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我想让你绕过书本看看人间,又怕你真的看清

2017/06/08 09:16:59 来源: 楚尘文化  
诗言志,歌咏言。从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开始,诗与歌就结下了不解的良缘。风骚、乐府、唐诗、宋词,我们习惯了在词牌与曲牌中寻找古典诗歌的格律与平仄。

  诗言志,歌咏言。从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开始,诗与歌就结下了不解的良缘。风骚、乐府、唐诗、宋词,我们习惯了在词牌与曲牌中寻找古典诗歌的格律与平仄。但你“听”过这些现代诗吗?周云蓬说:“本世纪开始,诗与歌这对失散已久的结发夫妻有久别重逢的征兆。”今天为大家带来几首现代诗改编的歌曲,让我们一起来听听音乐中的诗歌秘密。


blob.png

拥抱


夏宇


风是黑暗

门缝是睡

冷淡和懂是雨


突然是看见

混淆叫做房间


漏像海岸线

身体是流沙诗是冰块

猫轻微淡水鸟是时间


裙的海滩

虚线的火焰

寓言消灭括弧深陷


斑点的感官感官

你是雾

我是酒馆


blob.png

墓床


顾城


我知道永逝降临,并不悲伤

松林中安放着我的愿望

下边有海,远看像水池

一点点跟我的是下午的阳光

人时已尽,人世很长

我在中间应当休息

走过的人说树枝低了

走过的人说树枝在长

blob.png


九月


海子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马头 一个叫马尾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

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只身打马过草原


blob.png

夜鸟


西川


残夜将尽的时候 

是些什么颜色的鸟 

掠过城市的上空 

它们的叫声响成一片 

它们离梦想近一些 

它们属于幸福的族类 

是些什么颜色的鸟 

带着它们的秘密 

和遗忘飞离 

夏天树叶的声响 

秋天溪水的声响 

比不上夜鸟的叫声 

我却看不到它们的 

身体,也许它们 

只是一些幸福的声音


blob.png

一切


北岛


一切都是命运

一切都是烟云

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

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

一切欢乐都没有微笑

一切苦难都没有泪痕

一切语言都是重复

一切交往都是初逢

一切爱情都在心里

一切往事都在梦中

一切希望都带着注释

一切信仰都带着呻吟

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

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


blob.png

阳光中的向日葵


芒克


你看到了吗

你看到阳光中的那棵向日葵了吗

你看它,它没有低下头

而是把头转向身后

它把头转了过去

就好像是为了一口咬断

那套在它脖子上的

那牵在太阳手中的绳索


你看到了吗

你看到那棵昂着头

怒视着太阳的向日葵了吗

它的头几乎已把太阳遮住

它的头即使是在没有太阳的时候

也依然在闪耀着光芒


你看到那棵向日葵了吗

你应该走近它

你走近它便会发现

它脚下的那片泥土

每抓起一把

都一定会攥出血来

blob.png

镜中


张枣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了下来 

比如看她游泳到河的另一岸 

比如登上一株松木梯子 

危险的事固然美丽 

不如看她骑马归来 

面颊温暖 

羞涩。低下头,回答着皇帝 

一面镜子永远等候她 

让她坐到镜中常坐的地方 

望着窗外,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blob.png

如今我黑黑的眼睛


蓝蓝


如今我黑黑的眼睛

比写在树上的夜醒得更早

 

比赤麻鸭更早看见

北方青青的麦苗

 

如今积雪是可以记起的往事

可以在槐花下吟唱的过去

 

如今杨穗掉在田头

地米菜像恋爱的眼睛布满小路

 

我看见杏树金色的微风翻动

在墙头弄出斑斑驳驳的花影

 

仿佛这一切从另一个春天传来

是另一个人迈动我轻快的双脚

 

如今暖暖的风早已吹远

地虫在苏醒后的恐惧里忙碌

 

如今我不再想下一个春天

那里已经不会有这张忧伤的脸


blob.png

儿子


陈年喜


儿子

我们已经很久不见了

我昨夜抱你的梦

和露水一起

还挂在床头

 

你在离家二十里的中学

我在两千里外的荒山

你的母亲

一位十八而立的女人

被一些庄稼五花大绑在

风雨的田头


我们一家三口

多像三条桌腿

支撑起一张叫家的桌子

儿子  这也是我们万里河山目下

大体的结构

儿子

我们被三条真实的鞭子赶着

爸爸累了

一步只走三寸

三寸就是一年

儿子  用你那精确无误的数学算算

爸爸还能够走多远


你说母亲是你的牡丹

为了春天

这支牡丹已经提早开了经年

如今叶落香黯

谁能挡住步步四扰的秋天

儿子

其实你的母亲就是一株玉米

生以苞米又还以苞米

带走的仅仅是一根

空空的桔杆


儿子

你清澈的眼波

看穿文字和数字

看穿金刚变形的伎俩

但还看不见那些人间的实景

我想让你绕过书本看看人间

又怕你真的看清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