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刘剑:节气之诗(上)

2019/06/19 11:59:06 来源:北京文艺网  
   

节气之诗(上)

           ——兼致当代诗坛二十四星宿



立春

         ——致吉狄马加


这一天不宜多风雨

浮冰在河面漂着

抬望眼,天空似有些雪花飞舞

不宜入戏太深,也不宜沉默太久


万事总会有个开头

但当我们真的盘点什么是开头的

时候

却又变得十分茫然

迎春花需要扮演一个角色

而樱桃花则更加入戏


窗外偶尔传来爆竹的响声

禁止燃放的法令成了一纸空文

人生往往如此

越是被禁止的越是显得新奇


这需要春风的缱绻

原野充满着躁动

天空需要再来一次洗礼

再厚的云层也镶满了金边

等待着盛大的春日


欲雨还晴,天气脸色多变

仿佛也是一种写诗的方式

混响的和弦嘈嘈切切

融冰已转向后台


潜台词竟是天边透出的那一丝碧蓝

是深耕细作的时候了,雪豹也已经醒来

你该如何挣脱自身角色的羁绊

带给岁月一个豆蔻的春天


2019年2月5日(立春)




雨水


     ——致 骆英



春始属木,万物相生相克

生木者必水

换一种方式思考世界

倘若不带傲慢与偏见

每一种树木皆有每一种树木的属性


季节不存在怨恨情绪

“恨别鸟惊心”,一条河流去了远方

带走了树叶和花儿

也带走了世间的缠绵


正像在这个节气里,水獭将鱼儿摆在岸边

先祭祀一翻而后食用

它们其实无需携家带口

也无需鱼雁传书

无需微信,也无需快递

蓝天就是一块绝美的餐布

世界已没有了空余的房屋和餐桌


柳梢已绽放出了春色

那就拿春色作房屋和餐桌吧

如果每一条河流都去了远方

我们不妨问一问;它们有没有找到归宿?


雨水抬高了季节,就像河流抬高了两岸的山脉

带来了白云,带来了萌动的草木

使它在天际线下愈发明了


2019年2月19日(雨水)



惊蛰


               ——致海男



雷声落地,其实雷声是来自宇宙间的钟声

整整一个冬季,钟声与蛰虫一样

匿迹并窒息


我们只有躲在寒冷的背后

静静地遥望着冬月的清辉

“轰隆隆…”   来自宇宙的钟声敲响

人们又将它唤做春雷


这一天,冷风依然凛冽

你不必过于企盼和煦的春风

乍寒乍暖,这或许就是世界最真实的问候


但你也不必执拗于自己的春梦

那藏于黑暗中的祷告和呓语

只比温馨的忠告晚一分钟

蛰虫惊而出走,踯躅于冷清清的

空房


栖息于紫杉树下的骆驼

曾累毙于快乐的白色路上

谁来安慰我疲惫又困顿的灵魂

谁来爱抚你手臂上的优雅的羽毛


患病的裙裾漫越祭坛

等待着脱去那长发下的衣服

让酮体与钟声一起袒露于犹豫不定的四野


2019年3月6日(惊蛰)



春分


                  ——致西川



当太阳在黄经与赤道之间的铜板画上完成蚀刻

一只云雀破雾而出,穿越迷宫一样的天空


你注定诞生于三月

整个三月都在为你而骄傲

被风吹过,被雨洗过

燕子在这一天不叫燕子,被称作

玄鸟


候来了玄鸟,候来了海棠,候来了梨花,候来了木兰

同时也候来了闪电和雷鸣

倘若天空是迷宫,那候鸟一定是

一群天真烂漫的孩子


有繁华是对的,有虚空也是对的

有正常是对的,有反常也是对的

阴阳中分,昼夜中分

世界在这一天总体上和平


阴谋和祸乱在这一天被挫败

是的   连雪都躲进了深渊

人生有梦,我可能直到今天都没有梦醒


明知道节气有变,那件厚厚的外套仿佛还在为漫长的冬天作着最后的辩护

选择一枚新鲜的鸡蛋

在桌子上把它轻轻地竖起

厚厚的外套顷刻化作了一朵白云


2019年3月21日(春分)



