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策兰诗选(88首)(王家新 芮虎译)

2017/04/11 11:47:01 来源: 外国诗歌精选  作者: 策兰
   
保罗·策兰(Paul Celan,1920—1970),生于一个讲德语的犹太家庭,父母死于纳粹集中营,策兰本人历尽磨难,于1948年定居巴黎。

blob.png


  保罗·策兰(Paul Celan,1920—1970),生于一个讲德语的犹太家庭,父母死于纳粹集中营,策兰本人历尽磨难,于1948年定居巴黎。策兰以《死亡赋格》一诗震动战后德语诗坛,之后出版多部诗集,达到令人瞩目的艺术高度,成为继里尔克之后最有影响的德语诗人。1970年4月20日左右,策兰在巴黎塞纳河上从米拉波桥投河自尽;5月1日,一个钓鱼的人在塞纳河下游7英里处发现了他的尸体。他的自杀是相当的沉重的,这是以一种非常沉重的方式,回答和了结了历史浩劫带给个体生命的重负。最后留在策兰书桌上的,是一本打开的荷尔德林的传记。他在其中一段画线:“有时这天才走向黑暗,沉入他的心的苦井中,”而这一句余下的部分并未画线:“但最主要的是,他的启示之星奇异地闪光。”


《我是这第一个》


我是第一个喝蓝色的人,它仍在寻找

它的眼睛

我从你的足印喝并看见:

你把我卷过手指,珍珠,而你成长!

你成长,像这所有的以往

你卷过:这黑色的悲痛之冰雹

掉进一张变白的围巾,因那告别的

挥动。


《雾角》


隐匿之镜中的嘴

屈向自尊的柱石

手抓囚笼的栅栏

把你自己献给黑暗

说出我的名字

把我领向他。


《水晶》


不要在我的唇上找你的嘴

不要在门前等陌生人

不要在眼里觅泪水

七个夜晚更高了红色朝向红色

七颗心脏更深了手在敲击大门

七朵玫瑰更迟了夜晚泼溅着泉水。


《你的手》


你的手充满时间,你走向我——而我说:

你的头发并非褐色

于是你把它轻轻地举在悲哀的天平上:它

重过了我......


他们上船走向你将它载走,然后

放在欲望的市场里出售——

你从深处对我微笑,我从轻盈停驻的贝壳

里向你哭泣

我哭着:你的头发并非褐色,他们从海里

提供苦水而你给他们鬈发......

你低语:他们正以我填充世界,于是,我

在心里留出一条狭隘的路!

你说:放下岁月的叶子在你身边——是更亲密

地贴近并吻我的时候了!


岁月的叶子是褐色的,而你的头发

并非如此。


《岁月,从你到我》


你的头发再度飘动当我哭泣。随着你

眼中的蓝色

你用我们的爱摆出餐桌:一张床从夏到秋。

我们喝着某人既非你我也不是

一个第三者酿造的什么

我们摊开一个空洞和仅有。


我们从深海之镜里观看我们自己并更快地把食物传递给对方:

当夜是夜,它和早上一起开始,

挨着你它把我安顿下来。


《眼睛》


眼睛:随着倾盆的雨一起闪光

当上帝命令我喝。


眼睛:

黄金,被夜晚点数着进入我的手掌

当我采摘着

并铲去谚语的阴影。


眼睛:

黄昏在我的上空点燃当我破门而入

并用我鬓角的冰越冬

我疾驰穿过永恒的小村庄。


《夜的光线》


最明亮时燃烧我夜的情人的头发

我送给她最轻的木头棺柩

它波浪汹涌,就像我们在罗马的梦床

它戴着白色假发,像我一样,并嘶哑地说着:

它像我一样谈着,当我被允许进入内心。它知道

一支法国的情歌,我在秋天时曾唱起它

当我作为一个旅人在夜地驻留并给黎明写着信。


一只漂亮的船,那棺柩,用情感之木做成

我在血液中划着它,仿佛比你的眼睛年轻

现在你像一只死鸟一样年轻,在三月雪中

现在它走向你,对你唱它的法国情歌

你是光:你将在我的春天里睡着直到它过去

而我是光明的使者:

