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公告|市场信息|展场纪事|北京文艺网画廊|现场传真|美术评论|美术访谈|经典导读|创意设计|美术先锋|理论家专栏|美术星空|美术家|微热点@|美术学院

自由港:艺术禁锢之所?

2017/06/15 11:47:05 来源:宝安日报  
距离瑞士日内瓦市中心约3公里有一处砖灰与乳白色的仓库式建筑群,四周被铁轨、道路和铁丝网围绕着,看上去完全没有任何美好的迹象,其中却另有乾坤。

1.jpg
日内瓦自由港。


  距离瑞士日内瓦市中心约3公里有一处砖灰与乳白色的仓库式建筑群,四周被铁轨、道路和铁丝网围绕着,看上去完全没有任何美好的迹象,其中却另有乾坤:这里存放着价值连城的艺术品,可以媲美世界上最好的博物馆,只是这里的宝贝不对外展览——在这些建筑的围墙之内那些狭窄的储藏室里,一百多万件世上最精美的艺术品被密麻麻地打包装箱或密封着。


  这里是日内瓦自由港,是艺术界的秘密宝库。随着艺术品投资市场升温,自由港成为收藏家和交易商存放和交易艺术品的首选之地,因为它安全、保密,还免税,令收藏家和交易商们简直无法抗拒。


  神秘储物柜


  对公众而言,日内瓦自由港不太知名,但在艺术品收藏家和交易商圈内,自由港是藏宝的首选地。吸引他们的原因一个是安全,一个是免税待遇。外国客户把藏品储存在自由港保险库内,不需付任何进口税;藏品在自由港售出,也不需支付任何交易税。比如,有人在纽约拍卖会上买下一幅5000万美元的油画,就要缴纳440万美元的营业税。如果把它运送到自由港,这笔费用就消失了,除非想把它再次带回纽约。


  一旦藏品因为出售或变更储存地址而离开自由港区,相关税费由藏品最后所在国家收取,但只要一直待在自由港,就不需烦恼税费问题。


  实际上,艺术品只是自由港秘密宝藏中的一个门类。仓库里藏的可能是名酒、名烟、名车,甚至还有一个可容纳45吨谷物的粮仓。


  粮仓的存在见证了自由港的历史。其前身于1888年首度开张时,并非用于存放名贵稀有的资产,而是农产品等大宗货物长途运输过程中一个临时存放场所。但自由港提供的“无限期暂时性免税”优惠政策,吸引了包括美酒收藏家在内的众多高端客户。据日内瓦自由港市场总监吉尔贝·埃帕尔介绍,这里存放了大约300万瓶葡萄酒。


  至于艺术品,它们全都被收藏在数十个锁得严严实实的库门之后,外人很难一睹其风采,除了像西蒙·斯蒂德(SimonStuder)这样受雇在里面工作的人。


2.jpg
梵·高的《摘橄榄的人》一度属于大都会艺术馆。一位希腊船王的女继承人的律师们试图寻找它,以及一批油画,他们说,它最后一次出现是在瑞士洛桑的某仓库中。


  1987年,刚刚开始美术职业生涯的斯蒂德第一次有幸窥见“日内瓦自由港”的神秘真容。当时他在为瑞士一位知名画廊主人打工,任务是把其收藏的毕加索作品整理一份清单。除了清点数目,还要就作品保存状况和价值作出评估。


  那些画作和雕塑藏在一个地下保险库中,画廊主人租用了这个地方。每天有人打开保险库的门,放斯蒂德进去工作,除午餐时间,他会一直被锁在保险库中,直至下班。这种囚犯般的生活持续了4个月,但他清点的是价值连城的数千件毕加索作品,对艺术家而言不失为一种享受。


  当年清点毕加索作品时,斯蒂德有一天无意中发现,隔壁保险库里有一个人在清点一屋子的金条。“这就是自由港,”斯蒂德说,“你不知道隔壁那扇门内藏着什么,然后你碰巧遇到他们打开门,呵,你突然就看到了。”


  庞大而未知的艺术宝藏


  瑞士几年前才把日内瓦自由港正式列入管辖范围。如今,它和分布在瑞士其他地区的数座自由港共同构成艺术圈的“开曼群岛”在这里,收藏家和交易商可以在不用缴税的情况下囤积自己最宝贵的资产。此外,自由港还提供艺术品养护、修复、运输等服务。


  占地面积已达5万平方公里的日内瓦自由港到底囤积了多少艺术品?没人说得清。拥有自由港87%股份的日内瓦州政府没有数,向州政府缴纳授权费而成为自由港“二房东”的日内瓦自由港与仓库公司也不清楚。瑞士海关可能有记录,却不愿透露。据估计,2013年,日内瓦自由港内就有约120万件艺术品:古罗马全盛时期的财富;馆藏级的早期绘画大师作品;大约1000件毕加索作品。


