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东野圭吾:巨乳妄想综合征

2018/01/25 09:30:34 来源:凤凰读书  作者:东野圭吾
我提心吊胆地走近,凝眸看去,怎么看都是雪白的乳房。我像刚才那样伸手摸了摸,霎时看似柔软的乳房变成了泡沫塑料容器的形状。没什么特别的,是我昨晚吃过的杯面包装。

1.jpg


  巨乳妄想综合征


  1


  一打开冰箱,里面赫然并列着两只巨乳。


  乳房丰满圆润,乳晕呈淡粉色,约五百元硬币大小,乳晕之上,是小巧可爱、同样呈淡粉色的乳头。


  我就这么敞着冰箱门发了阵呆,尔后战战兢兢地伸出手去,想猛地握住一只巨乳。


  然而那手感出乎预料,感觉坚硬且冰冷。我不由得眨了眨眼睛再看。


  原来我握住的是肉包子。这下我想起来了,昨天我在便利店买了三个肉包子,只吃了一个,剩下两个用保鲜膜包起放到冰箱里。


  也就是说,我把肉包子看成女性的乳房了?


  是累糊涂了吧。我苦笑着把包子放进微波炉,按下电源开关。本来我就是肚子饿了才打开冰箱找东西吃的。


  我一边大口吃着热乎乎的肉包子,一边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无意中看了一眼旁边的垃圾桶,顿时险些噎住。


  我隐约看到那里有巨乳。


  我提心吊胆地走近,凝眸看去,怎么看都是雪白的乳房。我像刚才那样伸手摸了摸,霎时看似柔软的乳房变成了泡沫塑料容器的形状。没什么特别的,是我昨晚吃过的杯面包装。


  是不是昨晚喝的酒还没醒啊?但昨晚我只喝了两罐啤酒而已,我从来没有喝这点酒就醉过。


  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我自言自语。谁都有看错的时候,况且最近工作太多,眼睛也疲劳了。


  重振精神后,我决定去工作。最近我的工作几乎都是在电脑上进行。


  坐到桌前,启动电脑。偶然一瞄手边,我瞪大了眼睛。


  鼠标垫上放着只乳房。


  不可能有这种事。那不可能是乳房,它是鼠标。证据就是,有电线延伸出去,与键盘相连。


  我把乳房—不,是鼠标—握到手里,果然如我所料,恢复了鼠标的原形。我松了口气,点击了一下乳头—不,是按键。心还在怦怦直跳。


  电脑画面上显示出昨天画的插画,构图是仗剑迎敌的美少女战士,这是一家游戏公司委托的工作。


  端详着插画,我开始感觉美少女的胸部小巧了些,似乎画得更大比较好。


  我试着稍微修正了一下,但感觉还是不太够,还应该再大一点,乳房就是要大才美。我不断地加笔描画。


2.jpg


  玄关的门铃响了,让我回过神来。


  我拿起内线对讲机:“你好。”


  “打扰了,我是管理员山田。”响起一个男声,“您现在方便吗?”


  我暗暗咂嘴,好像有麻烦事啊。但这里的管理员就是这样,只要事没办成,就会一次又一次来找,既然如此,不如早早处理掉。


  我回答说方便。


  打开门,穿着工作服的管理员站在外面。他应该是个秃头,但我一看他的头,顿时哇地大喊一声—他的头变成了巨乳。


  “怎么了?”管理员惊讶地望着我。他那张脸自额头以上都是巨乳,乳头挺立在头顶。


  “不,那个,没什么……”


  我暂且把视线移开,想不看却办不到。管理员全然不知我心怀鬼胎,起劲地喋喋不休着,每次他一转脸,头上的巨乳就噗噜噗噜摇曳生姿,看得我有点勃起了。


  “总之,”巨乳头的管理员说,“就是这样,如果同意这种垃圾分类,请盖个章,签字也可以。”


  “噢,好的好的。在哪里签字?”


  “这里。”说着,管理员凑近文件,指出签字的位置。他的头探到了我眼皮底下,巨乳近在眼前,质感十足,看上去雪白又柔软。


  “哇,你干什么?”管理员捂着头急忙往后躲。


  “啊?”


  “啊什么啊!你怎么啦,忽然来这一手,不要抓别人脑袋!”