清明


                  ——致芒克



麦花在田野上空布满霹雳

霏霏的细雨居然能分辨出我们和农作物一样的长势

天地宗亲在这一天都要加一加班


被打湿的纸钱燃烧的会慢一些

还有那些安静的躺在我们思念里的人,浑身上下布满了星光

他们已经冻结在时光的冰箱里


扶起他们,扶起他们我们就会变成一颗颗闪亮的星星

因为他们是我们的灵感启示

它超越了年龄和生死的界限


更难得的是它是你的马车,是你的向日葵

“那是拉满了庄稼和阳光的田野”

充满了现实性的破产

只是那把脚踏实地的泥土

还会不会被攥出血来


走近它,走近它哪怕是一团荆棘

哪怕是一团霹雳

走近它,走近它,哪怕是一团我们永远也抓不到手的虚空


2019年4月5日(清明)



谷雨


                 ——致臧棣



轻轻拂去沾在衣袖上的雨丝

这一天就不知不觉的过去了

倒春寒的衣领刚刚竖起,又不得不重新卷起来


味蕾比较发达的我们有时不得不跟着感觉走

在时节的节点上将北方以北的雪花

赶回去


精心呵护刚刚萌发的娇嫩的花蕊

尽管经历的雨水太多

也不敢声称“曾经沧海难为水”

只是在这个湿漉漉的节气

在你的灵魂里有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悲伤


太阳花却开得如此茂盛,轻盈且

敏锐

从天空到大地,还没有比阳光更高贵的事物


尽管飞鸟可以投下阴影,一滴雨也可以投下阴影

但太阳花可以唤醒一切,世间的灵丹妙药

在盛行雨水的季节,我们的灵魂长满着青苔


并滋生出莫名的忧郁

甚至已经到了像花儿一样绽放的

时刻

我们不得不用尽所有的力量

把一只陶罐变换成一口钟鼎


2019年4月20日(谷雨)



立夏


                      ——致大卫



瓜类、茄类多病,门诊爆棚

天空由灰转蓝,阵风瞬间可达七级

这些还都不那么重要


虫子和鸟类的鸣叫试图改变植物的生长方式

有时任意制造一些假象出来

也是常有之事


布谷鸟忙前忙后,并不像大卫

《立夏》诗中所说“无事乃静坐”


寂寞和爱是一对孪生兄妹

但这并不意味着该开放的花儿就

不再开放了

你欠世界的就该让花儿去偿还


而世界欠你的却是一些有害的过于庞大的事物

这似乎又有些不太平等


要想在世界和你之间找到一个

平衡点

把你身上布满的尖刺一根不剩的

拔掉

或许是个好主意


但有时这又是你灵感源泉之所在

并已经超越了而立,不惑,甚至

知天命的年岁


倘若与一个完全不带刺的你站在

一起

我或许又有了一份深深的失落


2019年5月6日(立夏)



小满


                ——致杨炼



初夏的天空激动着你的孤独

黑暗的洞察力和灵视的显现

仅仅经得起反复不停地敲打和重复着你自己


诗意更像是一个末日祭司

吓退着到处盯视着你的危险的“面具与鳄鱼”


草原并不是大海的停止之处

海水遇到蓝天的纷乱的白云也会

蒸发


时间不存在假象

有人说;激动的你与惊吓的你

——像麦克迪尔米德遇见了里尔克

还有一把出鞘的武士刀


人们把花开时吹来风叫做“花信子”

如果要我选择一种更加准确的植物

那么我只有选择苦菜花了


蓬门与花径是一对落魄的逃难诗人

而你却胖了,食诗而肥,体态略显臃肿

但秀发依然飘逸

除了爱,莫非还有更加不可思议的奇迹


除了爱,有些东西并不完全取决于你自己

日子渐近饱满,今夜我不关心诗歌

今夜,月光大于海洋

麦粒大于月光


2019年5月20日(小满)



