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范哈儿传奇》第二十三回

2017/08/30 14:24:39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蒋光明 杨平章
范绍增听说蒋介石欲拿袍哥开刀,不禁火冒三丈,站起身来,在饭桌上一拍,破口骂道:“他娘的,欺人太甚,老子豁出这条命跟他拼了。”

  第二十三回1:蒋介石怒杀程泽润?众袍哥秘谋举反旗


  却说这天夜里,一向深居简出的孔祥熙突然邀请范哈儿、杜月笙、杨虎等人在家中相聚。席间,孔祥熙神秘地向他们透露道:“蒋介石恨袍哥在四川帮会中的影响,他准备杀一两个帮会头子压一下邪气。”


  对蒋介石喜怒无常的性格范哈儿是早已领教过。不久前蒋介石在西南军政长官公署召开了有王陵基、刘文辉、杨森、谷正伦、贺国光、王缵绪、邓锡侯、孙震等30余人参加的扩大会议,同时还召见了在渝的中央立委、监委、国大代表、市参议会头目和“社会贤达”,范绍增亦应邀前往“聆讯”。当天到会的人很多,蒋介石为了笼络人心,对到会者执礼甚恭,均一一与之握手,以示亲善。殊不知轮到范哈儿面前,蒋介石突然把手缩了回去,转向一边,望顾左右而言他。范绍增十分尴尬,进退不得,只好忍气吞声,抑制内心的怒火,未等召见结束,径自回去了。


  范绍增听说蒋介石欲拿袍哥开刀,不禁火冒三丈,站起身来,在饭桌上一拍,破口骂道:“他娘的,欺人太甚,老子豁出这条命跟他拼了。”


  杜月笙因为当时在重庆不受蒋介石重用,本想趁此机会发泄一通,煽动范绍增起来反蒋,但考虑到孔祥熙与蒋介石的特殊关系,害怕是孔祥熙设的圈套,话到口边又咽下去了。


  杨虎却接着范绍增的话说道:“我就不相信四川成千上万的袍哥弟兄,坐等着让他杀掉!”此话更加激怒了范哈儿,他气急地:“他娘的,张学良、杨虎城能搞成‘西安事变’,我就不信我范哈儿搞不起个‘重庆事变’!”


  孔祥熙完全没有估计到会激起他们这样大的义愤,害怕事态扩大给他带来麻烦,马上改口道:“蒋介石说是那样说,但考虑多方面的因素,我看他还不至于吧?”


  事过不久,蒋介石果然把兵役署署长、四川袍哥程泽润枪毙了。其原因是蒋介石看到了死在机房街罗汉寺的新兵。其实,兵役署已把新兵交给了交通部的运输大队,责任完全不在程泽润,而在交通部部长俞飞鹏。但因俞飞鹏是蒋介石的亲信,蒋介石不予追查,却借机杀掉程泽润。


  范绍增见此情形,义愤填膺,骂道:“好哇,他娘的,真的杀到我范哈儿头上来了。你杀我们一个,老子们要杀你十个、八个!”他忙命人赶写了数十封信,连夜派人送至全川各袍哥首脑:


  各位袍哥弟兄,各位志士仁人:


  今蒋介石弃善从恶,屠杀我袍哥兄弟和四川父老,我等应精诚团结,作好准备,严阵以待,一旦反蒋枪声打响,竭尽全力而战之,以灭其威风,长我志气……


  这天晚上,范绍增正同杨虎等人在范公馆的秘室策划反蒋活动,范绍增的警卫团长黄行伦带了一个陌生人,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让范哈儿等人大吃一惊。


  此人是谁?他就是中共地下党员杨振东。


  第二十三回2:蒋介石怒杀程泽润 众袍哥秘谋举反旗


  黄行伦为啥带杨震东来到范公馆?说来话长,又得回述一番:


  杨振东与黄行伦同乡,又是幼年好友。长大后因各走的一条政治道路,变友为敌。杨振东加入共产党,积极从事革命活动。黄行伦曾奉命捉拿杨振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因捉不住杨振东,便将杨振东的父亲抓去抵数,后来杨振东的父亲死在狱中。


  几天前的一个晚上,杨振东深夜潜入黄行伦的卧室,一把将他从床上抓起来。黄行伦一看是杨振东,吓得脸色惨白,料定自己活不成了。杨振东却把手枪往盒子里一插,说道:“尽管你过去作恶多端,倘若从今以后,弃恶从善,立功补过,定会得到人民的谅解和欢迎;若是恶性不改,继续为非作歹,人民是绝对不会饶恕你的。”黄行伦见杨振东这般深明大义,胸怀坦荡,很是感动。“唰”地跪在地上:“杨兄既是这等看得起我,黄行伦愿效犬马之劳。我现在能作些什么?”杨振东扶起黄行伦:“以前的事,以后再说,眼下,需要你引见你舅父。”“舅父这阵正在策划反蒋活动,你……”“这我知道。记住,在你舅父面前,暂时不要暴露我的真是身份。我现在的公开身份是四川省政府督导员。”


  却说黄行伦将杨振东带进范绍增的秘室,范绍增暴跳如雷:“行伦,你……你把他带到这里来干啥?!”


  没等黄行伦回话,杨振东抢先答道:“是我主动找你有要事相商,这与黄团长无关。”范绍增见杨振东鼻正口方,相貌堂堂,简短的言语中透露出不小的“来头”,便问道:“先生是……?”黄行伦急忙介绍道:“省政府督导员杨振东。”杨振东摸出一封信:“这是省主席王陵基给范军长的亲笔信。”范绍增接过一看,果然信后签有省主席王陵基的大名。“ 杨先生有何要事,请讲。”


  杨振东不慌不忙地反问道:“听说,范将军正准备与蒋介石大干一场,是吗?”


  “这……”杨振东单刀直入的问话,让范绍增措手不及。


  “在反蒋这个问题上,我们是一致的,范将军何必保密呢?”


  “请杨先生谈谈你的见解。”


  “蒋介石杀我川人,可恨可恼;范将军揭竿反蒋,可敬可佩。可是,眼下枪杆子仍然掌握在蒋介石手里。在这种情况下,暂不必和他硬干。”


  “你的意思是……”


  “我认为,为使广大四川人民不受战乱之苦,你的袍哥弟兄不作无畏牺牲,我奉劝范将军切勿感情用事。明智的作法应该是积聚力量,以待时机。”


  杨虎点头称是。范绍增意味深长地说道:“杨先生的见解,我看与共产党的意见没有什么两样。”


  “舅父,管他这样党那样党,只要说得对,对我们有好处,我们就听。”黄行伦替杨振东打着圆场。


  “范兄,行伦之说,不无道理。我们是得三思而行呀!”杨虎也表示赞同。


  范绍增将剩下的烟头用力往地上一扔:“好,照你说的办!”他呷了一口酽茶后问道:“杨先生,此来准备住多久?”


  “马上就走。不过,我还会来找你的。”


  “欢迎!”范绍增回答得十分干脆。


  杨振东走后,范绍增将黄行伦喊到一边问道:“行伦,跟舅父说实话,他是不是共产党?”


  “他……他是共产党。”


  “哎,为啥不早说?说了留下他有好处嘛!”


  “我……呃,他不是说还会来找我们吗?”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