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范哈儿传奇》第二十九回

2017/09/15 15:32:08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蒋光明 杨平章
三汇中学操场四周的高地,戒备森严,房屋上架着机枪。靠渠江一侧的小土坡上,杨振东被紧紧捆绑在一根高大的杨树上。只见包平章握着手枪,枪口对准杨振东的胸部就要开枪……

  第二十九回(1):弃黑暗迎接解放 投光明争取新生


  却说范哈儿与庞佑玙的起义部队会合后,直奔三汇镇。快拢三汇之时,迎面一人飞马而来。此人汗流满面,气喘吁吁,到范哈儿面前,翻身下马:


  “报告范总司令,副参谋长被包司令抓起来了,说是要枪毙他。”


  “啊!?”范绍增大吃一惊:“反了,反了……他为何这么大胆,敢抓我的人?”


  “他说上方有令,非立即处决不可。”


  “在什么地方?”


  “三汇中学操场!”


  “带路!”范绍增一勒缰绳,“噼叭”两声鞭响,直奔三汇中学而去。


  三汇中学操场四周的高地,戒备森严,房屋上架着机枪。靠渠江一侧的小土坡上,杨振东被紧紧捆绑在一根高大的杨树上。只见包平章握着手枪,枪口对准杨振东的胸部就要开枪……


  “不准开枪!不准开枪!”


  范哈儿眼急手快,“叭叭”两枪,不偏不倚击中包平章手腕,包平章的手枪应声落地。范绍增翻身下马,端着双枪,怒目圆睁。包平章全身颤抖着,“咚”的一声跪地求饶:


  “大哥饶命,大哥饶命!”


  “包平章,你狗胆包天!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范绍增用枪点着包平章的脑门。


  “他他……他是共产党。”


  “他是省府督导员、‘挺进军’副总参谋长!”


  “不,大哥!,他他……他是共产党!”


  “放屁!”范绍增用力给了他一耳光。


  “不,大哥!他他……他的确是共产党呀!我……我有证据。”


  “证据在哪里?”


  “在柏副总司令手头。”


  “哎呀呀,范总司令何时到达的?怎么不提前通知,我好来接你呀?”柏良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急忙上前打着圆场。


  “你有杨振东通共的证据?”范哈儿追问道。


  “范总司令息怒,这个么,先歇歇再说。”柏良说罢,转过身对包平章喝斥道:“还不赶快给杨参谋长松绑?”


  “不用了!”范绍增回答道,接着命令手下为杨振东松了绑。


  柏良上前假意扶着杨振东:


  “杨参谋长,真对不起。我柏良迟到一步,让你受苦了!”


  杨振东只轻蔑地冷笑了一声。


  “包平章,你说,证据在哪里?”范绍增怒气未息,继续追问道。


  包平章正要回答,有意站在他身边的柏良偷偷地伸过脚去,用力地踩了他一下。


  “这……”包平章语塞。


  范绍增一下火了,只见他呼地抓起双枪,对准包平章:“看来,你今天是真不想活了。”


  “我说,是……”包平章看了看柏良,无可奈何地说道:“柏副总司令派人送来密信,说杨参谋长是共产党,让我秘密除掉他。”


  范哈儿见事已至此,索性说个明白:“一点不假,杨参谋长就是共产党。”


  全场人大惊,一时间静了下来。


  第二十九回(2):弃黑暗迎接解放 投光明争取新生


  范哈儿清清嗓子,站在台阶上,看了看台下黑压压的人群,神态自若地说:“弟兄们,我晓得。你们和我一样,过去都干过一些坏事,但比较起来,我范哈儿比你们哪个都干得多,论罪过,我范哈儿比你们哪个都大。我扯过棚子抢过人,贩卖烟土和军火,打过刘湘也打过红军,脚都打坏了。人家叫我范哈儿就是因为不分青红皂白地乱打。现在,蒋介石完了,几百万军队都败在人家共产党手里,可他还要我们打,作为大哥的我,你们跟我几十年,不忍心你们再去送死,我们都是有家的人,蒋介石只要我们去打仗,不要我们过上好日子。抗日那么苦,死了那么多的弟兄,我们都熬过来了。这会怎么办?请大家说。”


  范楠煊首先不同意:“总司令,共产党不可信啊,如今他们花言巧语引我们上当,将来不会有好果子给咱们吃。”


  包平章取下腰间的双枪,揭下头上的军帽,跑到台下,双膝下跪,将手枪和军帽举过头顶:“大哥,共产党与咱们势不两立。如果大哥执意要投共产党,兄弟我只有告辞了。”


  台下顿时骚动起来,站在范哈儿身边的柏良蜡黄的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


  范哈儿也不勉强:“人各有志,不能强求,愿跟我范哈儿的就留下来,不愿留下来的我范哈儿摆酒席送行。”


  黄行伦首先表态了:“我们警卫团愿听范总司令的。”


  台下立刻响起一阵阵喊声:“听总司令的!”“听范大哥的。”


  范哈儿:“好。杨参谋长立即发个起义通电!”


  刘伯承、邓小平将军:


  我率几个纵队起义,愿为人民效力,正集结待命。


  请指示。


  国防部挺进军总司令 范绍增


  却说范哈儿起义后不久,西南各省相继解放。这时范哈儿将部队移交后,立即返回重庆与家人团聚。这天,范哈儿接到电话,说有几位老熟人相聚,特派人前来接他去西南军区。


  范哈儿刚走进客厅,正在客厅里的几个人相继转过身来,相视一笑。


  “老范,你率部起义,有功之臣哟,欢迎!欢迎!”刘伯承笑眯眯地走上来。


  “刘司令员,我哈儿走了弯路,有罪之人咋敢称有功之臣哟。”范哈儿说。


  实事求是嘛,我们都是走过弯路的人。“刘伯承肯定地说。


  “来来,这几位都是你的老熟人。”


  “绍增,还认识我吗?”


  “哎呀呀,是王团长,老团座嘛。”


  “现在王维舟是咱们西南军区的副司令员。”


  “绍增,你这一步走对了,老团座对你也就放心了嘛。”


  刘伯承一直笑眯眯地看着这会见场面,这会向范哈儿神秘地挤挤眼:“来来,老范,我带你见一个人。”


  范哈儿疑惑地望着众人,众人笑而不语。


  “这个人你认不认识?”刘伯承指着一个坐着的黑脸军人问道。


  范哈儿见此人浓眉大眼,唇边留着黑森森的胡子,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嘴边还叼着个大烟斗。


  “怎么,不认识?”


  范哈儿摇了摇头。


  黑脸军人爽朗一笑:“范师长,洪湖一别,怕是10年来了吧?”


  “啊,你就是贺胡子?”


  “鄙人正是贺龙。”


  “哎呀,那年在洪湖,多有得罪贺司令,该死,该死。”


  贺龙哈哈大笑:“硬是应了那句老话,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这不,又走到一起来了嘛。”


  范哈儿:“我只有好好学习才跟得上新社会。”


  贺龙感叹地说:“我们都走了弯路哟。在这个世上混了几十年,闯来闯去才找到了共产党这个靠山。现在新中国成立了,路子还很长,咱们还得好好干,干他个好模好样出来,也不枉来人世一趟……”


  范哈儿高兴地说:“对头,从今以后,我范哈儿跟共产党死贴,共产党叫干啥就干啥,决不拉稀摆带。”


  众人大笑……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