芒种


               ——致黄亚洲



祖国种下好儿女,收获世界最优质的劳动者

耕种世界上最肥沃的土地

拉紧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缰绳

以爱的名义,以慈悲的名义


继承,借鉴,光大,移植,直至

找到天空的入口

任你一步而登,并知道自己的来历

也许我们还会有特殊的背景

但初心至死不渝


你在翻遍全世界的教堂

并试图拉动所有的钟绳

穹顶那么高远,让寂静悄悄地降落你在逐步地接近真相

似乎成长为一位真理的传播者


这颗星球需要播种

有芒之谷可稼种

伯劳鸟站在枝头感阴而鸣

东风染尽三千顷,折鹭飞来无停处

阴雨绵绵,让我们彼此再相欠一些多余的雨量

雷声永远迟钝于闪电


收获与播种的距离那么近

近到彼此能嗅出对方的呼吸

风是一场虚无,而信仰却是如此的鲜明

真实到像雨后彩虹,带给我们永久的启示和灵感


2019年6月5日(芒种)



夏至


                ——致王小妮



用土圭测日影确定夏至

这是先人的发明

我更感到惊奇的是糜与鹿虽属同科但先人竟能分辨出糜属阴鹿属阳


阳盛而衰,这一天鹿角便开始脱落

然而风的敏锐又远超人的嗅觉

它教会我们如何避开那些陈旧并腐烂的东西


但此地无鹿,传说中脱落的鹿角

放入久违的容器里

倒是围绕我们的高傲的蓝天

悠悠进入仲夏的沼泽


半夏应运而生,回归初始状态

执手之际,相视灯火阑珊

相欠方能相见

喜阴的生物开始出现,知了鼓翼

而鸣


衍生的芦苇教会你如何避开太阳的

眼神

麻雀的肺腑空无一人

世界总有一些秘密,像我们一直喊不出的野生植物


失眠继承着黑夜的传统

时光已过大半,就像身边还有许多瞒着你的心事

音乐从广场上空飘来,这里可不是人生的终点


“从今以后,崇高的容器都空着”

比如你,比如从夏至到冬至

“这荡来荡去的后一半生命”



小暑


                     ——致胡弦



鸟儿们几乎都聚集到了湖面

湖水吸收的热浪该往何处排放呢

真的不好意思,自己的胃口大

就直接吞了吧


或者把它们化作清晨的雾气

但这个时节又不是起雾的时候

没有雾,哪怕制造出一些迷雾也好

哪怕制造出一些甜蜜的诡计也好

时令与地名可不能混淆


给一个温馨的提示;“你要用一个地名爱它的家乡

用一连串的地名爱它的漂泊”

出梅了入伏了,鹰儿们飞得更高


天空识破了人间的小把戏

唯有用清亮的月光悉数破解

沿着自己的路走下去,在你身上

我认出了废都的纯粹纯正的古风


而你同样可以信赖,走下去

包括走到事物的背面,但在尚未

抵达之前

我仿佛抓到了茫然中递过来的扶手

并把它带上了季节的旅途


我似乎仍未感觉到气温持续升高

在黄昏来临之前,在我们共同拥有的氛围中,该是告别的时刻

终于带走了一个自我怀疑的理由



大暑


                   ——致梁小斌



河面闪着银亮的光,准备迎接着

一场雷雨

空气中弥漫着暗黄的颜色

多少人在模仿你的“雪白的墙”

而在一场雷雨到来之前

这种模仿显得那么不合时宜


我曾经为模仿过你的诗句而洋洋自得

我使用过你使用过的文字

我使用过你使用过的钥匙

一把钥匙开一把锁

并不在乎有多少人使用过它


我也曾经在雪白的墙上乱画过

我也曾经向河面扔过石子

河面像镜子一样破碎

咯咯的笑声透出不可告人的小邪恶

 

“去告诉所有小朋友,以后不要在这墙上乱画”

还有多少儿时的细节又被重新提起


雨中的雷声和大暑里的蛙声

惊醒了我们共有的童年

阅尽岁月之水的洗礼,穿越盲区

我看到了云雀在空中翩翩飞舞


雷雨过后,天空现出彩虹

像妈妈一样温和的晴空啊

大地热极而泣,南风转北风三到

四级

我们要学会宽容与忍耐,并学会与

世界和解


天际现出冰山一角,冰山出现

冰山正在融化



作者简介;刘剑 ,男 ,安徽涡阳人。现定居北京。出版过诗集《坚韧的水流》,《微蓝》,《短歌行》,《海石花》,《守望》,《他山石》,《超验者》等。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

恒温恒湿实验室 干式电机消防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