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特朗斯特罗姆:醒悟是梦中往外跳伞

2017/03/27 10:03:27 来源:飞地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1931年4月15日-2015年3月26日),瑞典着名诗人,被誉为“20世纪最后一位诗歌巨匠 ”,同时是一位心理学家和翻译家,1954年发表诗集《17首诗》,轰动诗坛。

blob.png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1931年4月15日-2015年3月26日),瑞典着名诗人,被誉为“20世纪最后一位诗歌巨匠 ”,同时是一位心理学家和翻译家,1954年发表诗集《17首诗》,轰动诗坛。至今(截至2013年1月)共发表诗歌200余首。曾多次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并终于在2011年10月6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理由是“他以凝炼、简洁的形象,以全新视角带我们接触现实”。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善于从日常生活入手,把有机物和科学结合到诗中,把激烈的情感寄于平静的文字里,被誉为当代欧洲诗坛最杰出的象征主义和超现实主义大师。


  忌辰·特朗斯特罗姆


  2015年3月26日


  特朗斯特罗姆因中风在医院去世,享年83岁。


blob.png

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诗选

李笠 译


序曲


醒悟是梦中往外跳伞

摆脱令人窒息的漩涡

漫游者向早晨绿色的地带降落

万物燃烧。他察觉——用云雀飞翔的

姿势——稠密树根

那无数盏灯在地底下摇晃。但地上

苍翠——以热带风姿——站着

举着手臂,聆听

无形的抽水机的节奏。他坠入夏天,坠入

夏天炫目的坑洞,坠入

在太阳火炉下抖颤的

湿绿脉管的棋盘。于是停住

这穿越瞬间的直线,翅膀张开

急流上鱼鹰的栖歇

青铜时代的小号

不安的旋律

悬挂在深渊上空


晨光中,知觉把握住世界

像手抓住一块太阳般温暖的石头


漫游者站在树下。当

穿过死亡的漩涡

可有一片巨光在他头顶铺展?


致梭罗的五首诗


又有人离开沉重的城市

那贪婪的石环。水晶清澈的盐

是海水,围攻所有真正的

            难民的脑袋


寂静随着缓慢的漩涡从大地

中心上升,生根,长大。用

树冠茂盛的阴影遮住男人

            温暖的楼梯


脚随意地踢翻一只蘑菇,乌云

在天边扩散,树弯曲的根

像铜号吹出曲子,树叶

           惊恐地飞散


秋天疯狂的逃亡是他的轻大衣

飘动,直到平静的日子

成群地走出灰烬和霜

          在泉中洗脚


看到间歇逃离枯井的人

无人相信时,像梭罗一样

深深潜入内心的绿荫

          狡猾,乐观


劫后


生病的孩子

被镇在视线里

舌头硬得像牛角


他坐着,背对着一幅麦田风景画

下巴的绷带使人想起裹着的尸体

眼镜厚得象潜水镜。事物没有答案

凶猛就像黑暗里响起的电话


但画面风光怡人,尽管

麦穗是金色的风暴

蓝天浮云。金色波浪里

几件白色衬衣在航行:收割者——他们没有影子

田野远处站着一个人,似乎在看这里

宽大的帽子遮住了他的脸

他打量屋里这个黑影,也许为了帮忙

画面在病人和走神者背后悄悄打开

跳闪,敲击。麦穗已点燃,为唤醒他!

这第二个人——麦田里的——给了一个手势

他已走近

无人看见


一个北方艺术家


我,爱德华·格里格,在人群中自由自在地活着

我爱开玩笑,读信,旅游

我指挥乐队

音乐厅的吊灯在掌声中颤成靠岸时的火车轮渡


我来北方是为了征服寂静

我的工作室很小

钢琴像一只挤在屋檐下的燕子


美丽的陡坡常常沉默无语

没有通道

有的只是时而打开的天窗

一道直接来自墨水的飞溅的强光


删减!


山里的锤声飘来

飘来

飘来

形同心跳

飘入屋里的春夜


死的那年我将寄出四道追踪上帝的圣歌

它们从这里开始

讲述它们的歌就在跟前

就在跟前


战争在我们体内

我们,死者的骨头

拼搏着为了再生


七二年十二月晚


我来了,那隐形的人,也许受雇于一个

伟大的记忆,为生活在现在。我走过


紧闭着的白色教堂——一个木制的圣人

站在里面,无奈地微笑,好像有人拿走了他的眼镜


他是孤独的。其他都是现在,现在,现在。重量定律

白天压着我们工作,夜里压着我们睡觉。战争



   晚秋小说的开头


  轮渡散发着油味,某种东西像脑袋里顽固的思想不

    断作响。聚光灯打开。船向码头靠去。只有我一

    个人在这里下船。“要跳板吗?”不要。我踉跄地

    一步跳入黑夜,站在栈桥上,岛上。我感到全身

    潮湿,笨拙,一只刚爬出蛹的蝴蝶,手上的塑料

    袋像一只吊着的残疾的翅膀。我转过身,看见船

    和亮着的窗子飘走,然后摸索着回到空等已久的

    房屋。周围的房子全都空着……睡在这里很舒

    服。我平躺着,不知醒着还是睡着。几本我读过

    的书像老式的帆船经过,笔直朝着百慕大三角开

    去,想消失得无踪无影……空气里响起一阵荒凉

    的声音,一只走神的鼓。一件风一再敲打但大地

    使之平静的东西。如果夜不仅仅是意味着光的缺

    席,如果夜确实是某件东西。那么,夜就是这声

    音。听诊器里心脏缓慢跳动的声音,心脏跳动一

    下,平静一下,继续跳动。仿佛动物正向边界作

     Z字形移动。或者某人从墙里往外敲打,某个属

    于另一个世界但是留在这里的人,使劲敲打,想

    回。太晚了,来不及入地,来不及升天,来不及

    上船 ……另一个世界也就是这个世界。明天早晨

    我将看见黄金的树叶刷刷抖动。   一团爬行的树

    根,长着脸的石头。森林充满了误船的我所钟爱

    的怪兽。

   

