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公告|市场信息|展场纪事|北京文艺网画廊|现场传真|美术评论|美术访谈|经典导读|创意设计|美术先锋|理论家专栏|美术星空|美术家|微热点@|美术学院

中国动漫创作绝不能搞大跃进

2016/03/07 16:00:58 来源:  作者:鲍玉珩
中国动漫艺术创作的最大的障碍,就是体制改革问题,所以若不进行体制改革,中国动漫创作就没有好出路。

  金天逸,鲍玉珩,薛翠华 编著

 

  论文英文标题:

 

  CHINESE ANIMATION CREATING CANNOT HAVE THE GREAT LEAP-FORWARD.

 

  论文摘要;

 

  中国动画电影艺术是一种深受国人所喜爱的文化艺术形式;曾几何时,中国的动画电影以其鲜明而独特的民族特色而风靡全球,被誉为是人类文化的瑰宝;但是,近年来,除了少数几部动画作品获得国际上的青菜睬之外;而大多数的动画作品已经逐渐失去自己的民族特色,而成为日本,南韩动画的拷本。但是,从目前媒体所言,中国的动漫产业却已经出现了无比的繁荣;根据他们的报道,据统计,截止2013年,全国各地已经兴建有30多个大型动画基地,现有大约20多万人从事动漫创作,从而形成了一个大跃进的局面。笔者在调查一些事实情况之后,并参考了国内外专家,学者和动画艺术家们的研究和意见;提出中国动画艺术创作绝对不能搞大跃进,以 期对于目前动漫艺术创作敲响警钟;虽然我们的提法也许不合适宜,也许会引起某些人的批评;但我们还是希望接此次大会的机会发表我们的一点浅见。

 

  关键词:中国动画,民族特色,日韩动画风格的危害,创新,人才培养。

 

  前言:

 

  前不久,在一次中国现代艺术研讨会上,笔者有幸参加了讨论,其中有几位中国文化史研究学者-包括几位迪斯尼的艺术家提出了中国动画的民族性和文化传统等问题;其中有一个家伙批评说:自从《三个和尚》之后,中国已经没有一部可称为“中国动画”的作品。笔者无意同他辩论,但他的发言却引起我们的深思,并引起编著这篇文章。

 

  一 假繁荣,真危机

 

  根据中国文化部的一个报告,文化部副部长欧阳坚在回答记者问时说,中国动漫产业这几年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呈现出蓬勃发展的态势,短短几年,从最初的几百家动漫企业已经发展到5600多家,从业人员超过20多万名,动漫产量已经超过13万分钟,按这些数字,可以说中国已经进入了动漫大国的行列。不错,中国不但已经进入了动漫大国之列,实际上中国已经是动漫超级大国了。美国好莱芜坞的一份国际市场预测报告中,指出中国的动漫企业或产业已经在数量数目上居世界第一位。而英国发布的一个报告惊呼,全世界各国包括西殴和北美各国的动漫企业产业的总和数目也不及中国的一半至多。从某种意义来讲,中国动漫创作已经进入一个大跃进局面。笔者认为,在这种一哄而起的繁荣背后,隐藏的是一个大危机。那么,危机表现为那些方面?笔者认为主要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二 体制不进行改革,就没有出路

 

  中国动漫艺术创作的最大的障碍,就是体制改革问题,所以若不进行体制改革,中国动漫创作就没有好出路。首先是从文化部到广电部的领导问题,长期以来,这些部门已经形成了一个官僚体系,做官当老爷;从来不下基层进行实地调查,这样,在这些官僚体系下,制定的措施或计划是不切实际的。

 

  我们看到的一会儿松,一会儿紧。对于在全国建立动漫基地没有具体的计划和方案,而是放任自由,一些子在全国就建立了将近30多个动漫基地,遍及全国20多个省市;但是尽管动漫基地遍地开花且势头猛烈,但是它们在五年之内根本进入不了动画创作阶段。

 

  前不久,听说有制定出一个关于动漫电视频道在黄金阶段不能播放国外动画片的政策;正如一些专家指出,如果没有好的国产动画创作,这种致力于“堵”而不是“疏”的措施,只会造成中国动漫产业因为缺乏竞争力而更为贫弱。

 

  此外关于国产电影-包括动画片的分级问题,已经讨论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但至今仍然没有结果,实际结果是越来越“脱”和越来越“拖”。笔者认为在体制改革和企业管理方面,我们应该学习法国和英国对于影视艺术的管理策略和体制建设计划的制定。

 

  三 国产动画艺术缺乏创造精神

 

