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林清玄|友谊更需要清醒

2017/10/16 09:11:18 来源: 楚尘文化  作者:林清玄
   
一种是他只在快乐的时候才找朋友,却把痛苦独自埋藏在内心,这样的朋友通常能善解别人的痛苦。当我们丢掉痛苦时,他却接住它。
blob.png
  Photo@Elicia Edijanto


  人生的朋友大致可以分成四种类型:


  一种是在他欢乐的时候不会想到我们,只在痛苦无助的时候才来找我们分担。这样的朋友往往也最不能分担别人的痛苦,只愿别人都带给他欢乐。他把痛苦都倾泻给别人,自己却很快忘掉。


  一种是他只在快乐的时候才找朋友,却把痛苦独自埋藏在内心,这样的朋友通常能善解别人的痛苦。当我们丢掉痛苦时,他却接住它。


  一种是他不管在什么时刻什么心情都需要与别人共享,认为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独悲哀不如众悲哀。他永远有同行者,但他也很好奇、多事,总希望朋友也像他一样,把一切最私密的事都对他倾诉。


  还有一种朋友,他不会与人特别亲近,他有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独自快乐、独自清醒,他胸怀广大、思虑细腻,带着一些无法测知的神秘。他们做朋友最大的益处是善于聆听,像大海一样可以容纳别人欢乐或苦痛的倾泻,但自己不动不摇。由于他知道解决问题的关键,因此对别人的快乐予以鼓励,对别人的苦痛施以援手。


  用水来做比喻,第一种朋友是河流型,他们把一切自己制造的垃圾都流向大海;第二种朋友是池塘型,他们善于收藏别人和自己的苦痛;第三种朋友是波浪型,他们总是一波一波找上岸来,永远没有静止的时候;第四种朋友是大海型,他们海纳百川,但不失自我。


  当然,把朋友作这样的划分不是绝对的,因为朋友有千百种面目,这只是大致的类型罢了。我们到底要交什么样的朋友?或者说,我们希望自己变成什么样的朋友?


  纪伯伦在《友谊》里有这样两段话:“你的朋友是来回应你的需要的,他是你的田园,你以爱心播种,以感恩的心收获。他是你的餐桌和壁灯,因为你饥饿时去找他,又为求安宁寻他。”“把你最好的给你的朋友,如果他一定要知道你的低潮,也让他知道你的高潮吧!如果只是为了消磨时间才去找你的朋友,又有什么意思呢?找他共享生命吧!因为他满足你的需要,而不是填满你的空虚,让友谊的甜蜜中有欢笑和分享吧!因为心灵在琐事的露珠中,找到了它的清晨而变得清爽。”


  在农业社会,友谊是单纯的,因为其中很少有利害关系。在少年时代,友谊也是纯粹的,因为多的是心灵与精神的联系,很少有欲望的纠葛。工业社会的中年人,友谊常成为复杂的纠缠,“朋友”一词也浮滥了,我们很难和一个人在海岸散步,互相倾听心声,难得和一个人在茶屋里谈一些纯粹的事物了。朋友成为群体一般,要在啤酒屋里大杯灌酒;在饭店里大口吃肉,一起吆喝;甚至在卡拉OK这种黑暗的地方,唱着浮滥的心声。


  从前,我们在有友谊的地方得到心的明净,得到抚慰与关怀,得到智慧与安宁;现在,朋友反而使我们混浊、冷漠、失落、愚痴与不安。现代人都成为“河流型”“池塘型”“波浪型”的格局,要找有大海胸襟的人就很难了。


  在现代社会,独乐与独醒就变得十分重要。所谓“独乐”是一个人独处时也能欢喜,有心灵与生命的充实,就是一下午静静地坐着,也能安然;所谓“独醒”是不为众乐所迷惑,众人都认为应该过的生活方式,往往不一定适合自己,那么,何不独自醒着呢?


  我们只有能独乐、独醒,才能成为大海型的人,在河流冲来的时候,在池塘水满的时候,在波浪推过的时候,我们都能包容,并且不损及自身的清净。


  选自《心无挂碍,无有恐惧》 林清玄 著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