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公告|市场信息|展场纪事|北京文艺网画廊|现场传真|美术评论|美术访谈|经典导读|创意设计|美术先锋|理论家专栏|美术星空|美术家|微热点@|美术学院

对中国现代绘画艺术的担忧和批评

2016/03/07 16:45:07 来源:北京文艺网  
中国在80年代以后,社会价值观念急速转变。由于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基础,加上长期封闭,教育不普及,特别是“文革”十年的禁锢,对个人发展皆有直接影响。

  一、荒诞离奇的现代绘画

 

  中国在80年代以后,社会价值观念急速转变。由于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基础,加上长期封闭,教育不普及,特别是“文革”十年的禁锢,对个人发展皆有直接影响。改革开放以后,虽然现行制度被迅速冲开缺口,但是社会运作仍靠人际关系。各行业中爆发致富、一夜成名的大腕,除高层特权新贵外,也有许多是社会下层人脉通达的江湖能人。适应这种社会文化程度和生活品味而出现的所谓“痞子文化”、“恶俗文化”充斥一时,所谓荒诞表现主义不过是这一国情文化的折射。荒诞表现主义的一般特征,一是画中人物丑俗;二是物欲横流;三是艺术家调侃无奈,欲说还休。刘炜(1963年生)的《看电视的父亲》(图2.14)中,电视里的传统京戏有洞房花烛、老脸小生、半老新娘,背景则是不可能作布景的荔枝、黄鸟,主角军官父亲则斜眼盯着电视,完全为之吸引。过去在革命现实主义绘画中的人民解放军军官形象,必定要画成有威严、美化的英雄人物,而在刘炜的笔下,军官被画成可信的活人,却显得滑稽。张晓刚(1958年生)的《全家福》(彩图2.11),模仿民间流行的擦炭像风格,使这张全家四口人的合照带上了历史陈旧感。然而仔细看,则不仅儿子、女儿其实是父母的原样缩小,甚至四个人的脸都是一模一样,像是“克隆”出来的:木讷的表情,斗鸡式的对眼,每人脸上四小块红墨水笔迹,都增加了作品的反讽意味,令人想起三十多年的社会改造成果。

 

  被称为“油画界怪杰”的刘大鸿(1962年生),是最早以调侃手法反思“文革”的画家,不久即进入更广阔的古今中外的历史反思。由于他并不热衷参与前卫运动,画面的中国民间味和儿童画作风,更使得中国前卫评论家很少提到他的作品,然而刘大鸿可能更具有中国前卫艺术意义的人物。学院出身的刘大鸿彻底摒弃了学院派油画的训练痕迹,为他的特殊主题找到最佳载体:民间、稚拙、艳俗、诡迷的混合风格。1986年开始,在两年时间里,刘大鸿连续创作出《大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