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公告|市场信息|展场纪事|北京文艺网画廊|现场传真|美术评论|美术访谈|经典导读|创意设计|美术先锋|理论家专栏|美术星空|美术家|微热点@|美术学院

最大一宗艺术品盗窃案:5亿美元下落不明28年

2018/01/23 09:37:28 来源:雅昌艺术网  
1990年3月18日,那是个星期日的清晨,两个伪装成警察模样的小贼进入位于波士顿的伊莎贝拉-斯图尔特-加德纳博物馆,制造了迄今为止被誉为艺术史上最大一宗悬而未决的艺术品盗窃案。

  1990年3月18日,那是个星期日的清晨,两个伪装成警察模样的小贼进入位于波士顿的伊莎贝拉-斯图尔特-加德纳博物馆(Isabella Stewart Gardner Museum),制造了迄今为止被誉为艺术史上最大一宗悬而未决的艺术品盗窃案。


  13件馆藏艺术品被盗,价值几何,我们先看看画家的名字就能猜出个大概了:


  3幅伦勃朗、1幅维米尔、1幅马奈、5幅德加、1幅霍尔法特-弗林克(另外还有1件中国青铜器和1件青铜尖顶饰)


  其中一幅伦勃朗的《在加利利海上遇到风暴的基督》,被认为是目前已知的、世界上唯一一幅海景画;还有一幅是维米尔的名作《音乐会》。


  根据加德纳博物馆官网显示,这13件艺术品的估值高达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2亿。


  让5亿美元下落不明的81分钟


  1990年3月18日凌晨,一辆车停在了博物馆的侧门。两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推开了警报器,然后向工作人员表明来意,大意是接到了这里可能发生了骚乱的报告,要求进入博物馆检查。


  当值保安破例同意,并让他们经过员工通道进入馆内。后来,假警察用手铐将两位博物馆安保人员用手铐锁在了地下室。


  81分钟后,2个小贼变成了江洋大盗,逃之夭夭。


  也就是这81分钟,13件艺术品下落不明28年,悄无声息。

1.jpg


  由于当时博物馆里已经配备了监视器,所以两个盗贼在馆内的一举一动都被记录了下来。


  他们先是在加德纳博物馆的“Dutch Room”展厅里,偷走了那里最昂贵的几幅画,伦勃朗的那幅海景画和另外一幅《穿黑衣的女士和先生》被他们从画框上切下来,之后又拿走了维米尔的《音乐会》和另外一幅“Flinck’s Landscape with an Obelisk”。随后,两个盗贼看上了放在桌上的一件中国青铜“觚”,又顺手牵走了手边上一幅伦勃朗的小版画,那也是伦勃朗的一幅自画像。


  在跟“Dutch Room”同一楼层的“Short Gallery”展厅,5幅德加画作和一件鹰状青铜尖顶饰被二人拿走。


2.jpg
之后,他们去了第三个展厅“Blue Room”,马奈的“Chez Tortoni”被带走。


  凌晨2点45分,两个盗贼兵分两路回到博物馆侧门,驾车逃走。


  直到8点15分警察赶到,那两个被锁在地下室的保安才被解救。


  交替在28年里的希望、失望与绝望


  从1990年画作被盗后,加德纳博物馆就从没放弃过寻找,甚至悬赏100万美金希望能够得到一些有效线索。


  1995年,这起盗窃案的诉讼时效到期,而对于13件被盗艺术品的下落却一直在调查。


  1997年,在与美国警察局、甚至是FBI多年合作也追踪无果的情况下,博物馆提出将悬赏金额增加到500万美金。


  2013年,FBI曾声称两个盗贼的身份已经确认,而且宣布这二人已经不在人世,但是并没有公开他们的名字。


  2017年1月份,FBI曾经收到一条消息,声称维米尔的《音乐会》可能在进行潜在交易,出售的价格定在5000万美元。博物馆也曾接到过来自伦敦的类似信息,说伦勃朗的那幅海景画也出现了,报价500万美元。


  为此,Amore还曾注册了马甲账号跟卖家交流,谎称自己认识一位对这幅画感兴趣的“前俄罗斯政客”,而自己是这位“买家”的代理人。经过多番沟通较量,神秘卖家的身份仍然是个谜,画作的真伪也值得怀疑。


