎山附近之黄龙山、徐舍等处更为激烈。范部正面被敌突破,敌汽艇横冲直撞进入张渚市区,两个中队的敌骑向纵深突击。范哈儿急令总预备队据守龙池山,掩护各部逐次撤退到流动桥、门口塘占领阵地拒止敌军。


  三十二集团军总司令上官云湘命令范部立即组织反攻。范哈儿立即召开火线会议。会上范哈儿神色严肃地说:


  “弟兄们,根据可靠情报,敌军占领张渚之后,似乎已无力深入,正强迫民工构筑工事,有久据模样,其不断向我突击是假象,要是我们不迅速反攻,失掉太湖天然屏障,就会不断为敌军蚕食,对战局将带来很大不利。”


  “对,范大哥分析得很对,”罗君彤插嘴道:“我们要抓住这个战机,立即组织反攻。”


  “对,立即反攻!”


  众军官情绪激昂。


  ?“现在,我宣布反攻计划,”范哈儿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高声宣布道,“根据敌情,我部采用游击、运动战术,敌南进、我北进,用两翼包围,迫使敌军撤退。以新二十一师六十一团、六十二团两部为主攻,重点在右向川埠、汤家山一线攻击前进;保安旅张少华部向湖汉丁蜀镇方面佯攻,敌进我退,牵住敌人,掩护军之右侧臂;其余部队为总预备队,根据战绩,临时派遣。”


  “轰!轰!”次日凌晨,攻击开始。军长范绍增、副军长罗君彤亲临第一线,部队士气高昂,英勇进攻,前仆后继,重创敌军。


  初战告捷,范哈儿率部冲杀在前,趁敌人溃败之际,英勇拼杀收复失地。突然,日军轰炸机群低飞助阵,步炮协同,组织疯狂反扑,战斗到了白热化程度。“轰!”忽听一声巨响,一发炮弹落在正抓起一挺机关枪向日军扫射的范哈儿身边,范哈儿应声倒下。


  “大哥,――!”罗君彤高喊着跑到范哈儿身边,迅速刨开掩盖在他身上的泥土,“大哥――!”


  范绍增从血泪中清醒过来:“快替我指挥,莫管我!”


  “大哥,你……”


  “别管我,指挥全军要紧!”


  罗君彤正要离开,突然三架敌机正面俯冲而来。“他娘的,”范哈儿抓起一挺机枪,“来,不走就来做脚架,我送他娘的见阎王!”


  “冒烟了!敌机冒烟了!”等着为范绍增包扎伤口的医生黄东明,指着一架被击中的敌机高喊着道。


  “有狗胆你就别跑!”范哈儿冲着逃跑的两架敌机骂道。


  突然,大队日军在密集的炮火掩护下,又反扑过来。


  “快,命令冲锋!”范哈儿大叫一声。


  “嗒嗒嘀――!嗒嗒嘀――!”


  “冲啊――!”


  各团、营长亲自冲在前面,连续发起反冲锋,终将日军击退。


  范哈儿被送到战地医院抢救,刚刚醒来,忽听一阵隆隆飞机声响,“敌机?”他问道。


  “报告大哥,一架敌机被迫下降附近。”罗君彤报告说。


  “他娘的,”范哈儿一把撤掉手上的输液针,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单,从警卫员腰间拔出一支手枪,“走,凡是能走动的住院官兵,快起来跟我一道抓飞贼去!”


  “大哥,你伤势太重,由我率队去吧!”罗君彤劝道。


  “不能放走一个敌人!”范绍增将手枪交给罗君彤,一头昏迷过去。


  经过三天两夜的激战,八十八军击溃日军轮番攻击,收复了大量的失地。


  反攻胜利的消息立即传遍了苏南、苏北地区。当地人民,穿上节日盛装,扶老携幼带上过年的腌酱鸡鸭鱼肉,抬着多坛绍兴花雕,沿着100多里的防线慰劳部队,部队士气空前高涨。


  此役结束,重庆各大报纸通栏大标题刊载:“八十八军浴血苏南,中国东战场之楷模”,“战区长官司令部明令嘉奖八十八军”,“八十八军军长范绍增荣立特等战功”,“长官部还派来高级参谋偕同苏联顾问到战地视察、总结战斗经验”,云云。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