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公告|市场信息|展场纪事|北京文艺网画廊|现场传真|美术评论|美术访谈|经典导读|创意设计|美术先锋|理论家专栏|美术星空|美术家|微热点@|美术学院

十亿美金打造,千呼万唤始出来:阿布扎比卢浮宫中到底有什么?

2017/11/14 11:34:42 来源:artnet新闻  
作为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布扎比的萨迪亚特岛(Saadiyat Island)上第一个建成的博物馆,浩浩荡荡的卢浮宫阿布扎比博物馆工程将在延期多时后于本周六11月11日正式开幕。
1.jpg
Jenny Holzer,《献给阿布扎比卢浮宫》(For Louvre Abu Dhabi),2017。图片:By Marc Domage Louvre Abu Dhabi


  作为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布扎比的萨迪亚特岛(Saadiyat Island)上第一个建成的博物馆,浩浩荡荡的卢浮宫阿布扎比博物馆工程将在延期多时后于本周六11月11日正式开幕。据悉,开幕现场不仅有空中飞行和烟火表演,“盛大而精妙”的音乐灯光演出也将一同来庆祝这栋由让·努维尔(Jean Nouvel)设计的半圆形带有未来感博物馆的开幕与穹顶之下闪耀的全球化文明。


 2.jpg
阿布扎比卢浮宫。图片:Vartan Kelechian


  不过,此刻最首要的活动还是庆祝法国和阿联酋两国间文化合作伙伴关系的官方庆典。11月8日,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出席了该馆的开馆剪彩仪式,而卢浮宫阿布扎比博物馆也因此闭馆一天。这座耗资10亿美元建造的博物馆不仅仅是其在巴黎主馆的海外分支,也是两国在2007年达成协议后的合作成果。


  卢浮宫博物馆主席Jean-Luc Martinez在媒体预览会上强调说阿布扎比卢浮宫是一座阿联酋的博物馆。确实,这座在萨迪亚特岛上的地标性建筑看上去绝不是一座缩小版的法国卢浮宫:直径达180米的半圆形穹顶覆盖着这座55栋楼组成的建筑体,7500吨的重量也只比埃菲尔铁塔轻了一些。


3.jpg
卢浮宫博物馆主席Jean-Luc Martinez。图片:By Mohamed Somji  LouvreAbu Dhabi


  展品及缺席者


  Martinez在带领媒体匆匆参观永久性展厅的过程中,重点提及了一些作品,其中包括除阿布扎比馆本身馆藏外其他数百件从法国借来的展品。法方策展人们到目前为止已经向阿布扎比馆提议了235件作品,博物馆最新获得的是一批精美的青铜作品、包括一件来自中国的有关龙的作品、贝宁国王头部的铜雕,以及来自西班牙摩尔人或意大利南部地区的狮子。Martinez自豪地介绍说这座铜雕里有一个机械装置,意味着这头狮子也许能发出狮吼。这也是这件重要的收藏(具体价格未透露)的首次亮相。狮子铜雕以及其他展出的作品图注中都没有提到作品过往的归属,因此需要等到展品图册出版才能获得更详细的信息。


  300件从法国卢浮宫和12家法国著名博物馆中借来的作品将和阿布扎比馆自己的馆藏共同展出,而这次的租借事宜都是由法国博物馆组织(Agence France-Museums)进行组织协调。出借展品的12家博物馆包括罗丹博物馆、凡尔赛宫等,租借期限为接下来的10年,而卢浮宫据说以5.25亿美元的价格向阿布扎比出售了自己品牌30年的使用权。


  Martinez十分积极地介绍着展品中一件并非来自法国的重要展品:观众们进馆之后首先会看到的几件雕塑之一,由卢浮宫古文物部门出借的约旦(约公元前6500年)双头纪念碑雕像。


 4.jpg
对话的头脑:苏格拉底与佛祖(Talking head: Socrates meets Buddha)。图片:By Marc Domage Louvre Abu Dhabi


  Martinez在新闻记者会上表示阿布扎比卢浮宫是21世纪初最具野心的博物馆,他希望这里能够成为治愈“仇恨和野蛮行径”的解药,这让人想到在马里、叙利亚和伊拉克发生的对文化遗迹进行攻击破坏的行为。而负责博物馆项目的阿布扎比旅游文化局主席Mohamed Khalifa Al Mubarak也表达了同样的心声,他认为博物馆的目的是“为了宣扬宽容”,表现出阿联酋曾是一个“充满活力和生气的多文化社会”。


  对于人们对他“天才般”地将“沙漠之岛”萨迪亚特岛改建为一个文化胜地的评论,建筑师让·努维尔显得满不在乎,摆在眼前的问题是其他计划中的博物馆会在何时建造,或者说是否还会进行。这些计划中的博物馆都被列在了宣传资料中,而古根海姆前馆长Thomas Krens曾希望在该岛上建一个古根海姆分馆作为自己卸任演出,他的名字也在媒体会上被提及。


  现在岛上的大部分空地都为高尔夫球课程、豪华房屋和购物商场所用,但努维尔表示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的古根海姆阿布扎比馆以及Foster+Partner的扎耶德国家博物馆应该要在这里建造。同时,上述两馆中的一些馆藏也在卢浮宫阿布扎比馆首展上亮相。


 5.jpg
阿布扎比卢浮宫的外观。图片:By Roland Halbe  Louvre Abu Dhabi


  古根海姆阿布扎比馆迟迟未能开馆,也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何阿布扎比卢浮宫内的当代艺术陈列比原先计划多出了不少。在建筑的一堵外墙上,艺术家Jenny Holzer创作了三块纪念碑文石。这组石灰岩材质的浮雕名为《献给阿布扎比卢浮宫》,文字分别来自一块美索不达米亚文明时期的陶土板、一段14世纪伊斯兰学者伊本·赫勒敦(Ibn Khaldun)所写的文字以及一页由法国哲学家蒙田所撰写并注解的文章。


