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让这首歌延续到我生命的尽头

2018/05/17 09:05:19 来源:楚尘文化  
爱”是生命的本能,今天我们为大家带来了十首与“爱”有关的诗,看看诗人如何通过诗句展现人类生命的原力,拥抱多元与自由。

  每年的5月17日是“国际不再恐同日”。


  “爱”是生命的本能,今天我们为大家带来了十首与“爱”有关的诗,看看诗人如何通过诗句展现人类生命的原力,拥抱多元与自由。


  让我们撤掉“标签”,感受诗句的美、诗行的韵律以及诗人对爱与平等的追求。


1.jpg


给安娜多丽雅

[古希腊]萨福   

杨宪益 译


我觉得同天上的神仙可以相比,

能够和你面对面的坐在一起,

听你讲话是这样的令人心喜,

是这样的甜蜜:

听你动人的笑声,使我的心

在我的胸中这样的跳动不宁,

当我看着你,波洛赫,我的嘴唇

发不出声音,

我的舌头凝住了,一阵温暖的火

突然间从我的皮肤上面溜过,

我的眼睛看不见东西,我的耳朵

被噪声填塞,

我浑身流汗,全身都在颤栗,

我变得苍白,比草叶还要无力,

好像我几乎就要断了呼吸,

在垂死之际。


  萨福是古希腊著名的抒情女诗人,这首诗就是她为一名叫做安娜多丽雅的女学生也是恋人所作。她的诗典雅浪漫,最早被周作人译介为中文。萨福是一名女同性恋者,她在其生活的莱斯波斯岛建立女子学校,是女孩子们读书与生活的精神导师。她追求爱与平等,深受乡人敬重,在后来也在西方被称为女性主义的第一人。


2.jpg


泪流在我心里

[法]魏尔伦   

梁宗岱 译 


泪流在我心里, 

雨在城上淅沥: 

哪来的一阵凄楚 

滴得我这般惨戚? 


啊,温柔的雨声! 

地上和屋顶应和。 

对于苦闷的心 

啊,雨的歌! 


尽这样无端地流, 

流得我心好酸! 

怎么?全无止休? 

这哀感也无端! 


可有更大的苦痛 

教人慰解无从? 

既无爱又无憎, 

我的心却这般疼。 


  这首诗是魏尔伦为兰波所作。1871年9月,17岁的少年诗人兰波手执保尔·魏尔伦的书信,来到巴黎,自此二人开始了一段旷世奇恋。魏尔伦带兰波走进了当时的法国诗坛,兰波也成为他的诗歌“缪斯”。但由于魏尔伦妻子指控二人不正当的“友谊”,魏尔伦被判入狱。而后两人分离,魏尔伦为兰波写下这首著名的短诗《泪流在我心里》。


3.jpg

写给萨尔瓦多·达利的颂歌(节选)

[西班牙]加西亚·洛尔迦  

译者佚名


你渴望的高处花园里的一朵玫瑰。 

纯钢句法里的一只轮子。 

剥去印象主义雾气的山。 

俯瞰最后扶手的灰色。 


现代画家们,在白色的画室里, 

从方形的根上剪下无菌的花。 

塞纳河水中的大理石冰山 

冷却了窗驱散了常春藤。 


男人用力踩踏铺着瓷砖的街道。 

水晶回避着反射的魔力。 

政府已经关闭了香水店。 

机器把它的双节拍变成永恒。 


森林,屏风和眉心的缺席 

在古屋顶上游荡。 

空气在海面上打磨自己的棱镜 

而地平线如巨型水道般升起。 


不认识风和阴影的水手们, 

在铅的海里把塞壬斩首。 

夜神,黑色的谨慎雕像, 

手持月的圆镜。 


对形式和极限的渴望把我们征服。 

来的这个男人用黄色尺子看东西。 

维纳斯是白色的静物画 

而蝴蝶收藏者们都逃走了。 


卡达盖斯,在水与峰的相交处, 

抬起了石阶藏起了螺号。 

木笛让空气平静。 

年老的森林神祗递给男孩们水果。 


他的渔夫们无梦地睡在沙滩上。 

在汹涌的海上玫瑰是他们的罗盘。 

受伤手绢的贞洁地平线, 

连接起鱼和月的巨大玻璃。 


白色双桅船的坚硬王冠 

环绕着苦的额头和沙的头发。 

塞壬们劝说而不诱惑, 

如果我们拿出一罐淡水它们就会出现。 


啊,萨尔瓦多·达利,橄榄色的嗓音! 

