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公告|市场信息|展场纪事|北京文艺网画廊|现场传真|美术评论|美术访谈|经典导读|创意设计|美术先锋|理论家专栏|美术星空|美术家|微热点@|美术学院

视觉的狂想者:乌尔斯·费舍尔

2014/08/21 10:58:14 来源:北京文艺网  

  一些艺术家把他称为“新杰夫·昆斯”。然而相较于杰夫·昆斯在作品中追求的完美,乌尔斯·费舍尔又是反杰夫·昆斯的。他的作品平衡失调,无论是创作手法还是创作目的都流露出模糊感和残缺美。正如其思想一样,乌尔斯·费舍尔的作品会“不断前进”的,并非静止,而是一直在演变。这正是拼装艺术的魅力所在,有些作品创作出来后便会逐渐消逝。

  乌尔斯·费舍尔(urs fischer)1973年生于瑞士苏黎世,1993年移居到阿姆斯特丹,现工作和生活在柏林,洛杉矶和苏黎世。

  乌尔斯·费舍尔一向以他的大胆创作,富于想象,和将现成品通过即兴发挥的方式创作出艺术作品而闻名。他的艺术实践更多地关注物体本质,创作行为的本身,以及将前两者结合起来的不可预测的创作过程。他是“炼金术士”,擅长在艺术史和地下文化中穿梭,调动废物美学的手法去推翻传统的雕塑语言。

  在他的雕塑作品中,他总是想尽一切办法将看似普通,与艺术无关的普通物品,如家具,水果,蔬菜,玻璃杯,镜子,聚苯乙烯泡沫塑料,腊等转换成非同一般的元素,来体现他对于材料的实验性的改革。这与他深信每件物品都有他自己的独特性而存在,即所谓的raw energy,他将这些日常物件加以拆解,组合并重新赋予它们新的定义。

  他的艺术通过材料间的转换反映了潜在的内在冲突和矛盾,在美丽与丑陋,端庄与笨拙,优雅与负荷之间的共存性,有效地将现成品融合在雕塑中来反映平凡陈腐的日常生活的复杂性和彷徨。这与他本人喜欢事物之间的冲突,物件与物件之间的关联是分不开的。

  费舍尔是一个极具想象才能的艺术家,之前他就曾用各种各样的材料进行创作,如半融状态的蜡和腐烂的蔬菜等不易控制的材料。无论是用面包建房,给机器人和动物玩偶赋予生命,还是将各种物品肢解以探究人类与他们之间的关系,抑或凿穿地板,在画廊墙壁上钻孔,一切的一切,无不向人们展示出这位近乎疯狂的艺术家似乎在探寻人类感官的微妙变化,同时,他的作品也焕发出波普艺术和新巴洛克完美融合的奇幻味道。

  一些评论家认为他的作品在某种程度上是与世隔绝的,或者说作品内在有一个属于他自己的艺术世界。也有评论家认为他的作品是具有社会性的,触及到艺术史范畴,但又不是附属于学院风格,同时又能取悦于大众。这可能与他从没有进过艺术院校学习有着密切关系,因为他相信艺术理念除了可以从书中学来之外,日常生活中,艺术无处不在。

  乌尔斯·费舍尔目前将他的工作室设立在美国纽约布鲁克林的Red Hook。


面包房Bread House 2004-05 面包、木材、钉子、膨胀泡沫塑料、灯光 366 x 533 x 472 cm Angela and Massimo Lauro收藏

  2005年,乌尔斯·费舍尔的“面包房”在米兰的Istituto dei Ciechi in Via Vivaio展出,这是他在意大利的第一个个展。“面包房”是一间按真人居住环境搭建的房间。房间的主体是木结构,由长短不一的木材搭建而成,并用钉子稳固,屋脊外露着。墙和屋顶,以及木材与木材之间都是由不同形状和大小的大块的烤过的面包和膨胀泡沫塑料组成。房屋中间铺有东方式的地毯,除此之外,屋子里还有几只还没有学会飞行的鹦鹉。随着展览时间的推移,面包逐渐腐烂,面包屑和木屑落了满地,并且散发出一种陈腐的,特殊的味道,吞噬了一群幼小的多彩的鹦鹉。

