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公告|市场信息|展场纪事|北京文艺网画廊|现场传真|美术评论|美术访谈|经典导读|创意设计|美术先锋|理论家专栏|美术星空|美术家|微热点@|美术学院

2019上半年,艺博会最抢手的艺术家

2019/08/08 14:19:47 来源:Artsy官方  作者:Benjamin Sutton
   
杰夫·昆斯和KAWS无疑占据了今年春拍季的头条话题,但 Artsy 的数据证明, 2019上半年在艺博会上最抢手的艺术家是草间弥生。

blob.png
草间弥生,《自画像(TWAY)》,2010, Kaws,《HALF FULL》,2012,德里克·亚当斯,《城市景观中的人物 34》,2019

  图片致谢高古轩画廊 图片致谢 Rhona Hoffman 画廊


  杰夫·昆斯和KAWS无疑占据了今年春拍季的头条话题,但 Artsy 的数据证明, 2019上半年在艺博会上最抢手的艺术家是草间弥生。


  这位已过耄耋之年的日本艺术家以她令人炫目的镜屋、迷幻的圆点绘画和巨大的波点南瓜雕塑为人们熟知,她不仅超越了诸如 KAWS、纳撒尼尔·玛丽·奎因(Nathaniel Mary Quinn)和德里克·亚当斯(Derrick Adams)等年轻一代的艺术市场明星,风头甚至盖过有着稳定高需求量的安迪·沃霍尔和格哈德·里希特。


blob.png
Yayoi Kusama Installation view of Yayoi Kusama: Infinity Mirrors at the Hirshhorn Museum and Sculpture Garden, 2017, Seattle Art Museum.


  我们分析的数据包含了今年1月1日到6月30日期间发布在 Artsy 上的45场艺博会合作伙伴。超过1800家参展画廊在2300余个线上展位上总计上传了35000多件作品。艺术家的需求量取决于每位艺术家作品收到的询价次数占总询价数目的比例。


blob.png


  2019年上半年有大约一半艺博会页面访客来自美国,这可能导致数据结果和分析侧重反映了美国藏家的喜好(本文末尾有关于分析方法的全面注解)。然而,在所有参加线上艺博会销售的画廊中仅有三分之一来自美国,并且我们分析的艺博会能够反映艺术市场的全球景观——从 ZONAMACO、SP-Arte 到香港巴塞尔再到伦敦大师展。


  在今年上半年,草间弥生的作品需求遥遥领先占据榜首,她的作品需求占据了所有艺术家询价数的1.29%。她作品的询价次数比沃霍尔多了1.5倍,即便她的可售作品数量仅比沃霍尔多了23%。然而,除了草间弥生,其他30位需求量最高的艺术家全部是男性。


  备受争议的艺术市场明星 KAWS 是需求第二高的艺术家,而有些出人意料地以0.03%仅次于 KAWS 的是艺术家纳撒尼尔·玛丽·奎因。奎因的拼贴风格作品集油画、素描和蜡笔画于一体,在这位芝加哥艺术家被高古轩画廊签下不到两周后,在今年4月的达拉斯艺博会 Half Gallery 的展位上她变得炙手可热。继詹妮弗·圭迪(Jennifer Guidi)和凯瑟琳娜·格罗斯(Katharina Grosse)之后,加入高古轩全明星阵容的奎因也旋即引来藏家需求和作品价格的急剧上升。


blob.png
KAWS Clean Slate Black(KAWS Companion), 2018, Lot 180.


  另一位冉冉升起的市场新星德里克·亚当斯在上半年需求量排名第九。这六个月以来亚当斯几乎无处不在,他在纽约 Luxembourg & Dayan 画廊和芝加哥 Rhona Hoffman 画廊分别举行了个展,并且是画廊主 Mary Boone 关闭其同名画廊并开始服刑之前筹办的最后几场展览之一。


blob.png
 Derrick Adams Pair: Interior Life (Man) & Woman, 2019, David Benrimon Fine Art.


