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公告|市场信息|展场纪事|北京文艺网画廊|现场传真|美术评论|美术访谈|经典导读|创意设计|美术先锋|理论家专栏|美术星空|美术家|微热点@|美术学院

尤伦斯出售金器古玩 中国尤伦斯时代落幕?

2017/09/25 09:48:22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于娜
作为最知名的中国艺术品海外收藏家,盖伊·尤伦斯男爵被认为是中国当代艺术在全球最有力的支持者。

1.jpg

  作为最知名的中国艺术品海外收藏家,盖伊·尤伦斯男爵被认为是中国当代艺术在全球最有力的支持者。但在2009年后,尤伦斯开始大批出售中国当代艺术藏品的行为,引发国内艺术圈对其“抛售”、“唱衰”、“逃离”的争议,去年尤伦斯又宣布将设立在北京的非营利机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整体转让与中国当代艺术的关系画上了一个句号。在今年9月保利香港5周年秋季拍卖中,尤伦斯男爵将再次联手保利拍卖,推出“尤伦斯男爵藏重要中国金器专场”,对于尤伦斯男爵在中国艺术品市场上的作为,目前业内争议还比较大。


  曾经的艺术伯乐


  尤伦斯对中国艺术品的收藏涉猎十分广泛,瓷器、书画、金银器、古玩等门类众多,尤其是收藏中国当代艺术长达20多年,一度建构了全世界最庞大、最完整的中国当代艺术私人收藏脉络。


  1987年,尤伦斯首次来到北京,开始了他收藏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的历程。一到周末,他就和那些非常有创造力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在一起,让他惊讶的是即使是很着名的画家仍然屈居在小小的画室中工作,要和别人共用走廊尽头的公共浴室,但是那些充满创作活力的作品,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在只有25瓦特的灯泡下产生的。


  1991年,尤伦斯在香港认识了知名新潮艺术推手、画廊主张颂仁,在一个大车库里看到了很多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当场就买了几张刘炜与方力钧的作品,自此之后便开始大批地购藏中国前卫艺术作品。


  那时,包括张晓刚、曾梵志、方力钧、王广义等中国当代艺术家还是艺术市场上籍籍无名的小辈,不过尤伦斯还是把他们的作品大规模收藏起来。如今,他们已成为具有国际知名度的中国当代艺术家,而且其作品都曾拍出过千万天价,可见尤伦斯精准的眼光和敏锐的艺术嗅觉,当然他最初花费的收购成本也非常低。


  尤伦斯在2000年决定退出家族生意的管理,把更多精力用在收藏事业。他逐渐意识到北京正在成为国际性的艺术中心,他希望在北京能够有一家艺术机构,致力于挖掘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价值潜力,助推他们的作品走向国际艺术舞台。


  在艺术评论家和策展人费大为的帮助下,2005年尤伦斯来到了798艺术区,被这里原始的工业建筑群吸引。两年后,2007年11月2日,依靠尤伦斯的资助,一个宣布为非营利性的艺术机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隆重开馆。此后9年来,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策划了多个重要的当代艺术展览,同时关注年轻的新锐艺术家,开展公共教育项目、讲座与论坛、艺术影院等,逐步确立了在当代艺术界的学术地位价值。


  然而从2009年开始,尤伦斯对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的态度发生改变,人们逐渐发现尤伦斯开始通过拍卖市场,大量出手个人收藏。而一度传出转让传言的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也在2016年被正式发声明确认将易主。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的“尤伦斯时代”落幕。


  抛售藏品屡创拍卖天价


  2006年张晓刚的《血缘:同志第一百二十号》在纽约苏富比以97.72万美元成交为标志性事件,中国当代艺术迎来市场全面爆发,直到2008年下半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过剩流动性资金大幅缩减使得这一轮当代艺术市场的疯狂生长戛然而止。


  从2009年开始,尤伦斯开始分批、策略性地将一些藏品在市场上抛售,至今尤伦斯已经第十次与拍卖行联手大规模释出中国艺术藏品,总共上拍数量已达四五百件,其中一半以上是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加上近五六年来私洽方式出手的当代艺术藏品,这些作品成交价累加起来应该接近数十亿人民币。尤伦斯的艺术投资在十多年后获得了巨大的回报。