  在艺术品交易商、咨询师和保险业者圈中流传一种普遍说法:储存在自由港的艺术品足以撑起一家世界顶级博物馆。若论其总价值,用伦敦AXA艺术保险公司尼古拉斯·布雷特的话说:“我怀疑你可能找不到一张够宽的纸写下所有的零。那是一个庞大而未知的数目。”


  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数目还会不断增长。2013年底,在日内瓦自由港内,一个专为艺术品仓储服务而建、面积约1.2万平方米的新仓库投入运营。据日内瓦自由港官网披露,截至2016年6月,用于存放艺术品的仓储面积已达3.4万平方米。


3.jpg
古斯塔夫·克里姆特的《水蛇II》,二战时被劫掠而得,后被后裔发现,2012年以1.838亿美元出售给某俄罗斯亿万富翁,并被存放在自由港中。


  涉国际艺术品犯罪


  宽松的出入境管理制度和高度的保密性本是自由港的优势所在,但也可能为犯罪分子带来可乘之机。一些人担心它成为文物走私团伙藏匿赃物的窝点,十几年前的一宗丑闻更让瑞士自由港陷入声誉危机。


  2003年,瑞士当局宣布,他们将归还被走私入境并存放在自由港的数百件埃及出土文物,包括两具木乃伊,数件石棺、面具和雕像。有报道说,有些文物被涂上俗艳色彩,假扮成廉价纪念品,以便骗过海关稽查人员的眼睛。涉案走私团伙的头目最终被判处35年监禁。


  此案给自由港的形象抹了黑。瑞士政府为此出台一系列加强管理、增加透明度的新规,包括自由港保险库的租户保留一份用特殊金属板制成的存货清单,便于海关检查。这其实算不上什么大变化,海关官员本就有权根据需要检查任何保险库。专家们说,出台新规主要是为了维护自由港的形象,向外界说明:它并非一个鱼龙混杂、为非法交易开绿灯的地方。


4.jpg
 左起:几十年前以一家壳公司的名义存放在一处自由港的伊特鲁里亚石棺,去年年初已随同一批被窃的墓葬品一起归还给意大利;毕加索的《小皮埃罗和花》,这是他儿子帕奥罗穿小丑服装的画像,据说由伦敦艺术交易商纳马德家族存放在日内瓦自由港的4500件艺术品之中;雷昂纳多·达·芬奇的木板油画《救世主基督》,2004年首次为公众所知,2013年被买下后就被封存在某自由港中


  已经储存在自由港的艺术品也可能别有“来头”。2014年,意大利曾请求瑞士协助追踪一件被盗的伊特鲁里亚石棺。相关调查显示,该精美石棺已通过日内瓦自由港的海关免税区进行中转。最终,日内瓦检察院搜查队在日内瓦自由港的一处仓库内意外找到了大量“珍宝”,包括两件罕见的伊特鲁里亚陶制石棺(带有描绘倚靠男女形象的精致雕刻棺盖)和许多其他宝贵的考古遗物,共计45箱赃物古董,其中有些还用20世纪70年代的意大利报纸包裹着。检察院办公室称经初步调查,系一位英国知名艺术品经销商将这些珍贵文物走私至日内瓦,15年来,这些文物一直存储在以一家离岸公司之名注册的仓库中。


  尽管瑞士采取进一步行动,对存货清单和所有权进行追溯,但由于保密协议,这里的自由港仍然是一处不透明的保留地(尽管近日来比新加坡的类似自由港透明了许多),里面充满各种所有权复杂难解的物品。


  除此之外,自由港提供的隐私保护让藏品主人放心,但把这么多伟大的艺术品集中在一个地方,却让承保艺术品的保险公司很头疼。通常大多数艺术品保险提供“全球性承保”,即无论被保艺术品存放在地球哪个角落,一旦丢失或损坏,保险公司都有赔付责任。


  “最可怕的情形是发生坠机、失火或水灾。”伦敦布莱克沃尔·格林保险公司的保险经纪人亚当·普里多说,“但日内瓦自由港的管理部门很不愿意对外透露安保设施信息,也不肯透露防火设施的相关信息,所以我们不知道一旦起火,火势会不会蔓延开来。”


5.jpg
毕加索的《拿风笛的男孩》,自2004年在苏富比拍卖会上被某无名买家以1.04亿美元拍下后,便销声匿迹。交易商们猜测它可能被存放在某自由港。


  艺术是否在此驻足?


