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送别诗人黑光 | 惟愿遍地野草,斯人已无牵挂

2017/03/15 13:43:00 来源:飞地  
优秀的诗人、园林设计师、艺术家程艳中先生,笔名黑光,安徽怀宁人,于2017年3月11日上午11时,在深圳市梧桐山大望住所不幸病逝,终年46岁。

blob.png
诗人黑光(1971-2017)


  讣告 


  优秀的诗人、园林设计师、艺术家程艳中先生,笔名黑光,安徽怀宁人,于2017年3月11日上午11时,在深圳市梧桐山大望住所不幸病逝,终年46岁。


  程艳中(黑光)生前为人善良温厚,创作造诣丰硕,他的离世,既令人痛心无比,更是难以弥憾的损失。


  谨定于2017年3月15日中午12时,于深圳市殡仪馆清莲堂举行程艳中先生遗体告别仪式,以寄哀思。专此讣告。


程艳中(黑光)治丧委员会

2017年3月14日


blob.png

1999年,在深圳金地花园照相馆


blob.png

2016年,在深圳某餐馆


blob.png

黑光诗歌手稿《生而为人》


黑光诗选


人生虽长


铅笔虽长,有写短的时候

人生虽长,有只剩最后一天的时候

一切都是瞬时

清风啊,明月

城市啊,灯火

虽然有许多疾病,但我爱

有许多刀尖抵着背,然我忍耐

我从淤泥里抬起头来

撑开大大的绿叶

大大的花朵

我无所顾忌了啊


多空啊,多亮啊

我要多一百只眼睛多好啊

多欢啊,多悦啊

我要多一千个手臂多好啊


2009.1.20


生命之美


生命之美,不外乎眼前之榕树

不外乎榕树下盘腿而坐的我

我周边的青草泥土和落叶

都没有愿望

都满足于此时


2010.11.24


生而为人


有生之年,有觉悟

看见花开

听见蜜蜂


石头人,流于形式

墓地下幽灵

失却身子


我知大树脚下有蚂蚁

拖动虫尸

千年一景


也知有人

做狼嚎鬼哭

困于人间屋宇


空中大云

地上大风

但明我金刚之心


2009.04.23


病居梧桐山有感


临水观山,山清晰如婴儿

观我自己,不如山之静谧

我悲这人的世间,从不平静

而我自己,内心又何曾安息


自然而然

花儿开了

自然而然

泉水流了

自然而然

我就病了


我歇在这多树的山脚

一个轻度城市化的乡村里

周围没有熟人

少交游

少污染

多孤独

多自我洁净


我感激我的存在

和一切的生命体

花开落叶

悲与喜

流动与静默

不断锻造我


2014.04.27


心情敞开的时候


心情敞开的时候真是悦乐

石头都像花蕾,枝条都朝向你

风迎着身体漫游过去,挟走了身体

留下一人高的空洞,矗立旷野

这时不用说话,只需默默


2010.11.20


雪照色


非明非暗

自言自语

人在桥上

话只说个开头


我有一个乡村

非你所知

我有多个夜晚

非你所梦


2012.07.28


在深圳


只有一种可能

可以坐下来好好休息


身体病了

带我走到草地上


一些无业的人早早来到草地

或坐或躺


或看报纸

或东张西望


他们都是一个人一个地方

头上有树阴,或身旁有矮木丛


什么时候我可以再次扛着背包

把深圳的大街小巷重走一遍


什么时候我能聚拢一堆云

下点雨,湿一湿那树下独坐的青年


2008.12.17


男女之间


她用声音轻轻一提

他就从屋里出来了。而之前我们

往屋里送鸡汤,抛绸子,架桥

双手使劲拉,扯,拖

结果还是和一座山拔河。


男女之间,微妙不可思议。

恰如你,引我丢了外套,过了河,历经一座坟场,穿越三个隧道

避开一次汽车追尾,最终得以在广场电子屏幕下相见。


2011.11.29


雨季来临


天空跑动。星星睡在我心里

水鸟不叫了。芦苇骚乱起来。水岸显得有些走光

有些凄凉。晃出一个蹲着钓鱼的人


梧桐山林地,草坡潮滑,流水低语

现在那里舌头,被控制。那里舌头

在暗暗兴奋。在雨季,它将无所顾忌


荔枝树灰黑色枝干,弯曲又弯曲

简直一个个矮老头,它们那又脏又瘦的手臂

正搔动着它们一朵朵浓密的绿头发


