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喜欢在事后身体不即不离

2018/11/13 09:14:16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渡边淳一
   
他对妻子以及一些女人产生过感情,也偷偷地逢场作戏过,但都是不冷不热的,根本没有燃烧般热烈的激情。

1.jpg
图源《失乐园》电影截图


  “好可怕……。”


  久木听了不由自主地停下了动作,悄悄窥视着凛子的表情。


  久木宽阔的后背覆盖了凛子那纤巧而匀称的身体。


  透过床头昏暗的灯光,只见凛子紧蹩着眉头,眼睑微微颤动,像是在哭泣。


  凛子正临近快乐的巅峰,她的心灵和肉体已经挣脱了一切束缚,一步步沉入了愉悦之中。


  这种时候她怎么会说出“可怕”来呢?


  久木轻声问道:“你说怕什么?”


  耳畔热乎乎的气息使凛子浑身倏地一抖,她没有吭声。


  “你到底怕什么呢?”


  久木再次追问时,凛子才懒懒地低声说道:“我只觉得身体里的血在倒流,简直要喷涌出来了……”


  这种感觉久木是无法体味的。


  凛子紧紧贴了上来,久木用力搂住她那灼热的身躯,真切地感受到了凛子的新变化。


  男人慢慢地把手伸到女人的后背,上下摩挲起来,此时的凛子好像忘却了刚才的狂热,静如处子,小狗似的温顺地闭上双眼,享受着爱抚,在满足与安宁感中,慢慢阎上了眼睛。


  两人入睡时都是很舒服的,醒来后常常是凛子的头枕在久木肩上,压得他胳膊发麻。有时上身不挨着,只有下肢搅在一起。今天会是什么样还难说呢。


  总之,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喜欢在事后身体不即不离,恰到好处地依偎着,去感受那种飘忽于床第的,缠绵而缭乱的怠情。


  久木沉浸在这感觉中,毫无睡意,他瞅了一眼被窗帘遮挡的窗户。


  差不多快六点了,太阳正缓缓地呈现出弧形,沉入了遥远的海平线。


  他们是昨天来到这个旅馆的。


  星期五,久木三点刚过就离开了九段的公司,到东京站与凛子会合,然后乘横须贺线去镰仓。


  旅馆座落在七里滨海岸。夏季熙熙攘攘的海岸大街,一入九月份,车流减少,乘出租车二十分钟便到达了旅馆。


  久木选择这个旅馆与凛子幽会,是因为这儿离东京有大约一个小时的行程,有着离开喧嚣都市的旅行情调,而且房间临海,又是镰仓古都,环境幽雅,再加上是新建的旅馆,常客不多,不大容易遇见熟人。


  再怎么小心,也没有不透风的墙。久木工作的出版社,对男女之事比较看得开,但是,和妻子以外的女人到旅馆来的事被人发现的话,也要惹麻烦的。


  久木迄今为止,在和女人的交往上一直是相当谨慎小心的,省得被人在背后指指戳戳。


  可是自从认识了凛子之后,久木就没有了刻意要避开别人眼目的心气了。


  一是因为能和凛子这么可爱的女性约会,冒多大风险也不在话下。其次是由于一年前他被解除了部长职务,调到调查室这样闲适的部门来了。


  这次人事变动对久木的打击很大。在此之前,久木也和其他人一样,居于公司的中枢,有望得到逐级提升的机会。在他五十三岁那年,曾一度风传他将成为下一届干部候选人,他自己也颇以为然。


  没想到一夜之间,不仅没得到提升,还丢掉了出版部长一职,被调到众人皆知的闲职部门。回过头想想,两年前更换了新社长,其亲信及嫡系势力日渐抬头,久木对此估计不足,才导致了这一结局,现在,说什么也于事无补了。


  久木意识到,这次失去机会的话,两年后就五十五岁了,与提升再也无缘了。即便有所升迁,也只会调到更加乏味的岗位或分公司去。


  这时的久木忽然有了新的发现。


  从今往后不必太辛苦了,要更加自由自在地生活。再不愿服输,人也只有一辈子。看问题的角度稍稍这么一变,以前认为重要的东西就变得无足轻重了,相反,以前觉得不重要的东西忽然觉得宝贵起来了。


