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公告|市场信息|展场纪事|北京文艺网画廊|现场传真|美术评论|美术访谈|经典导读|创意设计|美术先锋|理论家专栏|美术星空|美术家|微热点@|美术学院

人工智能艺术市场几何?

2018/12/06 11:10:43 来源:收藏投资导刊  
   
10月末,一件被称作“AI生成“的布面印刷作品以43 25万美元(将近300万元人民币)价格易手,远远超过一万美元的估价,令人咋舌。

  【导语】10月末,一件被称作“AI生成“的布面印刷作品以43.25万美元(将近300万元人民币)价格易手,远远超过一万美元的估价,令人咋舌。而更大的争议远不在此,这件在艺术家是谁这个问题上都得不到共识的作品,留给大家的更多是疑问——它究竟能否算得上是一件艺术品?即便算作艺术品,创作它的艺术家又是谁?纵观这几年的全球艺术品拍卖市场,每年都会推出几件非常规艺术品,当这些拍品从数量和规模上都达到一定量级后,我们似乎再也不能轻易将它们放在小打小闹的“盘子里”去看待,艺术市场这次想挑战的或许是“什么是艺术(艺术是什么)”这一艺术的本质话题,有趣的是,这看似本末倒置的事情,在市场价格的驱使下,反而值得我们玩味。


  AI作品 300万元人民币成交


  纽约时间10月25日上午,由法国艺术团体Obvious开发的算法制作的“版画作品” 《爱德蒙·德·贝拉米肖像》以5,500美元起拍,最终以35万美元落槌,加上佣金,以43.2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00万元)价格成交,成了世界上第一件成功拍出的AI艺术品。这个价格不仅远远超出拍前7,000-10,000美元的估价,更是在同专场近400件作品中位列成交价排行榜第二。而另一个很重要的前提是,这个版画专场中不乏毕加索,安迪·沃霍尔之类已经在全球艺术市场和艺术史中站稳脚跟的艺术家作品。


blob.png
爱德蒙·贝拉米,来自贝拉米家族


blob.png
作品“签名”


  这件早在今年八月就宣布在佳士得纽约上拍的作品,在消息刚刚公布的时候就引发了大量的市场讨论,所以拍卖当时的火热程度足以预料,最高1万美元估价的作品,直到20万美元以后,才由少数几位买家缓慢竞标,导致这件拍品花了六分钟时间才被最后那名电话买家拍走。要知道,通常在佳士得拍卖需要5分钟以上才拍出去的拍品,不是超级捡漏拍品,就是超级高价拍品。可这件作品的拍出显然不是这两种原因。拍后大家对这件拍品的争议,似乎更像在“嘲笑”买家的愚痴,而不是为买家因为捡漏成功而庆贺。


  什么是AI作品?


  早在2015年,谷歌就推出了图像识别软件Deep Dream,并开始将AI技术创作的图像在全世界范围推广。影响程度导致2016年的英国泰特美术馆的IK奖主题就是“如何使用人工智能探索,研究和理解美术馆藏品中的英国艺术”。而谷歌的DeepDream人工神经网络也从最初用来识别,分类和整理图像的功能发展成“只要提供一件作品原图和一张大师艺术风格的图片,人工智能就可以自动合成带有这种风格的图片”。为此,谷歌和灰域艺术基金会(Gray Area)联合举办了一个名为“深度梦境:神经元网络的艺术”(DeepDream: The Art of Neural Network)的画展,展出的全部是以这种方式呈现的作品,在现场进行的小型慈善拍卖活动中,最高价拍品成交价已接近一万美元,现场的29件AI作品以近10万美元成交,不过,那时候这些拍品并非以“艺术品拍卖”命名。


blob.png
谷歌DeepDream项目作品 AI创作过程


blob.png
谷歌DeepDream项目作品(仿梵高笔触)


  而这次以43.25万美元成交的《爱德蒙·德·贝拉米肖像》更甚,它不仅完成了以上模仿的具体算法,还同时通过GAN这种模型进行绘画。GAN又被称作“生成对抗网络” (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这意味着,在通过谷歌Deep Drdam 算法得出和肖像图像相似的画面后,再被拿到GAN模型中,区分出人类创作的图像和机器创作的图像,最后“剔除”掉机器创作的部分,生成新的,看上去都是“人为创作”的部分。Obvious的成员表示他们为此挑选了超过15000张创作于14到20世纪之间的肖像画作为训练数据。


blob.png


blob.png
谷歌DeepDream项目作品


  人工智能是否能够成为艺术家?


  贡布里希曾经认为“实际上并没有艺术这种东西,有的只是艺术家而已。”明确指出了我们在讨论艺术的时候实际上讨论的是艺术家。而博伊斯也有言论,认为“人人都可能是艺术家”。这两种言论的叠加在很大程度上将“艺术”这个词淡化了,而与此同时,艺术家的个性得到强调。但在我们甚至无法对这件作品的“艺术家”产生共识的时候,它如何算得上是一件艺术品?


