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安·达菲:夜间婚姻

2018/08/09 09:56:52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安·达菲

blob.png



不期而至,对你的想念很晚还在我脑海里,

于是我上床,苦苦地梦着你,和你的名字一起醒来,

如同泪水,温和的,盐,在我的嘴唇,它明亮的音节

像一种魔力,一句咒语。


陷于爱情

是诱人的地狱;那蜷伏的、焦渴的心

像一头准备杀人的老虎;一团在皮肤下舔舐的烈火。

进入我的生命,比生命更大,美丽,你漫步其中。


我躲藏于我的日常,在那深长的杂草中,

在我伪饰的空间里。你横陈于我的视线,

自每个人的脸,自一片云的形状,自那憔悴的

为地球痴迷的月亮回望我,睁大眼睛看着我。


当我推开卧室的们。帘幕晃动。你就在那,

在床上,像一份礼物,一个可触摸的梦。


短信


此刻我守着手机

像照看一只受伤的鸟。


我们一条、一条、又一条

发送我们意味深长的话语。


我重读你的第一条,

你的第二条、第三条,


寻找你小小的××

并感到荒谬。


我们发送的字符

以一个和弦片段抵达。


我试图想象你的手,

它们的样子模糊不清。


我拇指按下的空无,

也都会被收悉。


名字


何时你的名字

从一个专有名词

变成一个魔咒?


它的三个元音

像我呼吸的纤维上

的三颗宝石。


它的辅音

擦过我的嘴唇

像一个吻。


我爱你的名字。

我一遍又一遍说它

在这夏天的雨中。


我看见它,

在字母表中,谨慎地

像一个愿望。


我为它祈祷

至深夜

直到它的字母发亮。


我听见你的名字

像一声声咒语

和每一样事物押韵。


森林


森林的边缘有花朵,它们用上翘的花瓣

盛接着最后一抹光亮。我跟随你进去,

在飒飒的、不安的树下,我整个生命消失。


月亮投下它微微闪光的织物。我们脱去衣服,

换上月光的长袍。我们跪在树叶间亲吻

又亲吻;新词语在一边沙沙作响,我们心醉神迷。


难道不是?难道我没看见你死而复生并走进树林

更深处,而我仍跟着你,直至我的童年缩小

成一只发光的萤火虫,花朵在那里暗淡又合拢。


荆棘在我的乳房,雨水在我口中,泥土在我赤裸的双脚,粗糙的

树皮摩擦我的后背,我为那一切呻吟。你站着,在一条水深

至腰间的溪流里,拉我进去。我泅游水中。你是那水,树枝间

扭动着它们手臂的风,那浓重的、泥土潮湿的香气。此时

我在那儿,迷失在森林中,在巨大的树木下变得矮小。来找到我。


河流


沿河而下,在树底下,爱等待我

从我数年时间的行旅中走来并抵达。

我拨开树叶,它们投我以赐福的雨。


河水波动而流转,用湿软的手给自己

宽慰和抚爱,清澈的肢体分叉又合拢。

灰暗如一个秘密,苍鹭在岸上弓曲着头颈。


我将我的过去丢弃在草丛并张开双臂,它们

痛的仿佛曾托举这沉重的天空,或整夜

按在窗户的玻璃,因为我的眼睛辨认星星;