  被解职以后,久木名义上是“编委”,实际上几乎没有正经工作可干。调查室的工作是收集各种资料,或从这些资料中组织特集,提供给有关杂志。而且这些工作都没有明确的期限要求。


  自由空闲了下来,久木才发觉自己从来没有发自内心地爱过一个女人。


  当然,他对妻子以及一些女人产生过感情,也偷偷地逢场作戏过,但都是不冷不热的,根本没有燃烧般热烈的激情。


  照这样活下去,将会给人生留下一大遗憾。


  松原凛子就是在这时出现在久木面前的。


  恋情的发生往往很偶然,久木和凛子的邂逅也是如此。


  到调查室三个月后,即去年年底,在报社所属的文化中心工作的衣川,邀请他去中心的“文章写作方法”讲座上,给三十名学员做一次有关写作的讲演。


  久木推托说自己一直搞的是编辑工作,很少写作,实在讲不了。衣川劝道,不必多虑,讲讲这些年来看了各式各样的文章,以及编辑成书的经验就行。衣川还补了一句“反正你现在挺闲的”,这才把久木说动了心。


  其实衣川并不单纯是为了请他讲课,也想给闲散无聊的久木鼓鼓劲儿打打气。


  这位衣川是久木大学时代的同窗,一起从文学部毕业后,衣川就职于报社,久木进了出版社,两人经常不断地一起喝喝酒。六年前,久木出任出版部长,衣川紧随其后,当了文化部长。可是三年前衣川突然被调到都内的文化中心去了。不知他本人对这次调动怎么想,从他说的“快轮到我出线了”这句话来看,对总社多少有些恋恋不舍。


  总之,从“出线”的意义上说,衣川先走了一步,因此担忧久木才特意来邀请的。


  久木也意识到了这一层,接受了邀请,于当晚来到文化中心,讲了一个半钟头的课,然后和衣川一起吃了饭。吃饭时还有一位女士在座,衣川介绍说是在中心担任书法的讲师,她就是凛子。


  如果那时不接受衣川的邀请,或他没带凛子来吃饭的话,就不会有两人的相逢,以及现在非同寻常的关系了。爱情真是令人百思莫解的宿命,每当回想起和凛子的偶遇,久木总是感慨系之。


  在衣川的介绍下与凛子相见的那一瞬间,久木不由产生了某种莫名的激动。


  说实话,久木以前也和妻子以外的女性发生过关系,年轻时不用说,到了中年之后,也不乏交往的女性。有的说看上了他的深沉,还有的说迷上了他那与年龄不相称的少年气。久木对这些奇妙的赞美很不以为然。


  然而,对于凛子就不仅止这些了,而是不由自主地投入了真实的情感。


  比方说,仅在衣川介绍时见过一面,一周后,自己竟然凭着名片主动给对方打了电话。以前对女性也上心,但这么积极出击还从没有过,久木自己也有些莫名其妙,却收不回离弦之箭了。


  后来,他们发展到每天打电话的会,今年开春的时候两颗心终于结合了。


  正如所预感到的一样,凛子是个很有魁力的女性,久木重新审视起究竟她什么地方吸引了他。


  从相貌来看她算不上是出众的美人,脸庞娇小玲拢,惹人喜爱,身材纤巧而匀称,穿着筒裙套装,显得稳重大方。年龄三十七岁,看起来很年轻,最吸引久木的还是凛子对书法的爱好,其中楷书尤为得意,还曾经专门来中心教过一段时间楷书。


  初次见面时,凛子像楷书那样的规范与格调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凛子对久木越来越温柔和蔼,直到以身相许,进而发展到后来的彻底崩溃,不能自恃。


  这一崩溃的过程,以久木的男性眼光来看是那么可爱而娇美。


  一番亲热之后两人紧紧地依偎着,双方都能察觉到对方的一点儿动静。


  久木刚把头转向窗户,凛子的左手就怯怯地伸到了他的胸前。久木轻轻按住她的手,看了一限床头柜上的时钟,六点过十分。


  “太阳快下山了吧。”


  从宽大的落地窗向外望去,七里滨海和江之岛尽收眼底,夕阳即将在那边落下。昨天,两人来到这里的时候,太阳正要落山,眼看着火球般炽热的太阳渐渐西沉在横跨江之岛的大桥桥畔。


  “你也过来看看呐。”