  和乌尔斯·费舍尔惯常的作品一样,“面包房”运用了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材料,如面包、木材、膨胀泡沫塑料等。艺术家用简单的,孩童般的眼光,创造出这样一个古老的建筑,并放入了几只还不会飞的鹦鹉,增加了其生活气息。随着时间的推移,面包开始变质,原始的材料在发生变化。通过这种自然地转换,艺术家希望能反映出我们日常的,却是变化的,不稳定的生活。

  Jet Set Lady是一个以树为形式的艺术家思想的三维再现。这棵树有11米高,用铁焊接,躯干是由密集的“树枝”组成。


Jet Set Lady, 2005 铁、木材、2000张装裱好的绘画、图片和手稿等,24个霓虹灯 700x700x900cm

  这里所谓的“树枝”其实是由铁梁条组成,铁制的柱基代表树的根部。在这棵不可思议的植物上密密麻麻地承载了超过2000幅乌尔斯·费舍尔在过去5年中的绘画、打印图片和手稿等,其中部分已经经过了电脑处理。立在展厅中的这棵树给人以非常神奇的感觉,犹如从地球表面奇迹般地生长出来。满树的“叶子”从根部一直生长到顶端,遮盖了所有的枝杈。在加上霓虹灯的投射,使这棵树光芒四射。

  乌尔斯·费舍尔是在看到自己工作室满地满墙被绘画、手稿、图片等覆盖的密密麻麻时有了创作这个作品的念头。再一次,他将平时无心去整理的这些纸张、图片等通过形式转换变成了一件艺术作品。这也是他对自己5年以来创作思维上的点点滴滴的三维再现,他用的不是文字,不是述说,而是采用这样一个装置雕塑的形式来呈现给观众。


Service à la franaise 2009 在镜像铬钢上、丝网印刷 尺寸大小不一

  Service à la fran·aise是乌尔斯·费舍尔在纽约新美术馆举办的第一个大型个展Marguerite de Ponty中推出的作品,也是他到目前为止最大的作品,在展览中作品占据了美术馆的整个二层大厅。

  作品由51个由铬钢做成地立方体组成,形状和比例各异,高低错落地摆放着,有接近于地面的,也有高到天花板的,在展厅中间成网格状排列。每个立方体的朝上一面都有一张丝网印刷的图片,被镶贴在立方体里面,图片上呈现的是不同的都市风景和日常生活中的事物。立方体四周都能通过镜像呈现出这张图片的内容,如雕塑,日常食物,电话亭,大厦等等。有趣的是,由于立方体的四周都是镜面,所以能反照出周围立方体所呈现的东西,使得每个立方体上呈现出重叠的不同的物件。整个作品一共有近25000张照片和超过12吨的不锈钢组成。

  在这个作品中,乌尔斯·费舍尔玩弄起了每个立方体的大小,据他说最终每个立方体的大小是由建筑空间所决定的。帝国大厦是这件作品中最高的立方体,顶端还站立着金刚。当然,这里的帝国大厦比现实中的大厦要低太多了。但是所有的食物都比现实生活中要放大许多倍,例如面包,香肠,梨等等,在一些照片中这些食物是新鲜的,刚被切开的,而另一些照片中它们则是腐烂的。但是盒子中呈现的梯子和破损的吉他与真实物体的大小差不多。面对这些立方体,镜面的恍惚和所呈现出的重叠的物体,会让观者仿佛置身于视觉的迷宫中,同时呈现了非实质的,照相写实主义的场景。

  这些极小主义的立方体里面所呈现的物体只能看却不能接触,立方体最上端的图片只是增加了物体的平面感。当我们在这些冰冷,闪闪发光的镜面中看到我们自己的投影,我们是否开始感觉到在这个消费主义社会,我们正在疏离功利主义和这些可任意使用的物件。尽管观者会被这些镜像的立方体所反射出来的不同物件弄得眼花缭乱,但是人们似乎还是乐意地在这个作品中间迷失方向。


Zizi,Miss Satin,Ix and Marguerite de Ponty 每个大约10-18英尺高 2006-2009

  在Marguerite de Ponty展览中,整个四层被乌尔斯·费舍尔的五个新雕塑所占据。其中4个是创作于2006年至2008年间,还有一个是在2008年至2009年间创作。

