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公告|市场信息|展场纪事|北京文艺网画廊|现场传真|美术评论|美术访谈|经典导读|创意设计|美术先锋|理论家专栏|美术星空|美术家|微热点@|美术学院

“星战之父"乔治·卢卡斯的博物馆里有什么值得期待?

2018/04/27 10:07:14 来源:artnet新闻  作者:Sarah Cascone
经历了一整年的计划和三个被考量的城市,电影制作人乔治·卢卡斯即将到来的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上个月终于破土动工,预计将在2022年开放。

1.jpg
由MAD Architects建筑事务所设计的乔治·卢卡斯博物馆


  经历了一整年的计划和三个被考量的城市,电影制作人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即将到来的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Lucas Museum of Narrative Art)上个月终于破土动工,预计将在2022年开放。


  这对于卢卡斯博物馆来说是一个激动的时刻,该博物馆多年来一直在旧金山和芝加哥两座城市之间辗转——当地的活动家总是竭尽全力争取项目——直到2017年1月,它终于在洛杉矶站稳了脚跟。博物馆将位于博览会公园,这个地点已经是洛杉矶纪念体育场、加州科学中心和洛杉矶县自然历史博物馆的所在地。


  上周,该博物馆宣布购买了艺术家Norman Rockwell的画作《舒弗顿的理发店》(Shuffleton's Barbershop, 1959),这是正在被马萨诸塞州资金匮乏的伯克希尔博物馆(Berkshire Museum)饱受争议地拍卖的40件作品中的一件。这笔交易可能只是首例,之后该机构还有众多备受瞩目的收购案例。


  相关阅读:


  灰色市场:小型博物馆出售馆藏有错吗?


2.jpg
Norman Rockwell,《舒弗顿的理发店》(1959)。图片:致谢Berkshire Fine Arts


  它还将展出来自乔治·卢卡斯的个人艺术收藏的艺术品和工艺品,包括众多20世纪美国作品和好莱坞文物,尤其是来自他心爱的“星球大战”专营店的商品。


  总部由位于北京的建筑事务所MAD Architects设计,并将于5月份亮相,这个建筑就像是一个看起来准备起飞的、曲线优美的太空飞船。


  我们与卢卡斯博物馆馆长Don Bacigalupi谈论了这座建筑的设计、收藏的计划以及作为一间“叙事艺术博物馆”意味着什么,从中我们得到六条重要信息。


3.jpg
来自詹姆斯·卡梅隆《阿凡达》的生物灯(Biolumes, c.2009)。图片:致谢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


  1. 博物馆收藏范围广泛,对老年人和儿童都充满吸引力


  “我们喜欢人们每天实际参与的所有类型的艺术作品——没有什么比这些更能帮助我们吸引广泛受众了。


  我12岁的儿子对电影、图画小说、漫画书和动画片的兴趣远远超过绘画作品和雕塑,无论他的父亲带他去多少世界各地的博物馆。那些为电影资料或漫画艺术或动画而来的人——无论是被什么吸引来的人——我们希望确保他们也能接触到并参与其它类型的艺术。


4.jpg
Norman Rockwell,《敞篷座位上的夫妇》,(Couple in Rumbleseat,约1935)。图片:致谢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


  另一方面,我祖母那一代人可能只想来看Rockwell的画作。我想确保两种类型的观众都会遇到与他们现有兴趣非常不同的东西,并且了解到这些不同的领域其实有着共同的叙述基础或者共鸣的主题。


  这种观众的混合是丰富多彩的,在某种意义上是促进好几代人和不同背景的人社交的桥梁,让大家彼此交流自己的热情所在和兴趣点。取决于观众,不同类型的材料可能具有不同的意义。”


  2.该博物馆不会被关于什么是,什么不是艺术的传统概念所束缚

5.jpg


  “在日常生活中,人们与各种流行的视觉叙事形式互动,其中大部分可能不是我们历史上称为纯艺术(fine art)的东西。我们作为博物馆的目的是突出、探索和赞美这些形式中的最佳作品,并真正了解它们的运作方式。


  这种叙事的贯穿性——即在如此多的文化、时代和地点,许多艺术家都会用不同的媒介讲述故事——我们对此非常感兴趣。为什么我们会有这个动力?它是如何运作的?


  乔治·卢卡斯经常谈到政治宣传如何激发人们的想象力,引起他们的情绪上的共鸣,以及经常促使人们采取行动。当然,政治宣传有负面的含义,但艺术家还有各种各样的方式来迫使我们去感受、思考或以某种方式行事。这就是我们所看到的重要性,它跨越边界,不受限于通常被指定为纯艺术、流行艺术或媒体艺术的划分。”


 6.jpg
 雅典黑色人像双耳瓶(约公元前520年)。图片:致谢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


  3. 这是一个由讲故事的人设想的博物馆


  “与任何机构的创始人一样,乔治显然与我们的项目紧密联系。他是我们董事会的主席,他的收藏热情无疑将成为我们最深层的藏品,也是博物馆正在建立的馆藏的核心。他的叙事观在这里总会有非常强烈的印记。