  久木冲着凛子说着,从床上起来,拣起掉在地上的睡衣穿上,打开了窗帘。


  霎时间,晃眼的阳光射了进来,照亮了地面和床头。


  只见夕阳刚巧落在江之岛对面的丘陵上,天际的下半部被染得一片通红,正在一点点黯淡下去。


  “正好赶上,快来看哪。”


  “在这儿也看得见。”


  赤裸的凛子怕见这骤然明亮的光线,用被单裹着全身,朝窗户这边看。


  “今天比昨天的还红还大。”


  把窗帘全打开后,久木回到了凛子的旁边躺下。


  夏季刚过,热气腾腾的雾霭弥漫在空中,落日愈显得硕大无比,当太阳的底边一落到丘陵上,便迅速萎缩变形,变成了凝固的绛红色的血团。


  “这么美的夕阳我还是头一次见到。”


  凛子燃烧的身体也像空中消逝的落日一样,渐渐平息下来了吧。


  久木这样想象着,从凛子身后凑了上来,一只手去抚摸她的腹部。


  当夕阳隐没在地平线下之后,残留的火红的光芒迫不及待地变成了紫色,紧接着黑暗笼罩了四周。一旦没有了阳光,黑夜便立即降临,刚才还金光辉映的大海立刻一片黢黑,只有远处江之岛的轮廓与海岸线的反光一起清晰地显现了出来。


  昨天晚上,久木才听说江之岛上有一座灯塔,从那里放射出的微弱的光照,与晚霞的余晖交相辉映。


  “天黑了。”


  从话音里久木隐约察觉凛子在想家,不由屏住了呼吸。


  据衣川说,凛子的丈夫是东京一所大学医学部的教授,年纪比凛子大了近十岁,有四十六、八岁吧。


  “只有老实这一点还算是可取之处。”凛子有一次这么半开玩笑的说过,而久木通过朋友了解到,他还是位身材颀长的美男子。


  有这么像样的丈夫,凛子怎么会和我这样的男人亲近起来呢。


  这的确令人费解,从凛子嘴里恐怕是得不到满意的答案的,况且,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呢。


  对久木来说,此刻的约会才是最重要的。


  此时此刻,互相要忘掉各自的家庭,全身心地投入到两人世界中去。


  可是,凛子望着黯淡下去的天空,她的侧脸上,明显的有着一层郁悒的神色。


  昨晚和凛子来的这里,今天再住一夜的话,就是连着两天在外过夜了。


  凛子既然出来想必是有这个思想准备的,那么,会不会是触景生情,忽然想起家来了呢。


  久木猜想着,那一瞬间到底凛子闪过了什么念头呢。


  久木很想亲口问问她,说出的话却走了样。


  “咱们该起床了吧?”


  落日早已沉入海里,两人依然躺在床上。


  “你把窗帘拉上吧。”


  久木遵照吩咐拉上了窗帘,凛子用被单遮掩着前胸,找着散落在床四周的内衣。


  “我都弄不清白天还是黑夜了。”


  下午他们乘车从七里滨到江之岛游览了一圈儿,回到旅馆时是三点,然后直到太阳西斜都没有下床,久木对这样的自己感到惊讶。他到另一间屋子的冰箱中拿了瓶啤酒喝起来。


  当他出神地眺望着黯黑下去的大海时,凛子冲完澡出来,她换上了白色的连衣裙,用白色的发带把头发拢在后边。


  “出去吃晚饭好不好?”


  昨天晚上他们俩是在旅馆二楼的临海餐厅吃的晚饭。


  “可是已预约了餐厅呀。”


  昨晚,经理过来对他们说,如果明天还在这儿住的话,可以为他们准备好新打捞的鲍鱼。


  “那就还去那儿吧。”


  凛子有些疲倦,懒得到旅馆外面去。


  久木打电话预约了座位之后,就和凛子一起到二层的餐厅去了。


  星期六晚上来就餐的多是一家一户的。他们俩被引到经理事先为他们准备好的靠窗的桌位。两人挨坐在四方桌的两边,正对着玻璃窗。


  “黑得什么都看不见了。”


  白天,从这里能观赏到一望无际的海景,可是夜幕已降临的现在,只有窗旁那棵巨大的松树隐约可见。

  

  节选自《失乐园》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