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公告|市场信息|展场纪事|北京文艺网画廊|现场传真|美术评论|美术访谈|经典导读|创意设计|美术先锋|理论家专栏|美术星空|美术家|微热点@|美术学院

杜尚的小便池快被玩坏了

2017/08/07 10:35:41 来源:艺术商业  作者:李保兴
小便池的中央,还插着一面象征胜利的红色小旗子。仔细观察的话,人们会发现旗子上面印着杜尚穿女装的形象,他将着女装的自己称为罗丝·瑟拉薇(Rrose Sélavy)。

  今年(2017)是杜尚的现成物“小便池”作品《泉》面世100周年,藏有这件作品的一件复制品的美国费城艺术博物馆举办了展览“杜尚和小便池丑闻”,主要展出杜尚的相关作品和文献,以此来纪念杜尚对现代艺术做出的贡献。


 1.jpg
杜尚《泉》


  向杜尚的《泉》致敬


  除此之外,在博物馆的门口还展出了艺术家理查德·加布里埃尔(Richard Gabriel)的一件作品——他把杜尚著名的《泉》变成了一个迷你高尔夫球场。艺术家用石膏做了一个《泉》的复制品,把上面的日期由“1917”改成了“2017”。小便池的中央,还插着一面象征胜利的红色小旗子。仔细观察的话,人们会发现旗子上面印着杜尚穿女装的形象,他将着女装的自己称为罗丝·瑟拉薇(Rrose Sélavy)。


 2.jpg
Richard Gabriel 的作品,把杜尚著名的《泉》变成了一个迷你高尔夫球场


 3.jpg
扮成罗丝·瑟拉薇的杜尚


  石膏做成的小便池被放置在一个立方体上,前面有一个坡形的轨道,路过的参与者可以沿着轨道将高尔夫球打进小便池内。由于是石膏做的,小便池很不结实,一些边缘部分很快就被打碎了。很多参与者表示想要将自己打下来的碎片带回家,作为对此次经历和对杜尚的纪念。






6.jpg
游客在费城美术馆前试玩“小便池”模样的高尔夫模拟器


7.jpg
马塞尔·杜尚(1968年摄)


  一场“闹剧”的起点


  1917年4月2日,马塞尔·杜尚在美国百老汇大街上闲逛,当他来到第五大道118号,抬头看见了一家店铺,正是制造卫浴设备的莫特铁器厂销售部。杜尚走进店内在陈列品之间略作停留,随后叫来推销员买下一个普通的平底白瓷小便器。


  离开店铺时杜尚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坏笑,他想象着自己即将上演的闹剧会引发出怎么样的一场风波。回到家后,杜尚在小便器的左侧外沿用黑漆署上了“R.Mutt 1917”的笔名并想好了要将这只小便池命名为《泉》。


8.jpg
杜尚《泉》


  瓷,1917/1964


  360 × 480 × 610mm


  * 注:原作1917年首展于纽约后遗失


  传奇作品《泉》的诞生


  杜尚将《泉》送交1917年美国独立艺术家展览会,这个展览由美国独立艺术家协会主办,该协会由一群思想自由的知识分子和艺术家组成,他们的所有活动就是要对以美国国家设计学院为代表的保守派发起冲击。


  任何艺术家只要交了一美元就可以自动成为协会会员,每位会员只要交五美元就有资格携作品参展。杜尚是该协会的董事,也交了五美元的参展费,即便如此他的《泉》还是被主办方拒绝了(杜尚用的是“R.Mutt”的笔名,而不是他自己的名字参展的)。展览组委会的大多数成员都认为那只是一个小便池,不能成为一件作品,而且它太具有攻击性也太粗俗。


9.jpg
杜尚与《泉》的合影


  杜尚的《泉》不久后就在送展的展品堆中永远消失了,据说是被一名感到恶心的组委会成员给砸烂了。今天我们所见到的《泉》的图片和实物全部都是复制品,毕竟它是由流水线生产出来的工业化产品,要得到一件相同型号的产品并不是什么难事,有人统计过全世界有“R.Mutt 1917”签名的小便池共15只之多。


  杜尚的小便池快被玩坏了


  现在,这件签有“R. Mutt“的《泉》再也不会遭到拒绝了,因为在一个世纪后的今天,这个随手找来的现成品雕塑已经被视为观念艺术及挪用艺术的开山之作,成为众人持续谈论和借鉴的对象。


  为了纪念《泉》所带来的深远影响,纽约画廊Francis M. Naumann Fine Art的杜尚研究专家们刚刚开始了一个名为“马塞尔·杜尚的泉:致敬”的新项目,汇集了众多与杜尚的小便池相关的作品。以下便是几件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在这些作品中向影响了艺术界近一个世纪的《泉》表以敬意。