  这些都是艺术家先用陶土制作出模型,再按比例放大,其中保留有艺术家在陶土上留下的捏压痕迹和手掌印记,最后再翻制成铝合金雕塑。这5个雕塑每个大约有10到18英尺高,或是从屋顶悬挂,或是随意地被放置在展厅中间。虽然这5个雕塑形状是抽象的,但是他们看上去像是5个凹凸有形的肉体,姿势有些许像人的躯干。它们又像是5个庞大的,形状怪异的蚕茧被放置在展厅中间。在这5个雕塑中,唯一一个被悬挂的制作于2008-2009,他被从屋顶悬挂下来,尾部的地方差不多离地只有几英寸而已。

 


乌尔斯·费舍尔(Urs fischer) 《Zizi,Miss Satin,Ix and Marguerite de Ponty》铝合金铸造每个大约10-18英尺高 2006年-2009年,巴黎罗丹博物馆

  这些作品都是艺术家先用陶土制作出模型,再按比例放大,其中保留有艺术家在陶土上留下的捏压痕迹和手掌印记,最后再翻制成铝合金雕塑。团块很随意的成型,看不出具体内容,但又塑造得非常具体,这就是艺术家创造的与传统一脉相承的“第二自然”作品。


 Abstract Slavery装置作品 根据收藏家皮特·布兰特书房真实场景创作的壁纸装置作品,皮特·布兰特真人蜡像 2008


Abstract Slavery2

  乌尔斯·费舍尔于2010年5月在布兰特基金会艺术研究中心(Brant Foundation Art Study Center)做了他的个展Oscar the Grouch, 该中心坐落在离纽约不远的格林威治,是一个根据原仓库重新翻修和扩建的场所。皮特·布兰特(Peter Brant)很早就开始收藏当代艺术品,他的收藏有杰夫·昆斯(Jeff Koons),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 )等名家的作品,乌尔斯·费舍尔的作品也在他的收藏名单之中。布兰特非常欣赏乌尔斯·费舍尔的创作才能,认为他是个很有自己想法,很前卫的艺术家,他很好地将自己的观念融合在作品当中,而且非常擅长在作品中打上自己的思想烙印。时间久了,皮特·布兰特和乌尔斯·费舍尔成为了朋友。当布兰特基金会艺术研究中心修建完毕后,皮特邀请乌尔斯为该中心特别创作一个现场装置,于是有了这个壁纸作品Abstract Slavery。

  艺术家在艺术中心创作了2间跟真实房间大小差不多的空间,里面的布置都是根据皮特·布兰特的书房摆设而来,呈现了他书房的装饰艺术。有意思的是,这件作品是艺术家根据布兰特书房的每个角落拍摄的照片做成壁纸黏贴在展览现场而成的二维作品。由于细节的精致,书房里的每本书,布兰特的每件收藏品的细节都制作得非常到位,使得这个二维的墙纸作品看起来好像是一个三维的真实空间。其中,房间中间还有布兰特的蜡像,一个站立在椅子旁,一个坐在椅子上。两个蜡像被艺术家做成了与真人大小一致的蜡烛,在展览期间慢慢燃尽。这个作品满足了观者对于布兰特个人收藏品和居住环境的好奇。


Untitled(Hole)装置作品 铝铸型 2010

  这是一个大型的现场装置作品。艺术家在布兰特基金会艺术研究中心二层展览空间的地面用铝铸型做了一个形似坟墓的黑色装置。在二层空间地面呈现的是一堆表面黑色,看上去像可乐渣一样的物体。在一层空间相应位置的天花板上往下延伸出一个造型奇怪的似巢穴一般的物体,表面也是黑色,与二层空间的物体材质一致。从现场来看,可以理解为作者从二层地面往下挖了一个黑色的似坟墓状的洞穴,并从底层空间的天花板往下延伸。这块黑色的,粗糙的东西与室内的壁纸装置作品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更感觉有些格格不入。这个作品不禁让观者想到死亡和艺术收藏的关系,不论一个收藏家收集多少艺术品,他都不可能躲避岁月带来的衰退和死亡的降临。听起来虽然很残酷,但是这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Lamp Bear》

  在纽约生活工作的瑞士艺术家乌尔斯·费舍尔(Urs FISCHER)无论是在评论界还是拍卖市场都一直话题不断。虽然今年才刚届不惑之年,然而他的艺术履历已足够光辉灿烂:2010年参加惠特尼美术馆双年展、30岁开始多次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分别在2003、2007和2011年)、2012年在威尼斯葛拉西宫(Palazzo Grassi)被弗朗索瓦·皮诺授予白卡,同年在高古轩画廊多次举办展览等。最近,一件青年时期的作品(创作于2002至2003年间的油画,大胆并无序地融合了各种技法)以约合750,000美元(不含手续费)的价格成交(《Mr.Toobad》,480,000英镑, 2013年2月13日于伦敦佳士得拍卖行),刷新了这位擅用立体空间来肆意表达艺术的“搅局者”的成交记录。这是他取得的最佳拍卖成绩。

