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吉皮乌斯 | 我既没有勇气死也没勇气生

2018/08/10 10:19:28 来源:北京文艺网  作者:吉皮乌斯
   

1.jpg


致群山中的她(节选)



我的窗口高悬在大地上空,

    高悬在大地上空。

我看见的唯有夕阳西沉的天穹——

    夕阳西沉的天穹。


天穹呀,那么苍白而空寂,

    苍白而空寂……

它不给可怜的心任何慰藉,

    不给任何慰藉。


呜呼!我伤心欲狂,命在旦夕,

     我命在旦夕,

我追求我一无所知的东西,

      一无所知的东西……


这种愿望呀,我不知从何而来,

    不知从何而来,

但是,心儿祈祷着将奇迹等待,

    将奇迹等待!


哦,让虚无的东西成为现实,

    让虚无成为现实:

苍白的天穹允诺显露奇迹,

    允诺显露奇迹。


而为这虚幻的许诺我已无泪可流,

    我已无泪可流……

我追求的东西呀,这世界上没有,

    这世界没有。


献词

天之穹顶低矮又烦闷,

    但我知道——我的精神高尚,

我与你那般惊人的亲近,

    我俩一样的孤独和忧伤。


我的道路冷酷无比,

    它引导我走向死神。

可是我爱自己,恰似爱上帝……

    爱情将拯救我的灵魂。


假如我在途中感到疲倦,

    假如我开始灰心地怨诉,

假如我要奋起反抗,

    假如我还有勇气追求幸福……


在迷蒙、艰难的岁月里,

    你不要离开我,一去不返。

我默默祈祷:请对弱小的兄弟

    赐予怜悯、安慰,甚至欺骗。


我仅仅与你感到亲密无间,

    我俩携手一起走向东方。

天之穹顶低矮而阴险,

    但我坚信——我们的精神高尚。


愉快

我的朋友,怀疑再不能令我痛苦。

死亡的临近我很早已经感到。

我将永久存身的那一个坟墓——

潮湿,窒闷,黑暗——这我全知道。


然而,并非在泥土里——我仍在此地陪伴你,

在风的叹息中,在太阳的光线中,

我将成为一朵白浪漂泊在海洋里,

我将成为一片云影飞舞于天空。


我再不能品尝人间的甘泽,

甚至心儿都体验不到亲密的悲哀,

正如星星从不曾领略幸福和快乐……

但我并不为这理性的认知而遗憾,


我等待着宁静……我的灵魂疲乏……

自然母亲在把我呼唤……

那么轻松:生活的重负已经卸下……

啊,亲爱的朋友,死——多么愉快!


从没有过

天空中静静安睡这黎明前的月亮,

我向月亮奔去,灵敏的积雪吱吱响。


我不倦地盯视着粗鲁的面孔,

它回敬我一种奇怪的笑容。


我想起了一个奇怪的词语,

我一直默不出声地将它重复。


月光变得更加凄楚,更加凝滞,

马儿跑得更加轻松,更加迅疾。


我的雪橇不着痕迹地轻轻滑过,

而我依然念叨:从没有过,从没有过……


哦,莫非是你,单词,熟悉的单词?

可我并不怕你,我怕的是另一个单词……


月亮僵死的光线并没有什么可怕……

我怕的是,我的心中一无惧怕。


心灵唯有领受没有悲伤的寒冷的爱抚,

而月亮行将沉落——它逐渐死去。


无力

我以贪婪的眼睛远眺大海,

被钉牢在海岸的泥土中……

我在深渊之上凌空高悬——

我不能飞向蔚蓝的天穹。


我不知道该反抗还是该屈挠,

我既没有勇气死,也没勇气生……

上帝离我很近——我不能祈祷,

我渴望去爱——又不能付出爱情。


朝着太阳长长地伸出手臂,

我瞥见了苍白的云幕……

我仿佛已经领悟了真理——

却找不到词语将它说出。


夜的花朵

啊,别相信深夜的时辰!

