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公告|市场信息|展场纪事|北京文艺网画廊|现场传真|美术评论|美术访谈|经典导读|创意设计|美术先锋|理论家专栏|美术星空|美术家|微热点@|美术学院

五天如何创造121亿?纽约春拍12宗“最”了解一下

2018/05/31 11:24:34 来源:artnet新闻  作者:译/Qingting Yu Elaine
从这次厮杀中,市场观察家们可以收获什么结论?这里,我们给出了一份分门别类的观察。

  在上周结束的纽约春季拍卖周中成交的艺术品金额令人叹为观止——短短五天内,共有价值19亿美元(约121亿元人民币)的艺术品完成了易手。


  佳士得、苏富比以及富艺斯三家拍卖行带来了印象派、现代艺术以及当代艺术的十场重要拍卖,其销售总额比去年5月同期的16亿美元增加了3亿美元。


  从这次厮杀中,市场观察家们可以收获什么结论?这里,我们给出了一份分门别类的观察。


  最大赢家:佳士得


1.jpg
佳士得拍卖师兼全球总裁Jussi Pylkkänen将弗朗西斯·培根的肖像习作卖出了4980万美元。图片:致谢佳士得


  在所谓的“十亿数量级周”(gigaweek)马拉松拍卖周上,佳士得以日场与夜场共计9.596亿美元的销售额独占鳌头,而苏富比以8.586亿美元位居第二,富艺斯则以差距较大的1.556亿美元排名第三。


  虽然这与去年5月的排名相同——佳士得、苏富比、富艺斯,但是三家拍卖行的销售额均有大幅的增长,其中佳士得上涨了15%(与之前8.339亿美元相比),苏富比上涨了35%(与之前6.35亿美元相比),富艺斯增长了21%(与之前1.289亿美元相比)。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数字仅来自销售额,并没有包含任何的融资交易、第三方担保,以及一些拍卖行常用以确保高规格拍品销售的途径,这些途径有时会消减拍卖行的利润率。(为公平起见,我们并没有囊括于5月初举行的佳士得洛克菲勒收藏专场。)


  最大反转:


  被撤拍的毕加索名作


2.jpg
帕布洛·毕加索,《Le Marin 》,1943。图片:2018 Estate of Pablo Picasso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Imagecourtesy of Christie's


  你恐怕很难找到一个比顶级拍品无法达到预估价格更加令人错愕的情况了,但是有少数情况比这还令人难堪——比如由于拍品受损而在最后时刻被临时撤拍。


  在上周五,我们就经历了这一情况。在印象派与现代艺术的夜拍中,佳士得被迫撤回了估价与保价范围在7000万的毕加索的《Le Marin 》(1943),作品由赌场大亨史蒂夫·永利(Steve Wynn)送拍。原因是在最后准备期间,作品发生了意外(传言说是画布被一个坠倒的杆子刺穿)。


  雪上加霜(或者说伤上加伤)的是:在签署“共同协议”后,史蒂夫·永利送拍的另一幅作品,毕加索1964年所作的油画《Femme au chat assise dans un fauteuil 》不久后也被撤拍。如果这一切没有发生的话,这两件作品本会创造约1.05亿美元的销售额。


  最大趋势:寻找黑马


3.jpg
苏富比的印象派与现代艺术夜拍,2018年5月14号。图片:Eileen Kinsella


  虽然这一周许多明星拍品都达到或者超出了它们的最高估价,但是这样的结果仅仅是托了少数竞标者的福。其他本应飙升至平流层的作品价格却并未达到巡航高度。


  然而对于价值较低的作品而言,市场活动则更加狂热:要么是价格合理的时代大师的作品,像克劳德·莫奈或者马克·罗斯科,亦或者是如今新兴或蓝筹艺术家的重要作品,比如Kerry James Marshall和马克·布拉德福德。


  总的来说,这种趋势表明,目前市场的驱动因素聚焦在能够被长期持有的被低估的作品资产,而不是盲目追求价格高度或者哄抬以后再卖出的策略上。后者在早期的市场周期中创造了也毁灭了许多年轻艺术家作品的名声。


  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到11月秋拍的时候,相同的思维策略还会占主导吗?


