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范哈儿传奇》第二十七回

2017/09/11 14:36:14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蒋光明 杨平章
刑车飞快离开监狱,出北门直向渠县方向驰去。行至黄桷桠,范哈儿将这批人员交给了在此接应的川东游击队之后,便飞速赶到渠县城,与柏良、孟浩然所率的第一路军汇合。

  第二十七回:救同志舍生忘死 范哈儿夜袭监狱 1


  范绍增急忙出门迎接,进屋之后,他亲手倒了一杯热茶,递到杨振东手中:


  “ 杨先生,你叫我找得好苦啊!”


  “是吗,范将军?”


  “唉,我曾几次派人四处打听你的下落,但总是音讯杳无。”


  “蒋介石把我关进了重庆渣滓洞,你上哪里去找呀?”


  “你能从渣滓洞逃出来,真幸运。杨先生,你准是共产党。”


  杨振东笑了笑:“你看像不像?”


  “还是第一次见面时,我看你就像。哈哈哈……”


  “你说对了,我是解放军。”


  “真的?哪个部队的?”


  “二野。”


  “是刘、邓部下?”


  “不错。”


  杨振东脱下棉衣,撕开一条缝,取出一封信:“给,这是刘司令员、邓政委给你的亲笔信。”


  范绍增迫不及待地打开信纸,双手颤抖着:“杨先生,快讲,需要我做些什么?”


  “救人。”


  “救什么人?”


  “自己人。”


  “他们在哪里?”


  “关在大竹监狱里?”


  “嘿,为啥不早说呀?”


  “不瞒你说,在你的政治倾向还不很明显时,我们是不会轻易冒险的。”


  “那说明你们共产党人还是看得起我啰?”


  “要是看不起,还来找你干啥?不过,来日方长,关键要看你的行动。”


  “我愿意将功赎罪,弃暗投明!”


  “范将军,据可靠情报,蒋介石狗急跳墙,已派谷常纲到大竹,督促大竹专员公署保安司令部和县警察局,今天晚上将关在大竹监狱的共产党人押往北门外30里地的云雾山,进行秘密杀害。我党组织决定营救。为了保证安全,减少不必要的牺牲,特请你亲自出面协助。”


  “好,我听你的,你怎么说我就怎么作。”


  傍晚,大竹监狱警卫森严。专署保安团和警察端着上刺的刀枪,如临大敌,在大门外列队两排。门墙和大门左右岗亭上架着四挺机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指门外。门内宽敞深远的通道上整齐地停放着几十辆编了号的刑车。每辆车的前面都架着两挺机枪,每车上面都有十几个佩戴黄色执勤袖章的行刑队员。大竹专署专员兼保安司令邱中丕和警察局长陈彬儒,正紧张地指挥着将一批一批的共产党员押上刑车。


  突然,一辆吉普车直向监狱大门开来。车到大门边停住,跳下来三个军官。为首的一个身材高大,穿着笔挺的将军服,神情十分威严,他就是范绍增。左右是刚穿上军官服装的杨振东和警卫团长黄行伦,在他们身后,紧跟着的是扛着40挺机枪的机枪队,再后是腰插双枪的百人手枪队。门口的警卫一看是范哈儿驾到,以为是来督察工作,便高声地喊着口令:“立正!敬礼!”保安兵们一个个像触了电一样,恭恭敬敬地行着举手礼。范绍增略示答礼,大踏步闯进院内。邱专员和陈局长见状惊慌失措,急忙迎上前去道:“范司令,你们是来……?”


  “请看我身后的大旗!”范绍增将手一挥,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邱专员和陈局长抬头一看,杏黄的大旗上面写着“国防部挺进军特工队”几个红字,不禁伸了一下舌头。


  “奉蒋委员长命令,处决大竹监狱里的政治犯的任务交由挺进军执行。”


  狡猾的邱专员好生奇怪。他想到,蒋介石刚派来的特派员谷常纲,并且亲自看见谷常纲带来的蒋介石“手谕”,怎么又这么快地来了个“蒋委员长命令”呢?


  “范总司令,这件事我作不了主。我们一同去问问谷特派员吧?”


  “去就去!”杨振东抢先作了回答。


  “好嘛,我也正要找他呢。”范绍增接着说。


  第二十七回:救同志舍生忘死 范哈儿夜袭监狱 2


  刚才的情形,被站在二楼上的特派员谷常纲看得清清楚楚。邱专员正要开口汇报,就被谷常纲打断:“好了,别说了,情况我完全清楚了。”谷常纲吸了一口烟,接着吐出一团烟雾,然后咧着大嘴,露出两排被烟熏得酸黑的牙齿,眯着上眼皮有一疤痕的右眼,望了望范哈儿,然后阴阳怪气地问道:“嘿嘿,将这批政治犯交挺进军执行,请问范总司令,可有蒋委员长的‘手谕’?”


  范绍增心里紧了一下,很快镇静下来,反守为攻。只见他将桌子一拍:“你有什么资格盘查我?告诉你,我现在还是川鄂边区绥靖公署副主任,大竹是我的防区,任何人来大竹办事,只有我范绍增有权盘问。”


  “快把证件交出来!”黄行伦摸出手枪,对准谷常纲大声喝斥道。


  谷常纲轻蔑地瞄了黄行伦一眼,摸出那份“蒋委员长手谕”往桌上一丢。


  杨振东一看就说:“我看有假!”便递给范绍增,并向他递了一个眼色。范绍增心领神会,他佯装看了看“手谕”,接着几步走上前去,给谷常纲啪啪几个耳光:“他妈的,伪造蒋委员长手谕,罪该万死。拖出去枪毙了。”几个卫兵不由分说将谷常纲拖了出去。


  窗外一声枪响,范绍增将头一偏,一粒子弹从他头上飞过。黄行伦眼明手快,举枪向窗外射击,砰砰两枪击毙谷常纲警卫。


  门外连着又是两声枪响,邱专员、陈局长吓得面如土色,咚的一声跪在地上求饶道:“范总司令饶命!范总司令饶命!”


  杨振东假意劝道:“范总,就饶了他们吧!”然后又对邱专员、陈局长喝令道:“还不快起来把你们的队伍撤掉!”


  “是是是!”


  杨振东和黄行伦握着藏在衣袋里的手枪,分别抵着邱专员和陈局长的脊背,一同走下楼房。


  范绍增待出狱的人员全部上车,便几步抢到自己部队前面,将手一挥:“快,上车。”


  刑车飞快离开监狱,出北门直向渠县方向驰去。行至黄桷桠,范哈儿将这批人员交给了在此接应的川东游击队之后,便飞速赶到渠县城,与柏良、孟浩然所率的第一路军汇合。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