  凭心而论,中国当代动画还是有一些优秀的作品,比如1977年的《宝莲灯》就是一部值得称赞的动画作品,据说创造了2400多万的票房收入。但是此后,却没有再出现可以与之媲美的动画作品了。究其缘由,《宝莲灯》的编剧王大为先生说:“好编剧,好导演,好原画是取得动画片取得成功的三个保障;而国内在三个方面都面临困境。找不到好剧本,原画水平上不去,导演也出现了断层。”王是来自第一线的动画艺术家,编剧,他的话一下子说中了目前国产动画艺术的纠结。

 

  记得大导演李安先生曾经在上海大学讲学时,就指出中国电影要出现好作品的关键在于编剧。目前,中国影视创作最缺乏的就是好编剧。只有好剧本,才能够让导演尽情发挥,才有好作品。

 

  而对于动画艺术创作而言,最关键的是原画创作人员。目前,国内只有中央电视台和上海美术片制片厂能够有能力成产动画产品,但是根据一份报告,目前国内的动画原画创作人员即动画画师不到40人;而且生活和工作艰难。

 

  我的一位在迪斯尼工作的朋友-也是一个动画画家,指出,在迪斯尼公司最受尊敬的人,就是动画画师-原画画师-原画艺术家。目前,虽然迪斯尼已经进入了电脑创作时代,但是该公司还有350多名原画动画画家;我们明白动画艺术创作离不开原画艺术家。

 

  日本动漫创作是亚洲最好的,但是日本动漫创作也非常重视原画创作。日本著名动画大师手冢冶虫和宫奇峻等,都是动画原画创作大师,虽然日本动漫创作早就实现了数字化-电脑创作化;但是大师们至今仍然坚持手绘-即原画创作。就是在韩国,动漫界也是强调原画创作的重要性,根据介绍,原画动画家的手绘作品的收购价要大大超过用电脑作画的电脑图像艺术家即电脑画家的作品的。而在我国的文物或文化市场上,动画画家的作品绝对不能够上艺术品市场的,笔者前不久参加了纽约一个文物和艺术品拍卖大会,亲眼看见一幅早期迪斯尼公司的一位老动画画家的原作动画设计图,以5万美元 上拍,结构以8 万美元成交。这在中国是不能够发生的。正如王大为先生所说;  老的动画艺术家也不爱自己的绘画工作,而该行画国画写书法好卖个好价钱。笔者认为这的确是见可悲的事情或现象。也说明我们对于动画艺术和动画艺术家缺乏应有的重视和尊重。

 

  笔者阅读到一篇文章,该文章作者惊呼:中国没有迪斯尼,也缺少宫崎峻。

 

  作者是中央美院城市设计学院动画系主任任晓鸥,他认为:“动画是一种创造性活动,不完全取决于资本或技术,根本原因就是高级创意设计和市场策划人才的实力,中国目前并不缺乏精神,不缺乏气氛,缺乏的是创作大师,缺乏有名的创作团队,中国既没有迪斯尼,也没有宫崎峻。”

 

  笔者认为。我们不是没有宫崎峻这样的大师,我们有记得当年我陪同很多迪斯尼公司的动画艺术家,专家观看中国动画片《三个和尚》之后,他们齐声称赞:‘这是大师的作品,是真正的动画艺术!”问题是我们是否认识到我们自己的大师的伟大。

 

  四 动画大国的人才培养危机

 

  美国著名的大学艺术家协会 Collerge Artists Association CAA,的一个报告,介绍了国际范围内的艺术教育现状,中国虽然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大国,但是从艺术教育的整体质量来说,存在不少问题,中央美术学院是中国唯一一所排名进入前 20名的艺术院校。在亚洲,该校排名为第五,而第一是日本东京国立艺术大学;台湾艺术学院也列在中央美术学院之前为第四。但是该报告又称在中国艺术学习是个大热门,报告指出每年有成千上万的青年人报考艺术院校;如中央美院的入学比率是450比1。北京电影学院的门槛更高,是属于世界最难考的艺术大学。

 

  此外美国亚洲电影研究学会的吉娜 玛凯蒂博士的一个调查报告说:“中国是一个电影教育的超级大国,目前在中国有2000多所大专院校开设了电影-电视系,而笔者得知有大约1500所大学开设影视编导专业。目前在小攻读影视专业的学生大约为50000多人。”这又是一个大跃进,也可以列入吉尼斯的记录之内。但是,这么多影视专业的教育水准如何?笔者亲身的经历叫人心寒。笔者从 2004年回国报效,曾经任聘为哈尔滨工业大学的特聘外籍专家,在媒体技术与艺术系教书,说明让我担任影视编导专业的学术带头人,但是,笔者在该大学工作多年,发现该专业从来没有开设过一堂有关影视编导的课。该系的主任公开声明绝对不允许在“我的系开设有关影视编导的课程,谁想开,谁走人!”然而更可笑的是,这一个起誓发咒的不搞电影的家伙,竟然成为了该省的影协副主席。

