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为什么在面具底下,我们会更爱自己?

2017/10/31 10:45:32 来源: 读首诗再睡觉  

1.jpg


所有的灵魂


我的中的几个——希拉里·克林顿、弗拉德·德拉库拉,

奥普拉·温弗瑞,还有托洛斯基——从厨房窗户望出去

看一只浣熊蹲坐在野餐桌上


它捡吃着薯片、蔬菜、橄榄和一块肉饼。

在我们身后的过道里挤着很多人,更多人

在客厅跳舞。托洛斯基一直在不亦乐乎地

扶正粘在她前额上的带血的改锥。


希拉里·克林顿,他的声音就像

保龄球轰轰滚过,他的手指直到

第三节都毛茸茸的,掀起他的橡胶面颊说,

“这真是个完美的面具!”而伯爵


透过塑料的犬齿呼哨道:“哦,

还有一个大厨一样的鼻子。”随后

一个又一个面具加入讨论:“赌徒的尾巴,”

“海盗的大腿,”“飞贼的脚。”


托洛斯基把手伸到自己的裙底抓痒

而希拉里的皮短裤太紧就像一块遮羞布,

把他的腿缠在托洛斯基的腿上像一只狗一样往复运动。

德拉库拉和奥普拉,主人家两口子,拉起手


然后又松开。此时浣熊蹲在

酸黄瓜上面,拣吃橄榄上的红甜椒,嗅着

废弃的啤酒杯。一个客厅里的食尸鬼

打开了音乐让整座房屋变成了一个大鼓。


窗户在蜂鸣。“你爱谁?你爱谁?”

歌中如此唱道。我们有羽毛的胳膊,我们穿丝袜的腿。

纠结的爪子,轻薄的舌头。

我们爱我们自己;我们爱自己现在的样子。


作者 / [美国] 迈克尔·柯利尔

翻译 / 光诸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