10.jpg
Kathleen Gilje,《神圣的小便池》,2017年


  Kathleen Gilje则对《泉》进行了精细的加工,结合古典宗教绘画的技巧创作出一件架上绘画作品,达到一种时空错乱的致敬效果。


  John Baldessari《Repository》


11.jpg
 John Baldessari,《Repository》,2002年 图片:致谢Francis M. Naumann Fine Art, LLC


  1963年,杜尚在加州的帕萨迪纳举办了回顾展,这次展览对John Baldessari这位西海岸知名观念艺术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的陶瓷床上坐便器作品《Repository》上就带有“The Artist Is a Fountain“的字样,其中的表意不言自明。


  Jonathan Santlofer《Portrait ofRichard Mutt》


12.jpg
Jonathan Santlofer,《Portrait ofRichard Mutt》,1996年 图片:致谢Francis M. Naumann Fine Art, LLC


  这是一件同时向《泉》以及制作这一小便池的水管工Richard Mutt致敬的浮雕,作品所用塑形材质为石膏水泥。


  Alexander Kosolapov《RussianRevolutionary Porcelain》


13.jpg
 AlexanderKosolapov,《Russian Revolutionary Porcelain》,1989至1990年


  作为俄罗斯波普运动Sots Art的先锋人物之一,Kosolapov在从商店买来的小便池里画上了至上主义(Suprematist)的图形,拿前卫的乐观主义开涮。


  Peter Saul《UrinalDescending a Staircase》


14.jpg
Peter Saul,《Urinal Descending aStaircase》,2017年 图片:致谢Francis M. Naumann Fine Art, LLC


  Peter Saul的绘画结合了杜尚最为知名的2件作品:1913年引发争议的《走下楼梯的裸女》以及1917年再次引发争议的《泉》。


  Pablo Echaurren《U/siamo tuttiDuchamp(We all are/use Duchamp)》


15.jpg
Pablo Echaurren,《U/siamotutti Duchamp(We allare/use Duchamp)》,2015年 图片:致谢Francis M. Naumann Fine Art, LLC


  这又是一件对现成品进行的手工改造,生于1951年的意大利艺术家Pablo Echaurren将杜尚的作品以古怪的图案改造成了文艺复兴时期的瓷器。


  Larry Kagan《R Mutt 2017》


16.jpg
Larry Kagan,《R Mutt 2017》,2017年 图片:致谢Francis M. Naumann Fine Art, LLC


  Larry Kagan抽象缠绕的金属雕塑看起来很混乱,但是在照明合适的情况下,它会在背后的墙面上投射出《泉》的形状,这也隐喻了杜尚的作品对于后世的影响。


  Carlo Maria Mariani《Composition2》


17.jpg
CarloMariaMariani,《Composition 2》,1988年 图片:致谢Francis M. Naumann Fine Art, LLC


  这幅意大利艺术家Carlo Maria Mariani的“观念绘画“将具象超现实主义、新古典裸女、以及《泉》结合在一起,效果出奇地古怪。


  Sophie Matisse《Urinal Cake》


18.jpg
Sophie Matisse,《Urinal Cake》,1998年 图片:致谢Francis M. Naumann Fine Art, LLC


  来尝尝杜尚的味道吧。这个使用糕饼、白色糖浆、以及巧克力豆制作的作品的确有个恰如其分的名字。据Naumann介绍,“马蒂斯坚称并不存在什么吃蛋糕的正确方式,切蛋糕的第一个人就决定了它的命运。“(对,这位艺术家与杜尚的现代同行有亲戚关系——她是亨利·马蒂斯的曾孙女)。


  艾未未《Letgo》


19.jpg
 艾未未,《Letgo》,2015年 图片:致谢 Francis M. Naumann Fine Art, LLC


  2015年乐高积木拒绝为艾未未在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国家美术馆的政治性肖像作品供货,于是他拍下了这张照片以示回应,事件以乐高公司低头认错作结。但是这也很明显地反映出了杜尚对他艺术创作所产生的影响。


  RayBeldner《Peelavie(v.2)》


20.jpg
Ray Beldner,《Peelavie(v.2)》,2003年 图片:致谢Francis M. Naumann Fine Art, LLC


  这件作品来自Beldner的“冒牌“系列,该系列作品均由他以美元缝制而成,而这件则复制了杜尚著名的现成品艺术。


  MikeBidlo《Fractured Fountain(Not Duchamp Fountain 1917)》


21.jpg
Mike Bidlo,《FracturedFountain(Not Duchamp Fountain 1917)》,2015年 图片:致谢Francis M. Naumann Fine Art, LLC


  Bidlo真可谓杜尚精神的现代继承人,他擅长的就是重新制作其他人的艺术品。这件青铜雕塑,实际上就是用一个被打碎的《泉》翻模制作而成的。


  Saul Melman《Johnny onthe Spot 》


22.jpg


  2003年,《泉》的建筑版本出现在了内华达州BlackRock沙漠上的火人节现场。据艺术家Saul Melman自己介绍,他创作的巨型小便池主题作品在1.5万人的围观下烧成了灰烬。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