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林清玄:心清净了,世界就清净了

2017/07/21 09:18:08 来源:十点读书  作者:林清玄
   
偶尔会到植物园看荷花,如果是白天,赏荷的人总是把荷花池围得非常拥挤,生怕荷花立即就要谢去。

blob.png


  偶尔会到植物园看荷花,如果是白天,赏荷的人总是把荷花池围得非常拥挤,生怕荷花立即就要谢去。


  还有一些人到荷花池畔写生,有的用画笔,有的用相机,希望能找到自己心目中最美丽的一角,留下不会磨灭的影像,在荷花谢去之后,回忆池畔夏日。


  有一次遇见一群摄影爱好者,到了荷花池畔,训话一番,就地解散,然后我看见了胸前都背着几部相机的摄影爱好者,如着魔一般对准池中的荷花猛按快门,偶尔传来一声吆喝,原来有一位摄影者发现一个好的角度,呼唤同伴来观看。


  霎时,十几个人全集中在那个角度,大雷雨一样地按下快门。


  约莫半小时的时间,领队吹了一声哨子,摄影者才纷纷收起相机集合,每个人都对刚刚的荷花摄影感到满意,脸上挂着微笑,移动到他们的下一站,再用镜头去侵蚀风景。


  这时我吃惊地发现,池中的荷花如同经历一场噩梦,从噩梦中活转过来。


  就在刚刚被吵闹俗恶的摄影之时,荷花垂头低眉沉默不语地抗议,当摄影者离开后,荷花抬起头来,互相对话——谁说植物是无知无感的呢?


  如果我们能以微细的心去体会,就会知道植物的欢喜或忧伤真是这样的,白天人多的时候,我感觉到荷花的生命之美受到了抑制,噪乱的人声使它们沉默了。


  一到夜晚,尤其是深夜,大部分人都走光,只留下三两对情侣,这时独自静静坐在荷花池畔,就能听见众荷花从沉寂的夜中喧哗起来,使无人的荷花池,比有人的荷花池还要热闹。


  尤其是几处开着睡莲的地方,白日舒放的花颜,因为游客的吵闹累着了,纷纷闭上眼睛,轻轻睡去。睡着的睡莲比未睡的仿佛还要安静,包含着一些没有人理解的寂寞。


  在睡莲池边、在荷花池畔,不论白日黑夜都有情侣谈心,他们以赏荷为名来互相欣赏对方心里的荷花开放。


  我看见了,情侣自己的心里就开着一个荷花池,在温柔时沉静,在激情时喧哗;至始知道,荷花开在池中,也开在心里。


  如果看见情侣在池畔争吵,就让人感觉他们的荷花已经开到秋天,即将留得残荷听雨声了。


  夏天荷花盛开时,是美的。荷花未开时,何尝不美呢?所有的荷叶还带嫩稚的青春。秋季的荷花,在落雨的风中,回忆自己一季的辉煌,也有沉静之美。


  到冬天的时候已经没有荷花,仍然看得见美,冬天的冷肃让我们有期待的心,期待使我们处在空茫中也能见到未来之美。


  一切都美,多好!


  最真实的是,不管如何开谢,我们总知道开谢的是同一池荷。


  看荷花开谢、看荷畔的人,我总会想起禅宗的一则公案,有一位禅者来问智门禅师:“莲花未出水时如何?”


  智门说:“莲花。”


  禅者又问:“出水后如何?”


  智门说:“荷叶。”


  如果找到荷花真实的心,荷花开不开又有什么要紧?我们找到自己心中的那一池荷花,比会欣赏外面的荷花重要得多。


  在无风的午后,在落霞的黄昏,在云深不知处,在树密波澄的林间,乃至在十字街头的破布鞋里,我们都可以找到荷花之心。同样的,如果我们无知,即使终日赏荷,也会失去荷花之心。


  本文摘自《平常心 观自在》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