  另一位更加功成名就却仍出乎意料名列前茅(第七位)的艺术家是梅尔·博赫纳(Mel Bochner)。博赫纳在上半年举办了4场个展,包括洛杉矶 Marc Selwyn Fine Art、慕尼黑的 Metropol Kunstraum 和他的伦敦代理画廊 Simon Lee。他在瑞士巴塞尔艺博会上还呈现了全场最受欢迎的作品之一——Two Palms 画廊带来的《Everybody is Full of Shit》(2018),一面仿佛带着水蒸汽的镜子上潦草地涂写着作品的标题。


  新兴艺术家中排名最前的是亚历克斯·加德纳(Alex Gardner),这位30岁出头的画家以他在富有超现实感的单色空间内细致描绘的黑人形象著称。上半年,他的作品需求量占据了 Artsy 艺博会页面上新兴艺术家需求总量的2.94%。在今年3月纽约军械库艺术展上,纽约画廊 The Hole 呈现了加德纳个展。画廊主 Kathy Grayson 称整间展位的作品都销售一空,作品价格在1.5万到2.8万美元之间不等。


blob.png
Alex Gardner Rather Be Sweaty (print), 2019, The Hole.


  加德纳作品的大热符合近期市场对具象画的胃口。目前炙手可热的具象画家诸如格蕾丝·韦弗(Grace Weaver)和路易斯·弗拉蒂诺(Louis Fratino,4月在 Sikkema Jenkins & Co. 举行了首次个展)也都在春季需求量最高的新兴艺术家之列。Artsy 的数据体现出市场对非裔艺术家创作的具象绘画的强烈兴趣:排名前30位的新兴艺术家包括喀麦隆画家阿贾布·伯纳德·阿特格瓦(Ajarb Bernard Ategwa)、驻约翰内斯堡的画家吉韦·尼基·科西(Thenjiwe Niki Nkosi)和尼日利亚画家恩迪迪·埃梅菲埃勒(Ndidi Emefiele)。

blob.png


  街头艺术家在今年上半年的艺博会上也愈发抢手。需求量前30中就有好几位是以壁画和室外创作著称的艺术家。洛杉矶涂鸦艺术家 Revok 的需求量排在第四位,去年他和快时尚品牌 H&M 之间的版权争端闹得沸沸扬扬,这让他的作品在艺术界之外引起了广泛关注。葡萄牙街头艺术家 Vhils 以其在墙壁上雕刻的巨大肖像闻名,他排在第11位。2018年底他在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展会期间展出的大规模壁画让他的关注度急剧上升。


blob.png


  在上半年知名艺术家的需求量排名中,街头艺术家也十分突出。在 KAWS 之外,法国马赛克艺术家 Invader 和洛杉矶艺术家 Retna(以象形文字般的涂鸦闻名)都吸引了高次数的藏家询价。


  另一个在知名艺术家中相对受到藏家欢迎的门类是摄影,至少比起对新兴和蓝筹艺术家摄影作品的需求量是如此(新兴和蓝筹艺术家需求量排位前30中分别只有一位是摄影师)。已故的摄影大师安德烈·柯特兹(André Kertész)、薇薇安·梅耶(Vivian Maier)和戈登·帕克斯(Gordon Parks)都排在知名艺术家需求量的前30位之列。春季柯特兹在纽约 Bruce Silverstein 画廊的个展或许引起了藏家对他的关注;画廊还将他的作品带到了纽约军械库艺术展和 AIPAD。梅耶的作品自从2013年关于她的纪录片《寻找薇薇安· 梅耶》上映后便保持着稳定的高需求量和在全球美术馆和画廊的高频亮相。


blob.png
RETNA Sonidos De La Fuerza, 2016, Madison Gallery.


  帕克斯是这半个世纪以来摄影界的殿堂级人物,但近期的几个因素进一步提升了他的知名度。戈登·帕克斯基金会积极推广帕克斯和与他志趣相投的摄影师作品;去年,基金会联合著名出版社 Steidl 和国家画廊出版了帕克斯1940年代的摄影作品图录。此外,近期帕克斯在艺术界之外的名气高涨还要得益于 Kendrick Lamar、Kasseem “Swizz Beatz” Dean 和 Alicia Keys 的明星效应。Lamar 去年发布的“Element”音乐录影便从帕克斯的作品中汲取了大量灵感;Dean 和 Keys 各自拥有最大规模的帕克斯作品收藏,目前正在哈佛大学展出。


blob.png
Gordon Parks Boy with June Bug,Fort Scott, Kansas (44.001),1963, Robert Klein Gallery.