  “两生花奖”:


  90年代早期的格哈德·里希特


4.jpg
左:格哈德·里希特,《AbstraktesBild》(1991).图片:致谢苏富比;右:格哈德·里希特,《AbstraktesBild (811-2)》(1994)。图片:致谢富艺斯


  这个奖项颁给了两幅极度相似但拍卖结果差异巨大的作品。这一季,苏富比与富艺斯都上拍了一件尺幅类似的格哈德·里希特作于90年代早期的《Abstraktes Bild》,并且都作为他们当代艺术夜拍的图录封面。


  但是,虽然苏富比的1991年的那幅里希特估价在1500万到2000万美元之间,最终以含佣金的1660万美元成交;而另一幅富艺斯上拍的,且比苏富比那幅长了20英寸的里希特作品仅仅超过了1000万美元,即便它的估价在1200万到1800万美元之间。


  “路上的叉子”(译者注:比喻出乎意料的临时情况)再次证明了只有书面的保证才能在拍卖市场上面起到真正的担保作用(明显苏富比的卖家和富艺斯的卖家得到的保证不同)。


  最打破传统:短信竞标


5.jpg
没有在发信息的Alex Rotter。图片:by Ilya S.Savenok/Getty Images for Christie's


  在拍卖场上敢为人先这件事情上,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部的主席Alex Rotter做出了很好的示范。他在周四晚间的夜拍上接受了一个通过短信发出的竞价。


  在竞争最终以460万含佣金售出的Francois-Xavier Lalanne的超现实主义雕塑《The Mayersdorff Bar》(1927–2008)的时候,佳士得的拍卖师Jussi Pylkkanen对正半侧身抱着手机的Rotter的问道,“Alex你在发短信还是在出价?”


  事实证明,回答是两者皆是。该出价通过短信表示愿意出330万美元,Pylkkanen表示说“这是史无前例的。”


  iPhone的一小步,拍卖行的专家的一大步。


  最具争议:


  知名美术馆的藏品清理


6.jpg
苏富比拍卖行门口来自Berkshires的抗议者。图片:Caroline Goldstein


  尽管抗议声不断——包括在苏富比拍卖行门口对Berkshire博物馆的抗议,上周还是有几个知名美术馆继续在拍卖会中出售他们的藏品。


  现在很难说这样的抗议是否对结果有任何影响。目前来看,Berkshire博物馆的藏品已经完成了5000美元目标中的300万美元,而博物馆则在继续售卖他们的藏品。


  名为”拯救艺术-拯救博物馆”(Save the Art-Save the Museum)的团体打算在苏富比拍卖的门口再次进行示威,这次的拍卖上将会有一件价值几百万美元的Norman Rockwell绘画。


  同时,费城La Salle大学也在佳士得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拍卖中拍出了总价值共200万美元的五张作品,取得了比最高估价140万美元更好的成绩。这所大学计划将这些所得投入教育项目,但此举惹怒了很多学校之前的教职员工以及博物馆的支持者们。


  另外,巴尔的摩博物馆在苏富比拍出了五件作品,共获得近800万美元的成绩,其中包括:安迪·沃霍尔、Franz Kline、Jules Olitski的各一张作品,以及两件Kenneth Nolands。这些钱被用作博物馆建立女性和有色人种艺术家作品的收藏。


  最新鲜出炉:


  马克·布拉德福特


7.jpg
马克·布拉德福特,《Speak, Birdman》(2018)。图片: Imag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Hauser & Wirth


  这一周的拍卖中,有那么几件作品还带着“作于2018年”的新鲜印记,而布拉德福特的作品就是其中之一。


  作为当代艺术市场的宠儿,他在这次拍卖周上的作品并不是每件都成为了竞相角逐的拍品。不过,这件由艺术家本人捐出的用于帮助Harlem区Studiom Museum建造新楼的画作,却像一颗飞快蹿升的流星。


  作为捐赠作品五件中的第一件,这幅画在估价为200-300万美元的情况下,以160万美元起拍,经过一轮场内和电话卖家的竞价,迅速以580万美元(含佣金680万美元)成交。这件作品不仅拍出了最高估价的两倍,也成为了艺术家本人第三高的拍卖纪录。关键是,这件作品还是真的才新鲜出炉!


  最久远收藏:


  康斯坦丁·布朗库西


8.jpg
康斯坦丁·布朗库西,《La jeune fille sophistiquée (Portrait de Nancy Cunard)》(设计于1928年,1932年浇铸)。图片: Courtesy Christie's Images Ltd


  美国藏家夫妇Elizabeth和Frederick Stafford 1955年在巴黎度假时,以5000美元的价格直接从艺术家工作室买下了这件小小的抛光铜像,刻画的是古怪的英籍美国男爵女继承人Nancy Cunard。


  布朗库西的雕塑版数通常都很少,而且他的主要作品目前都在各大美术馆的收藏中(这件作品曾在大都会展出过一阵子)。而这件作品在Stafford家族手中呆了长达63年之久,才由这对夫妇的孩子委托给了佳士得拍卖行。这样的耐心的确得到了回报。这件雕塑最后卖出了7100万美元的高价,创下了艺术家本人的纪录。


  最划算的买卖:


  Robert Motherwell


9.jpg
Robert Motherwell, 《下午五点》(At Five in the Afternoon,1971)。图片:Photo courtesy of Phillips


  任何一件1270万美元(并创下艺术家本人纪录)的作品都不能算得上便宜。但听着:从质量、大小、作品来源和背景故事来说,Motherwell的《下午五点》对于它的新主人来说这样都是捡到了真正的便宜。


