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毕淑敏:世上有一种人,最需要提防

2018/06/01 10:11:15 来源: 十点读书  作者: 毕淑敏
   
如果在赞同者那里看到的是逢迎,在反对者那里感觉的是愚昧,那么这两种人的意见我都不屑再听。任凭人们议论我的孤僻和不逊,自己并不在意。

1.gif


  世上有一种伪坦率,最需提防。


  他把许多恶毒的计策,摊到桌面上来。他把你对他的疑点,抢先说破,使你自觉心地龌龊,对不起他。他把事件的最坏可能预告,反倒让你觉得万无一失......


  人们常常有一种善良的错觉,以为只有隐瞒才是欺骗。殊不知最高明的骗术,正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的。


  伪坦率是一种更高水准的虚伪,它利用的是一种人们对坦率的信任。


  坦率其实不说明更多的问题,它只是把双方的意见公开出来,本身不等同真诚。


  人生有无数的岔道,在分歧的路口,多半摆着诱惑。我们常常被物质的光怪陆离耀花了眼睛。需要在漆黑的静夜想一想,想想我们与生俱来的理想,想想我们将要迈步的台阶,距我们最终的目标是近还是远?


  眼睛当然是有用的。


  但有时闭上眼睛的时候,我们才能更好地倾听心灵的回答。


  不负责任的表扬往往比批评还令人难堪。


  因为他并没有注意到你的真正长处,仅仅是借此显示个人的风度。当他对你最有好感的时候,都这样疏忽大意,可见你在他心中的位置。


  不实的批评,你还有权愤恨。对于不实的表扬,你只有悲哀。我对赞同我的人,感悟的是他的善意。我对反对我的人,考察的是他的智慧。


  如果在赞同者那里看到的是逢迎,在反对者那里感觉的是愚昧,那么这两种人的意见我都不屑再听。任凭人们议论我的孤僻和不逊,自己并不在意。


  有些人无时无刻在显示他们的重要。


  高声说话,目光威严地扫射,很喧哗的笑声,不合时宜的服装和故意迟到,甚至不断地在报刊制造耸人听闻的噱头......


  我总在这些做作的举动之中,发现一种属于恫吓的虚弱和勉力为之的疲倦。


  生命是为自己而存在。它是一种朴素而自然的事情,不是在众人之前的杂耍。


  拒绝是没有错的,错误的是我们在拒绝前作出的判断。


  我们不要害怕拒绝,我们只需要更周密的决断。比起赞同来,我更欣赏拒绝。拒绝是一种删繁就简,拒绝是一种举重若轻。拒绝是一种大智若愚,拒绝是一种水落石出。


  当利益像万花筒一般使你眼花缭乱之时,你会在混沌之中模糊了视线。尝试一下拒绝吧......拒绝犹如断臂,带有旧情不再的痛楚。拒绝犹如狂飚突进,孕育天马行空的独行。拒绝有时是一首挽歌,回荡袅袅的哀伤。


  在北京的名人故居有鲁迅、郭沫若、老舍、宋庆龄......一位经商的朋友愤愤地说,为什么没有大商人的故居呢?


  我想,除了从商这一行的规则,难以令所有的人心悦诚服以外,人们对于他们的故居可看到什么,大概表示乏味。也许可以看到文化,但何必看支流呢?既然源头存在。


  所有的商品和文字相比,都是速朽的。


  对于现世,人们注重物质。对于久远,人们更注重精神。


  一个人最少需要一种非功利的爱好。比如爱钓鱼,并不是为了解馋。爱书法,并不是为了卖钱。爱跑步,并不是要创世界记录。爱跳舞,并不是为了上台表演......


  它不仅仅是富裕的精力有所附丽,主要是精神有了种舒展自如的安置和发挥,感受到人生的美好真谛。


  一个人的魅力,往往在他退休后看得更清楚。属于职务的光环被岁月褪去,属于个人的精神光芒焕发出来。这个过程对有的人是苦闷,对有的人是新生。


  我渴望衰老,因为生命的苦难。


  我知道我生存一天,就要不懈地努力一天。取消所有责任的正当途径只有一条,这就是死亡。衰老靠近死亡,所以我无所畏惧。


  钻石是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坚硬的物质。那么钻石是靠什么物质来切割打磨它的呢?答案——靠另一颗钻石。钻石自己敲打自己,是为了完美。人类也需要他人不断地敲打。


  期望能给人勇气也易引起沮丧,关键在于期望的“值”。期望既不应太少也不能太多,但适中的量很难掌握。


  两者比较,若是对自己,我以为还是期望得多一些为好,失败了虽易颓唐,但有时也会激起意料不到的勇气。若是对他人,期望值还是少一些为好,比较少失望和伤害。


  “怕”好像历来是个贬义词。怕什么?别怕!天不要怕,地不要怕......好像不怕才是人生的大境界。其实人的一生总要怕点什么,这就是中国古代说的“相克”。金木水火土,都有所怕的东西。要是不相克,也就没有了相生,宇宙不就乱了套?


  惊奇是一种天然,而不是制造出来的。它是真情实感的火花。一块滚圆的鹅卵石,便不再会惊讶江河的波浪。惊奇蕴涵着奋进的活力。


  世界上有些事情,记住,永不要说。你不说,就没有任何人知道。你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们永远都不需要知道。


  不要把错误想得那么分明。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