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为什么主妇舔勺子总是慢慢的

2017/11/07 08:41:20 来源:读首诗再睡觉  作者:詹妮·谢

blob.png


变形记


在这些煤油浸透的年份里,

她找不到一根不理智的火柴。


主妇穿过海洋,面红耳赤又无精打采。

听诊器的听筒被换成了盛菜的铲子。


她想,生活只有两种选择:

你努力营造它,或者你只是路过它。


襁褓里的婴儿照片被寄到家里,

但却没有人寄钱,她感到尴尬。


经年累月,她生长着她的头发。而后她的神经喷发新芽。

主妇不是傻子,但她也没有妄想。


她生活在一个锱铢必较的季节里,而这个季节漫无边际。

她的悲伤有厚度,以及某种光泽。


主妇知道洗衣服要抓紧。

在做饭时,她舔勺子却是慢慢的。


每晚,她都用猪肉馅做一个菜。

而另一个菜一定要高纤维。


作者 / [美国] 詹妮·谢

翻译 / 光诸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