  他这一说我也发现了。确实,我正如饿虎扑食般双手齐出想猛然抓住巨乳,但巨乳已无影无踪,管理员的脑袋恢复成了原来的秃顶。


  “对不起,我太累了。”我在管理员失手掉下的文件上签了字,递给他。他用胆怯的目光看着我,随即快步离开。


  我关上门,回到工作台边。头轻微作痛,看来最好上床睡一觉。


  电脑的画面上描绘着两个巨大的球体。奇怪,我不可能画这种东西的。拖动鼠标往下看时,我想起来了,那是美少女的巨乳。我一心想着再大一点再大一点,不断画下去,最后比少女的身体还要大了。


  我呆坐在椅子上,关了电脑的电源。


3.jpg


  2


  “这是巨乳妄想综合征。”朋友田村冷冷地说。他是个精神科医生。


  “那是什么鬼,我没听说过。”


  “最近我们业界很关注的疾病之一,症状表现为把什么都看成女性的乳房,而且还是巨乳。”


  “哎呀,说得一点都没错。我来这里的路上,连水果店里摆放的桃子都全部看成巨乳,害我吓了一跳,怀疑是眼睛出了问题。”


  “不是眼睛,是脑子出了问题,这是脑子的疾病。”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原因之一是强迫意识。”


  田村拿起一幅画,那是我画的美少女战士的插画,为了说明自己的症状,我把它打印了一份带过来。


  “像你这种情况,就是因为有种过于强烈的意识,认为少女的胸部一定要大才行,甚至觉得非如此不足以体现魅力。”


  “与其说体现不出魅力,倒不如说不这样画,客户那里就通不过。”


  “都一回事。你坚信不管什么类型的角色,只要是画少女,就非巨乳不可,不然自己的画就得不到认可,也就是说,自己会遭到否定。”


  “是吗……”


  “这张插画就是证明。”


  “好吧,我的确觉得画平胸少女只会被人随手丢弃。”


  “那是你的成见。实际上就算客户要求你画得魅力十足,按理也并没有画巨乳的必要。”


  “可是客户……”


  “客户也患上了巨乳妄想综合征。”田村不容分说地断言,“客户试图回应粉丝的需求,却拘泥于‘有魅力等于巨乳’的思维定势,抱着巨乳不放,唯恐胸部小了,商品人气就会下滑。”


  “但胸部丰满的角色好像确实比胸部小巧的更受欢迎。”


  田村叹了口气,缓缓摇头。


4.jpg

  “这意味着粉丝和消费者也表现出了巨乳妄想综合征的征兆。正常来说,应该不拘胸部大小,只追求有魅力的角色才对,但源源不断提供给他们的都是巨乳偶像,看得心旷神怡之余,就产生了一种错觉,认为少女只要胸部丰满,就有与丰满程度同等的魅力。为了回应这种需求,你们创作者也给长着可爱脸蛋的少女安上大得不自然的乳房,粉丝和消费者一见大喜,于是越发变本加厉。这种现象不叫通货紧缩的恶性循环,倒是可以称为巨乳的恶性循环。”


  “但也并不是越大就越受欢迎。如果大得超出常识范围,还是会被人批评。我觉得应该存在理想的丰满度和协调性。”


  “那种理想的丰满度和协调性,你不觉得一年比一年不正常吗?到末了就是,连怎样算是理想的丰满度也顾不上考虑,完全被乳房越大越好的思想支配—就像你这样。”说着,田村把我画的美少女插画朝我一亮。


  我把视线从插画上移开。“我是不是最好暂时节制一下工作?”


  “光这样还不够。现在你满脑子都是巨乳,可以说处于被巨乳支配的状态。你必须把巨乳彻底从日常生活中排除,不能看巨乳,也不能听会联想到巨乳的事情,说荤段子可以,但巨乳相关话题免谈。”


  “这也太残忍了吧。”


  “百分百实行可能有点难度,你尽量努力,不然症状会日渐加重。现在还只是把秃头看成巨乳的程度,过不了多久就会把人的脸孔全部看成巨乳了。”


  “别吓我呀。”


  “我说的是事实。总之我先开药给你,吃了药,你应该就不会把秃头或肉包子看成巨乳了。但这只是对症疗法,要想治本,你必须乖乖遵守我刚才的告诫。明白了吗?”


5.jpg


  听完田村严厉的叮嘱,我转过身,离开了医院。


  可能是服了药的缘故,即便走在街上,也没有出现古怪的幻觉。水果店的桃子也保持着桃子的原形。我松了口气,往前一看,刚好一个年轻女郎走过来。她穿着低胸的衣服。


  而且还是巨乳。


  我顿觉一阵眩晕,从下半身起感到精疲力竭。清醒过来时,我已倒在路边。


  “不要紧吧?你怎么了?”