blob.png


舒伯特




纽约城外夜色中的一个地方,一个一眼能收览拔百

    万人家的景点

远处,巨城像一条闪光的长长的飘带,一座螺旋状边

    倒的银河

咖啡杯在那里雀跃过柜台,橱窗默对着行人,一片不

    会留下痕迹的鞋子

救火梯在攀爬,电梯门慢慢合上,人声在带着警锁的门 

    后汹涌起伏

打着瞌睡的身子蜷缩在地铁车厢里,一座呼啸着奔

    驰的僵尸陈列馆

我知道——无须统计——此刻有一间屋子正在弹奏

    着舒伯特

对于某个人,音乐比其他的东西更为现实。




人脑无穷的天地收缩成一只拳头大的尺寸

燕子在四月返回同一教堂同一牛棚屋檐下的去年的

    巢穴

它从特兰斯瓦尔起飞,飞过赤道

六个星期穿过两个大陆

直奔消隐在陆地里的黑点

从五根弦寻常的和音里捕捉一生信号的他

让河流穿过针眼的他

是一个来自维也纳,被朋友们称做“蘑菇”的年

   轻矮胖的先生

每天早晨他准时坐在写字台前

于是五线谱奇妙的蜈蚣在那里开始爬行




五根弦在拨弄。我穿行地面温暖富有弹性的森林

蜷曲成婴儿,睡去,轻轻滚入未来,突然感到植物有

    着丰富的思想




我们必须相信很多东西,才不至于度日时突然掉进

    深渊

相信挂在村庄山崖上的积雪,相信无声的许诺,默契

    的微笑

相信噩耗与我们无关,刀光不会再心野里闪现

相信车轴能在放大三百倍的钢铁蜜蜂的公路上带我

    们向前

事实上,这些东西并不配我们的信赖

五根弦说我们可以相信别的

相信什么?相信别的。它们跟我们朝那里走了一

    段,如同灯光在楼梯处熄灭,手追随着——用信

    赖——


黑暗中那识得盲眼的扶手




我们挤在钢琴面前,四只手在弹奏着f小调

两个车夫坐在同一驾驶座上,显得有点滑稽

手来回地搬动喧哗的重量

仿佛我们正在摆弄平衡力

打破秤杆冷酷的平衡:痛苦和欢乐半斤八两

“这音乐气吞山河!”安妮说。她说得好

那些妒忌地睨视行为者的人,那些因自己不是凶手

    而鄙视自己的人

他们在这里会感到陌生

那些买卖人命、以为谁都可以用钱购买的人,他们在

    这里会感到陌生

这不是他们的音乐。悠长的旋律在变化中保持着本

    色

时而明丽轻柔,时而粗糙强大。蜗牛的足迹和刚绳

固执的哼吟跟随着我们

向深处

走去


  银莲花


  走火入魔——没有比之更容易的了。这是大地和春

    天最古老的圈套:银莲花。 它们有些出人意料。

    它们在目光一般忽略的地方从去年褐色的落叶中

    探出身子。它们在燃烧, 飘荡, 是的, 飘荡,这取决

    于色彩。这种冲动的紫色眼下毫无重量。这里充

    满了沉醉,但屋顶很低。“功名” —— 无助轻重!

    “权利”和“发表”——滑稽可笑!它们甚至在尼尼

    微安排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欢迎仪式,热闹而嘈杂

    屋顶很高——水晶的吊灯如同玻璃的兀鹰悬挂在

    所有的脑袋上。银莲花为取代这一堂皇、喧嚣的

    死胡同,开辟了一条通往真正宴席的死静的暗道。

   

  蓝房子


  这是个阳光明媚的夜晚。我站在稠密的树林里,打

    量远方那烟蓝色墙壁的房屋。我仿佛刚刚死去,

    用新的角度看它。


  房子已度过了八十多个夏天。它的木头用四分的欢

    乐和三分的痛苦进行过防水处理。房客一死,房

    子便重新漆刷一遍。死者自己漆,不用刷子,从里

    面。


  另一头是开阔的坡地。过去是花园,如今已经荒芜。

    平静的杂草的波浪, 杂草的宝塔 ,汹涌的文章 , 杂

    草的《奥义书》,杂草的海盗船队,龙头,长毛, 一个

    杂草帝国!


  一支飞去来器的阴影在荒芜的花园里呼啸。这与很

    久以前住在这房子里的那个人有关。几乎还是个

    孩子。一股冲动,一种思想,一个意志从他那里走

    来:“创作?画画?以便逃脱自己的命运。”

  

  房子像一幅儿童画。   一种起替代作用的幼稚出现

    了,因为有人过早推托了当孩子的任务。打开门,

    走入。屋顶动荡,墙壁安稳。床头挂着一幅业余

    画家的画,画面上,一条十七张帆的船, 镀金的框

    子无法阻拦的汹涌的浪头和风。


  里面总是清晨, 在岔路之前, 在绝对的选择之前。谢

    谢这次生命!但我仍然怀念选择。一切蓝图都想

    变成现实。


  一条机帆船驶出远方夏夜的地平线。欢乐与痛苦同

    时在露珠的放大镜里膨胀。我们其实并不知道这

    一点,而只是感觉到:我们的生活有一条姐妹船,

    在一条截然不同的航道上走着。当太阳在岛屿的

    背后燃烧。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