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秋深了,家居的日子又临了

2018/10/12 08:58:23 来源:楚尘文化   

  加缪曾说:“秋是第二个春,此时,每一片叶子都是一朵鲜花。“


  在这个秋意渐深的日子里,读几首诗,感受每一个温情的时刻,并爱你所爱~


blob.png

十四行诗(第七十三首)


[英]莎士比亚

梁宗岱 译


在我身上你或许会看见秋天,

当黄叶,或尽脱,或只三三两两

挂在瑟缩的枯枝上索索抖颤——

荒废的歌坛,曾是鸟儿合唱的地方。

在我身上你或许会看见暮霭,

它在日落后向西方徐徐消退:

黑夜,死的化身,渐渐把它赶开,

严静的安息笼住纷纭的万类。

在我身上你或许会看见余烬,

它在青春的寒灰里奄奄一息,

在惨淡灵床上早晚总要断魂,

给那滋养过它的烈焰所销毁。

看见了这些,你的爱就会加强,

因为他转瞬要辞你溘然长往。


blob.png


秋颂


[英]济慈

查良铮 译


1


雾气洋溢、果实圆熟的秋,

你和成熟的太阳成为友伴;

你们密谋用累累的珠球,

缀满茅屋檐下的葡萄藤蔓;

使屋前的老树背负着苹果,

让熟味透进果实的心中,

使葫芦胀大,鼓起了榛子壳,

好塞进甜核;又为了蜜蜂

一次一次开放过迟的花朵,

使它们以为日子将永远暖和,

因为夏季早填满它们的粘巢。


2


谁不经常看见你伴着谷仓?

在田野里也可以把你找到,

弥有时随意坐在打麦场上,

让发丝随着簸谷的风轻飘;

有时候,为罂粟花香所沉迷,

你倒卧在收割一半的田垄,

让镰刀歇在下一畦的花旁;

或者.像拾穗人越过小溪,

你昂首背着谷袋,投下倒影,

或者就在榨果架下坐几点钟,

你耐心地瞧着徐徐滴下的酒浆。


3


啊.春日的歌哪里去了?但不要

想这些吧,你也有你的音乐——

当波状的云把将逝的一天映照,

以胭红抹上残梗散碎的田野,

这时啊,河柳下的一群小飞虫

就同奏哀音,它们忽而飞高,

忽而下落,随着微风的起灭;

篱下的蟋蟀在歌唱,在园中

红胸的知更鸟就群起呼哨;

而群羊在山圈里高声默默咩叫;

丛飞的燕子在天空呢喃不歇。


blob.png


秋天的薄雾


[美]艾米·洛威尔

郑建青 译


是一只蜻蜓还是一片枫叶

轻柔地落到水面?


blob.png

罗马的秋天


[英]奥登

王佐良 译


波涛拍击码头;

荒野上大雨

抽打一辆废弃的火车;

歹徒们挤满了山洞。


幻觉遍布夜礼服;

国库代理人穿过

偏僻小镇的下水道

追赶着潜逃的抗税者。


魔法的秘密仪式催促

寺院里的娼妓入睡;

所有的文人学者

都有一个假想的朋友。


崇高而激动人心的卡多

可能赞美古老的纪律,

但肌肉僵硬的海兵叛乱

则是为了食物和薪水。


凯撒的双人床多暖和

当一个微不足道的办事员

在一张粉红的正式表格里

写下“我不喜欢我的工作”。


财富或怜悯未被赠予,

红腿的小鸟,

蹲在它们带斑点的蛋上,

注视着每座流感肆虐的城市。


在一起移向别处,无数

成群结队的驯鹿横穿

一片又一片金黄苔藓,

沉默而迅捷。


blob.png


病的秋天


[法]阿波利奈尔

戴望舒 译


病的秋天

受钟爱的病的秋天

你将死去当飓风吹入蔷薇间

当雪花片片

飘到那些果树园


可怜的秋天

你死在雪和成熟的果子底

洁白和丰饶之中

在长天深处

鹰隼在翱翔

在永远没有恋爱过的

那些绿发的天真的矮水妖上面


在辽远的林际

鹿已鸣过了

我多么地爱我季节我多么地爱

你的骚音

没有人采撷而坠下来的果子

风和森林它们流着

它们全部的眼泪在秋天一叶一叶

被人践踏的

树叶

一列开过的

火车

流逝过去的

生命


blob.png


秋夜思


戴望舒


谁家动刀尺?

心也需要秋衣。


听鲛人的召唤,

听木叶的呼息!

风从每一条脉络进来,

窃听心的枯裂之音。


诗人云:心即是琴。

谁听过那古旧的阳春白雪?

为真知的死者的慰藉,

有人已将它悬在树梢,

为天籁之凭托——

但曾一度谛听的飘逝之音。


而断裂的吴丝蜀桐,

仅使人从弦柱间思忆华年。


blob.png


秋歌

——给暖暖


痖弦


落叶完成了最后的颤抖

荻花在湖沼的蓝睛里消失

七月的砧声远了

暖暖


雁子们也不在辽夐的秋空

写它们美丽的十四行诗了

暖暖


马蹄留下踏残的落花

在南国小小的山径

歌人留下破碎的琴韵

在北方幽幽的寺院


秋天,秋天什么也没留下

只留下一个暖暖

只留下一个暖暖

一切便都留下了


blob.png


深秋的故事


张枣


向深秋再走几日

我就会接近她震悚的背影

她开口说江南如一棵树

我眼前的景色便开始结果

开始迢递;呵,她所说的那种季候

仿佛正对着逆流而上的某个人

开花,并穿越信誓的拱桥


落下一片叶

就知道是甲子年

我身边的老人们

菊花般的升腾、坠地

情人们的地方蚕食其它的地方

她便说江南如她的发型

没有雨天,纸片都成了乳燕


而我渐渐登上了晴朗的梯子

诗行中有栏杆,我眼前的地图

开始飘零,收敛

我用手指清理着落花

一遍又一遍地叨念自己的名字,仿佛


那有着许多小石桥的江南

我哪天会经过,正如同

经过她寂静的耳畔

她的袖口藏着皎美的气候

而整个那地方

也会在她的脸上张望

也许我们不会惊动那些老人们

他们菊花般升腾坠地

清晰并且芬芳


blob.png


昌平柿子树


海子


柿子树

镇子边的柿子树


枝叶稀疏的秋之树

我只能站在路口望着她


在镇子边的小村庄

有两棵秋天的柿子树


柿子树下

不是我的家


秋之树

枝叶稀疏的秋之树


blob.png


家居


柏桦


三日细雨,二日晴朗

门前停云寂寞

院里飘满微凉

秋深了

家居的日子又临了


古朴的居室宽敞大方

祖父的肖像挂在壁上

帘子很旧,但干干净净


屋里屋外都已打扫

几把竹椅还摆在老地方

仿佛去年回家时的模样


父亲,家居的日子多快乐

再让我邀二、三知己

酒约黄昏

纳着晚凉

闲话好时光


Photo@Daniel Casson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