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范哈儿传奇》第二十八回

2017/09/14 09:07:17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蒋光明 杨平章
杨振东受组织派遣离开南京赴川到范部策反之前,二野政治部敌工部杨青松部长曾经向他介绍过柏良的一些底细:柏良,系黄埔军校五期生。

  第二十八回:柏副总阴谋设陷井 杨督导督战遭逮捕 1


  在范绍增的临时办公室里,范绍增拍了拍杨振东的肩膀,向柏良、孟浩然介绍到:


  “来来来,二位老弟,这位是省政府督导员,新到任的‘挺进军’副总参谋长。”


  “杨振东。”杨振东欠了欠身,谦恭地说道。


  孟浩然急忙迎上前去,和杨振东握手:


  “杨督导,辛苦了!”


  柏良一手插在衣袋里,一手挟根烟,用力吸了一口,烟头上立即出现一截白色的烟灰。他不动声色地上下打量着杨振东。他本不想有什么礼节性的表示,但见孟浩然已经和杨振东握手,也不得不把手向杨振东伸去:


  “杨督导,我部正需要像你这样的能人,欢迎,欢迎,欢迎你这场‘及时雨’呀!”


  杨振东受组织派遣离开南京赴川到范部策反之前,二野政治部敌工部杨青松部长曾经向他介绍过柏良的一些底细:柏良,系黄埔军校五期生。军校时期就是右派人物,与曾扩情、邓文仪、康泽等人搞了个“非常委员会”,人称他妈为“十三太保”。1935年,蒋介石在重庆设立行营,顾祝同为行营主任,柏良任行营政务处处长。为了挖四川军阀刘湘的墙角,柏良对川军各部进行挑拨离间,分化瓦解,立下了汗马功劳。抗日战争爆发后,蒋介石兼任三战区长官,顾祝同任副长官,故柏良又回到顾祝同身边。因为柏良早已是“复兴社”的重要头目之一,并积极倡导和组织筹备“非常委员会”。蒋介石、顾祝同把柏良安插在范绍增左右,负有监视和牵制的重要使命。


  柏良的情况,杨振东掌握得一清二楚。可是,对柏良来讲,杨振东的情况还是个谜。他哪里知道,原来杨振东是一个共产党员,在执行一次任务过程中,因叛徒出卖,被捕关在重庆渣滓洞看守所,经我地下党多方营救出狱返回“二野”后,奉命赴川到“挺进军”策反,配合我军进军西南,解放四川。早年,杨振东曾打入王陵基的30集团军总部,任人事科长,深得王陵基的信任。这次,杨振东到成都找王陵基,王陵基不知内情,仍像过去一样信任他。就这样,杨振东便又以“省府督导”的身份,并带着王陵基给“挺进军”调军粮、军饷和补充人员的公函到范部。范绍增为了让杨振东有更多的活动身份,报请国防部,发表杨振东为“挺进军”副总参谋长。


  柏良不知杨振东的底细,但他感到此事有些奇怪,王陵基要派督导,早在“挺进军”成立之时就该来了,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才派来呢?如果真是王陵基派来的人,范绍增和王陵基早有矛盾,范绍增为什么又如此信任,还报请杨振东为副总参谋长呢?嗯!这里面定有文章。柏良想到此处,便一语双关地问道:


  “杨督导,从哪里来呀?”


  范哈儿见柏良神态不阴不阳,话中有话,便帮着杨振东答道:


  “既是省府督导,当然是从省主席王陵基那里来哟!你硬是问得怪头怪脑的!”


  范绍增说罢,取出王陵基的手谕,递给柏良:“你拿去看看,免得疑神疑鬼的。”


  “看来,柏副总司令警惕性还不低呢,敬佩,敬佩!”杨振东说罢,转过身去:“范总,蒋委座、顾总长为你配了这么好个副手,保证‘挺进军’万无一失。我为你感到高兴啦!哈哈哈……”接着,杨振东摸出王陵基签发的身份证:“请柏副总司令过目!”


  “哎,别误会,别误会!”柏良强打着笑脸。


  “我倒没误会你,恐怕是你误会我吧!”杨振东说罢,转过身去:“范总,你说是不是?”


  “哈哈……”


  三人同时笑了。不过,彼此笑意不同。


  第二十八回:柏副总阴谋设陷井 杨督导督战遭逮捕 2


  正在这时,副官突然跑进来报告:


  “报告总司令,前线来电,我第一纵队与共党川东游击队接火!”


  “啊?!”杨振东一惊,糟了,莫不是川东游击队的一些支队还不知我们的策反计划?这仗千万打不得呀!第一纵队是“挺进军”的一支重要部队,如果游击队和这支将要归顺的部队打起来,不仅是一场自相残杀的消耗战,而且不利于整个“挺进军”的起义。嗯,必须制止这场流血。想到这里,便说道:


  “范总,柏、孟副总,我本不该下车伊始过问大事,但眼下情况紧急,为保存我‘挺进军’实力,依我之见,与其与游击队硬干,不如暂时回避一下为好。”


  “咳,咳!”柏良干咳了两声,打扫了下喉咙,“杨参谋长高见!不过,共党游击军想在临巴一带堵阻我部向三汇进发,如果一纵队不扫清障碍,我大部队又怎能顺利到达三汇呢?”


  柏良心怀鬼胎。此次战斗,谁胜谁负,死伤多少,无关紧要。对他来讲,利用这场战斗,对杨振东进行摸底考察才是最重要的。想到这里,他试探道:


  “范总司令,杨督导刚到我部,本应好好休息休息,但适逢军情告急,只好委屈委屈他,让他大显身手,击退共军,排除障碍,保证我大部队向三汇进发时通行无阻。”


  “好!”杨振东此时正苦于无法脱身去和川东游击军取得联系,便将计就计道:“柏副总对我如此信任,万分感谢!”


  范绍增对杨振东的意思心领神会,表态说:“祝杨督导马到成功!”并吩咐道:“杨督导此一去,无论胜负如何,战斗结束就直接到三汇会合。”


  杨振东刚刚离去,柏良便悄悄写了一封密信,派亲信火速送交第一纵队司令包平章。


  临巴战场,两军隔河对阵。渠江两岸,炮火密集。


  “叭叭叭……”


  “哒哒哒……”


  “轰隆隆……”


  带着火光的流弹像千万把梭子交织在江面上。双方火力相当,伤亡十分惨重。


  杨振东心急如焚,双手插在裤带里,来来回回踱着步,一根柴棍绊了脚,差点摔倒,他气急地飞起一脚,之见那柴棍箭一般射向江心。


  “箭!”杨振东受到意外的启发,急忙派人到附近农家借来打猎的弓箭,迅速写了一封信件,绑在箭头上,张弓搭箭,“嗖”地一声,射向对岸。


  不一会,对岸的游击队偃旗息鼓,迅速转移。杨振东这才松了一口气。


  杨振东正欲赶往三汇,忽听身后一阵冷笑:


  “嘿嘿……杨督导真是神通广大呀,我包平章一两万支枪炮,还不及你一纸信件。佩服,佩服!”


  “哦,是包司令。”


  “来呀,将他拿下!”


  “你敢,我是省府督导,‘挺进军’副总参谋长!”


  “上方有令:私通共党,军法论处!”


  一群持枪警卫,蜂拥而上。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