我不夸赞你不完美的青春笔触 

或是你的色彩,它追逐你这时代的色彩。 

但我赞颂你对有限永恒的渴望。 


洁净的灵魂,你住在新的大理石上。 

你逃出不可思议形式的黑暗森林。 

你的手到哪里,你的想象就到哪里,你享受你窗户中海的十四行诗。 


  西班牙诗人洛尔迦与画家达利是学生时代的挚友,二人最初被彼此的才华吸引,后来洛尔迦深深爱上了达利。洛尔迦的诗作与达利的画作有许多互相呼应之处,达利在信中称洛尔迦为“我们时代唯一的天才”。洛尔迦也写下这首对爱人的“赞歌”,怀念二人在西班牙小镇卡达克斯的浪漫时光。


4.jpg

无题

[英]雷德克利芙·霍尔    

二言 译


在那晶莹剔透的水晶灯里,

藏着我深爱的女人的灵魂。

灯油和灯芯一直在燃烧,

但我却看不到一丝亮光。

我怎能点亮这个女人的心,

什么样的火炬才能使她燃烧?

爱有没有在她美丽的身躯上驻留,

她的灵魂此刻有几许安宁?


  雷德克利芙·霍尔是英国的现代著名女诗人、作家。1928年所著的女同性恋小说《寂寞之井》在英国遭禁。这首诗是她写给比她小24岁的同性爱人——知名的德国歌手玛贝尔·巴登的,时年51岁的霍尔在诗中表达了温柔的爱意。


5.jpg


在无人踏过的草径上

[美]惠特曼  

译者佚名


在无人踏过的草径上,

在碧水外溢的池塘边,

消遁的灵魂又展现了生命,

禁锢我心灵多年的关于享乐、利欲和循规蹈距的教条都已消失无影。

虽然没人会首肯,

但我的灵魂清楚地感到,

我歌唱的人沉浸在同志的欢爱中。

远离尘世的喧嚣,

我们的言语吐露着芬芳,

在这个无人来到的角落里我自由自在,无所顾忌。

强大的生命伴随着我,

向我显示了我所追求的一切,

我决心只高歌同志情谊,

让这首歌延续到我生命的尽头,

把这份充满活力的爱延续给后人。

四十一岁第九个月的这个下午,

我为所有年轻的和曾经年轻的男人而活,

我要说出日夜陪伴着我的秘密,我要欢庆同志的爱情。


  这首诗是《草叶集》中《芦笛集》的首篇。1858 年与之间,惠特曼与一位叫 M 的男士相恋,这场恋爱使他彻底完成了自我接受。所以1858年后,惠特曼才真正公开接受自己的同性恋身份。1860 年《草叶集》再版时,诗人坚持收入了这期间创作的《芦笛集》 ,开始大胆地歌颂同性恋。他的诗作展现了种族平等的观点,并通过对性的大胆描写呼吁民主与平权。


6.jpg

她的胸口永缀珍珠

[美]艾米莉·狄金森   

译者佚名


她的胸脯用珍珠装饰更美

可惜我不是“潜水员”

她的容颜如同一位王后

可惜我没有辉煌的冠冕

她的心倾情于家园

我,一只小麻雀,在那边建造

用芳香的嫩枝编织的

永恒爱巢!