 

  清华大学艺术设计系教授吴冠英指出:我们现在的动漫教育正出于在一种盲目的’大干快上‘的状态。”。 动画教育从属于艺术教育;而艺术教育的核心和关键就是创造力的培养。而我们的动漫教育所缺乏的就是创造性人才的培养。让我们看一下,目前国内动画教育的现状:

 

  1 国内动漫教育的师资,一是鱼目混珠,笔者曾经应邀到国内一些大学讲学,发现很多动漫专业的师资缺乏,由于缺乏,就产生了鱼目混珠的现象,笔者曾经看过一个所谓的动漫专业的系主任一个根本不懂绘画的家伙竟然成为动漫三级教授,据有人统计,目前国内动漫专业的教师,如果按照美国教育的标准,有60%以上的人不合格,第二个现象是大批的扩招进一步加剧了动漫专业师资不足。在一些叫比较好的专业大学,比如北京电影学院等,出现一个老师要面对上百个学生的困境,这样的结果就是学生的个性和潜力根本难以得到合适的关注,这种违背艺术教育规律的动画教育必然导致专业教育的失败。

 

  2 课程安排谬误,除了识字缺乏之外,国内动画教育的最大缺点就是课程安排不合哩或谬误。笔者曾经调查过国内一些大学中的动画家教学的课程,发现问题相当严重。

 

  由于没有统一的规定,所以在中国各地大学中的动画专业所使用的教材是百花齐放,各种各样,什么全有,全凭授课老师自己的选择与安排。有的时候偏重理论-所谓的理论;有时候偏重技巧。但是,相计较,笔者发现国内动画教育的课程安排很不合理,以至导致误人子弟的现象出现。实际上,早在10多年以前,国内一些动画教授与专家已经编写出一些较好的动画教材,但是这写教材的问题在于教授实际设计和创作的部分明显不足;而所谓的动画艺术史和动画美学与理论的教材,由于编写这不是动画专业人士,编写出来的东西大多是东拼西凑,人云亦疑云,笔者曾经看见一位专家如何著作的,他根本不用动手写作,而是叫一个研究生直接从别人的著作中抄写下来,结果不到两个月,一部署名是他的所谓影视研究专著竟然由著名的三联出版社出版了而且还获得高教委和省文教部颁发的大奖。这样的东西还被列为必读教材。

 

  3 动画人才的市场问题

 

  北京电影学院的孙志军教授指出:“现在是二,三流的人才搞创作;一流的人才哪去了?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颁发了几年大奖,获奖的人也有几十名了,但只有不到15%的人选择继续搞原创动画;而其他的都转行去做广告,游戏和包装了。学了四年动画,毕业后,却不再搞动画了,实在可惜。”究其缘由,就是搞动画工资太低,比如中央电视台动画设计的入门工资仅为2500元,而如果进入一家媒体公司或网络公司,入门工资时4500元;

 

  而且正如孙教授所言,大学生刚毕业不可能就是业内的主力,优秀的动画人,都需要在行业里磨练摔打,才能完成动画实践与理论知识,实验短片和商业动画的经验积累;因此动画人才的培养需要时间与经济支持;但是,国内目前还没有为动画人才的再培养创造条件,也没有为动画人才打开市场,

 

  4 建立动画职业教育系统

 

  习近平主席最近提出了职业教育的重要性,笔者十分赞同,我们建议可以建立动画职业教育系统;不一定办大学或学院,建立动画职业学校,选取一些初中毕业生,进行六年的正规的动画职业教育与培养,就可以培养出一批能够进行原创的新型动画人才的。

 

  五 不能走日韩动漫的路

 

  从1980年中国中央电视台引入第一部日本动画片《铁臂阿童木》开始,到现在已经30多年了,在此期间,几十部日本动画片接踵而来,形成了一股日本动画潮流,势不可挡;根据我们的调查,在此期间,日本动漫已经成功地在中国培养了两代日本动漫观众,百分之百的青 少年观看过日本动画,其中48-50%的人喜欢日本的动画,而35-40%的人自己承认是日本动画的粉丝。

 

