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范哈儿传奇》第二十二回

2017/08/28 16:23:38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蒋光明 杨平章
蒋介石惯用“借刀杀人”之计。本想借日本人之手除掉范部或两败俱伤,却不想范部以简陋的装备连克日军,不仅未被削弱,反而发展壮大,心里早已不满,欲将其排挤出军队。

  第二十二回(1):哈儿失意回重庆 如鱼得水捞好处


  却说范哈儿率部初战告捷,士气大增,便一鼓作气攻占了余杭县城,并接二连三攻克永康、武义、缙云、温州等城市,日军伤亡惨重,八十八军成了整个江南一带远近闻名的铁军。这时八十八军拥有三师之众,官兵逾万,范哈儿踌躇满志,在病床上与部下谋划再为抗战建功立业,不料,蒋介石却出其不意给了他沉重一击。


  蒋介石惯用“借刀杀人”之计。本想借日本人之手除掉范部或两败俱伤,却不想范部以简陋的装备连克日军,不仅未被削弱,反而发展壮大,心里早已不满,欲将其排挤出军队。但眼下抗战吃紧,范部又连连告捷,若明火执仗,定遭非议,不如来个明升暗降,剥夺其军权,叫他范哈儿全身是嘴,也难诉心中之苦。


  范哈儿接到顾祝同的电话,急忙赶到战区长官部,顾祝同问寒问暖,甚为关切,范哈儿十分诧异,又见顾祝同几次欲言又止,料知顾祝同有事相告,便十分痛快地说:“墨公,你我都不是外人,有啥事只管讲。”


  顾祝同长叹了一声,从桌上拿起蒋介石亲笔签署的委任状:


  八十八军军长范绍增指挥有方,率部连获胜利。特提升为第十集团军副总司令,领中将衔。所遗八十八军军长一职为何绍周接任。


  蒋中正


  范哈儿愣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墨公,既然是这样,我还有啥子话说啦。”


  顾祝同:“唉,也只有范哈公才有这么大的肚量,范哈公,你我也是多年的朋友,在这个节骨眼上不能帮助你,很对不起你,你也知道,我有难处,老头子定了的事我是没办法改变的。”


  范哈儿:“墨公,你的心我是明白的,只是请你帮忙,不要把跟我多年的老部下、弟兄伙都赶走,让他们还是有碗饭吃吧。”


  顾祝同忙打包票:“范哈公,这个你请放心,你的部下也是我的部下嘛!”


  回到住所,范哈儿挥手让众人退下,一个人闷坐在客厅里。 罗君彤闻讯赶来,两人默默无语,喝着闷酒。几杯酒下肚,范哈儿眼泪直淌:“君彤,咱们为了打日本人卖了房产才拉起这点队伍。蒋介石这个狗日的容不下我们哟,咱们一不是国民党,二不是亲生的,咱们是他们争权夺利的筹码。他们哪里在抗战哟,分明是借日本人的手除掉咱们哟。”


  罗君彤也默默地流着泪:“大哥,咱们是不是回四川去?”


  范哈儿摇了摇头:“咱们走了,八十八军的弟兄们咋办?咱们把他们从四川带出来,总不能当甩手和尚不管啦。再说,咱们一走,他们不晓得什么时候就把队伍搞垮了,吃亏的还是咱们那些兄弟伙。”


  范哈儿顾自倒满酒杯,一仰脖子喝了下去。


  “君彤,我回四川去,你留在队伍里,好生看到这支队伍,好生打仗,为四川人争光。等你们得胜回来,我亲自在朝天门码头上接你们。你们家里我也会好好照顾的。”


  “大哥,咱们太冤了。”


  “君彤,这口气忍了,以后再说。”


  范哈儿挂着“副总司令”的虚衔回到重庆,由于各种传闻给范哈儿罩上了“抗战英雄”的光环,当范哈儿到达朝天门码头时,前来迎接的竟达上千人,特别是他的那些袍哥弟兄,更是大为捧场。码头台阶两侧一直到街头,整整齐齐站列着袍哥弟兄,当范哈儿从船舱里走出来时,顿时鼓乐齐鸣,鞭炮炸响,袍哥弟兄们齐声高呼:“范总司令,抗日英雄”“范大爷真豪杰”,声震四野,气势颇为壮观。


  范哈儿回到来龙巷公馆,刚要歇下,突听门房报:“杜月笙来访!”范哈儿正欲与杜月笙联手在重庆重操旧业,一听杜月笙来访,哪敢怠慢,立刻穿戴整齐并将杜月笙迎进客厅。


  “绍增,你可回来了,让我好等哟。”


  “杜大哥,前线吃紧哟,我一点都不敢马虎。”


  “那是,那是。绍增,我有难处,只有你才能帮我。”


  “哦?”


