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范哈儿传奇》第二十六回

2017/09/08 11:04:22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蒋光明 杨平章
孙震一到大竹,便到范部开秘密会议,传达蒋介石命令。只有总司令范绍增和副总司令柏良、孟浩然、范楠煊参加了会议。

  第二十六回:蒋介石下令搞破坏 范绍增抗旨保家乡 1


  却说孙震奉命驻防夔门第一线,刚刚与解放军接火,便兵败夔门,急忙带着残兵败卒往成都方向逃窜,途经大竹,接蒋介石电令,叫他明令范哈儿执行一项特别任务。


  孙震一到大竹,便到范部开秘密会议,传达蒋介石命令。只有总司令范绍增和副总司令柏良、孟浩然、范楠煊参加了会议。


  孙震呷了一口茶,干咳了两声,清了清喉咙,命令道:“蒋委员长电令:命你部迅速扩充力量,牵制共军,并立即炸毁大竹、达县、梁平、邻水一带的公路、桥梁,烧毁这一带所有粮食仓库,然后挺进大巴山,与由汉中南下的胡宗南部取得联系,共同抗击共军!”


  “坚决完成任务!”范楠煊回答十分坚决。


  孟浩然双手托着下巴,沉思了一阵之后说道:“孙司令,扩充力量、牵制共军、这完全可以做到。但要炸毁公路、桥梁和粮仓,恐怕不得民心呐!”


  “什么民心不民心?非常时期就得采取非常行动,这是蒋委员长的命令!”孙震被激怒了。


  柏良默不作声,抄着手斜着眼注视着范绍增。


  范绍增皱着眉不停地吸烟,脑子里想得很多。他想到,我范哈儿组军的目的,不是为了牵制共军,而是策应解放。眼下多方打探,却找不到共产党的地下组织,叫我如何是好?要我炸毁家乡一带的公路、桥梁和粮仓,我对得起家乡父老吗?共产党今后还会饶我吗?不!不能这么办。想到这儿,他抬起头来问道:


  “孙主任,你叫我炸毁这一带公路、桥梁和粮仓,你可知道我是什么地方的人吗?”


  “怎么,范总司令,这一说勾起你的桑梓之情么?”


  “不错。”


  “哈哈哈……范司令的桑梓情什么时候才开始有的?想当初你发迹时,大概没有这些情感吧?”


  一句话刺着了他的痛处,范绍增一拍桌子站起来:


  “是的,我当然为了升官发财,当过土匪,抢过家乡人民,每当我想起那些事,心里就难过,因此,后来我特请那些被我抢过的人吃饭,赔过损失、道过歉,好容易才挽回影响。最近我组军,之所以这么快,说明家乡父老不记前仇抬举我。要是我再干毁路炸桥烧粮仓这类伤天害理的事,对得起家乡父老吗?”


  “范总司令,不要凭感情办事嘛!”


  “我想,要是这样的感情你们多有一点儿,党国大概不会落到现在这步田地吧!”


  “你……你,这是什么话?”


  “老实话。”


  “你要知道你是什么人。”


  “军人。”


  “军人的天职是什么?”


  “执行命令。”


  “那么,最高统帅蒋委员长的命令,你执行不执行?”


  “我问你,如果蒋介石命令你亲手杀害你的父母,你能执行吗?”


  “这……,这风马牛不相及嘛!”


  “什么风马牛不相及?我是大竹人,家乡父老就是我的父母。你孙震不能亲手杀害你的父母,我范绍增也就不能破坏我的家乡!”


  “是呀,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嘛!”孟浩然一旁帮腔。


  柏良和范楠煊也要插嘴,范哈儿将手一扬:“少多嘴,我范绍增一人做事一人当!”


  第二十六回:蒋介石下令搞破坏 范绍增抗旨保家乡 2


  孙震见此情形,说道:“范总司令既然不愿执行命令,我也只好如实汇报蒋委员长了。”说完就要离开。


  “慢!”范绍增喊住孙震道:“孙主任,我得有言在先,大竹是我范绍增的防地,你带领部队规规矩矩过路可以,要是动了我家乡的一草一木,我范绍增认得你,恐怕我的弟兄们认不得你哟!”


  “哼!”孙震气急败坏地率着残兵败卒,向成都方向逃窜。


  战事已到紧要关头,孙震的突然到来,更增长了紧张程度。全军将士何去何从,全军上下都盼着范总司令赶快决策。范绍增皱着眉头叼着烟,来回地在主席台上踱步。突然,他将烟头用力往地上一扔,咳了两声嗽,开口讲道:“弟兄们,重庆、涪陵、万县先后沦陷,共军部队正向达县推进,孙震已向成都逃跑,孙元良也将步其后尘。胡宗南部也正由汉中退至大巴山。还有一件事需告诉大家,我的旧部团长庞佑玙率三六一师已在武胜起义,杨森正派兵缉拿。我已电告他率部经渠县向三汇靠拢。根据以上情况,我决定兵分三路:第一路,由柏良、孟浩然两位副司令率四个独立大队赴渠县,接应庞幼玙;第二路有范楠煊副司令率总部及主力部队直赴三汇镇;我和警卫团留守大竹,防止孙元良途经大竹之时搞破坏。5日内大家在三汇镇会师。何去何从,那时再做定论。”


  正在这时,秘书长代熙字突然送来一纸电文,上写道:


  范总:


  我部奉命向成都转移,需经贵部防区大竹,请照应。


  国军第十六兵团司令孙元良


  范绍增在会上原文照读后,命令道:“各路按计划立即行动!”


  当天傍晚,孙元良部经东柳桥抵大竹。因孙震将范绍增违抗军令,拒绝毁路炸桥烧粮仓的情况电告了蒋介石,蒋介石立即电令孙元良部执行。孙元良见东柳桥是万县至成都这条要道上的咽喉,便施了一计:自己率大部队继续向成都撤退,以转移范绍增的视线;暗地里指派“特工人员”深夜去执行炸桥任务。


  这天夜里,万籁俱寂,朦胧的月光下晃动着十几个人影。他们扛着炸药包,蹑手蹑脚地向桥下走去,还未走拢桥脚,忽听一声喊“打!”一阵机枪声,就被埋伏在那里的范绍增的警卫部队包了“饺子”。


  几乎是同一个时候,大竹城南的“万担仓”也打响了。原来孙元良打听到“万担仓”是附近几县最大的粮仓,储粮十万石,于是也派了一个班去焚烧,谁知那些“特工人员”还未靠近粮仓,就被范绍增的警卫部队打了个伏击。


  孙元良率部行至营山才获悉自己的爆破计划在大竹全部破产,气得捶胸顿足,口吐鲜血。他害怕到了成都不好向蒋介石交差,便勒转马头,要与范绍增拼个死活。他气势汹汹地行了一段路程,突然想到:哎呀!范哈儿是大竹人,称得上是条“地头蛇”,常言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何况我部已溃不成军,哪能称得上强龙呀?更可怕的是,我这一去,万一碰上共产党的追兵,怎么得了?只得忍气吞声勒转马头,继续向成都溃逃。


  范绍增正收拾行装准备赴三汇会师,突然副官通报:“范总司令,杨振东求见。”


  欲知杨振东此来何事,且看下回分解。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