在陌生人面前我唱。


《哑默的秋之气息》


哑默的秋之气息。这

雏菊,未摘的,曾经

走在家乡与深谷之间,在

你的记忆里。


一个陌生的遗失曾是

伸手在即的赠礼,几乎

你将

拥有生命


《阿西西》


翁布里安的夜

翁布里安的夜带来寺钟的银色和橄榄叶

翁布里安的夜带着石头——你搬来的

翁布里安的夜带着石头。


哑默,那生命载运的,哑默

再注入壶中。


陶制的壶。

陶制的壶,陶工的手在加速涂封

陶制的壶,被一只阴影的手永远罩住

陶制的壶,带上一道阴影的印封。


石头,无论你从哪里看,石头

让灰色的动物进来


慢跑的动物

慢跑的动物在雪中,那最赤裸的手所撒播

慢跑的动物 ,在那关闭的字词前

慢跑的动物,从喂食的手中吞吃着睡眠。


光亮,那不去安慰谁的,光亮。

死者——他们仍在行乞,圣方济!


《赞美诗》


没有人再从大地和黏土捏塑我们

没有人给我们的尘埃施法

没有人

赞美你的名字,没有人

为了取悦你

我们将绽放

向着


一个虚无

我们曾是,现在是,将来

永远是,绽放成花朵:

这虚无,这空无其主的

玫瑰

以我们明亮灵魂的雌蕊

我们废毁的天国的雄蕊

以我们的红花冠

和这深红的词,我们所唱的

关于啊关于

那刺。


《夜骑上他》


夜骑上他,他已苏醒过来

孤儿的上衣是他的旗帜


不再陷入歧途

它笔直地骑着他


这是,仿佛橘子立在水贞树上,

仿佛如此的骑着虚无

只有他的

最初的

出生印记,那带着

秘密斑点的

皮肤


《骨灰瓮之沙》


像霉一样绿, 是那忘却的家

在每一扇吹动的门前你的被斩首的乐师变蓝

为你,他击动用青苔和粗砺的阴毛制成的鼓

并以一只化脓的足趾在砂中勾画出你的眉毛

他画得比它本身更长,和你的嘴唇的红润

在此你注满骨灰瓮,并喂养你的心房


《布满骨灰瓮的风景》


布满骨灰瓮的风景

对话

从冒烟的嘴到冒烟的嘴


他们吃

疯人院病人的地菌,一块

未埋葬的诗

找出它的舌和牙齿


一滴泪滚回它的眼睛


左手,孤儿般的

半个朝圣者的

贝壳——他们送给你

而后他们捆住你——

倾听,把天空照得透明:


对抗死亡的砖石游戏

可以开始


《寿衣》


那种你用轻盈织就的

我穿上以背负石头为荣

当我在黑暗中叫醒

呐喊,便传递给它


常常,当我应该嘀嘀咕咕时

它便起着遗忘的皱褶

而那个我所原谅的

他,正是过去的我


而这山神

在击打他的最沉闷的鼓

正好在皱纹荡平时

这阴沉的人皱起了眉


《白昼》


野兔皮毛的天空,甚至现在

一片清晰的翅仍在书写


我亦如此,回忆你

尘埃的

色彩,到达时

如一只鹤


《你曾是》


你曾是我的死亡

你,我可以握住

当一切从我这里失去的时候


《那是一个》


那是一个

把我们抛掷在一起的

使我们相互惊恐的


巨石世界,太阳般遥远

哼着


《高门》


一个天使漫步走过这个房间——

你,靠近未打开的书

赦免我

再一次地


两次发现石楠可吃

两次褪去颜色


《我仍可看到你》


我仍可看到你:一个回声

可用感觉的词语

触摸,在告别的

山脊


你的脸略带羞怯

当突然地

一个灯一般的闪亮

在我心中,正好在那里

一个最痛苦的在说,永不


《我听见斧头开花》


我听见斧头开花

我听见一个不可命名的地方


我听见那只正瞧着他的面包

治愈被吊死的男人

这面包,为妻的已为他焙好


我听见他们呼唤生活

这唯一的庇护


《现在》


现在,既然教堂的膝垫燃烧

我吃这书

和它所有的

荣耀


《在福兰库斯,我们俩》


如果一个人向这些石头

泄露

对他隐瞒的东西

这里,附近

在一个跛行老人手杖上

它会打开,像一个伤口

你会沉没在内

孤独地

远离我的尖叫,它已经

随之凿好,白色


《空洞的生活庄园》


空洞的生活庄园。在走廊里

吹空了

绽放出花朵。一把

沉睡的谷粒

从真实的结巴

之口中吹出

要去与雪——

对话


《永恒带他》


永恒带他

进入幻境,并

越过


慢慢地扑灭所有

烛燃的火灾


一种绿,不生于此地

用绒毛覆盖了岩石的

下颌,孤儿在那里

埋葬并被

再次埋葬


《作品》


作品弄空了自己,那种

被说出来的,海绿

在海湾里燃烧


在这

流动的名字里

海豚跃过


在永恒的无地,这里

在这喧响着钟声的

记忆里——但,何处?