那个丢弃外部生活的年轻人

内心曲折蜿蜒,如他所走的山路

一步步寂静,一步步入胜


一些山体不断移过来,又默默退远

他已感受到空气与山体的压力,但并不慌张

他索性坐下来,等待天空与大地的一次对话


天空不跑了

天空放下自己一块

搁在梧桐山顶


天空继续

放下自己,落在梧桐山肩上

天空大面积放下自己


梧桐山被遮没了一半

天空的一些衣带落到他的脚下

一些宽的衣带围住了他


天空索性放弃自己了,完全的放弃

像一个女人,放弃了最后一点坚持,哗哗哗

大哭起来


大地跟着感动

此时从梧桐山里传出了一阵阵笑声

不过有缘人才能听得见


2013.12.03


大叶子树


大叶子树,细叶子树

极大叶子树,无叶树

我不用思考地望着它们

仅仅望着,已很舒服

仅仅路过,已很悦乐


你的想法是你的

无关乎它们

你用概念切割我

也不关乎我


2012.10.19


医院旁边的花园


潮湿的水池底晃着一些光斑

有蚂蚁在腐叶上爬


满地都是长着眼睛的矮花木

数棵大树树冠空中交织


一个月来,几乎没有人进入这里

除了穿蓝条子病服的我,还有一只小心谨慎的麻猫


它也许是我前世的情人

生命会以各种形式重新经验


一片尚绿的叶子正安静地落下。也许是被迫的

那未知的地域总在等着我们去经历


2012

2013.10.19


光景如此美好


光景如此美好

春天,黄土水岸

长出新鲜的草

黑蚂蚁无所顾虑地爬上草尖

兜了几圈

又急急离开

女人穿着花裙子,站在树荫下

似乎什么也不用做

什么也不想要


而我

在林中默坐

久了,感觉

有小愿望要泼洒

有小牛角尖要钻

我抖擞内心

却什么又没有


而四周墨绿色

越来越浓

似乎张着无数嘴

要一点一点

把我吃掉


2004.4.20


梧桐山中


坐在石头上

一个人享受着山中时光

满目青翠

比之文字

更能为我疗伤


现在我走下梧桐河

流水清澈见底地流经我的脚背

流经我的小腿

我想象

我生出了银丝般的根系与长长的叶片

人间啊

不劳而获的幸福

如此简单


我都难以想起的

城里的朋友们

大概你们一时也忘记了我

何时能放下忙碌的双手

转下滞重的脚步

来此山中一会呢


2014.05.28


一次出游


我有大情志大优美

好比云天

梧桐山虽不巍峨

足以让我抒怀

漫步山道湖边

凉风拂面

一解千愁

路间偶有几个人闪烁

偶尔的车辆迅速跑过和消失

就像人生的幸福

一旁野地里长满深草

那种迅猛又寂静的活法

令我震颤与嫉妒

我想象我是某种小动物

正悠然其间

舞弄手足

享受自然之爱

人不应整天忙碌

人应无所事事

逃开那无形的现代鞭子

做自然之子

不知不觉走了有几里地

碰见一个女人

蹲在灯柱下哭

我不敢问

我内心也实有悲伤

被意志隐藏


2014.07.29


散步

 

独自散步

在绿色草皮上踩来踩去

偶尔的雨点

从椰树叶间洒落下来

我抬眼望向碎块的天空

送去一份宁静

这之间没有什么期待

我只是散步

和时间拧成一块

此时就是我,就是命运

就是永恒

像敞亮的荒野里的河流

黑暗溶洞的寂静中水滴的清响

我已不管世间的事务

我只充分地享受自我心灵的爱

在外在和内在山水之间

来回走动

移花接木

直见到繁星涌现

也不知自己是走在天上

还是走在人间


2014.08.04


在梧桐山小道散步


看见密乱的树枝

想到情绪

想到以往在人群里的穿梭

有些枝子枯了

有些折断

像某些时候的焦头烂额

像两个人的生死纠缠

彼此深入

多少年

分不清命运


2014.05.06


夏日


蝴蝶隐匿于花间

深密的陶醉

鱼游在深水

我一时居在石头之内


风丝在花叶下打瞌睡

一颗星辰突然一亮

刚好吻着我的一念


2014.06.12


山上对话


茫茫人海

你却在这里

一个人

坐在树下


一个人

多完整


2008.06.06

2009.01.12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