  知名艺术家这一类别下的艺术家中有几位在几年前仍被视为新兴艺术家,但近年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艺博会和拍卖场常客。这些艺术家包括 KAWS、乔纳斯·伍德(Jonas Wood)(后者在今年5月纽约春拍上正式进入百万美元俱乐部,并且目前正在高古轩位于纽约切尔西区西24街的空间举行个展,展出了大画幅静物作品),以及天马行空的雕塑家丹尼尔·阿尔轩(Daniel Arsham),通过和 Pharrell Williams 与阿迪达斯品牌的合作,以及他联合创办的设计工作室 Snarkitecutre,阿尔轩的影响力早已超出了艺术界。


blob.png


  在最抢手的蓝筹艺术家中(也就是那些家喻户晓的名字),最出乎意料的包括前文提及的博赫纳,还有彼得·哈雷(Peter Halley),哈雷色彩丰富的绘画令人想起约瑟夫·阿尔伯斯的抽象作品。对哈雷作品的询价占据所有蓝筹艺术家询价的1.85%,排在第12位。哈雷作品的需求量增长很可能是由于2018年底在纽约举行的两场大型个展——一场在 Lever House,另一场在 Sperone Westwater 画廊——以及2019年与威尼斯双年展同期,在威尼斯美术学院开幕的大型个展。


blob.png
 Peter Halley Prisons, 2012, Pace Prints.


  由于近期在艺术界之外引起的广泛关注,有几位蓝筹艺术家的名列前茅或许有些超出预期。班克斯去年10月在苏富比拍卖上绞碎作品的惊人之举无疑为他的市场制造了噱头,并把他推上了需求量的第9位。画家拉里·彭斯(Larry Poons)极具表现力的作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受到市场的冷落,但自从在去年 HBO 播出的纪录片《万物有价》(The Price of Everything)中亮相,便重新回到人们的视线,他排在蓝筹艺术家需求量的第19位。德国摄影师沃尔夫冈·蒂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反对英国脱欧的宣传运动让他被艺术界以外的更多公众知晓。去年9月《纽约客》杂志发布的一篇报道对此显然也有帮助。


blob.png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市场呼吁给予女性艺术家更多关注的呼声越来越高,但蓝筹和知名的艺术家需求量排名却仍然为男性艺术家主导。除了草间弥生,进入蓝筹艺术家需求量前30的只有翠西·艾敏(Tracey Emin)和珍妮·霍尔泽(Jenny Holzer)。在知名艺术家需求量前30中,只有薇薇安·梅耶一位女性。尽管新兴艺术家群体也远远达不到性别平衡,却比前两者情况稍好,需求量排名前30的艺术家中有9位女性。


blob.png


  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Artsy 的数据显示,在2019年上半年作品上传到艺博会页面的所有艺术家中,有33%收到了一次或多次询价。在至少被询价一次的艺术家中,前20%(共552位艺术家)占所有询价次数不到三分之二,或66.3%。其他80%的被询价的艺术家在 Artsy 上获得了超过三分之一的询价(33.7%)。与艺术市场行业预期的80/20分布相比,实际情况体现出更为均匀的需求分布。


  根据艺术家职业生涯阶段将数据进行分解,可以看出藏家的兴趣集中在知名艺术家群体。对知名艺术家作品的询价占所有询价的近60%,而蓝筹艺术家的询价占29%,新兴艺术家的询价则略高于11%。


blob.png


  尽管当下越来越多公开的讨论和积极措施正力图纠正艺术界的性别不平衡现象——无论是展出和被收藏的艺术家,还是受到器重的艺术专业人士——在上半年的艺博会上,对男性艺术家作品的需求量仍持续远超女性艺术家的作品。供给方面的性别差异显而易见:在上传到 Artsy 的所有艺术作品中,男性艺术家的作品占63%。在需求方面,这种不平衡甚至更为严重:对男性艺术家作品的询价占了74%。尽管如此,仍有一些展会逆势而行。例如,与瑞士巴塞尔同期举行的针对年轻画廊的卫星展 Liste 就有55%的询价是针对女性艺术家的作品。


blob.png


  在2019年上半年上传到 Artsy 艺博会页面的作品中,五分之一(20.1%)是美国艺术家的作品,远远超过任何其他国籍的艺术家。英国艺术家占6.1%,排名第二,其次是法国和德国艺术家,分别占4.1%和3.9%。供应方面,在欧洲和北美以外,供应量最多的是巴西艺术家的作品,占同期上传到 Artsy 页面的所有作品的2.9%。


blob.png


  如果艺博会的作品供应以美国为中心,那么需求就更是如此。2019年上半年所有的询价中,超过三分之一(33.9%)是对美国艺术家的作品(如前所述,这可能部分原因在于几乎一半的 Artsy 艺博会页面访客都来自美国)。对英国、德国、西班牙和日本艺术家作品的需求也超出了供应。