在这阴影的四方里

打响鼻?谁

在它的下面

闪光,闪光,闪光?


《坐在蛇形四轮马车里》


坐在蛇形四轮马车里,经过

白色的柏树,

穿过洪水

他们载送了你


但在你的内心

自诞生那一刻

另外的泉水就已涌起

在乌黑闪光的

记忆中

你曾爬露出来


《在河流里》


在这北方未来的河流里

我投下一张网,那是你

犹豫而沉重的

被石头写下的

阴影


《风景速写》


圆形的墓地,在下。在

岁月进行的四节拍里

沿陡峭的石级环绕而上

熔岩,玄武岩,炽热

穿过地心的石类

沉积凝灰岩

光在那里为我们增长,就在

呼吸之前


油绿,透过大海飞溅,这

不可走入的一刻。向着

中心,灰色

一个石头的鞍座,上面

凹进并炭化了,动物的前额带着

光彩夺目的白斑


《碎石驳船》


水的时刻,碎石驳船

把我们携带向黄昏,我们

如它,并不仓促,一个死亡的

“为何”站在船尾


…………


卸下了,这肺,水母

使自己膨胀成钟,一个褐色的

灵魂肿块到达

一个呼吸清晰的“不”


《直到》


直到

我将你作为一个影子触摸

你才信任

我的嘴


它攀升着

带着后来才想起的事物

攀上时间的庭院

无处不在


你撞向大群

二手利用者

在天使之中


沉默狂

如星


《长号乐章》


长号乐章

深入到这炽热的

空白台词

在火炬的高处

在时间的洞中:


聆听你自己

以你的嘴


《极地》


极地

在我们身内

不可逾越

在警醒时,我们长眠,在

仁慈的大门前


我在你中失去你,那是

我雪白的安慰


说,那是耶路撒冷


说它,仿佛我曾是

你的白色

仿佛你

曾是我的

仿佛没有我们我们也可以成为我们

我翻阅你,直到永远


你祁告,你安顿

我们的自由


《图宾根,一月》


眼睛说服了

盲目。

他们的——“一个谜是

纯粹的

原始”——他们的

漂移不定的

荷尔德林塔,盘旋着海鸥的

记忆


醉溺的木匠访问

这些

淹没的词:


会来

会来一个人

会有一个人步入世界,今天,带着

族长的那种

稀疏胡须,他可以

如果他谈论这个

时代,他

可以

只是咿咿呀呀地

总是,总是

加点什么


("Pallasch,Pallasch")


《苍白声部》


苍白声部,从

深处剥取:

无言,无物

而它们共用一个名字


你可以坠落

你可以飞翔


一个世界的

疼痛收获


《风中的掘井者》


有人将在傍晚演奏中提琴,在小酒店

有人将在足够的词上倒立

有人将双腿交叉绞死在架上,紧挨这旋花


这一年

不呼啸而过,

它 掷回到十二月,十一月

它翻掘自己创伤的沃土

它向你打开,年轻的

坟墓般的

十二个张开的嘴


《一片叶子》


一片叶子,无树

献给贝托尔特·布莱希特:


那是什么时代

那儿一场对话

几乎是一场犯罪

因为它包含了

太多的流言?


《小小的夜》


小小的夜:当你

把我接纳,接纳

向上

三英寸痛苦在

地板上:


所有这些沙砾的死亡披风

所有这些无能为力

所有这些仍在

以它们的舌头——


《当白色袭击我们》


当白色袭击我们,在夜间

当从捐助罐子里溢出的

不止是水

当剥了皮的祭钟之膝

给了暗示:飞!——


因为

我曾

是完整的


《你可以》


你可以充满信心地

用雪来款待我:每当我与桑树并肩

缓缓穿过夏季

它最嫩的叶片

尖叫


《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石头离开了山坡

谁醒来了?你和我

语言,语言。下一个地球,相随的行星

更为贫穷。打开,属于家乡


去哪?向着那没有忘却

与那石头通行,只有你和我

心和心。感觉更沉重

渐渐地更沉。渐渐地更轻松


《我砍下了竹子》


我砍下了竹子

为你,我的儿子

我活过来了


这茅屋明天

将被运走,它

挺立


我不曾参与建这房子:你

不知道,多年前

用什么样的容器

我使沙围绕我,按照

命令与戒律。而你的家

来自旷野——它的大门

敞开


竹节在这里扎下了根,明天

它将仍然站立,无论你去哪里

它的魂灵与你无拘无束地

嬉戏


《下午,和马戏团及城堡在一起》


在布列希特,在火圈前

那儿老虎越过,在大帐篷里

那儿没有限性,我听见你歌唱

那儿,曼德尔斯塔姆,我看见你


天空悬在停泊场上

海鸥悬在起重机之上

有限在歌唱,那稳定——

你,叫做“猴面包树”,炮艇


我向着法国的三色旗致礼

用一个俄国词——

失败曾是不失败

心,是一个设了防的地区


《示播列》


连同我的石头

号啕大哭者

在监栏后面


他们把我拖出来,进入

市场中央

那里

旗帜卷起

我没有向它宣誓效忠


笛子

夜的双重笛音:记住这黑暗的

红色孪生子

在维也纳和马德里

把你的旗帜降到半桅

纪念

降到半桅

为了今天,并永远


心:

在这里你暴露出你是什么

这里,市场中央

说,示播列,去

进入你家乡的外邦人:

二月。NO PASARAN


独角兽:你知道石头,

你知道流水

来吧,我将把你引向

这厄斯特雷马都拉德

声音


《在一盏烛火前》


用冷轧的金子,如你

所教育我,母亲

我打碎烛台,由此

它在碎裂的时间中

使我变暗:你的死者之躯的女儿


苗条的恶体态

一道修长的,杏仁眼的影子

嘴和性器

被微睡得动物包围跳舞

她拂去裂开的金子

升上

现在的山顶

以被夜笼罩的

嘴唇

我祝福:

以三者的名义

他们互相结仇,直到

天堂降落金情感的坟墓

以三者的名义,他们的戒指

在手指上使我发光,每当

我在峡谷里松开树木和毛发

山洪沙沙流动,穿过深处——

以三者中的第一个的名义

他呼喊了出来

仿佛那里关系着生命,他的话语比他先出现

以第二个的名义,他观看并哭泣

以第三个的名义,他在——

中心堆出白色的石头,——

我宣告你们无罪

用阿门,它盖过我们的声音

用冰光,给它镶上边

那里,如同塔一样高,它进入海

那里,这灰色的,鸽子

啄起这些名字

在死亡的这边和那边

你留下,你留下,你留下

一个死去的孩子

奉献我渴望的"不"

嫁给一个时间的裂隙

我母亲的教诲把我引向前去

哪怕只有一次

手的颤抖

时时把我抓到那心上


《在一幅画下面》


大乌鸦的蜂拥掠过麦浪

哪一种天堂的蓝色?上面的?或下面的?

灵魂弹出晚来的箭簇

更强烈的嗡嗡声。更近的燃烧。两个世界


紧缩


驶入此

地带

以准确无误的路线


青草,被分开书写。石头,白色

上有草叶的阴影

不要再去读——看!

不要再去看——走!


走,你的时刻

没有姐妹,你是在——

在家里。一个轮子,渐渐

从它自己转出,辐

在攀爬

攀向黑色的田野,这夜

无需星光,无处

有人探问你。


无处

有人探问你——


他们躺下的地方,曾拥有

一个名字——它什么

也没有。他们不会躺在那里。有东西

躺在他们中间。他们

不曾看透它


不曾看见,不

说出这个

词。无人

醒来

睡眠

降临他们


来,来。无处

有人问


这是我,我

我在你们之中躺下,我曾

敞开,曾

可听见,和你们滴滴答答,顺着你们的

呼吸,这依然

是我,你们

仍在沉睡


这依然是


岁月

岁月,岁月,一根手指

上上下下触摸

四周:

接缝处,可触摸,这里

相互撕得大开,这里

它再次生长到一起——谁

把它缀连了起来?


缀连起来

谁?


到来,到来

一个词到来,到来

穿过夜晚而来

想要发光,想要发光

灰烬

灰烬,灰烬

夜——和——夜,——走

走向眼睛,走向潮湿


走向眼睛,

走向潮湿


飓风

飓风,向来

飞舞尘埃者,而其他

是知道的,我们

在书中读到它,曾是

看法


曾是,曾是

看法。如何

我们相互

触摸——相互用

这些

手?

