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王朔:爱情来了你就上

2018/09/12 11:35:36 来源:当代文艺  作者:王朔
   
她说受了感情的伤,现在只想找个好人,我说自己比雷锋还好;她说想要安全感,我说自己比故宫还安全;她好像信了,但我有些疑心:现在的姑娘有这么好骗吗?

1.jpg


    爱情来了你就上

  

  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她的脸上,那一瞬我终于理解了一个词——“怦然心动”。


  从此,她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我的视线,她的一颦一笑都左右着我的情绪。我会等在她经常走过的路边,只为看她一眼;我会悄悄地远远地跟着她,直到她消失在楼前……


  我常常幻想自己和她各种各样的相识场面,或浪漫或平淡,把自己搞得心潮澎湃。但每次她迎面而来,我总是抑制不住自己狂跳的心和低下的头,结果我们擦肩而过,我甚至没看清她脸上的表情。我能做的,只是转身,默默地看着她渐渐走远,消失在路的转角。


  她的笑、她的眼、她的发、她摇曳的裙摆……魔力般占据了我整个心扉,我想写下这种感觉,却怎么也写不好,我恨自己写不出诗人的词句。那浓烈的情感写在纸上竟是如此的苍白无力,我有些颓丧。我听着悲伤的情歌,努力为自己的忧伤找个像样的理由。


  突然,我痛恨自己的懦弱,狠狠抽了自己一个嘴巴,我对自己说:是个男人就应该对她表白!对!就在明天!我狠狠折断了那支无用的笔。


  我等在她经常走过的路口,将预先设计好的台词练习了一遍又一遍。风有些冷,但我的心滚烫似火。有那么几个瞬间,我甚至想到了我牵着她的手去看广场的喷泉、我们偎依在一起看甜蜜的电影等场景,这让我激动得双腿发抖。


  她来了,我的心瞬间冰凉到北极。她牵着一个男人的手,我从来没有看到她笑得这么灿烂。我像个傻瓜般站在路边,整个世界似乎寂静无声,只有那悲凉的北风吹过几片落叶。


  我终于为自己的忧伤找到了像样的理由,我很欣慰。有清鼻涕从鼻中流出,我突然感到彻骨的寒意,想来是因为在冷风中吹得太久,我有些感冒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有爱情我还可以有事业,我给自己加油。


  我匆匆走进路边的小药房。


  “欢迎光临!您需要什么药?”一个清脆的声音,一张清秀的脸以及一个温暖的笑容。


  我的心霎时被点燃了,那一瞬我又温习了一个词——“怦然心动”。


  老秦说:“有些事情远没你想得那么糟糕。”我现在信了。


  老秦还说:“别着急,你终将会遇到你的爱人。”我又信了。


  于是,我遇到了一个姑娘。她说受了感情的伤,现在只想找个好人,我说自己比雷锋还好;她说想要安全感,我说自己比故宫还安全;她好像信了,但我有些疑心:现在的姑娘有这么好骗吗?


  她似乎真的是受过很大的伤害,眼底总有些淡淡的忧伤,一种我曾经很熟悉的忧伤。她总说和我在一起很开心,但从来不主动给我打电话发短信。她的网络个性签名常常是什么“我要快乐”、“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等等,总有些莫名的悲怆。她的口头禅是“随便”。“晚上吃什么啊?”“随便。”“看哪部电影啊?”“随便。”“去哪玩啊?”“随便。”……“我们分手吧!”“随便。”


  于是,我又遇到一个姑娘。她说不在乎一切外在的东西,她喜欢我深刻的思想,我很欣慰。一天后,她说你头发怎么还没洗啊;三天后,她说你的外套太土了,还有你的鞋,真难看;一个星期后,她说你的房子太小了,车也太烂了吧……一个月后,她说:对不起,我真的没法跟你在一起,我们真的很不配。对此我表示充分的理解,并微笑着与她告别。


  于是,我又遇到一个姑娘。这真是个爱我的好姑娘,总喜欢紧紧偎着我,小鸟般可人,让我很有成就感。她很天真可爱,常常把她妈妈挂在嘴边——“我妈妈说女人就是用来疼的”“我妈妈说爱一个人不是看他说而是要看他做”“我妈妈说看一个男人是不是真的爱你就看他是不是记得你们第一次见面时你穿的衣服”……我很为自己有这么个通情达理的准丈母娘感到骄傲。她喜欢我时刻陪着她,陪她逛街、吃饭、再逛街、再吃饭、又逛街、又吃饭……偶尔不在她身边的时候,我有一半时间在给她打电话,还有一半时间在给她发短信。


  终于有一天,我身心疲惫地对她说:“我妈妈喊我回家吃饭,再见!”


  后来,我又遇到一个姑娘。这真是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姑娘啊,我被她深深地吸引,为了她我愿意付出自己的全部。她说喜欢有品位的人,我陪她喝红酒吃鹅肝看村上春树听莎拉波曼;她说喜欢幽默的人,我一晚上背了几十个冷笑话;她说喜欢睿智的人,我每天做十几种智力测验并准备加入门萨俱乐部;她说喜欢浪漫的人,我在她楼前摆满蜡烛,一会儿摆个心形,一会儿摆个LOVE;她说喜欢文学,我整篇整篇背诵唐诗宋词济慈雪莱;她说喜欢旅行,我愿意陪她走遍万水千山……她最后说:“你是个很好的人,我很喜欢你,是那种兄妹之间的喜欢,你明白吗?”我说:“我明白,我很愿意做你的哥哥,我很开心,真的。”


  路漫漫其修远兮,爱需上下而求索,我从未放弃,我很欣慰。


  迎面走来一个姑娘,白衣飘飘,笑意盈盈,眼神清澈而温暖,我的心又开始悸动了,我用颤抖的声音问她:“你……你……还相信爱情吗?”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