  自由港保险库的租用者中,有些人是出于对艺术的热爱而积累了很多藏品,这些藏品随着岁月流逝变得更加值钱,放在家中存在风险,因此选择自由港以便更好地储存;但更多人从未想过要和世人分享自己的藏品,艺术品对他们而言就像金条一样只是一项个人资产,他们需要一个比银行保险库更安全、隐秘而无缴税负担的储存之地。这种倾向引发了人们对艺术铜臭味变浓的忧虑。


  “有些收藏家将艺术品视为投资组合中的一项资本资产,”在美国信托(U.S.Trust)为客户提供艺术与金融方面咨询的伊文·伯德(EvanBeard)说,“他们变得更有金融意识,自由港已成为这一切的支柱。”有些人甚至把当代艺术作为更大的赌注,一旦它们完成,油彩刚刚干涸,还未受到公众注意的时候,就会被匆匆买下。


  这股风潮引发了人们对于使用这些存储空间进行不法活动行为的关注。它也造成了艺术界内部的忧虑,担心这种大批存储对艺术本身的影响。


  许多杰作已经长期淡出公众视野,被封存在博物馆的地下室,或收藏在某个富人的私家别墅之中。但是自由港却招来更多批评与关注:它们是不是对艺术有害?数百万件价值连城的艺术品被这样装箱打包,是不是扭曲了艺术应有的本质?


  新出路:建画廊与开放观赏?


  2009年,斯蒂德在自由港一座仓库的三层开设了自己的画廊。为何选择自由港,除因这里的房租比日内瓦市中心便宜外,斯蒂德说:“如果一个人愿意来到自由港,表明他会认真考虑购买。”


  选择在此地做生意的人不止斯蒂德一个,他曾经的女弟子桑德拉·雷西奥在隔壁也开了一家画廊。“这个地方颇有些神秘感,”她说,“你告诉别人你的店在自由港,听上去挺吸引人的。”


  有些仓库设有浏览室,收藏者可以在这里浏览自己的艺术品,并向潜在买家展示。去年,日内瓦的选民否决了一项扩建该市主要美术馆的计划,瑞士律师克里斯托弗·格曼恩在报纸专栏撰文,主张分享这些大批藏品,认为自由港应当被迫打开大门,公开展示私家收藏,供人们观赏,对于那些享受了避税好处的收藏家们来说,这样的交易是值得的。


  卢浮宫馆长让-卢克·马丁内斯:艺术作品被创造出来是为了观赏用的,自由港是最大的无人参观的博物馆。


  阿夸韦拉美术馆馆长迈克尔·芬得利:如今的艺术品交易吸引了那些想要暂时储蓄现金、做投机生意和追求社会地位的人,从历史角度来看,最好的私人藏品被一些仅仅因为买得起又喜欢艺术品的人囤积起来。他们购买艺术品时,觉得花钱是为了余生有个东西可以把玩,艺术完全为私人所用。事实上,在自由港,艺术未曾驻足。


  纽约某画廊老板大卫·纳什:绘画并不是一项公益事业。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艺术品可供人们观赏,并且有不少艺术品就是为了私人拥有而创作的。


  美国艺术家沃切尔:我比较希望我的作品能被公开展览,而非放在储藏室内。不过艺术品交易也很重要,唯有人们买下艺术品,艺术家才能活下去。


  布洛德艺术馆馆长乔安妮·海勒:储藏令这些艺术品在学术层面几乎处于冻结状态。


  伦敦交易商赫利·纳马德(据说他的家族在日内瓦自由港存放了4500件艺术品):这很令人遗憾,就像作曲家创作了音乐却没有人听一样。


  伊利·布洛德(重要的当代艺术收藏家,2015年在洛杉矶开办了自己的博物馆):对我而言,把艺术品当成商品丢在仓库,是非常不道德的。


  收藏家顾问乔治娜·赫伯恩·斯科特:有些人只是因为家里没有更多空地方了。自由港里,他们的物品可以在恒温环境下保存,通常还有录像监控和防火墙的保护。一旦有重见天日之时,这件作品会被保存得非常好;而不是常年被挂在烟熏火燎的壁炉上面。


  纽约交易商查威基:即使艺术品摆在自由港直到收藏家死去,但它不会永远留在那里,它总会再次出现在世人面前的。


  相关链接


  艺术自由港兴建热潮


  不光瑞士,其他一些国家也在兴建类似功能的自由港,提供高安全性、高保密度、出入境管理宽松、低免税收的艺术品收藏和交易等相关服务。


  卢森堡机场内一处近2万平方米的自由港于2014年开张。2012年3月,“北京艺术自由港”已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开工建设。新加坡的自由港已于2010年开张,这处坐落于樟宜机场旁边的自由港主要面向亚洲艺术品收藏家,客户抵达机场后,会有白色豪华轿车护送前往自由港。新加坡方面还有意将自由港规模扩大一倍。


  这股艺术自由港兴建热潮的背后,是过去十年里,随着艺术品的价格直线上升,有些作品的价值已经增加了十倍甚至更多——在当代收藏习惯中,艺术等同于金条,或许这些塞得满满的仓库就是最好的证明,在这里,愈来愈多的杰作是被那些期待它们升值,而不是愿意将它们挂在墙上欣赏的拥有者们塞进来的。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朝阳北大街899号同美酒店A座1219室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57850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