那也曾是书写,那是

哪里?我们

用沉默覆盖了它

用毒药使它寂灭,很好

一种

绿色的

沉默,萼片,一种

植物性的观念依附于它——


绿色,是的

依附,是的

在诡计多端的

天空之下


依附——是的,

植物性

是的

飓风,飞舞——

尘埃者,曾有时间

留下,留下

曾用石头尝试——它

曾是殷勤的,它

不曾谈起。我们曾是,它

多么幸运:


多籽

多籽而且多筋。梗节

密集

葡萄般光彩四溢;豆角似的

光滑并且

结成小块;松散,分——

了枝——:他,它

不曾谈起,它

言说

乐意对干枯的眼睛言说,在合上它们之前


言说,言说

曾是,曾是


我们

将不让走开,站着

在这中央,一个

多孔砖楼,而它

走来

走向我们,走来

穿过我们,补缝着

不可见地,补缝

和这最后的薄膜

这个世界,千面水晶

结晶,结晶。


结晶,结晶

然后——


夜,分解,循环。

绿或蓝,鲜红的

方块:这个

世界在它内心深处插入

游戏,随着新的

时代,——循环


红或蓝,明亮的

方块,无

飞行的阴影

平板仪,无

冒烟的灵魂升起或加入进来。


升起或

进来加入——


在黄昏,接近

石化的麻风

接近

我们逃离的手,进入

这最后的扭曲

盘旋在

防弹壁之上,接近

这掩埋的墙:


可悲看见,再

一次:这

槽沟,这


唱诗班,那时,这

赞美诗。嚯,嚯——

塞安呐。


于是

仍有庙宇出现。一颗

也许仍在发光

没有

没有任何事物失去


嚯——

塞安呐


在黄昏,这里

对话,白昼发灰

地下水的痕迹。


(——白昼发灰

地下水的痕迹


被带入

一块土地

以准确无误的

路线:


青草

青草

被分开书写。)


《冰,伊甸园》


那是一个失去的故乡

月亮在它的芦苇间变圆

那些和我们死于霜寒的事物

处处发出白热,并且看见


它看见,因为它拥有眼睛

那时明亮的大地

夜,夜,碱液

它看见,眼睛的孩子


它看见,它看见,我们看见

我看见你,你看见我

就在这一时刻结束之前

冰将从死者中复活


《致一位亚洲兄弟》


这自我美化的

炮火

升向天空


十个

轰炸机打呵欠


一次速射绽开了花

与和平一样肯定的


一捧稻米

如你的朋友那样消失


《水井》


水井

的形式

深入诅咒

白日梦以它双重的屋脊

坐于其上


方石

镶口

围住每一次呼吸


那个我把你留下的卧房,蹲伏

拥握着你


心指挥着

那轻柔地迷惑我们的霜寒

在分开的

前沿


你不愿成为花朵

在骨瓮墓园

而我,文学携带者,没有

矿砂从原木泥屋中

取用,没有

天使。


《爱尔兰》


给我路的权利

越过谷粒的山道进入你的睡眠

这路的权利

越过入睡的小径

有哪权利,我可以砍削泥炭

在心的斜坡

明天。


《政权,暴力》


政权,暴力。


在它们后面,在竹内:

犬吠的麻风,交响


文森特赠给的

耳朵

已经抵达它的目的地。


《我们曾躺在》


我们曾深深地

躺在常绿丛林立,那时

你终于攀爬过来

但我们不能

过去以黑暗遮住你:光的强制

统治

 

《国王的狂怒》


国王的狂怒,石制的督促,在前


而充满烟雾的

祈祷——

雄马,更加

使之痛苦,那

不可驯服,顺从的

志愿兵的军种:


赞美诗的蹄铁,唱过

开,开,开

了页的《圣经》之山

在那清晰的,相互

共鸣地发出叮当声

去海的强大的起点。


《大提琴进入》


大提琴进入

从痛苦的背后:


这权力,从高处

往下排列等级

卷出暧昧

在抵达跑道和驶入之前


这个

攀升的夜晚

带着肺的枝桠 


两团

冒烟的云的呼吸

伸进书里

书被睡之嘈杂碰撞


一些事物变得真实起来


十二次发红

这被箭簇射中的对面


这黑色

血液的女人在喝

黑色血液的男人的精液


所有事物更少,比

它自己

所有事物更多


《万灵节》


我究竟做了

什么?