  2017年5月23日,加德纳博物馆董事会决定将这13件失踪艺术品的赏金提高一倍,即1000万美元的奖金,这个额度的赏金有效期截止到2017年12月31日,希望能用这种略微紧迫的方式,以最快的速度找回失踪馆藏。而且对于那件出自拿破仑一世时期的青铜尖顶饰,还单独提出了10万美金的悬赏。


  加德纳博物馆安保部主管的Anthony Amore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道:“通常情况下,被盗的名贵艺术品要么会迅速被找到,否则可能要等到下一代了。”


  原本希望可以用赏金翻倍、速战速决的方式解决这个28年悬案,但是截至发稿时,13件被盗艺术品仍然下落不明。赏金是否要恢复到500万美金,成了加德纳博物馆2018年第一件需要明确的问题。


  现在,加德纳博物馆官网上面显示的赏金仍为1000万美元,延期表明了博物馆找回馆藏的决心:“这里,是13件艺术品唯一合法的家。”


3.jpg
加德纳博物院官网


4.jpg
伦勃朗和维米尔画作失窃后,残留的画框,照片拍摄于2010年,美联社


  如今,在加德纳博物馆,被盗画作遗留下来的画框还挂在展厅里,这既是被盗艺术品在加德纳博物馆人心里的占位,更是一种盼望、一种决心。





加德纳博物馆安保部主管Anthony Amore和空空的画框,Photo: AP Images。


  2018年3月,加德纳博物馆将发行有史以来第一本关于这宗盗窃案的书,书名是《被盗》(Stolen),它将成为13件被盗艺术品的详解图录和指南。


7.jpg
《被盗》封面


  加德纳博物馆,凝聚了杰克太太的传奇一生


  加德纳博物馆是由美国顶级艺术品藏家伊莎贝拉-斯图尔特-加德纳(Isabella Stewart Gardner)创立,坐落于波士顿芬威文化区280号,开馆时的藏品多达2500件,被誉为美国三最博物馆——最早+最美+最成功。


  说起这位缔造了波士顿“最美”博物馆的伊莎贝拉-斯图尔特-加德纳,也是传奇的一笔。


  伊莎贝拉1840年出生于纽约,是著名的亚麻制品商人大卫-斯图尔特的女儿(斯图尔特家族的先祖是16世纪凯尔特Dál Riata时期的王族)。15岁以前,伊莎贝拉和其他名媛一样,在美国学习艺术、音乐、舞蹈,还有法语和意大利语。16岁那年,伊莎贝拉举家迁居法国巴黎。


8.jpg
约翰-辛格-萨金特1888年为伊莎贝拉创作的肖像


  1857年,17岁的伊莎贝拉在意大利米兰见到了Gian Giacomo Poldi Pezzoli收藏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品的博物馆,从那时起,她就对自己说,如果将来要留给后代一些财富,她希望也能有这样一座博物馆,让所有人都来参观并享受其中。一年后,她重新回到了纽约。


  回去后没多久,老同学茱莉亚-加德纳(Julia Gardner)邀请伊莎贝拉去波士顿玩,在那里,她结识了茱莉亚的哥哥“杰克”,算得上当时波士顿的“钻石王老五”之一。1860年,伊莎贝拉成为了“杰克太太”,这个称呼也伴随了伊莎贝拉一生。


  结婚三年,伊莎贝拉和杰克生了一个儿子,但却在2岁的时候因肺炎夭折。一年后,伊莎贝拉遭遇小产,大夫告诉她的事实更令人心碎——她再也不会有孩子了。这时候,又有一个噩耗接踵而来:她最亲近的朋友、丈夫的妹妹茱莉亚去世。


  接连打击让加德纳的情绪跌倒谷底。在医生的建议下,1867年,伊莎贝拉和杰克夫妇前往欧洲旅行散心,上船的时候,伊莎贝拉甚至是被人用担架抬上游轮的。


  这一游就是一整年。他们领略了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游历了俄罗斯,还在巴黎度过了很长一段时光。经过这段时间的调整,伊莎贝拉终于找回了健康,还养成了通过剪贴簿记录旅行游记的习惯,并成为了她一生的喜好。


  重新回归社会生活的伊莎贝拉开始打扮自己、生气勃勃,成为社会名流的交往圈子里非常活跃的名媛,但此时的她心里明白,自己依然不知道后半辈子应该为了什么而活。


  1875年,杰克的兄弟Joseph P。 Gardner去世,留下了三个年幼的儿子,老大才10岁。杰克夫妇“领养”了他们,据伊莎贝拉传记的作者Morris Carter回忆:“伊莎贝拉对这三个孩子的抚养,尽职尽责,视如己出”。