它充满了残酷的美。

这时,人们离死亡最近,

神奇地活着的唯有花卉。


安静的墙壁黑暗、温暖,

壁炉早已没有了火……

我等待来自花朵的背叛……

花朵十分憎恨我。


在它们中间我感到焦灼不宁,

它们的芳香浓烈而放肆——

可是,你无法远离它们,

可是,你无法躲开它们的箭矢。


黄昏的光透过血红的缎子,

向着树叶儿抛洒余晖……

复苏那温软的躯体,

惊醒了残酷的花卉。


欧芋的毒汁有节奏地

滴落在地毯之上……

一切闪烁不定,一切神秘,

我仿佛感到一场秘密的争论。


沙沙,沙沙地响,喘息着,

像仇敌似的跟踪我,

洞悉我思考的一切,

千方百计要杀死我。


啊,不要相信深夜的时辰,

小心那残酷的美。

这时,我们离死亡最近,

活着的唯有孤独的花卉。


十四行诗

我不怕与铁器相互触碰,

不怕钢刀的锋利与闪光。

但是,生活之环却箍得太紧,

扭曲着,像一条蛇似的缠裹不放。

但是,任凭我的悲伤四处蔓延,

我再也不会向它们敞开心灵……

从今往后它们将与我了断尘缘,

正如你,我那没有指望的爱情。


让生活窒息吧,我已不再感到憋闷,

我已踏上了最后一级台阶。

如果死神来临,我就俯首听命。

毫无痛苦地追随它的影子而去——

恰似秋季的白昼明朗而平静,

在苍白的天空上缓缓死去。


书前题词

我喜爱抽象的玩意儿:

我用它们创造生活……

我爱离群索居的东西,

晦暗不明的一切。


我是一名恭顺的奴隶,

听命于罕见神秘的梦幻……

我找不到人间的语词

去准备那唯一的发言。


爱情——只有一个

波涛汹涌,散成碎沫,

    仅仅只有一个,

心灵不能过着背叛的生活,

    没有背叛,爱情——只有一个。


尽管我们愤怒,或者游玩,

    甚至撒谎——可心里静谧。

我们从来不会有所更改:

    心只有一颗——爱情只有一个。


生活因为单调而十分强壮,

    空虚乏味,枯燥单一……

生活的道路漫长又漫长,

    爱情只有一个,永远只有一个。


唯有在不变中才见出无垠,

    唯有在恒常里才见出深蕴。

道路越远,离永恒越近,

    愈加清晰的是:爱情只有一个。


我们为爱情付出血的代价,

    而忠实的心灵——依然忠实,

我们只拥有一次爱的权利……

    爱情只有一个,好比只有一次的死。


瞬间

透过窗子,高空在闪烁,

黄昏的天穹明亮又安谧。

寂寞的心儿因为幸福而歌哭,

它惬意于天空如此美丽。


    宁静的夜晚,灯光通明,

    灯光里释放出我的欢乐。

    此刻世界上再没有旁人,

    唯有上帝,天空和我。


最后的话

有时,人们会像孩子一般兴奋,

快乐地生活,轻松地生活。

啊,由他们去欢笑!我的灵魂

那么沉重,哪有一丝半点愉悦?


我不会破坏瞬间的惬意,

我不会为他们开启理性的门锁,

而今,在我谦卑的高傲里,

我许诺一个伟大的沉默。


我从一旁走过,默默无语,

蒙住脸——走向陌生的远方,

任凭残酷和勇敢的悲哀

始终不渝地引导我的方向。


敲击

子夜的影子,万籁俱寂。

心在敲击,钟在敲击。

夜黑得不可思议!

它的幕布多么厚实!


而我知道,那颗孱弱的心,

它的黑暗更为沉寂,

我向你祈祷,啊,父亲!

给我声音,或者一个暗示!


我爱自己,也爱世人,

却更迷恋深藏的灵魂。

我要把这一个灵魂,

按我的心愿折成两份。


寂静变得更富有生气,

黑暗中,它传出一个声音:

任由它黑暗永无休止——

光明终将从黑暗里诞生。


爱情

我的灵魂中没有“痛苦”的位置:

    我的灵魂就是爱情。

她粉碎了一切希冀,

    为的是让它们起死回生。


语言是开端,请等待语言,

    它将向你敞开。

已完善的——将重新完善的,

    你们和他——是一个圆环。


最后的光一定会普照终生。

    凭借着一个标帜,

上路吧,痛哭与欢笑的人们,

    大家都向他走去。


人间的解脱把我们带向他,

    还有可能出现奇迹,

万物都在一起融合、同化——

    天空与大地。


(编辑:王怡婷)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