  Giuseppe Penone三部分组成的装置《Germination》(2017)是一棵以镜面作为尖锐的叶子的铜雕树木,这和努维尔的建筑相得益彰。这位艺术家还有两件陶瓷作品被放置在了玻璃后展示,似乎减少了它们的现场存在感。而在Holzer超大型的陶土板的一旁是罗丹的《柱上行走的人》(Walking Man, on a Column),仿佛提醒着参观者们这里是一个由法国和阿联酋联合打造的产物。


  恢弘不失灵动的建筑


  努维尔这次的设计没有人令失望,他通过丰富的阿拉伯元素和强烈的未来感的结合体现了建筑本身的力量。空间上方的半圆形穹顶庞大却不失轻盈,笼罩着底下空间的同时也带活了整栋建筑。半圆顶由八层环环相扣的钢铝搭建而成,形成了7800多颗“星星”的图案,而这一复杂的几何形设计也为底下空间提供了必要的阴影。白天阳光透过穹顶照射进来,将这个半圆形建筑变成了夜晚耀眼的星空。


 6.jpg
让·努维尔在穹顶之下设计了一个“麦地那”。图片:By Roland Halbe  Louvre Abu Dhabi


  穹顶之下一栋栋白色墙壁的建筑所组成的“村庄”组成了博物馆的主体。在其中又分为23个用于展示永久性收藏的展厅、一个如足球场般大小的巨型临时展厅、一个儿童博物馆以及一座位于水边的餐厅。形形色色的场馆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便于探索的现代版阿拉伯“麦地那”。这个场所在晚上也可以变成一个社交空间(博物馆有两个晚上分别会开到8点和10点)。


  努维尔在阿布扎比的成功更巩固了他作为各大国家级博物馆的“御用”建筑师地位。这位法国建筑大师已经进行了马德里索菲亚王后艺术中心博物馆的扩建,设计了北京的国家博物馆,而目前正在进行另一个在卡塔尔的项目(由于阿联酋和沙特一起是两个对卡塔尔进行封锁的海湾国家,因此卡塔尔国家博物馆并没有在阿布扎比被提及。卡塔尔拒绝承认这两个邻国对其进行支持恐怖主义行动的指控)。


 7.jpg
阿布扎比卢浮宫。图片:Michel Xufu Huang


  参观者们可能会轻易地感受到原定于2012年开幕的阿布扎比卢浮宫,就像是一个炫耀其收藏和各种知名租借作品的大杂烩。展出的作品包括一件原本由伊夫·圣·罗兰所有但后来被阿布扎比买下的蒙德里安作品。另一件亮眼的作品则是贝利尼(Bellini)的《麦当娜与孩子》(Madonna and Child,1480-85),而卢浮宫也借出了达芬奇的《La Belle Ferronnière》。Jean-Luc Martinez在2013年从策展人员晋升为卢浮宫主席,成为了这一项目的转折点。他和法国博物馆组织科学及文化总监Jean-Francois Charnier共同决定了这些永久性展厅的首次亮相要兼具美感和内容。他们通过将物品在深思熟虑后完美地摆放,不断地灌输着这样的思想。对于作品是否需要展签的阐释还是让艺术博物馆成为一个让作品能够自我阐释的空间,这里并没有绝对的答案。


8.jpg
阿布扎比卢浮宫。图片:Michel Xufu Huang


  绝无仅有的博物馆


  阿布扎比卢浮宫内的叙事既有并置的形式也有线性的展示,但它们强调的都是一种长久以来人们共通的人性和关爱。在一个起引导作用的展厅内,三件分别来自中国、秘鲁和中东的古代金色面具成为了一种跨文化间的对照。另有一个名为“法庭的庄严”的展厅讲述的是艺术如何服务于权力,其中贝宁的铜器就和Lorenzo Vaccaro(1702-05)创作的西班牙菲利普国王的骑士铜像放在了一起。在关于20世纪现代性的展厅内,一件来自加蓬的非洲雕塑和杜尚的《瓶架》(Bottle Rack)并排放在了一起。


  只有在最后的当代艺术展厅中,作品都以意料之中的方式悬挂,其中艾未未再现塔特林式高塔和巴别塔的的水晶钢材作品《灯之泉》(Fountian of Light, 2016)占据了展厅的视觉主要位置。


 9.jpg
艾未未,《灯之泉》,2016。图片: By Marc Domage  Louvre Abu Dhabi


  Martinez认为阿布扎比卢浮宫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博物馆”。一方面它是对一个伟大的百科全书式博物馆的彻底改进,但博物馆对于数个时代以来各个文化的平等性的过分强调,反而让人奇怪于它为什么对那些人类漫长历史中的不平等和剥削现象选择视而不见。例如,一幅17世纪描绘奴隶种植园的画作,按照墙签上的解释为“一位甘蔗种植园主在巴西的住所”。几个世纪以来,在欧洲和阿拉伯地区发生的非洲奴隶贩卖事实并没有被提及,也没有讲述那段人尽皆知的强迫迁徙的史实,更值得一提的是在整个展示中都没有一副奴隶手铐的出现。


  Jean-Francois Charnier也意识到了这一部分的缺失,包括认识到早在石油和天然气成为这里的支柱之前,邻近的阿曼(和阿布扎比一样也位于阿拉伯半岛上)已经因为奴隶交易盛行而成为这个地区的暴利中心。“这是一个开始。”他说道。就目前看来,他所说的“一本12篇章的书”只讲述了一个方面的完整历史。


  文:Javier Pes 译:Elaine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