  1874年,杰克夫妇游历了中东、中欧和巴黎,并在1880年代后期开始频繁游历美洲、欧洲和亚洲,遍访世界各地的艺术与文化,他们后来庞大的艺术品收藏也开始于此。到了1890年代后期,伊莎贝拉和丈夫一起建立的藏品规模已经达到世界顶级水准。


  1898年,杰克的父亲突然离世,这令伊莎贝拉意识到应该尽快将他们希望建立一座博物馆的梦想实现。于是她买下了波士顿芬威区的一块地,聘请了建筑师Willard T。 Sears,以文艺复兴时期的威尼斯宫殿为样板,打造一座博物馆,因为威尼斯曾经是她和杰克最喜欢的旅行地。


9.jpg
艺术家Anders Zorn在1894年创作的“伊莎贝拉在威尼斯”


  在博物馆的建造过程中,加德纳亲力亲为了设计方面的所有事情。他们让这座博物馆建筑完全围绕着一个玻璃覆盖的花园庭院,这种设计建造方式在当时的美国还是首创。起初,加德纳希望把二层和三层作为展厅,在两层之间扩展出来一个大音乐厅,但是后来加德纳还是将这个空间分割开,用于展示约翰-辛格-萨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的大尺幅画作“El Jaleo”。


  博物馆彻底竣工后,伊莎贝拉按照自己的美学品味,花了一年时间精心布置博物馆内部的展品陈设。1903年,以伊莎贝拉名字命名的这座博物馆正式开放。



被誉为波士顿最美博物馆的加德纳博物馆


  1924年7月17日,84岁高龄的伊莎贝拉与世长辞,被安葬于位于剑桥的加德纳家族墓地,与她的丈夫和儿子长眠于此。

11.jpg
附:1990年失窃于加德纳博物馆的13件珍贵艺术品(图片:加德纳博物馆)


12.jpg
德加“LEAVING THE PADDOCK”,19世纪,10.5x16cm

13.jpg
德加“PROCESSION ON A ROAD NEAR FLORENCE”,1857-1860,15.6x20.6cm


  加德纳博物馆于1919年7月以2750法郎购入上述两幅画


14.jpg
德加“STUDY FOR THE PROGRAMME”,1884,24.6x31.4cm


15.jpg
德加“STUDY FOR THE PROGRAMME”,1884,26.6x37.6cm


  加德纳博物馆于1919年7月以660法郎购入上述两幅画


16.jpg
鹰状青铜尖顶饰,1813-1814,25.4cm


  加德纳博物馆于1880年11月以300美元在纽约购入


17.jpg
青铜器“觚”,公元前12世纪,26.5x15.6cm,重约1.114千克


  加德纳博物馆于1922年12月在纽约以17500美元购入


18.jpg
维米尔“THE CONCERT”,1663-1666,72.5x64.7cm


  1892年12月,加德纳博物馆以29000法郎的价格从艺术批评家Thoré-Bürger手里买下该画


19.jpg
伦勃朗“CHRIST IN THE STORM ON THE SEA OF GALILEE”,1633,160x128cm


  1898年9月,加德纳博物馆以6000英镑购入此画

20.jpg
伦勃朗“A LADY AND GENTLEMAN IN BLACK”,1633,131.6x109cm


  1898年9月,加德纳博物馆以13000英镑购藏该画


21.jpg
伦勃朗“PORTRAIT OF THE ARTIST AS A YOUNG MAN”,约1633,4.5x5cm


  1886年3月,加德纳博物馆以120美元购藏


22.jpg
霍尔法特-弗林克(GOVAERT FLINCK),“LANDSCAPE WITH AN OBELISK”,1638,54.5x71cm


  加德纳博物馆于1900年3月在伦敦以4500英镑购藏


23.jpg
马奈“CHEZ TORTONI”,约1875年,26x34cm


  加德纳博物馆于1922年1月在纽约以3400美元买入


24.jpg
德加“THREE MOUNTED JOCKEYS”,约1885-1888,30.5x24cm


  加德纳博物馆于1919年7月以2800法郎购入该画和另外一幅画作


  加德纳博物馆联系方式如下:


  Anthony Amore


  Director of Security


  617 278 5114


  theft@gardnermuseum.org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