  作为关注艺术的角度之一,乔治一直运用的是人类学的概念:通过传达有意义的故事,以及通过塑造我们的信仰体系、宗教观点或对世界的政治理解——无论它是什么——艺术在社会、文化、社群和家庭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7.jpg
Norman Rockwell,《来自需求的自由》(1943)。《星期六晚邮报》插图。图片:致谢Norman Rockwell博物馆收藏,SEPS,Curtis Licensing


  乔治有时会讲述这个故事,他还针对我们开创性的Norman Rockwell“四个自由”(Four Freedoms)系列中的绘画作品《来自需求的自由》(Freedom from Want)做了这样的讲述——我们都知道这是描绘感恩节晚餐的画作。即使我们每个人关于这个节日的亲身体验截然不同,这幅画仍然是我们所期待的感恩节晚餐的象征。这幅图像(特别是在20世纪)被重印了太多次这件事创造了某种将社会联系在一起的纽带。


  艺术具有一种将人们聚集在一个想法或愿望周围的强大力量,这就是我们正在探索的力量,也是我们想让观众更加意识到的力量。博物馆常常会谈论他们可以传授的视觉素养技能或批判性思维技能。因为故事是通过视觉方法被告知和贩售给我们的,所以我们需要认真思考,富于批判性,认识到视觉对我们的影响,否则我们可能不像我们应该的那样警觉。”


8.jpg
 Dmitri Baltermants,《斯大林逝世宣告,1953年3月6日于莫斯科迪纳摩工厂》。图片:致谢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


  4. 临时展览将与永久收藏“异花授粉”


  “这座建筑有一个曲线的轮廓,它成为一条蜿蜒的小径,人们可以沿着它在四楼的外缘走动,途经面积共达10万平方英尺的画廊空间。


  这个过程还处于早期阶段,但我们设想环绕着该楼层外缘的画廊将专门展示永久收藏,它非常多样而且具有不同类型的材料。


9.jpg
安迪·沃霍尔,《安迪2》(1985)。图片:The Andy Warhol Foundation for Visual Arts, Inc./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Collection of the Andy Warhol Museum, Pittsburgh。图片:致谢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


  在该楼层的中心位置有一系列临时展览空间,这里的概念是:当我们开发新的展览时,我们将有机会渗透藏品画廊。例如,如果你在一个主要展示黄金时代插画的画廊里,比如Rockwell或Maxfield Parrish或Andrew Wyatt,那么可能还会有一个相邻展览,在藏品画廊中将主题进行更深入的研究,或者与其他探索类似主题的艺术形式或风格相混合——这就是某种意义上的“异花授粉”。


  这无疑会是一个非常生动的组合。我们有很多方法去考虑如何展示作品,而显然,观看跨跃文化、学科和媒介的原型故事的概念会是展览或收藏展示的熟饲料。例如,我们也可以只看一个艺术家运用不同媒介创作的作品。我们有很多可以探索的空间。”


 10.jpg
Joseph Christian Leyendecker,《足球运动员和球迷》(Football Players & Fans, c. 1920)。图片:致谢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


  5. 该博物馆将重新定位叙事艺术


  在20世纪艺术史中的角色


  “我们正在考虑变得更加多元化,以包含更多原生于其他文化的艺术形式。我们也在寻找或许是5个世纪以前的艺术,正是这些艺术启发了我们收藏里的那些作品,以及建立在这些传统之上的新作品。


  对当代艺术的一个简单化的看法是,叙事在20世纪被排除在故事之外。在典型的现代主义巅峰时期的故事中,抽象化具有最高的地位,而叙事被挤到外围。但事实上,艺术史是个非常复杂的东西。


11.jpg
《玩具总动员3》里的Jessie、Woody和Buzz。图片:Disney/Pixar;致谢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


  有很多艺术家在整个现代主义时期和当代都以各种方式进行叙事。我们希望将那种作品与我们重要收藏中的其他形式联系起来。


  我们的策略是将核心收藏作为许多其他叙事探索的起点。这意味着一个非常强大的收购计划,我们将放眼过去、现在、未来和世界各地!”


12.jpg
MAD建筑师对洛杉矶乔治·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的规划效果图


  6. 这个看着很未来主义的建筑


  并没有受到星球大战的启发


  “我们没有任何故意提及《星球大战》的意思。《星球大战》是一部设定在很久以前、很遥远的一个星系的电影。乔治·卢卡斯被马岩松的设计所吸引的原因之一就是这座建筑不可能在一代人以前被设计出来——即使在15年前也不可能建成。它绝对属于当下并且展望未来。


  建筑上所有自然的、曲线的形状都非常符合人们到达博物馆时所体会到的拥抱的感觉。这座非常标志性的未来感建筑也与它在博览会公园的位置非常协调,这个公园曾是11英亩的沥青,而它即将变成11英亩的绿地!


  还有一个非常大的步行广场,通过它可以进入主楼大厅。这是一个非常开阔、宽广、弯曲的拱形空间,阳光从顶部的圆孔透进来。”


13.jpg
 来自《星球大战第一集:魅影危机》(Star Wars Episode I: The Phantom Menace)的一幅画,描绘了奥托冈加城(Otoh Gunga City)。图片:致谢卢卡斯叙事艺术博物馆


  译:山川柽柳


  (编辑:杨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北京文艺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6267 传真∶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artsbj@artsbj.com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