  杜月笙自上海陷入日军之手后,秘密逃到香港,不久,香港又被日军攻陷,杜月笙只好逃到重庆。失去了上海滩这个捞钱的大世界,杜月笙感到一时手紧。杜月笙与军统局长戴笠本是拜把兄弟,两人于是联手在重庆办了一个“中华实业信托公司”,实则借戴笠之权力进行烟土走私,但烟土运输必须要有财政部的通行证明,而戴笠一向与财政部长、蒋介石的亲戚孔祥熙互不买账。


  这孔祥熙明知这公司的后台,却偏偏来个“公事公办”,一拖就是半年还未拿到通行证明。把个杜月笙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情急之中想到范哈儿与孔祥熙关系不错,且孔祥熙一家自迁来重庆后一直住在“范庄”。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第二十二回(2):哈儿失意回重庆 如鱼得水捞好处


  范哈儿听说此事,一口答应下来。第二天一早便来到“范庄”,因是自己家中便不用通报,径直到了客厅找到孔祥熙,直截了当地掏出一张支票递给孔祥熙:“杜先生托我给孔部长买点礼物,我是个粗人,想不出买点什么,倒不如麻烦孔部长自己去买。”


  孔祥熙瞥了一眼,见数目不小,就笑着接过来:“范哈公,太多了,太多了。”顺手装进了西服的口袋里。


  第二天一早,范哈儿被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过来,没好气抓起了电话:“喂,啥子事快讲。”


  电话那端一个女人的声音:“是增增吗?是我呀,孔二小姐。”


  范哈儿一下声音都变了:“哟,是二小姐呀。”


  “增增,委员长找你有事。”


  “啥?委员长找我?”范哈儿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是,委员长叫你马上到财政部听令,不得有误。”


  范哈儿放下电话,顾不上吃早饭,急忙赶往财政部。


  范哈儿一走进大厅,见只有孔二小姐一个人。便问道:“二小姐,委员长啦?”


  孔二小姐见范哈儿一幅憨头憨脑的样子,忍不住好笑:“委员长说了让你陪我耍。”


  范哈儿哭笑不得:“嘿,耍还不容易。你说,打牌还是跳舞?”


  孔二小姐:“今天就放你一马。看看,这是啥子?”


  范哈儿佯装不知:“二小姐不说,我咋晓得?”


  “这就是你要的那个东西,我爸爸让我转交给你,你怎么感谢我?”


  范哈儿一摸脑壳:“一定给二小姐找个男朋友,巴巴实实的。”


  “哪个要那些哟,就我们俩个耍。”


  “要得,就我们俩个耍。”


  通行证明果然被范哈儿拿到手,于是贩运烟土的汽车一路顺风。杜月笙和戴笠的公司赚了大钱,自然没忘了给范哈儿的好处。


  蒋介石的大红人――军统头子戴笠都没有走通的路子,被范哈儿轻而易举打通了,此事在陪都重庆震动很大,不少人纷纷走门路到范哈儿门下,请求关照。


  这天,素有“面粉大王”之称的鲜伯良匆匆地来到范公馆,一见范哈儿劈头一句就说:“范哈公,我惹祸事了。”


  范哈儿和几个牌友正摸着牌,漫不经心地说:“伯良,啥事这样慌,不着急,坐下来摸两把。”


  鲜伯良满头大汗:“哎,范哈公,出了人命,我哪还有心思哟。”


  “啥子事,你慢慢说嘛。”


  “你晓得我的公馆,挨到军统局的电讯室。这几天老下雨,把坎子泡软了。今天一早,一块大石头落到电讯室,把电台砸烂了两台,还砸死了个女电务员。”


  “哎呀呀,你硬是惹了祸事,军统局咋惹得起哟。”


  “这件事看来麻烦大,恐怕光破几个财还划不了圈圈。”


  几个牌友议论纷纷,鲜伯良心里更是七上八下,眼巴巴地望着范哈儿。


  范哈儿爽快地说:“此事说难也不难,这样吧,你在这里替我摸两把,我出去一趟,待会就有消息。”


  戴笠正为电台被毁大为光火,准备在“面粉大王”身上狠敲一笔,不死也得脱层皮。见这会范哈儿亲自赶来为鲜伯良说情,心想,这范哈儿是四川的大袍哥,一呼百应,连委员长都要让他三分,今后自己免不了还要靠他帮忙的时候,不如顺水推舟送个人情。


  “范哈公,这等小事还劳你亲自来一趟,你打个电话来就行了嘛,这件事就算了,我自行处理了就行了,你看啦?”


  范哈儿:“今后需要我哈儿的地方,只管吩咐就是。”


  戴笠:“范哈公,我也正有事相商。”


  “戴兄只管说。”


  “我手头有批从香港过来的货,一直压着。你知道我这种身份,不便公开,只得托范哈公想点办法脱手。”


  “嘿,这还不好办,你只管过两天派人到我公馆拿支票。”


  “范哈公,果然义气。”


  自然,“面粉大王”鲜伯良的祸事被搁平了。鲜伯良不仅没吃官司,只花了100块大洋作为死者的安葬费,也就不了了之。鲜伯良感激涕零,逢人便称范哈公是“宋公明再世也”。一些本想趁此大捞一笔的人也只好作罢。


  这正是:“官官相护,百姓遭罪。”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