  响起一个女性声音,我晃晃脑袋,揉揉眼角,看到了对方。正是刚才迎面而来的女郎。


  “你没事吧?要不要叫救护车?”她边说边弯下腰来。


  她胸前那道沟壑砰的一声闯进眼帘,我全身血液激荡,在体内横冲直撞,心脏狂跳,脑中铜锣锵锵直响。


  想要揉捏想要揉捏想要揉捏想要揉捏,想要吸吮想要吸吮想要吸吮想要吸吮,想要揉捏想要吸吮想要揉捏想要吸吮—我的脑子完全被露骨的欲望占领了,完全不明白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请问?”女郎一无所知,又朝我凑近了一些,胸前的沟壑愈发深了。


  “嘿咿!”我抱住头,当场蹲下,“快快、快点走吧,求求求、求你了,求你了。”


  用力猛抓巨乳的欲望如波涛般汹涌澎湃,我拼尽全力忍耐着,也不知就这样原地蹲了多久。隔了好半天,我抬头一看,女郎已不见踪影,路人看我的眼神都像看变态一样。


  我慌忙逃离,给田村打电话。


  “果然变成这样了。”听我说了经过,他语气冷静地说,“由于药物的效果,你不再看到幻觉,但渴求巨乳的心情并没有得到纾解,而是化为潜意识不断聚积。在这种状态下,一旦看到真正的巨乳,欲望就如同水坝决堤,一口气爆发出来。所以我说了,不要接近巨乳。看也别看,听也别听,想也别想。这是现在唯一能帮你的办法。”


  “我要扛到什么时候为止?”


  “治好为止,还用说。”田村无情地下了结论。


6.jpg

  3


  之后我每天都过着苦恼的日子。我不得不时刻当心不去看女性的胸部,这自不消说,走进书店或便利店时,也不能靠近杂志角,因为近来的男性杂志封面几乎无一例外都是巨乳偶像艺人的天下,特别是一般认为面向中年上班族的男性周刊,封面女郎更常摆出乳沟毕露的姿势,稍一放松警惕就忍不住想瞟过去。


  在家的时候,除非有特别想看的节目,否则我也不看电视,因为近来的电视节目都被巨乳艺人占领了。在我印象中,这类艺人以往都只在深夜综艺节目中登场,如今不仅充斥黄金时段,在白天的节目中也非常活跃。即使是NHK电视台,播放电视剧的时候也大意不得,有些偶像明星只因拥有巨乳资本,就成功借由拍摄性感写真崭露头角,尔后更顺利转型成演员,这种情况越来越多。


  不止如此,连新闻节目也已经没法安心收看,因为巨乳的播音员也并非绝无仅有,尽管她们的着装大都不显山不露水,但像我这种眼力极佳的人仍能一目了然。


  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日本变得如此热爱巨乳了呢?现在我能够赞同田村的观点了,我感到正在形成一种不成文的规则,即根本无视协调性,不管怎样,胸部越大越有魅力。是谁造成这种局面的?还是说,是日本男人心甘情愿变成这样的?


  自然,男人喜欢丰满的胸部不是从现在才开始的,昭和初期,据说就有男人以妻子平胸为由提出离婚诉讼。当时男女婚前基本上没有交往,那男人大概也没有见识妻子裸体的机会。听说在那场诉讼中,法官们观察了女方的胸部,继而以“不认为维持婚姻生活有明显困难”为由,驳回了诉讼请求。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昭和时代把丰满的胸部称为“膨乳”,一个名叫月亭可朝的单口相声演员令《膨乳的悲叹》这首歌风靡一时,连小学生都会唱。我不清楚这个词是何时开始使用的,查了下《广辞苑》,里面有明确记载,不过是用平假名标示为“ぼいん”。


7.jpg


  确实,往昔胸部丰满的女人也会成为男人憧憬的对象,但应该并非完全无视协调性。外国男性杂志上也登载过日本人难以想象的巨乳女人的裸体写真,但至少人们会下意识地想到“那是外国女人”,并没想要在日本女人中寻求同样规格的巨乳。再者,那些外国模特儿不光胸部丰满,身材也高挑,因此协调性很好。


  然而,从某一时期开始,巨乳艺人忽然席卷全社会,这是怎么回事呢?


  多半和色情录像脱不了干系。原本巨乳这个词就是出自AV,除了巨乳,还产生了美乳、爆乳等词。


  那么,是通过录像,众多拥有傲人巨乳的少女让男人们产生激情的同时,妄想也随之水涨船高,结果导致现状,还是AV业界早就看透巨乳将夺取天下,因而早早准备好应对需求的商品?