夜繁殖,仿佛‘那里还有别的,比它

更加晦暗


鸟飞,石飞,千次

描画出路径。目光一瞥

被窃取,采摘。海

被品尝,喝掉,梦掉,以小时的

灵蚀。接着,一阵秋光

献给一个盲目的

感情,它已离去。其它的,许多

无所依归,并有来自自己的沉重:瞥见并

避开

弃儿,星宿

黑色,充满言语:以

打破沉默的誓约命名


而一旦(何时?这也被忘了):

感到了倒钩

就在脉搏敢于反节奏之处。


《从乌鸫的注视中》


从乌鸫的注视中,傍晚

透过没有栅栏的门,它

围绕着我


我许诺我自己以武器


从武器的注视中——双手

从双手的注视中——长久以前

被那锋利,平展

卵石写下的字行


——波浪,你

把它带到这里,磨砺

给你自己,不可——

丢失的,入内

岸沙,你拿

拿起

喜沙草,痛

加上你自己的——


字行,字行

我们游泳,穿过它们的缠绕

两次千年期

所有歌唱在手指里


还有那通过我们活着的

妙不可言的

洪水不信任我们


《给福兰绪的墓志铭》


世界的两扇门

一直敞开着

是在黄昏

被你打开

我们听见他们碰啊撞啊

带着不可捉摸

带着绿色进入你的总是。


1953年10月


《同样今夜》


更满

既然雪也降到这上面

太阳游过的海

冰花开在这篮子里

你携带进城


沙子

你要求它

因为最后的

玫瑰已回到家里

也将在今夜

用簌簌流淌的时间喂养


《离岛》


离岛,紧紧挨着死者

他娶了这边树林的独木舟

从空中伸下凶猛的臂

呲牙咧嘴锁住了灵魂


异乡人自由人如此划船

冰冻石硬的大师 

从沉落的浮标发出变音

从鲨鱼蓝的海发出咆哮


他们划,他们划,他们划——

你们死者,你们泳者。领先!

这也被捕鱼网网住!

而明日我们的海干涸!


《你也说》


你也说

跟在后面说

开始你的言说

说——

却不要从里挑错

给你的言说以感觉

给它以阴影


给它足够的阴影

给它这样多

好像你已知在午夜与正午与午夜之间

怎样给自己分配


看看四周

看它多么活跃活跃地围绕着——

死亡!活跃!

惟有那言说阴影,说着真实


但是现在收缩你所在之地

此时去哪里,脱去阴影者,你将何往?

向上。摸索着向上

你将更瘦,更不可辨认,更好!

更好:一条线

他将缘此下来,星:在下面漂流,下面

在那里它瞧着自己漂流:在

流浪词语的余波中。


《信心》


那里将有另一只眼睛

陌生的一只,挨着

我们的眼,哑默

在石头眼睑之下


来吧,钻出你们的洞!

那里将有一副睫毛

向内化入岩石

被不哭者包上钢铁

是最棒的纺锤


在你们面前它造工具

因为是石头,仿佛它们还有兄弟


《带着信与钟》


封印在那没写出的

将你的名字

猜测

将你的名字

编成密码


漂浮的光亮,你现在来吗?


手指,也被蜡化

从那陌生的

痛苦的指环中拔出来

融向指尖


漂浮的光亮,你来吗?

时间的空洞,钟的蜂巢

成千的蜜蜂新娘

准备上路


漂浮的光亮,来吧


《回家》


雪降下来,愈渐密集

鸽子的白色,一如昨日

雪降下来,仿佛你仍在梦中


白色,继续堆积

在上面,漫无边涯

是消失者的雪橇的痕迹


下面,藏着

向上翻卷

如此刺痛眼睛的一切

山坡起伏连绵

看不见的


将每一个人

在他的今天带回家

一个我滑进了哑默

木呆呆的,一个标桩

那里,一种感知

被冰风吹过来

固定了他的鸽灰——他的雪白——

色的旗。


《白与轻》


镰弯的沙丘,未曾数过


风的阴影中,千个你

你和我赤裸的

伸向你的胳膊

失落者


光柱。把我们吹打到一起

我们带着明亮,疼痛和名字


白色

在移动我们

没有重量

我们用来交换

白色和轻盈:

让它漂移


遥远,月样临近,像我们。它们筑积

它们筑起礁石

在漂移的断隙处

它们继续

筑积:

用光沫和溅成尘粉的波浪


那召唤礁石的漂移

那额壁

唤它移近

这些别人借给我们的额壁


额壁

我们和它们在那儿卷在一起

额壁之岸


你睡着了吗?