  他还凭借一件超过300万美元的成交作品荣登2011年全球最年轻艺术家的宝座(《Lamp Bear》,600万美元,2011年5月11日于纽约佳士得拍卖行)。以600万(不含手续费)成交的《Lamp Bear》是一件高达7米、重达约16吨的雕塑作品。

  它同时也是该艺术家里程碑式的作品,一些艺术家藉此把他称为“新杰夫·昆斯”。然而相较于杰夫·昆斯在作品中追求的完美,乌尔斯·费舍尔又是反杰夫·昆斯的。他的作品平衡失调,无论是创作手法还是创作目的都流露出模糊感和残缺美。正如其思想一样,乌尔斯·费舍尔的作品会“不断前进”的,并非静止,而是一直在演变。这正是拼装艺术的魅力所在,有些作品创作出来后便会逐渐消逝。现在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正在展出艺术家的作品。

  威尼斯双年展“ILLUMInations”主题展

  乌尔斯·费舍尔一向以大胆创作,富于想象,和将现成品通过即兴发挥的方式创作出艺术作品而闻名。他的艺术实践更多地关注物体本质,创作行为的本身,以及将前两者结合起来的不可预测的创作过程。他的作品曾被多家国际知名美术馆和艺术中心展出。2011年,他的加入更是成为了威尼斯双年展上最大的亮点。乌尔斯·费舍尔的世界结合了幻觉与现实、暴力与幽默、永恒与短暂,它既是符合逻辑的,同时也是荒谬的。他试图去捕获一种不稳定的、意义永远无法被设定的均衡状态。

  乌尔斯·费舍尔在本届双年展上展出了三件1:1大小的蜡烛雕塑。由于这些雕塑的蜡烛芯都是被点燃的,因而作品在展览期间会“残忍地被毁灭掉,蜡烛不断熔化,然后呈树枝状地开始滴落下来。”这些雕塑都是用染有颜料的蜡烛、蜡烛芯以及钢结构组成的,制作精美,像现实主义和表现主义那样最大程度地展示出了细节。

  瑞士艺术家乌尔斯·费舍尔(Urs fischer)创作的那些“燃烧的蜡烛”作品,其中一个站立的蜡像估计是皮特·布兰特(Peter Brant,美国艺术杂志的老板、出版商、著名当代艺术收藏家),另一个是意大利雕塑家乔维尼·波隆纳大理石作品《被劫的塞拜妇女》的蜡像复制品。


乔维尼·波隆纳(1529-1608),意大利人,文艺复兴后期的重要雕塑家,意大利弗罗伦萨市政大厅侧面兰奇敞廊中的《被劫的塞拜妇女》 大理石原作。


“燃烧的蜡烛”-《被劫的塞拜妇女》蜡像复制品

  乌尔斯·费舍尔(Urs Fischer)个展“Madame Fisscher”2012年在威尼斯格拉西宫(Palazzo Grassi)开幕。展览在格拉西宫中庭及一层超过2000平方米的空间内展出了30多件作品。

  乌尔斯·费舍尔(Urs Fischer)作品的独特性来自于其对普通物品(这也是他最喜欢的创作材料)的理解以及通过多元化的技术和材料的使用来改变它们的含义的方式,这种方式通常会让人联想到拼贴作品的创作。乌尔斯·费舍尔(Urs Fischer)的世界结合了幻觉与现实、暴力与幽默、永恒与短暂,它既是符合逻辑的,同时也是荒谬的。他试图去捕获一种不稳定的、意义永远无法被设定的均衡状态。

  作品“Madame Fisscher”为整场展览定下了基调。它带人们领略了乌尔斯·费舍尔(Urs Fischer)在伦敦的工作室空间:工作室的墙面以及内部陈设详细地重建在了展厅中,形成了某种雕塑性的东西。在这个空间里,观众可以切身体验到这位艺术家的创作过程它与摆放在格拉西宫门口的杰夫·昆斯(Jeff Koons)的气球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