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公告|市场信息|展场纪事|北京文艺网画廊|现场传真|美术评论|美术访谈|经典导读|创意设计|美术先锋|理论家专栏|美术星空|美术家|微热点@|美术学院

“几乎是不要钱一样” 现在是抄底伊朗艺术的时候吗?

2018/07/06 15:23:14 来源:  
设想你是一个准备参加艺博会的画廊主。但几乎在一夜之间,你计划出售的作品的价值一下子降了一半。

1.jpg
德黑兰的TEER艺术博览会。图片:组织者


  设想你是一个准备参加艺博会的画廊主。但几乎在一夜之间,你计划出售的作品的价值一下子降了一半。


  这样一场画廊主的噩梦正在伊朗德黑兰上演。十位艺术经纪人于上周聚首伊朗第一届艺术博览会——Teer Art,这个艺博会在抗议里亚尔货币跌至新低的背景下拉开帷幕。自从美国在5月退出伊朗核协议以来,里亚尔的价值缩水超过了40%。


  尽管如此,6月24日博览会开幕当天的气氛还算乐观。这里任何发生的一切都是第一次,就像这次是在德黑兰首次举办的艺术博览会一样。能够准时开幕对这个国家来说都是一项不小的成就。


  当地的画廊聚集在一个圆形停车场的顶层,作品被挂在临时隔段墙上。窗户勾勒出德黑兰北部的全景。茶几上陈列着作品图录,20个制冷机正极尽所能地与这个非传统展厅内的高温作斗争。


  这就是伊朗画廊在应对作品价值突降时的方式:用他们所拥有的,做他们所能做的。


2.jpg
作为德黑兰第一场当代艺术博览会,TEER正在一个高层停车场举行。图片:组织者


  “现在正是买入的时候”


  欢迎来到诸事皆难的城市德黑兰。像这样的艺术盛会似乎是凭空出现的、包装精美的、油头滑面的。然而在世界上大多数的大都市,都认为举办艺术博览会的幕后工作都是轻而易举的。


  当被问及美元升值以及对伊朗实施迫在眉睫的额外制裁的影响时,Teer Art和当地画廊Dastan'Basement的创始人Hormoz Hematian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现在是用外币购买伊朗艺术品的时候了。人们可以带着装满里亚尔的手提箱,买走大部分展出的东西。”


  然而,运送一些更有野心、更大规模的作品又是另一回事。Dastan Projects的展台上方悬挂着一颗由艺术家Pooya Aryanpour(生于1971年)设计的超大分形宝石镜。由于该作品重量太重,几乎没有人能将它移走。


3.jpg
 TEER Art, 德黑兰。图片:艺博会组织者


  与此同时,在专门为伊朗外籍艺术家开设的Ab-Anbar画廊里,展出了现年87岁的现代派、拍卖场重量级人物Sirak Melkonian在帆布和薄纱上创作的作品。Mohsen画廊则展出了35岁萨拉·阿巴桑(Sara Abbasian)的画作。他的作品中的形象,看上去像是被武器化的昆虫感染而腐蚀了一半的人。


  “艺术几乎是免费的,”Hematian边说边把双手举向空中。他没有直接回答有关新制裁的影响、以及关于特朗普最近支持的旅行禁令或货币大幅贬值的问题,但他的肢体语言很具说服力。伊朗是一个有着大量经济和文化孤立经验的国家。从艺术家到画廊再到买家,没有一个人对伊朗面临的局面感到陌生。因为现在,他们经历的只不过是一种熟悉情况的强化版本罢了。


  成功是什么?


  在这种戏剧化的情况下,如何判断一场艺术博览会的成功?对于Teer Art的总监Hematian和Maryam Majd来说,因为在德黑兰从未有过艺术博览会,所以他们这场耗时四年筹办的首场博览会几乎没有可比性。Majd镇定自若地环顾四周,用平静的声音毫不傲慢地说:“我们做到了。”


  Majd说,组织者有意控制展会的规模, “因为这样易于管理,也能让我们有机会创造出令大众所接受的品质。首场博览会对我们来说是一次试验,是对我们实际能力的一次考察。如今,我们知道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这让我们对自己在未来几年做得更多更好的能力感到乐观。”

4.jpg
这场展览必须,也确实,要继续下去:德黑兰的TEER Art。图片:组织者


  只有为数不多的画廊收到了邀请,而最终只有10个画廊获得了参展的机会。只有那些曾在国际博览会上展出过的画廊才能获得参展资格。这样选拔出来的画廊作品代表并没有完全反映出伊朗艺术市场的多样性:据报道,在过去五年中,伊朗的画廊数量从不足10家增至150家。在未来,组织者希望将博览会向无论是在伊朗境内还是其相邻地区的更多画廊开放。


  未来指日可待


  Teer Art选择与德黑兰拍卖会的时间同步。德黑兰拍卖会每年举行两次,目前已经是第九届了。德黑兰拍卖会为全球观众提供了展示伊朗现代大师作品的平台。博览会组织者希望利用本次拍卖会吸引更多的潜在买家。


  据Majd说,在VIP预览之后,Teer的价格从1800万里亚尔(约合250美元)开始上涨到8万美元。Majd表示Teer的销售额“令人满意” ,“有些画廊的销售情况比其他画廊要健康。在展会结束之前,我们的工作是确保把所有作品都介绍给潜在的买家。”


  许多人希望在明年的博览会上看到更多的东西:画廊、艺术家、流派,以及对伊朗充满活力的当代艺术景观的更全面的呈现(艺术家们很快指出,表演和新媒体艺术,如灯光、声音装置和影像的代表性作品不足。)


  Teer Art的首场艺术博览会于6月29日拉下帷幕。他们接下来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在这样一个艺术古国的基础上,不顾国家制裁和艰难险阻,将自己变成一个真正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博览会。


  在伊朗着手应对货币危机,并备战今年秋天实施的新制裁措施之时,O画廊的主管Orkideh Daroodi乐观地表示,“下周伊朗可能会迎来大量的未知。” Daroodi又说, “而就目前而言,将十家画廊聚在一起对伊朗是件不容多得的好事。”


  文:Tahereh Sariban 译 : Yi Cao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