我开口,终止无语,终于遇到爱,干渴

于行旅这么久,羞于一次祈求。你步出阴影,

我感受到爱来到我怀中,覆盖我的嘴,感到


我的灵魂扑下来缓缓进入的皮肤,像一只鸟儿

穿入一条河流。然后我可以直视爱的脸颊,看到

你就是我远道而来寻找的人,我的生命之爱。


时辰


爱是时间的乞儿,但即便只一个小时,

亦明亮如一枚掉落的金币,使爱更富有。

我们寻得一个小时共处,不是耗费于花朵

或酒液,而是整个夏日的天空和一湾青草。


我们数千秒地亲吻;你的头发

像地上的珍珠;麦得斯之光

正将你的肢体变成金子。时间慢下来,因为此刻

我们是百万富翁,拒挡着这黑夜,


没有任何黑暗会终止我们光亮的时辰,

没有什么珠宝能与悬挂在你耳边

的草叶上鹃唾虫的跑跑媲美,

没有什么枝形吊灯或聚光灯将你照得


比在此更明亮。现在。时间憎恨爱,想要让爱枯竭,

但爱从稻草访绕金子,金子,金子。



一百年没这么热了。

你在我将要去的地方。我在流泪。

我的心屈服于我朋友们的判断。


花园里一个世纪的高温,凶猛如爱情。

你在我必须离开的那天返回。

我表演着充实、丰富而忙碌的生活,我不得不。


比地狱还热。我为你昼夜燃烧,

在黑暗的巨口中,在光的咬啮里,

意会你身体的细节,有的对,有的不对。


我种下一株玫瑰,橙红,火的颜色,

给它浇最后一次水,赋予它你的名字。

它的火焰以最美的韵律回敬太阳。


然后雨来了,像最初你接连不断的吻

落在我脖颈后面。我向雨伸展拳头

让它用嘴唇给我抚爱。我仰起脸,


水灌进我口中,为我的头顶洗礼,

而乌云密集在上空如深夜。

雨倾泻而下,像一个爱人来到一张床。


缺席


于是,用歌声缝织黎明的鸟儿

装饰了你的名字。


盛满光亮的花园之绿钵

是你的凝视。


绵延的使自己温暖的草地

是你的肌肤。


头顶上舒展自己的云朵

是你伸开的手掌。


教堂传来的头七次钟声

在天空中衰落。


太阳在我脸上的轻啄

是你的嘴唇。


一只玫瑰花中的蜂蜜是此时

你触摸我的指尖。


弯曲而枝叶交结的树木

是我们会做的举动。


我迈向河边的脚步是一行

印在地上的祈祷词。


沿河岸搜寻你身形的河流

是我的渴望。


一条抚摸着水流咽喉处的鱼

有着一个恋人的安逸。


掉落在草丛里阳光的披巾

是一件被丢下的衣服。


一阵突然撒落的夏雨

是你的言语。


停歇在草叶上颤栗的蝴蝶

是你的呼吸。


薄纱般松懈在地上的轻雾

是你的姿势。


草地上掉落的樱桃树的果实

是一次又一次,你的亲吻。


白昼时光是天空的剧院,在此

我观看你出神入迷。


从空中下来太阳的光芒

是你长长的背影。


屋顶上傍晚的钟声

是恋人们的誓言。


向上凝视的河流,对月亮的相思,

是我漫长的黑夜。


而你我之间的星星,是爱情

驱策着它的光亮。


狂喜


一整天被你想,并想着你。

鸟儿在它们的树居里歌唱。

雨的祈祷之上,无着落的蓝,

不是天堂,永久地去往无处。

是怎么发生的,当我们受困于时间,

排队等候死亡,我们的生命远远

漂离我们本身?似乎没有什么可替换

我们日子的模式,更改我们以“丧失”

所造的韵脚,以便与“狂喜”押韵。

然后爱情来了,像突然飞起的鸟群,

从大地到雨后的天空。你的吻,

被唤醒,像开了线的珍珠,词语的珠串。

巨大的天空将我们从此地与碧地相连。

思想的天空里的热望和激情。


回答


如果你是石头做的,

你的吻,一块化石密封在你的嘴唇,

你的眼睛,一颗石子对我的触摸视而不见,

你灰白的手,为群鸟盛接雨滴的水池,

你修长的腿,冷酷如两条冰封的河流,

如果你是石头,如果是石头做的,是的,我愿意。

 

如果你是火做的,

你的头,狂热的美杜莎嘶嘶的火焰,

你的舌头,你喉咙里一根通红的火钳,

你的心脏,你胸膛里一块炽亮的煤炭,

你的手指,你肉体上燃烧的刺痛的火炬,

如果你是火,如果是火做的,是的,我愿意。

 

如果你是水做的,

你的声音,一道咆哮的,泡沫飞溅的瀑布,

你的手臂,一个带着我旋转的旋涡,

你的胸怀,一片黑暗的养育溺死者的深湖,

你的嘴,一座海洋,自你的呼吸引出波浪,

如果你是水,如果是水做的,是的,我愿意。

 

如果你是空气做的,

你的脸,天空般空旷而无际,

你的话语,一阵风,废弃物作它的名词,

你的动作,云雾间突然的风暴,

你的身体,逆拂我裙子的最好的微风,

如果你是空气,如果是空气做的,是的,我愿意。

 

如果你是空气做的,如果你是空气,

如果你是水做的,如果你是水,

如果你是火做的,如果你是火,

如果你是石头做的,如果你是石头,

或者,如果,非其中任何一种,而实际是死亡,

回答是,是的,我愿意。


夜间婚姻


当我关掉灯

我们之间黑暗的距离

倾塌并坠落,

你从你自身溜走

去我的梦中等我,

月亮的脸沉没于一片云朵;


抑或我,从我

在你梦中度过的漫长时间中

醒来,失落无比,

深林里一只猫头鹰以它温和的元音哀鸣,

幽暗的鱼类在河流的皮肤下游弋。


夜间的婚姻。午夜将你我连接,

面对面睡觉和做梦;

整个巨大的夜是我们的居所。


结束


“那是聪明的华美,每首歌他都唱两次,

免得你认为他永远无法重获第一次

那美妙的、无心的狂喜!”

——罗伯特-格朗宁


醒来,是一种时间之外的黑暗,我走到窗前。

黑暗的天空中没有星星,也无月亮可赏,无名

或不知几时几刻,没有一屑光亮。我让空气进来。

花园中骤然的香气是一座敞开的坟墓。

我感到茫然


        无助,没有咒语和祈祷,

怎样捱过这一刻,无尽,冷酷,莫名,

爱的死亡?不过是几小时前——

你所站的地方,空气变得不同凡响,

大饭店,洋溢的红色灯光,在夜晚

将我们点燃,


        在那一刻是让你

做一个草戒指与我结婚。我再一次说你的

名字。它是一把钥匙,开启一切黑暗,

以至死亡晃开它的铰链。

我听到一只鸟开始唱歌,

穿透这一切,带来圣诞节黎明的第一缕曙光,

一份礼物,记忆的殷红。

摘自:《蜜蜂+狂喜》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