  有一件事是确定无疑的—其间也存在巨乳的恶性循环。


  为了表现胸部的大小,就要提出详细的文胸尺寸,这在往昔也是同样。但我想,那时的观感应该是,A杯即平胸,B杯即普通,C杯即巨乳,D杯应该就等于了不得的巨乳了。


  而现在呢?有资格叫巨乳的只怕最起码也得E杯,感觉已经变成了D杯意味着稍大,C杯普通,B杯平胸,A杯不值一提。


  我知道日本女性的体格较之过去已经有了改变,但才二十年时间,会有如此惊人的进化吗?为此,我特地打电话去咨询一个女设计师朋友,她过去应该在内衣制造界工作过。


  “噢,这个啊,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日本女性的体形确实有变化,因为饮食结构改变了。”朋友坦言,“另一个就是,对文胸的认识改变了。以往当然也有胸部丰满的女性,但她们买不到适合自己的文胸,只能凑合戴戴C杯什么的,对胸部丰满感到难为情的人也很多。现在则因为文胸的形状如果不合身,外观就不好看,许多年轻姑娘甚至特意订购外国产的文胸。你怎么会问起这事?”


  我随便敷衍了声“没什么”,挂了电话。


  是这么回事吗?对丰满胸部深感兴趣的不光是男性,连女性也关心起来了。大家都喜欢乳房。


  由此我忽然想到,为什么每个人,特别是男人都喜欢巨乳呢?为什么光是看一眼就想揉捏吸吮呢?


  “因为男人有恋母情结,像婴儿一样渴望妈妈的乳房。”有女子这样解释。果真如此吗?


8.jpg


  4


  “的确存在恋母情结说,不过并不是权威学说。”田村说。


  我来找他拿药,顺便请教那个巨乳爱好的根源问题。


  “那权威的学说是什么?”


  “哪种学说权威很难断言,但我倾向于neoteny说。”


  “那是什么?”


  “又叫幼形成熟,指动物在发育为成体前进行生殖行为的现象,打个比方,就像蝌蚪进行生殖活动。”


  “有这种事?”


  “美西螈就是个著名的例子,它在幼体时进行生殖。”


  “哦,那和巨乳有什么关系?”


  “有学说认为,我们人类的进化与幼形成熟有关。根据这种学说,人类即使长大成人,在医学上仍然残存着诸多类人猿幼期的特征,听说脸上光溜溜没毛也是特征之一。也就是说,类人猿的幼仔在完全成年前便发生性行为,产下幼仔,如此循环往复,直到进化为今天的人类。现在你该知道我想说什么了吧?”


  “你的意思是,我们人类的内心里,永久残留着婴儿时期的要素?”


  “一点不错。既然是婴儿,自然会渴望母乳,而能提供母乳的乳房,自然是很丰满了。”


  “是这么回事吗?”我交抱着双臂低吟。我们渴求巨乳的心理背景中,竟有如此壮阔的来龙去脉,这是我做梦也没想到的。


  “只是权威学说之一而已。话说回来,你对巨乳的根源这么苦思恶想,亏你竟然还好端端的。心脏没狂跳吗?”


  “嗯,什么事也没有。”


  这一说我也想起来了,他之前的确告诫过我,巨乳的事想都不要想。


  “可能是你的症状好转了。很好,那就暂时停药,再观察观察情况。”


  “这样没问题吗?我会不会又把管理员的秃顶看成巨乳?”


  “万一陷入那种状况,你赶紧来这里就行了。但我想应该没事。”


  “要是从此太平就好啦。对了,那能不能看?既然想想巨乳没问题,看也不要紧吧?”


  “这个现在还很难说,毕竟看到巨乳时刺激太强烈了。为慎重起见,你再忍耐一下吧。”


  那可真受罪啊。这样想着,我还是点了点头。


9.jpg


  出了医院,我低头前行。最近在外面步行时,我一直保持这个姿势,生怕一旦抬起头,就算我无心去看,巨乳女人也会闯进我眼帘。


  但一味低着头很危险,这也是事实。果然,在一个人流如织的地方,我撞上了一个人,响起东西落地的声音。


  “啊,对不起。”我保持着低头的姿势道歉。


  “不好意思。”对方好像是个女子。


  手提包滚到了我脚边,我打算把包捡起来,避开视线递给她,不料她也蹲下身来捡包,胸部的位置比我预想的更低。她穿着套装,里面是塑身内衣,胸部霎时尽收眼底,而且是相当厉害的巨乳。


  我的心怦怦直跳,已经意识到将当场发作。


  “谢谢。”她嫣然道谢,转身离去。


  目送着她的背影,我按住胸口,心想马上就该发作了,但心跳逐渐恢复了平静,脑子也没有感到眩晕。


  我做了个深呼吸,打量着四周。又有一个巨乳女子迎面走来,看到她,我也没有发作。


  成功了!我克服疾病了!