  《爱德蒙·德·贝拉米肖像》作品右下角上的署名似乎想说明那是这件AI作品的创作者,可一串人们几乎看不出意义的符号组成,如何说服大家相信那就是这件作品的创作者?人工智能作品能否算作艺术家?这些作品的创作者又究竟是谁?这也是Obvious团队经常被问到的问题,他们有一种对外统一的口径,认为人工智能始终只是一种“工具”,这种工具类似传统艺术中对“媒介”的定义。而AI作品的艺术家是背后创造并且控制人工智能的人——也就是他们自己。


blob.png
谷歌DeepDream项目作品


  但是同样买过AI作品的市场专业人士拉塞尔却不这么认为, “这是三个对艺术一无所知的年轻人(他们的教育背景均为商科或工程),但他们创造了这个创造艺术的工具。这是一场全新的运动。”


  AI艺术先行者Mario Klingemann也对此表示怀疑。他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明确表示“因为你即便对它的工作原理、如何控制它们没有太深的了解,它们(GANs)依旧能创造出瞬间的满足感。目前这种模型吸引的都是一些假内行,或是要赶上这波新潮流想博取关注度的人。”并直接指出:“几乎每个在这一领域认真工作的人都认为,突出介绍Obvious的做法是有欠考虑的。当然,佳士得在所有以神经网络为创作手法的艺术家中挑选他们的作品进行拍卖也欠考虑。”


  在他看来,这个模型下生成的图像虽然可以很好地定义什么是AI艺术,但实际上也不过是神经艺术工具箱里的工具而已。


blob.png
Le-Baron-De-Belamy


  荷兰公共广播公司研发的一款人工智能绘画系统似乎更能说明人工智能作为绘画的载体这一事实。荷兰公共广播公司宣称,用户只需在人工智能系统的输入框进行绘画创作,几秒后就会输出完美的绘画成果。


  AI与艺术的互动


  实际上,机器人艺术与人工智能艺术都是新媒体艺术的一个分支,从几十年前开始就不断有人涉猎。


  · 1959年匈牙利裔法国艺术家尼古拉斯·舍弗尔(Nicholas Schafer)首先造出了能够创作艺术品的机器人;


  · 同年,瑞士艺术家让·丁格力(Jean Tinguely)让机器人在布上绘画的行为成了首届巴黎双年展上争议最大的事件;


  · 英国伦敦大学的机器人专家帕特里克·特瑞塞(Patrick Tresset)通过多年研究和实践,造出了可以自己观察作画对象并且能够像人类一样,用“机器手”将所见的画下来的机器人,值得一提的是,这位名叫Paul的机器人的不少素描作品已经被泰特现代美术馆,蓬皮杜艺术中心等国际重要美术馆收藏;


  · 2012年,德国卡尔斯鲁厄市艺术和媒体技术中心机器人实验室的艺术家们推出了一款可以为人们进行肖像画创作的机器人,据说,不仅技艺精湛,而且整个创作过程只需要短短十分钟……


 blob.png
Madame-De-Belamy


  AI作品拍卖 浅尝辄止?


  这次之所以会在拍后引起市场广泛讨论,更大的意义在于这件作品是世界上首件在二级艺术市场成功销售的“AI作品”。


  佳士得拍卖在本专场图录里对这件争议作品有如下说明:这幅画——“如果这是正确的术语”——是由一个巴黎艺术团体Obvious开发的人工智能算法创建的一组虚构的贝拉米家族的肖像之一。其艺术团体的成员——Hugo Caselles-Dupré、Pierre Fautrel和Gauthier Vernier——使用一组名为“生成对抗性网络”(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缩写为GAN)的算法来探索艺术与人工智能领域。


  佳士得拍卖用一大段话来诠释这件标的物的意图十分明显,一方面尽可能避免用“艺术品”三个字对这件拍品定义,另一方面又试图向大家推广“这是一件人工智能领域的艺术品”的观念。这种看似矛盾的做法实则将这个问题抛给了市场。


  但对于以推荐成熟的艺术作品为主要方向和目的的拍卖市场而言,佳士得全球版画及限量作品部门主管Richard Lloyd也不否认这是一次尝试:“我们特别选择这件作品的原因,一部分是因为其中的过程,Obvious试图尽可能地限制人在过程中的干涉,所以最终的作品能够反映出机器所想表达的‘最纯粹的’形式。”


  而Lloyd 之所以征集了这件拍品,仅仅因为在这件拍品推出前已经有人在线下以一万欧元的价格购买过这个法国团队Obvious这个系列的另一件作品,而这个人是国艺术市场暨文化管理学校(ICART)校长、藏家尼古拉·劳格罗·拉塞尔(Nicolas Laugero-Lasserre)。


  【结语】清华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朱小燕曾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表示,人工智能只是一种改善人类生活的协同合作方式,而且也不是给专业人士用的,并强调,目前人工智能的发展还只是在最初阶段,想要在艺术领域广泛应用,路还非常远。


  (编辑:李思)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