  这首是狄金森写给苏珊的,她一直对苏珊怀着复杂的依赖情感。苏珊是狄金森年轻时的密友,后来更嫁给了她的哥哥奥斯丁,成为她的嫂子。婚后,苏珊与狄金森为邻,但二人常以便条通信。狄金森许多诗作的第一个读者就是苏珊,而且常因苏珊的意见而修改诗作。狄金森现存的书信,致苏珊的也占最多。她曾说:“成为苏珊就是想像”。


7.jpg

给卢西安

[美]艾伦·金斯堡

译者佚名

 

小心点

你不是在梦游仙境

我已经听说在你灵魂深处滋生的疯狂

但你的愚昧却是你的幸运

在你独立之日

你就是受罪的那个

找到爱在哪里吧

给予分享和舍得

唯恐我们还未开放便已死去

 

  这是学生时代的艾伦·金斯堡写给心仪的男孩子卢西安·卡尔的一首情诗。艾伦·金斯堡是“垮掉的一代”中的领袖诗人,而他与“垮掉一代”的伙伴们也称为美国追求和平与自由的先驱。


8.jpg

昨日的雨还湿着地

[俄]叶赛宁   

二言 译


昨日的雨还湿着地,

绿草仍带着水滴……

久未耕耘的田地充满了渴求,

藜木已显得萎蔫无力。

在变幻无常的秋日里,

我穿过街道与泥地,

在每一个遇见的人里

搜寻着那令我喜悦的面容与笑意。

愈加俊朗,愈加散发着魔力,

你的天地深不可测而又攫住我心……

噢,只有和你才能绽出幸福,

只有和你我坚守情谊。

如果上帝的旨意,

使你的双目永闭,

我将如旷野上的影子,

跟随着你,伴你进入安息。


  此诗创作于1916年,叶赛宁把它献给同性恋人克柳耶夫。第一段描写了前日欢爱的余味和对重新相聚的渴望。这首诗也完全展现出了叶赛宁的浪漫主义气息。


9.jpg

葬礼蓝调

[英]W.H.奥登   

娜斯 译


停止所有的时钟,切断电话 

给狗一块浓汁的骨头,让他别叫 

黯哑了钢琴,随着低沉的鼓 

抬出灵怄,让哀悼者前来。 

让直升机在头顶悲旋 

在天空狂草着信息他已逝去, 

把黑纱系在信鸽的白颈, 

让交通员戴上黑色的手套。 

他曾经是我的东,我的西,我的南,我的北, 

我的工作天,我的休息日, 

我的正午,我的夜半,我的话语,我的歌吟, 

我以为爱可以不朽:我错了。 

不再需要星星,把每一颗都摘掉, 

把月亮包起,拆除太阳, 

倾泻大海,扫除森林; 

因为什么也不会,再有意味。 


  《葬礼蓝调》初次发表于1936年,后来在1994年拍摄的电影《四个婚礼与一个葬礼》中被Matthew在为他的同性恋伴侣Gareth所致的悼词中所引用,从而广为人所知。这首诗是奥登写给他的同性恋人Chester Kallman的情诗,奥登46岁时与18岁的诗人Chester Kallman相恋,在创作这首以葬礼为主题的情诗时他的恋人还活在世上。


10.jpg

北回线上

陈克华


那是一段长长的,断不去的梦

的旅程。我正要回去

那处盛产山水、大理石

和花莲人的地方


习惯上,会有一位阿美族青年与我同座

他看海,我想着心事

有时我们交换,有时,我们也为彼此守夜──


而终究是如此颠簸的梦境太绵长了

他偶而醒来,不快地

告诉我一个木麻黄的村落

遇见涂着眼膏的少女

口香糖,和吉他歌本

和到处一点点色情的暗示。


我说起发生在火车上,有关加速度的著名实验──

土葬。

一颗良心 

或者一块铅的坠落,更快速接近泥土呢?

石灰岩或者五万呎的人工草皮

观光收入或者生产指数

人口素质或者就业率


他说他不懂物理。那么,

我问他:

在清醒的时候,你比较崇拜烟囱呢,

还是阳具?


  这首情诗写在开往花莲的火车上。陈克华是台湾最负盛名的中生代诗人,曾担任《现代诗》主编。以《我捡到一颗头颅》等耸动的色情诗挑战政治和道德威权。他以一种冷静观察的眼光的笔调,以及字里行间的默默温情关照现实,为台湾同志婚姻合法的推进给予了文学乃至社会上极大的助推力。


  Photo@lmInes Perković


1.jpg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