  我顿时心情大好,昂首挺胸地迈步向前,顺带哼起歌来。这下我终于能恢复正常生活了。


  前方有三个女子并肩走来,清一色华丽的巨乳。看到她们,我也没有发作。书店里的女店员,从咖啡馆出来的女客,等信号灯的女白领,无一不是巨乳,看到她们,我的身体也没发生异变。


  看到巨乳女警官在取缔违法停车时,我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再怎么说,巨乳也太多了。从田村那里出来,我就没见过一个非巨乳女子。


  有家糕点店以大排长龙著称,今天那里也有很多年轻女子在排队,我边走边眺望那列队伍。


  所有人都是巨乳。


10.jpg


  5


  根据田村的分析,这是幻觉作用以另一种方式表现的结果。我依然残存着想看到巨乳的愿望,只是通过药物的抑制,稳定在了常识的范围。我不再把秃头看成巨乳,却产生了女性的胸部全是巨乳的幻想。


  “怎么办?再吃一阵药看看如何?”


  田村问我,我谢绝了。就算是幻觉,周遭触目都是巨乳的情景也不啻置身天国,我可不想轻轻放过这种幸福。


  与以前截然相反,现在我出门简直飘飘欲仙。走进咖啡馆,女服务生是巨乳,坐在斜对面的女客乳房也本钱惊人,旁边唧唧喳喳的女高中生们的胸部也丰满得快把制服扣子撑掉了。


  不用说,在家看电视时也乐趣倍增。就连以平胸著称的女艺人,也变身拥有写真女王式的爆乳。


  “你怎么啦,最近心情这么灿烂。”编辑朋友说。


  “嘿嘿,这可就说来话长了。”


  “干嘛神神秘秘的,真不爽利。”


  我们来到六本木一家夜店,一群少女把我们团团围住,个个都拥有傲人的双峰。这并不是什么专门搜集巨乳少女的店,唯有对我而言,才是这般美景。


  人一心情愉快,什么事都似乎顺风顺水。最近工作也一直很顺手,还交了个女朋友。不消说,她看上去也是巨乳。还没有和她发生关系,但已经约好下次休假来我家玩,到那时大概就能看到她的裸体了。


  酒意上涌后,说话也不假思索了,我盯着坐在身旁的少女胸部说:“哎呀,你的乳房真是丰满,乳沟也很诱人。”


  那少女略微露出不快的表情,编辑吃吃发笑。


  “你这话说的,也太损了点吧?”


  “不是啊,我都忍不住想摸摸看了。”说着,我伸出指尖戳了下少女的胸部。


  刹那间,丰满的胸部就像抽掉了空气般萎缩了。


  “咦,怎么会……”


  “好过分!”说着,少女两手遮住胸部。那平板的胸部别说巨乳,说是B杯都很可疑。


11.jpg


  第二天,女友来我家了。她替我下厨做饭,系着围裙的主妇模样十分适合她,胸部自然也饱满挺拔。


  一边品尝她亲手做的菜肴,一边喝着啤酒,我们俩都有些微醺了。饭后坐到沙发上,气氛也很好,她朝我偎依过来,胸前的沟壑近在眼前。


  她既然做出这样的举动,也就有了相应的心理准备,对此我心领神会。


  终于可以抚摸巨乳了。


  然而,只要实际一碰触,幻觉就会消失。倘若她其实并非如假包换的巨乳,我的美梦也就到头了。


  即便如此,我还是会喜欢她吗?


  只要不接触,她就一直是巨乳,今后也能享受养眼的乐趣,但这种事不可能永远维持下去。


  我下定决心,将手伸向她的胸部。眼看指尖即将触到雪白的肌肤,她抓住了我的手。


  “我说,和我结婚吧?”她抬眼望着我说道。


  “什么?结婚?”


  “我不希望抱着无所谓的心态来交往,毕竟已经不年轻了。”


  “这个嘛……”


  我想起以往有人以妻子平胸为由诉请离婚的事。


  “喂,你觉得呢?”


  她催促道。


  我低吟起来。要是回答“先让我摸摸胸部”,只怕她会恼火吧?——果然。


12.jpg
本文选自《黑笑小说》 [日] 东野圭吾 著  李盈春 译,新经典出品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