海洋之磨转动

在我们眼中

冰亮而恬静。


《雪床》


眼睛,在死亡的裂隙里不见世界:我来

心里艰难地成长

我来


月镜,峭壁。倾斜向下

(光斑随呼吸闪耀。血成条纹。

灵魂再次接近云状。

十指的阴影被夹住)


眼睛不见世界

眼睛在死亡的裂隙里

眼睛眼睛:雪床在我俩之下,雪床

水晶连绵

像时间一样深深网住,我们坠落

我们坠落,躺在那里,坠落


而坠落:

我们曾是。我们是

和夜一起,我们结合为一体

流逝。流逝。


《夜》


砾石和岩屑。而一个音律片断,细弱

作为时间的抚慰


眼神的交换,终于,不合时宜:

不变的——影像

木化的

眼膜——

这永恒的标记


可以想象:

上面,在世界的传动杆上

像星宿,两张嘴的红色


可听见(在黎明?):一个石头

把其他石头作了它的目标


《一只眼,睁开》


时间,五月的色彩,凉爽

没有可以再命名的,热

嘴里有声可听


再次,无人的声音


疼痛的眼球深处:

眼睑

没有挡路,睫毛

不再计数,那进入的事物

而泪,半珠

清晰易动的晶体

给你带去影象


《上面,无声》


上面,无声,这些

旅行者:秃鹫和星


下面,万物之外,我们

十之数,沙人。时间

即使没有,它

也给了我们一个小时,在这里

在这沙城


(讲这些井,讲

这些井圈,井轮,讲

这些井屋——讲吧。


数,讲述,钟

这一只也,走坏了

水:怎样的

一个词。我们理解你,生命)


这陌生人,不期而至,从哪里来

这客人

他湿透的衣服

他湿透的眼睛


(给我们讲这些井,关于——

数,讲述。

水:怎样的

一个词)


他的衣服——和——眼睛,像我们

他被夜充满,他表明

理智,他现在开始数

像我们,只数到十

不再向前


上面,那些

旅行者

一直

不被听见。


《临近酒和绝望》


临近酒和绝望,临近

这两者的残余:


我驶过了雪,你是否听到

我骑着上帝去远方,近处,他唱

这是

我们最后一次骑驰,越过

人类的圈栏


听见我们越过它们的头顶

它们低头,他们

写下,他们

就我们的马嘶声

用他们有插图的语言

撒谎


《你今夜过世》


今夜过世

用词重复你,你在那里

一切是真,和一种对于真实的

期待


就在我们的窗前

豆藤在攀爬:想一想

谁就在我们身上生长并且

观看着它


上帝,如此我们读着的,仅是

部分或第二手,分散的

在死亡中

所有这些被删去

他把自己发育得很完全


这里

我们的看引导着我们

带着这个的

一半

我们保持着关系。


《十二年》


那留下的

诗行,那变成真实

的诗行:……你在巴黎的

房子——变为

你双手的祭坛


呼吸三次

闪耀三次


…… ……


而它正在变哑,变聋

在我们眼后

我看见了毒花

在形形色色的词语和形状中

去,来

爱熄灭了自己的名字:却

归咎于你。


《带着所有的思想》


带着所有的思想,我

走出世界:你在那里

你,我的安宁,我敞开的一个,而——

你接纳我们


在说我们都已死去

是因为我们的眼睛翻白?

一切都已醒来,一切都已开始


好,一个太阳开始漂浮,它突出

灵魂明亮与另一个灵魂相对,清澈

熟练地,他们的沉默为太阳

绘制出一道轨迹

轻松地

你张开怀抱,平静地

一团呼吸升向太空

而它积为云层,这不是

不是来自我们的形状

这不是

像一个名字一样的好?


《炼金术》


沉默,如熬炼过的金子,在,

碳化了的

手中


大,灰色

像所有的丢失者

接近姐妹形状:


所有的名字,所有这些

一起燃烧

的名字。如此多的

灰烬被祝佑。如此多的

土地被赢回

轻之上,如此轻的

灵魂的

戒指


硕大,灰色。没有

余渣


你,那时

你和这苍白的

刚绽开的蓓芽在一起,你在酒的洪流中


(不是吗,这座钟

也允许我们离去?