  这件作品属于艺术家著名的“挽歌”系列中的佳作,实际上它还有一个构图相同的更小版本,在艺术家与前妻Helen Frankenthaler离婚协议时给了她。Motherwell为此感到很沮丧,因为自己确实很喜欢那件小小的作品。所以,他开始为自己画了一张更大版本的作品。


  这件作品是向西班牙诗人费德里科?加西亚?洛尔迦(Federico García Lorca)致敬之作,后者在1936年被右翼极端分子谋杀。(这幅画是以洛尔迦的诗歌《为Ignacio Sánchez Mejías所写的哀歌》。)这件作品最终被芝加哥著名藏家HollyHunt在1981年从Motherwell的画廊买了下来。上周在富艺斯拍卖行的亮相则是这件作品首度现身拍卖行。但如果你在拍卖行中再次看到它时,也不要太惊讶,这会变得越来越平常。


  最迟来的高价:


  大卫·霍克尼


10.jpg
大卫·霍克尼,《Pacific Coast Highway and Santa Monica》,1990。图片; Image courtesy of Sotheby's


  稀有度有时候对于一个蓝筹艺术家的市场可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影响,比如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


  他的那些佳作其实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样在公开市场上频繁现身。为什么?首先,人们比较喜欢在最受热捧的系列中找最好的作品。另外,有些藏家知道如果自己手上有一件这个艺术家比较罕见的作品,那么通过艺术家初级市场的经纪人私下卖出的话,可能会比在拍卖行公开拍卖卖出高得多的价格。


  所以,霍克尼在这次拍卖季前的好成绩也只是相对普通的1160万美元。但这一价格在上周苏富比拍卖中发生了两次变化。首先,一张霍克尼的纸上作品卖出了1170万美元,而仅仅过了10件拍品后,一幅作于1990年的重要作品《Pacific Coast Highway andSanta Monica》卖出了2850万美元的高价。


  不过要记住的是,这几件作品并不能代表他最为经典的游泳池或双肖像系列。如果那些作品进入了拍卖市场,要牢牢抓住机会。


  最不温不火:


  莫迪里阿尼的《裸女》


11.jpg
阿梅迪奥·莫迪里阿尼《裸女》的细部。图片:courtesy Sotheby`s and Tate Modern


  虽说把莫迪里阿尼这幅最后拍出1.57亿美元的作品结果称之令人失望,不免会显得荒唐,但对比这幅《裸女》在拍卖前火热的气氛,拍卖时那甚为稀疏、枯燥无味的竞价过程不只让人看到惊讶,而且也非常扫兴。


  在拍卖师Helena Newman以1.25亿美元开场并把价格抬到1.39亿美元后,最终得手的买家据传是第三方保价者,通过电话和苏富比专门人员进行沟通并最后拿下了拍品。


  尽管最终的落槌价只比预测的1.5亿美元高出了一些,但在这种金额庞大的交易中,佣金的差别就比较显著。最终的价格标志着它成为苏富比的最高单件拍卖价,同时也是拍卖史上第四高的价格。


  如今这种事先安排好每个行动的拍卖市场机制,导致了《裸女》出现令人惊讶的平淡效应。“我认为苏富比做得很出色,为卖家安排了这么一高价的第三方竞价,”私人经纪人、前苏富比高管David Norman说道。“尽管我觉得没有第三方担保但估价合理的拍品通常都会比有担保的拍品表现更出色,但在这个情况中,可能拍卖行找到了一个(唯一一个?)愿意为这么高的价格买单的人(1.5亿美元的估价),而如果通过公开竞拍的花可能还到不了这个价格。”


  莫迪里阿尼是这一拍卖季中唯一跻身“亿元俱乐部”的新成员。只有在今天这种早已十分凌乱无序的市场中,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我们毕竟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最畅销艺术家:毕加索


12.jpg
毕加索在法国穆然,1971年。图片:Photo: Ralph Gatti/AFP/Getty Images


  尽管莫迪里阿尼因为《裸女》(Nu couché)而成为了售出总价最高的艺术家,但似乎很难因为单件拍品和不温不火的竞价过程就把这个“最畅销”艺术家的头衔颁给他。


  相反,这个称号还是更适合巴勃罗·毕加索,他的29件拍品在上周三大拍卖行里共拍出了1.167亿美元(包括佣金)。这位西班牙艺术大师的成交率也达到了惊人的78%(除了在拍卖前就已经撤拍的拍品)。


  根据artnet价格数据库显示,毕加索的作品在这轮的苏富比和佳士得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拍卖中的拍卖金额占了总额的14.5%。(这次他的作品没有出现在富艺斯的20世纪和当代艺术拍卖专场。)这一结果又一再次证明毕加索依旧是艺术拍卖市场中的霸主,地位无人可撼动。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