  如果有人仍在重申绘画已死的陈旧观点,那他应该去艺博会现场看看。根据 Artsy 的数据,绘画是2019年上半年艺博会上最受欢迎的媒介,占艺术品上传总数的近三分之一(31.3%),占需求的比例则更高——通过 Artsy 艺博会页面进行的43.6%的询价都是绘画作品。


  摄影是供应量第二大的媒介,占所有艺博会上传作品的近五分之一(19.2%)。这可能是由于收集的数据包括了很多摄影展会,比如纽约摄影展、伦敦国际摄影展(Photo London)、洛杉矶国际摄影展(Photo L.A.)和巴塞尔国际摄影展(Photo Basel)。然而,对摄影作品的需求却不及供应,同期询价中只有11.1%是对摄影作品。排在绘画之后最受欢迎的媒介是雕塑,占总询价的八分之一(12.6%)。对三维作品的需求略微超过了纸上作品(12%)和版画(9.9%),这打破了“藏家更偏爱墙上作品”的刻板印象。


blob.png
Vivian Maier w03271-10, Kids in Car,2015, KP Projects.


  视频艺术和装置等更具收藏挑战性的媒介在2019年上半年鲜少出现在 Artsy 艺博会页面上,也很少收到询价。尽管影像和装置早已成为全球美术馆和双年展上的流行媒介,却在 Artsy 数据库中只有不到2%的供应,询价只占1%。


  根据巴塞尔艺术展和瑞银集团联合发布的《艺术市场2019》报告,去年艺博会销售额占画廊销售总额的46%,仅比其实体空间销售额低2%。报告还显示,画廊参加的艺博会数量略微减少——2018年画廊平均参加四场艺博会,比2016年和2017年的平均五场有所减少—— Artsy 数据也显示出一些画廊仍保持着惊人艺博会活跃度。参与艺博会最多的20家画廊在2019年平均参加14场艺博会。领先的是 Galerie Lelong & Co.,画廊在纽约和巴黎设有空间,今年上半年参加了11场与 Artsy 合作的艺博会。如果坚持这一步调,Galerie Lelong & Co. 预计将在今年总计参与22场艺博会,频率接近每月两场。


blob.png


  艺博会上最常见的展商名单包括许多超级画廊,如豪瑟沃斯、贝浩登、卓纳和佩斯,它们有足够的预算和人手来分担全年无休的艺博会竞赛。但名单中还包括一些规模相对较小的画廊,比如伦敦的 Rebecca Hossack Art Gallery,和在巴黎及布鲁塞尔设有空间的 Galerie Nathalie Obadia,以及纽约的 P.P.O.W。伦敦的 Vigo 画廊网站上显示只有4名员工,却出现在上半年与 Artsy 合作的9场艺博会上。看来不论画廊规模如何,艺博会仍然是画廊商业模式的重要组成部分。


  关于数据来源和方法的说明:本文所有数据均来自 Artsy 的内部资料,仅分析了在2019年1月1日至6月30日期间上传到45场 Artsy 合作艺博会的线上展位的艺术家及作品。其中包括来自1800多家画廊的2300多个展位展出的超过8000名艺术家的35000多件作品。平均有74%有资格参加 Artsy 线上艺博会预览的画廊至少上传了一件作品到他们的线上展位,在45场艺博会中有18场只有 Artsy 的合作画廊有资格上传作品。需求由每位艺术家收到的询价次数占所有艺术品询价次数的比例决定。2019年上半年大约有一半的艺博会页面访客和40%上传作品的画廊来自美国,这可能会导致分析结果倾向于反映美国藏家和画廊的偏好。


  (编辑:李思)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