好吧

好吧,如此你的词在附近死去)


沉默,如同熬炼过的恶金子,在

碳化的,碳化了的

手中

手指,烟一样薄。像冠饰,空气之冠饰

绕着——


大,灰色。失去——

踪迹/

重又——像国王

一样。


《它已不再》


它已不再

是这种

偶尔和你

浸入时间

的沉重。这是别的东西


它是重量,遏制了空虚

伴随了你

它像你,没有名字。也许

你俩是同一个。也许

有一天你也将这样

叫我。


《曼多拉》


在杏仁里——什么在杏仁里?

什么也没有

在杏仁里只是空无

那里,它在,它在


在空无利——什么在那里?王

那里是王,王

那里他在,他在


犹太人的卷发,你将不会变灰


而你的眼睛——你的眼睛在哪里?

你的眼睛对着杏仁

你的眼睛,对着空无

它支持王

如此它存在,存在


人类的卷发,你将不会变灰

空洞的杏仁,深蓝。


《在一里》


二月十三日。示播列

在心口被唤醒。跟着你

巴黎的人民

行动起来


小羊在左侧:他,阿巴蒂埃斯

从灰斯卡来的老人,带着狗

经过田野,流亡

旅途上有人类高贵的

白云,他用手给

我们传达话语,里面有

牧羊人的西班牙语


在游艇“曙光女神”的冰光中

这兄弟般的手,用蒙着布条的

词语大小的眼睛会晤

佩特罗坡里斯,这

不可忘怀的流浪的城市将你

像托斯卡那样置于心上


给茅舍以和平!


《站着》


站着,在伤痕的

阴影中,在空中


站着,不为任何事物任何人

不可辨认

只是

为你


带着那拥有可藏身之处的一切

也无需

语言。


《阴影破隙中的路径》


阴影破隙中的路径,在

你的手中


从这四条手指沟纹

我为自己挖出

石化的祝福


《被这不曾梦到的》


被这不曾梦到的所侵蚀

将漫游无眠的,面包

堆积在生命的山上


从它的碎屑里

你重新揉捏我们的名字

那个我,用一只

相似于你的

眼睛看住每一个手指

在探测着

一个地方,那里我可以

将你弄醒过来

这明亮的

嘴里饥饿的烛火。


《皮下》


缝在我双手的皮下

你的名字

被手安慰着

当我抚摩这空气的

肿块,我们的滋养品

发酵

被字母的闪光,出自

发狂张开的

毛孔。


《在你晚来的脸孔前》


在你晚来的脸孔前

一个独行者

漫游在夜间

这夜也改变了我

有物出现

它曾和我们一起,没有

被思想触摸。


《一阵隆隆》


一阵隆隆:真理

已自己出现在

人间

就在那

隐喻的暴风雪中。


《爱尔兰女人》


这个爱尔兰女人,发缝里的杂色

在你手中读着

日益

加速


她蓝色的一瞥长出了她

失去与获得

合而为一:


目光触摸的

远处


《不再有半棵树木》


不再有半棵树木,这里

在这斜坡高处

没有发表

见解的

百里香


边界雪和它的

探听着界桩和

它的路标的阴影

传说已

死去的

气味。


《以田鼠的嗓音》


以田鼠的嗓音

你吱吱地靠近我


一个锋利的

夹子

你咬,从我的衬衫到皮肤


一块布

你将我从嘴边滑过

在我向你诉苦的

唠叨阴影

中间。


《梦的占有》


这样树叶和灵魂躺在一起

锤子轻轻摆动蒙上容颜

用它击打戴上皇冠,掉下心

骑士,与遥远的风车斗剑


那只是云,他不能忍受

正是天使的步履使他丁当心响

我轻轻饰以他没有击碎的花冠:

红色的栅栏黑色的圈。


《催眠曲》


远处在黑暗的田野上

我的星辰将我在你漫游的血液里上升

不再有我们经历过的疼痛

猜测,什么在暮色里慢慢安静


亲爱的,他将怎样把你放在床上轻摇

他的灵魂将摇篮曲带上皇冠?

在梦和爱人的眠处,从来没有

如此绝妙地给寂静谱上曲调


现在,如果只是睫毛拦住了时间

生命就因此认识了黑暗

亲爱的,合上你发亮的眼睛

你闪光的嘴唇是我的整个生命。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