  同时,自从1993年中国引进和播放第一部韩剧《嫉妒》之后到现在,韩剧已经成为了中国电视台最热播的节目,目前,社会上已经出现了一股韩流。在中国一代年轻的人,热爱韩剧近乎疯狂的地步,他们从韩国发型,衣饰,服装,美食等都效仿韩剧中的角色。有一些社会学家对于这种韩剧热流提出批评。说这种“外来文化”已经对于本土文化造成巨大的冲击。

 

  凭心而论,无论日本动漫,还是韩剧都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的地方;一些中国学者指出了日韩影视文化对于中国文化产业的启示作用,笔者概括有以下几个方面:

 

  1 从国家战略高度重视文化产业发展

 

  1996年,前日本政府公布实施《21 世纪文化立国方略》此后在2007年又提出文化产业发展战略,并成立了知识财富战略本部,将音乐,电影,动漫等文化产业的技术,行业,IT 业,以及名牌产品等并列为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将动漫等文化产业确定为国家重要支柱产业,并出台一系列配套政策,推动文化产业发展。

 

  2 建立健全的法律保障文化产业健康发展

 

  从2001年开始,日本,韩国都修订立法,以法律形式来保障文化产业健康发展,从而规范了文化市场,真正作到了有法可依靠。

 

  3 多元化投资融资方式为文化产业发展提供资金

 

  4 人才培养和高科技是文化产业发展的关键

 

  5 建立一个完整的文化产业链从而带动相关产业发展

 

  6 积极推动与开拓国际文化产品市场并促进文化产品的出口

 

  从以上所述,我们应该毫不犹豫地说,无论日本还是韩国的文化产业发展经验都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的地方。笔者在几年前,利用我在哈工大教学的机会,曾经就中国动漫存在那些问题进行了一次问卷调查,一共发出2000张问卷,实际收回1850份答卷。调查结果引人深思,比如75%的人认为国产动画缺乏新创意,无法吸引观众;65%的人认为国产动画的技术水准低下无法和美国迪斯尼动画与日本动画相比,画面缺少视觉冲击力;有40%的人认为国产动画的编剧也缺乏独创;此外80%以上的人认为中国动画无法与日,韩动画抗衡。

 

  但是,笔者在多次参加一些大型国际会议之后,认为中国动画不应该走日韩动画的老路?为什么?

 

  首先,从意识形态观念来看,任何文化产品都是一个文化,民族和政治关联的,是意识形态的产物;比如日本动画就表现出很显明的意识形态观念。忽视其产品所产生的市场影响力和受众的人生观,世界观于价值观的取向,会造成观众特别是青少年观众的认识错误,也同样会对于本国文化造成冲击。

 

  第二,日本动漫或韩国电视剧,所表现的内容是不真实的,比如韩国电视剧的虚假浪漫主义的纯洁爱情,使得观众沉迷在虚幻的爱情之中,而不知道如何面对正常的生活--看韩剧成迷,而产生错误的恋爱关,乃至无法自拔的例子还少吗?

 

  第三,要注意日本动漫中的色情有害的东西,笔者的一位朋友,日本京都艺术学院的艺术史教授,文化社会学学者,小野田三郎博士,就不止一次提醒我要提防日本动漫的不良影响,特别是色情内容;他说在日本由于文化习俗,对于性和色情是比较宽容的,而由于商业利益,所以日本的动漫充斥着色情与性暴力;对于中国人特别是青少年来说,这些东西是有害的,即使在日本,大多数家长也限制自己的孩子们观看这些东西。

 

  结语: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文化产业包括中国的动画产业得到了很大,很好的发展,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是我们认为从党中央和政府对我们的要求还相差甚 远,我们觉得力度还是不够大,而且有些做法似乎不合哩;所以能够使得日本动漫,韩国电视剧等异国文化产品大行其道;我们认为应该从现在开始,努力加强创新能力,推出具有民族特色的中国动画和电视剧,创作出一皮精品。特别是具有自己的民族特色的动漫产品,而不是一味地模仿日本或韩国的动漫。

 

  我们坚信,有志气的中国动画艺术家,会以自己的优秀动画产产品赢得广大范围的海内外观众的。

 

  (笔者注:本文在编写过程均衡中,获得国内外很多学者,同侪们的帮助,并允许我们引用他们的研究于论文,至此仅致感谢. )

 

  作者简介:

 

  金天逸,女,电影批评家,《电影新作》原副主编,已退休,现上海电影集团编导组组员。

 

  鲍玉珩,美籍华人学者,美国北卡 A&T 州立大学艺术系终身教授,美国亚洲电影研究学会顾问,美国影视评论家协会会员。

 

  (编辑:王日立)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