  据不完全统计,2009年春、秋两季拍卖中尤伦斯的拍品一共拍出了4.58亿元,成为当时中国书画拍卖史上最大的一单生意。其中明代吴彬所作的《十八应真图卷》和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局事帖》分别以1.69亿元和1.0864亿元的成交价,创下当时拍卖纪录。《局事帖》是尤伦斯夫妇1996年在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上以50.85万美元(当时折合人民币451.91万元)买下的,13年过后,尤伦斯夫妇在《局事帖》上的回报就超过1亿元。尤伦斯夫妇收藏的淘金能力正式被市场印证。


  从历次拍卖来看,“尤伦斯”专场都成为了关注焦点,拍品在成交上表现不俗。即便是在中国艺术品市场进入调整期后,依然能创造出一个个艺术家成交纪录。


  在中国当代艺术方面,2011年香港苏富比春拍推出尤伦斯重要当代中国艺术收藏专场,张晓刚1988年作《生生息息之爱》以7906万港元成交,创下当时中国当代艺术拍卖世界纪录。同年秋拍,香港苏富比再推尤伦斯重要当代中国艺术收藏,隋建国1997年的作品《世纪的影子》以578万港元成交,创下艺术家当时的拍卖纪录。


  在北京保利2017年春拍中,“尤伦斯男爵珍藏中国当代艺术”专场包含了一部分青年艺术家的作品,而且有些作品创作完成只有几年时间,有些作品曾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展出过,作品估价较低,比如谢墨凛2013年创作的两幅作品都以五六万元成交,全场成交价最高的是70后艺术家王郁洋2007年的大型装置《人造月》。


  艺术市场评论人周峰认为,尤伦斯是一位非常成功的中国当代艺术的风险投资家,有非常成熟和系统的市场运作,非常精准的投资行为。


  中国当代艺术的深刻一课


  对于为何出售藏品和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尤伦斯曾在声明中表示:“过去30年以来,我一直支持中国艺术的发展,这对我来说是非常有趣和美好的经历。我现在已经80岁了,需要考虑如何将我的艺术藏品和UCCA交付予更年轻的艺术赞助人。”


  但是也有艺术界人士对此并不认可。费大为曾担任尤伦斯基金会的主任和第一任馆长,据报道他与尤伦斯合作初始,尤伦斯表示要严肃地进行中国当代艺术收藏,成立基金会,不卖遗产,并且有说法称尤伦斯希望将自己的收藏在二三十年后送给中国。所以,有很多艺术家是以低价将作品卖给尤伦斯的,其中一部分原因也是出于对费大为的信任。但时至今日,当日的承诺已成往事。


  当时也有媒体评论指出,这些出售举动,意味着西方收藏家对中国当代艺术已渐渐远离,他们通过运作抬高了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的价格后,又对市场进行了一批批的资金“收割”。


  无疑中国艺术界是因为尤伦斯收藏中国艺术,创办UCCA而对他产生敬意,很多年来,人们都理解为尤伦斯出售收藏是为了用于尤伦斯艺术中心的运营,不过从2010年开始,尤伦斯就一直在缩减艺术中心的开支,管理团队通过赞助和其他方式自我造血。


  有业内人士认为,多年来,尤伦斯把诸多中国当代艺术家运作成艺术品市场明星,然后,他将手里积攒的当代艺术家的“原始股”乘机抛售,赚得钵满盆满,尤伦斯连撤退都撤得精明。


  周峰认为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当代艺术还处于萌芽阶段,艺术家们渴望被了解,被认可,被接纳,而此时尤伦斯如此慷慨热情地大规模购买他们的作品,可以说有的艺术家对尤伦斯的感情非常不一般,说是崇敬和感激都不为过,同时有的艺术家也冀望通过尤伦斯建立中国当代艺术的话语权,取得艺术品市场上的成功。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